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49章 暴力解决不了问题(第1 / 1页)

人,一旦有了能力,气质就会改变。

“腹有诗书气自华”,可不是一句空话。有能力的人,往往会反客为主。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

秦至庸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

佛山酒楼是武痴林家的,武痴林是秦至庸的老板。

先前,秦至庸厨艺高超,武痴林对他很客气,但是说不上尊敬。可是当得知秦至庸是一位太极拳宗师,武痴林的态度立刻就改变了。无论是言语还是举动,都表现出对秦至庸的恭敬。

现在好像秦至庸才是酒楼的主人,武痴林则是打工的一样。

尽管,秦至庸对佛山酒楼没有丝毫想法,可是他的话语权,提升了很多。

最近这两天,秦至庸到哪里,武痴林就跟到哪里。他是非要秦至庸教自己拳术不可。

秦至庸看着武痴林,问道:“你真要学太极拳?你不是一直想要跟叶师傅学习咏春拳吗?”

武痴林道:“我是想要跟问哥学咏春拳。可是,也要问哥愿意教我才行啊。我弟弟说,秦先生你和问哥打了个平手,那你的武功肯定和问哥一样厉害。秦先生,你就教我练拳吧。工钱,我再给你涨一倍。”

武痴林对秦至庸的称呼都改变了。他以前叫秦至庸为秦大厨,现在则尊称他为秦先生。

佛山的武馆多,想要学拳,随便找一家武馆即可。但武痴林的心比较大,要学武,他当然要跟最厉害的那个人学才行。

以前,整个佛山谁的武功最高?肯定是叶问。

现在不一样,秦至庸深藏不露,是太极拳宗师,能和叶问打个旗鼓相当。人的耐心,是有限的。武痴林乞求讨好叶问很久,都没能如愿。现在有了其他的选择,他肯定会另有想法。

不是每个人,都有着杨露禅到陈家沟求拳的那种锲而不舍的精神。

秦至庸连忙说道:“老板,工钱的事情,咱们先不谈。我在厨房干活儿,该拿多少工钱,就拿多少工钱。佛山有太极拳馆,你先去那儿学拳。我再每天指点你一番。”

武痴林问道:“能行吗?那家太极拳馆,我知道。馆主的武功可不怎么样啊。”

别看武痴林拳脚功夫只是个半吊子,眼光还挺高,佛山的那些馆主们,他还看不上。秦至庸让武痴林去太极拳馆去学习太极拳,他心中自然会有疑问。

秦至庸笑着说道:“我让你去太极拳馆去学拳,不是敷衍你。太极拳各门各派,基础都是一样,初学者,随意学哪一派,都没有关系。只是到了高深之处,各派的太极才有了不同的理念。太极拳易学难精,想要有所成就,要靠个人的造化。”

没有最强的武功,只有最强的人。

就像是后世的基础教育,学生们学的都是同样的教材,做同样的习题,可是有的人上了初中就再也读不下去。而有的人,则学问稳步提升,最后成为大科学家。

道理都是相通的,秦至庸教武痴林太极拳,和其他的太极拳师傅教拳,没什么不同。武痴林有点好高骛远,一心想要跟最厉害的人学习拳术,认为这样就可以成为最厉害的人。

其实,这样的想法,不对。

如果武痴林要是有了秦至庸的求道心态,重视基础,研究拳理,说不定早就成为了拳术高手,就算是超越叶问,也未必不可能。只可惜,武痴林的心性,没有达到这个层次,看不清事物的本质。

武痴林点头道:“好。我现在就去太极拳馆,学习太极拳。”

秦至庸提醒道:“学习太极拳,要不急不躁。保持平常心,不可急功近利。”

武痴林在太极拳管学习了太极拳,每天晚上,秦至庸都会指点他几句。虽然只是几句话,但是对于武痴林来说,犹如醍醐灌顶,能让他茅塞顿开。

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

武学的真谛,就是那么一两句话。那些玄之又玄,花里胡哨的东西,往往是用来忽悠人。

………………

沙胆源到处宣扬秦至庸和叶问比武的事迹。每次谈到秦至庸的武功拳术,沙胆源都是一脸骄傲。

秦至庸作为太极拳宗师,和叶问打了个旗鼓相当,不分胜负。如此高手,竟然在自家的酒楼里打工,沙胆源岂能不骄傲?

秦至庸被沙胆源描述成了一等一的的高手。而廖师傅,则被沙胆源丑化,被说成了三招两式就败在了叶问的手里。

许多人不相信。但是同样有很多人相信。

有人甚至还特意去问过叶问,想要知道秦至庸到底是不是太极拳宗师。

叶问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廖家武馆。

这几天的生意淡了很多,甚至有几个学员还要求退学费,不学廖家拳。

搞得廖师傅心情很不好。

廖家拳馆的大弟子跑到廖师傅的跟前,说道:“师父,弟子查清楚了。是武痴林的弟弟,沙胆源到处宣扬,说师父你去叶问家里比武,输给了叶问。现在大家都不来廖家武馆学拳。那几个要退学费的师弟,我也已经把钱退给了他们。”

廖师傅一脸铁青,狠狠拍了一下桌子,说道:“我一定要去佛山酒楼讨个说法!”

沙胆源口无遮拦,到处宣扬,他自己痛快了。可是却砸了廖师傅的饭碗。

来到佛山酒楼。

廖师傅大声道:“沙胆源,你给老子滚出来。”

沙胆源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走出来,问道:“谁在叫我?”

廖师傅说道:“是我。沙胆源,你到处宣扬,说我输给了叶问,是也不是?简直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输给了叶问?”

酒楼里的食客们,都抱着看戏的心态,看着热闹。

沙胆源说道:“是我说的。廖师傅,半个月前,你到叶问家里切磋比武,输了。我在叶问家后面,亲眼所见,还能有假?当时,秦先生也在叶问的家里。”

廖师傅被气得是七窍生烟,恼羞成怒道:“沙胆源,你败坏我的名誉,今天,必须给我一个说法。否则,我不会善罢甘休。”

沙胆源也是硬气,大声说道:“我说的都是事实。为什么要给你一个说法?”

廖师傅直接动手:“那我今天就给你一个教训。”

沙胆源不会武功,哪里是廖师傅的对手。廖师傅一动手,他就被吓傻了。

武痴林忽然挡在了沙胆源的跟前,用刚学不久的太极拳和廖师傅过招。沙胆源是武痴林的弟弟,他当然不可能让廖师傅欺负弟弟。

廖师傅觉得自己是有理的一方,教训沙胆源是天经地义,可是武痴林居然还管还手。心中更是愤怒。

“太极拳?”廖师傅大声道,“看来秦先生教了你拳法。只是不知道,你学了秦先生的几成本事?”

廖师傅出拳,毫不留情。

武痴林才学了半个月的太极拳,就算有秦至庸的指点,他的武功和廖师傅相比,依然相差太远。

嘭。

武痴林被击倒在地。

“哥。”

沙胆源见武痴林倒地,大声喊道。

廖师傅一拳向沙胆源攻来,要是被打中,沙胆源肯定会重伤。

就在此时。

秦至庸一把握住了廖师傅的拳头,化解了他的攻击:“廖师傅,你这一拳下去,沙胆源可承受不住,肯定是非死即伤。你出手重了点。”

秦至庸微微一用力,就把廖师傅推了回去。

廖师傅后退了几步,站稳了脚步,愤怒说道:“秦先生,沙胆源到处造谣,胡说八道,坏我名誉。我岂能饶了他?我今天一定要给他个教训。”

秦至庸心平气和地说道:“廖师傅,你冷静一下。动手,解决不了问题。有什么事情,我们坐下来,慢慢谈,好吗?”

廖师傅说道:“没什么好谈的。”

廖师傅失去了理智,向秦至庸攻来。

秦至庸左手背在身后,只用右手,化解了廖师傅的所有攻击。不出五招,秦至庸就用柔和的力道,又把廖师傅推了回去。

廖师傅没有再进攻,反而清醒了过来。只有和秦至庸交手以后,才能知道秦至庸的强大。

秦至庸的武功拳术,超过廖师傅太多。太极拳宗师之名,绝非浪得虚名。

酒楼里的食客们,目睹了廖师傅和秦至庸的交手,证实了秦至庸的确是一位太极拳宗师。要知道,廖师傅可是佛山武术界的高手,但是却被秦至庸单手轻易击退。

任何事情,就怕对比。廖师傅是高手,秦至庸自然就是宗师了。

沙胆源把武痴林扶起来,站到了秦至庸的身后。刚才挨了廖师傅一拳,武痴林受了点伤。

廖师傅盯着秦至庸,说道:“秦先生,此事你管定了是吧?”

沙胆源大声道:“姓廖的,你已经打伤了我哥。还想怎么样?”

秦至庸看了沙胆源一眼。沙胆源立刻就闭嘴了。

得知秦至庸是太极拳宗师以后,沙胆源在他面前,就显得有些拘束。

秦至庸对廖师傅说道:“廖师傅,打打杀杀,解决不了问题。只会把事情弄得更大,更僵。咱们还是坐下来商议。总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廖师傅冷声道:“好。那我倒要看看,你们如何解决我的问题?”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