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47章 武功修为藏不住(第1 / 1页)

秦至庸把菜做好,装进食盒里,交给武痴林:“马上就要到吃午饭的时间,这个时候给叶师傅送饭过去,正合适。”

武痴林接过食盒,笑着说道:“那是当然。我可是掐准了时辰。想要学到咏春拳,岂能不动点心思?”

秦至庸心中暗道,你这心思,怕是白费了。

叶问现在生活富裕,家庭幸福,没有教徒弟的想法。

民国时期,思想还很保守,想要师父传点真本事,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武痴林说道:“好了。我现在就去问哥家里。”

秦至庸说道:“老板,稍等一下。我陪你一起去。”

武痴林一愣,问道:“你也想要学拳?”

秦至庸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是去学拳。我是去看书。叶师傅的书房,有不少的书籍,我想要去翻阅。”

初到佛山的时候,秦至庸去拜访过叶问。毕竟叶问是咏春拳嫡系传人,又是佛山第一高手。应该去拜访一下。当然,秦至庸不是以切磋拳法的名义去的。

叶问见秦至庸谈吐不凡,见多识广,便在书房里接待了他。秦至庸在叶问的书房里见到几本心理学书籍,顿时便有了兴趣。

叶问读过私塾,学过传统文化,同时又在香港接受过西式教育,说他是学贯中西,并不夸张。只不过,叶问给人的印象,是咏春拳宗师,大家只是关注他的武功,忽略了他的学识。

秦至庸在叶问的身上,见到了练武之人的“武德”。叶问的武德,其实是用儒家的思想培养出来的。

武痴林说道:“秦大厨,马上就是中午。来酒楼里吃饭的客人多。你要是走了,厨房怎么办?”

秦至庸指着厨房里的几个厨师,说道:“只要不是遇到了特殊情况。他们足矣应付。最近,他们的刀功和厨艺,都有很大的进步。”

其他的厨师,想要学习刀功和厨艺,秦至庸是倾囊相授,不会藏私。至于他们能把刀功和厨艺学到什么程度,那就要看他们自己的努力和造化。

秦至庸可不会像别的大厨那样,生怕教会了徒弟,饿死了师父,就算要教徒弟,也会留一手。为了自己的利益,为了自己的饭碗,这样做,无可厚非。可是心胸难免狭隘了些。

秦至庸想要“入定”,必须要培养大胸怀,大毅力,不可为了点蝇头小利而蝇营狗苟。否则,心境就永远不会提升。

因此,秦至庸不怕别人学会自己的本事。

天下间的道理,浅显易懂,可是绝大多数的人,就是不能领会。更别说做到知行合一。

就像是世间的读书人千千万万,但是能成为圣贤大儒的人,凤毛麟角。

只要心胸广阔,格局就会打开。

心灵修为一提高,境界成就自然就大了。

厨师们学了秦至庸的手艺,秦至庸就会很自由,不用每天守在厨房里。除非有他们搞不定的事情,秦至庸才会亲自出手。

秦至庸的目标一致没有变过。他是为了修行,不是为了做厨师。在厨房里工作,只是谋生。

武痴林点头道:“那行。我们就一起去。”

秦至庸换了身衣服,和武痴林一起出了酒楼。

………………

二人来到叶问家。

叶问亲自来开门。

秦至庸笑着说道:“叶师傅,秦某又来打搅了。”

叶问说道:“秦先生,武痴林,快屋里请。”

进了大厅。

武痴林放下食盒,端出了饭菜,顿时,整个屋里香气四溢。闻到饭菜的香味,屋里的人,都吞了吞口水。

武痴林说道:“问哥,我酒楼里的饭菜还不错。今天我让大厨特意做了几个小菜,给你们送过来。希望问哥你们能喜欢。”

叶问说道:“武痴林,你实在是太客气了。没有必要这样。”

武痴林的心思,叶问当然清楚,就是想要学习咏春拳。只不过,妻子张永成不喜欢叶问打拳,叶问自己也没有教徒弟的打算。武痴林想要学咏春拳,叶问觉得实在是有点强人所难。

武痴林哈哈一笑:“问哥,我们之间的关系,不用那么见外。几个小菜而已。应该的,应该的。”

叶问的儿子叶准站在桌子旁边,说道:“爸爸,是不是可以吃饭了?”

饭菜都端上桌了,要是让武痴林再把饭菜带回去,那就有点不近人情。

叶问说道:“秦先生,武痴林,我们一起坐下来吃饭吧。”

武痴林说道:“不用。问哥,我酒楼里还有事情要忙,就先回去了。”

说完,武痴林走出了大门。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提学拳的事情。

秦至庸笑着说道:“叶师傅,你们先吃饭。菜凉了,味道就没那么好了。我到书房看一会儿书。”

叶问点头道:“好。”

………………

叶问、张永成、叶准,一家三口吃着午饭。

叶问说道:“武痴林这小子有点本事。他爹把酒楼交给了他,没想到他竟然找到了一位厨艺高超的大厨。只是,不知道这位大厨到底是何方神圣?”

张永成诧异地看了叶问一眼,说道:“你不知道秦大厨是谁?”

叶问苦笑道:“永成,你也知道,我不喜欢打听这些事情。我又不认识秦大厨,怎么会知道他是谁?”

张永成说道:“怎么就不认识了?你和秦至庸聊了几次,不是聊得挺开心的吗?”

叶问惊讶道:“秦先生,就是秦大厨?我还真没有想到呢。只是,秦先生气质儒雅,学识渊博,谈吐不凡,身上没有一点油烟味。他不像是个厨子啊。”

人不可貌相。

叶问一直没有询问过秦至庸是做什么工作,要不是妻子张永成现在提及,他还真不知道秦至庸是在武痴林的酒楼里工作。

秦至庸和武痴林一起来家里。叶问只是认为二人在路上凑巧碰到了一起。

叶问看了一下书房,说道:“秦先生的厨艺,不简单啊。”

张永成给叶准夹了一筷子菜,说道:“秦至庸可不像武痴林他们。他来咱们家,是为了看书,不求你教拳。”

秦至庸有学问,待人彬彬有礼。尽显君子风范。不像那些武夫,只知道练拳习武,粗鄙得很。

张永成出生于书香门第,性子安静,她看秦至庸比较顺眼。

叶问苦笑了一声,说道:“秦先生是有大学问的人。他对武功拳术没有兴趣。”

这时候,管家走了过来,对叶问恭敬地说道:“少爷,廖家拳馆的廖师傅来访。”

张永成眉头一皱。

又是一个练武的人来家里。

叶问叹了口气,说道:“让廖师傅进来吧。”

………………

书房里。

秦至庸拿着一本《心理学》看得是津津有味。

心理学,普通人觉得非常神秘,其实不然。

人们的意识和行为,都是由心理状态决定的。可以说,人的一切行为,都是心理活动的体现。

心理学,不神秘,但是博大精深。

细细研究,甚至可以直指意识和灵魂的本质。

儒家的正心诚意,修心之法,都比较笼统,想要修炼,必须慢慢实践摸索。

而心理学,把人的各种心理和行为,分析得比较深刻。

秦至庸以自身为例,慢慢分析自己的心理状态,思考自己的行为,用心理学和儒家的修身之法来相互印证。获得了很多的心得。

学习了心理学,秦至庸的心理素质又提升了不少。离儒家的“定”之境界又近了一步。

秦至庸领悟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修心技巧。

心理暗示!

心理暗示,又被称之为心灵暗示,或者自我催眠。

这种技巧,对提升心灵境界,激发身体潜能,有着很大的帮助。

秦至庸沉寂在书本的知识当中。

忽然。

外面传来了拳脚碰撞的声音,秦至庸的思维被打断。

秦至庸眉头微微一皱。

进入专注的状态,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就算秦至庸的心境,想要随时随地进入全神贯注的状态,都不可能做到。

就算进入了全神贯注,一旦被打搅,思绪退出了这种状态,想要再次进入,非常困难。需要调节情绪和心神,才能逐渐达到专注。

不能进入专注的状态看书,学习的效果就会弱十倍。

秦至庸叹了口气,把书本放回到了书架上。

叶问和廖师傅刚比武结束,秦至庸就走出了书房。

此时。

叶准经过秦至庸的身边,把木架子上的花盆碰了下来。要是被花盆砸中,叶准肯定会受伤。

“小心。”

秦至庸使出了太极拳中的“揽雀尾”,三十多斤重的花盆在秦至庸手上轻若无物。他轻轻一用力,把花盆推送了回去,稳稳地落到木架上,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这一招“揽雀尾”,使得是太精妙了。柔和,轻巧,行云流水。对力量的掌控,简直是精细入微。

叶问是咏春拳宗师,眼力过人,一眼就看出了秦至庸的身手不凡,武术修为,起码是宗师层次。

“好一招揽雀尾。”叶问对秦至庸抱拳道,“秦先生,没想到你竟然是一位太极拳宗师。”

秦至庸苦笑了一下,自己刚才下意识地使出太极拳的招式,暴露了武功。

秦至庸说道:“叶师傅过奖。几招庄稼把式,算不得高明。”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