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46章 刀功如神的大厨(第1 / 1页)

可能是秦至庸要离开京城,永宁格格在听讲的时候,心神有些不集中。

最后一次讲学,跟以往没什么不同。秦至庸该怎么讲,就怎么讲。

和皇帝谈了以后,秦至庸才知道,人心中的偏见,是根深蒂固,难以消除。想要平等和气地相处,几乎是不可能。

就算自己想要和任何人平等和气相处,也要别人同意才行。

并且,秦至庸的心境,还没有修到消除心中一切偏见的境界。面对皇帝、端王、永宁格格等人,攀谈交流的时候,秦至庸有所保留,做不到真正的以诚待人。

但是面对陈正英他们的时候,秦至庸则是诚心相待。不但传授了儒家的修身心得,还把《基础内功》给陈正英翻阅。

陈正英对秦至庸同样不错,把太极拳的内家精髓和缠丝劲秘法倾囊相授。两者是互惠互利。

给永宁格格讲学的时候,秦至庸讲得最多的是“仁政爱民”的理论。他把《论语》讲解得比较透彻,永宁格格甚至都可以背下书本中的内容。

可是《大学》中的修身之法,修心强身的心得,秦至庸是只字不提。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修身是根本。

心不正,身不强,就是病夫。病夫想要家道兴旺,为官治国,是不可能。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能治国平天下的人,必定是有着大毅力,大勇气,大胸怀,身心健康的贤达。

秦至庸进皇宫的时候,见到了传说中的“金銮殿”。其实,金銮殿的名字,不叫金銮殿,而是叫“太和殿”。

那个“和”字,用的非常好,非常妙。

家和万事兴。

国家想要兴旺发达,同样需要祥和之气。

给太和殿命名的那位大贤,还是有点真本事的,只可惜,他的愿望,并未实现。满清上下,并不和谐。就连皇帝都防着汉人,对汉人有偏见,其他的旗人就可想而知了。

数百万旗人,统治四万万汉人,国家没有祥和之气,还能延续两百多年的统治。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奇迹。

秦至庸没有传授修身之法,永宁格格学再多其他的儒家理论,都如空中楼阁。当然,要是永宁格格有智慧,喜欢上了儒家的学问,也有可能在《大学》中找到修身的方法。只不过,这需要极大的机缘。

秦至庸喜欢上儒家的学问,是有机缘巧合的缘故。

当时在沙漠中,他的心态发生了改变。读到《大学》篇章的时候,福至心灵,脑子好像开了窍,一下子就抓住了儒学的根本。欲修其身者,必先正其心。

秦至庸给永宁格格讲完了最后一趟课,说道:“格格,不知你领悟了多少?”

永宁格格脸一红,她一直在走神,根本就没有听进去多少内容。

秦至庸笑着说道:“讲学已毕。秦某该告辞了。格格保重。”

………………

秦至庸出京城的时候,杨昱乾、陈正英、陈少琪,还有武术界各位掌门人,都来相送。秦至庸能猜到,他们能得知自己要离开的消息,肯定是永宁格格通知的。

秦至庸毕竟是京城第一高手,再加上他不开武馆,不会和各大武馆抢饭吃。

没有了利益冲突,自然就没有了矛盾。

他们当然愿意来送秦至庸。

秦至庸抱拳道:“感谢各位来送秦某。真是令秦某受宠若惊。”

杨昱乾说道:“秦先生,你走得太突然。我的太极武馆再过两天就要招收弟子,我本来还打算让你来给我捧场呢。”

秦至庸笑着说道:“阿乾,以你的武术修为,开馆收徒,绰绰有余。就算没有我来为你捧场,你一样可以把太极拳发扬光大。好好干,我看好你。”

走到陈正英的跟前,秦至庸抱拳,鞠躬,慎重地行了一弟子之礼:“前辈,能学到太极拳,秦至庸实在是感激不尽。若是有缘,将来我一定会再回陈家沟。”

陈正英说道:“秦至庸,你还年轻,但是你的武术修为,已经超越了我和阿乾。真不知道,你以后能强到什么地步?又能把太极拳,修炼到什么样的境界?”

学无止境。

任何一门学问,只有更高的境界,没有最高的境界。

秦至庸说道:“我也很想知道,自己在求道的路上,能走到哪一步。前辈,阿乾,还有各位馆主掌门,秦某告辞了。”

众人抱拳道:“秦先生保重。”

………………

秦至庸走出京城不到三里,就见到了站在路边的董汉成。

怪不得刚才在人群中,没有见到董汉成,原来他不是没有来相送,而是到了前面。

董汉成略微恭敬地说道:“见过秦先生。”

秦至庸笑着说道:“董师傅,你专门在这里等着我,不知所为何事?”

董汉成说道:“秦先生,你离开了京城,不如来做我们的谋士军师。”

秦至庸摇头道:“董师傅你还没死心啊。我已经说过,不会加入你们组织。”

到了现在,董汉成依旧想要拉秦至庸入伙。

“秦先生,不知你可否回答我心中的疑惑?”董汉成问道。

秦至庸说道:“你问吧。不过,我未必有能力回答你。因为我的学识,实在是有限。不知道的东西,太多了。”

董汉成说道:“如何才能推翻朝廷?”

秦至庸沉默了一会,说道:“董师傅你们还没有放弃,此种锲而不舍的精神,值得钦佩。朝廷现在还能维持运转,对地方的掌控能力,并不弱。”

“当官吏腐败,欺上瞒下,民不聊生,皇帝的旨意出不了京城。那个时候,就是满清灭亡的时候。不过,真要到了那个时候,会死很多很多的百姓。”

“现在大势不在你们,而是在朝廷一方。你们想要推翻朝廷,让汉人掌权,几乎不可能做到。读书人不听你们的,士大夫不听你们的,商人不听你们的,因为他们是既得利益者。百姓目不识丁,暂时还能苟活下去,谁执掌天下,对于他们来说,并无区别。他们当然也不会听你们的。董师傅,做人做事,要顺势而为。你们若是真的不想放弃,那就继续蛰伏,暗中发展,积累力量,等待时机。”

董汉成感激道:“多谢秦先生告知。”

秦至庸说道:“我也希望汉人掌权的时代早一点来临。旗人,只会顾及他们自己的利益,不理会汉人的死活。现在的朝廷,永远不可能为华夏百姓谋取利益。”

当朝廷的掌权者,颁布的每一条命令,都和绝大多数百姓的利益相左的时候,这个朝廷就预示着将会灭亡。只是这一天来得早或者晚而已。

*******************

(进入《叶问》。希望大家喜欢。)

民国时期。

广东佛山有一佛山酒楼。

酒楼老板是武痴林。

佛山是武术之乡,武馆众多,馆主们都喜欢到佛山酒楼里吃饭喝茶。

毕竟,“佛山酒楼”是整个佛山,最好的酒楼,在这里吃饭喝茶,说出去,那是一件有面子的事情。

不管什么年代,武术界的人,都是非常讲面子。

那些馆主掌门,就更不用说了,他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把面子和名誉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

对于他们来说,人活着,就是活一张脸面。脸面丢了,饭碗可就砸了,想要继续在武术界混饭吃,是不可能的事情。

武术界的人,看似风光,其实压力比谁都大。

除非像咏春拳传人“叶问”那样,本身就是富家子弟,不愁吃穿,把练拳当成了一种爱好。那就另当别论。可以低调轻松地活着。

武痴林来到酒楼的厨房,对一个身穿白衣的青年说道:“秦大厨,做个三荤三素,拿出你最好的手艺。我稍后把饭菜给问哥送去。”

白衣青年不是别人,正是秦至庸。

秦至庸来到佛山已经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以秦至庸的武术功底,开一家武馆,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只不过,佛山的武馆有很多,竞争激烈。各个武馆经营得比较困难,馆主们的日子看似风光,其实过得是紧巴巴的。

秦至庸有学问,有厨艺,有医术,谋生的手段不少。完全没有必要去和各个武馆抢饭碗。

更何况,秦至庸一直都是以儒家弟子自居,并不是纯粹的武者。开武馆,他没什么兴趣。也不会把武术当做赚钱谋生的手段

当时,秦至庸见到佛山酒楼在招大厨,就来应聘。

秦至庸的厨艺当然比不上刁不遇。刀功也没有达到庖丁解牛的境界。可是他的刀功对于其他人来说,已经是出神入化的层次。

秦至庸展示了一下厨艺和刀功,立刻就被武痴林请来做酒楼里的大厨。

整个厨房,秦至庸说了算。

秦至庸知道武痴林的心思,无非就是讨好叶问,想要学习咏春拳。

“别说是三荤三素,就算是再多做几个菜,都没有问题。”秦至庸说道,“只不过,叶师傅不想教拳,你就是每天送最好的饭菜到他家里。也是无济于事。或许,老板你该换一个策略去求拳。”

秦至庸一边说话,一边切菜。

菜刀切在案板上,发出极具节奏感的声音,就像是音乐一样。

每次见到秦至庸用菜刀,武痴林都会惊叹,真是刀功如神。

武痴林说道:“秦大厨,你的厨艺,那是没得说。可是你毕竟不会武功,不懂拳术。武术界的事情,你不了解。我向问哥拜师学拳的事情,你就别操心了。我自己肯定能搞定。”

到了佛山,秦至庸一直没有显露过武功。就算要练拳,都是夜晚在房间里闭门修炼。因此,没有人知道他是一位拳术宗师。

秦至庸笑着说道:“那你就给叶师傅送饭,看他到底教不教你咏春拳。”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