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43章 抗旨不尊起冲突(第1 / 1页)

秦至庸的目光让董汉成一惊,瞬间冷静了下来。在场的有好几位武术宗师,皇帝身边的那个老太监,眼神凌厉,是一位大内高手。现在行刺,是自寻死路。

董汉成又把踏出来的脚步收了回去。

秦至庸打量了皇帝一眼。

他并没有把皇帝当成高高在上的人,更没有把他当成什么真命天子。皇帝其实不过是个普通人。只是他命好,投胎到了皇家。

人心对皇帝有了敬畏和推崇,他才是皇帝。人心要是没有了敬畏,皇帝就不再是皇帝。

归根结底,还是人心的问题。

杨昱乾和董汉成的比武,竟然惊动了皇帝,顷刻间就把这一场比武抬高了一个档次。可以说,谁要是在这次比武中胜出,谁就是京城武术界的第一人。

练武之人,除了像秦至庸这样的人,面对这种情况,都不能保持好心态。哪怕是杨昱乾和董汉都不行。

不管他们是什么样的身份,其实都是在依靠拳术武功混饭吃。秦至庸则不一样,他没有把武功当成谋生的手段。所以,秦至庸的精神和拳术,比起他们来说,更加纯粹。

面对皇帝的时候,就算是端王,都有些拘束。皇

帝不会武功,可是他身上有着大势,代表的是权利力的巅峰,可以言出法随,制定规则。端王再厉害,不过是一个王爷,皇帝可以一句话就把他现在拥有的全部剥夺。

权利力,有些时候比起武功更强大。

正因为如此,世人才像飞蛾扑火似的追逐权利力。

秦至庸追求的不是权利力。他探索的是儒家的圣贤大道。王朝兴衰,改朝换代,皇帝轮流做。权利力巅峰,只可以显赫一时,不可久远。但是“道”则是永恒存在的东西。

不去追求永恒的东西,反而去苦苦追寻短暂的辉煌,岂不愚昧?

学问是知识。

可是知识,并不是智慧。

秦至庸比起其他人要有智慧,懂得了这些道理,他对权力只有尊敬,没有畏惧。因此,秦至庸坐在皇帝的旁边,依旧神态自若,没有一点拘束。

换句话说,就是皇帝的气势,已经影响不到秦至庸的心神。

杨昱乾和董汉成的比武终于开始。

秦至庸把注意力放在董汉成的身上,他希望通过董汉成展示的动作和意境,来获得八卦掌的奥秘。

八卦掌和太极拳,都是属于内家拳法,两者有许多相似之处。以秦至庸的武术造诣和眼力,想要摸索出八卦掌的精髓,不是什么难事。

董汉成的一招一式,都浑然天成,将八卦掌的攻防之道展现得淋漓尽致。就连端王和陈正英都暗自叫好。

杨昱乾的太极拳同样不弱。

杨昱乾闯塔的时候,不过是刚入宗师之境。才过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就能和董汉成打得是难舍难分,不相伯仲。

杨昱乾的拳术增长得太快。

论拳术精纯程度,他不在陈正英之下。综合实力,他已经超过了陈正英,做到了真正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秦至庸目不转睛地盯着董汉成,右手暗自比划,摸索八卦掌的奥秘。他的动作和神态,落到了老太监的眼中。

老太监在皇帝的耳边轻声说道:“皇上,秦先生果然是绝世高手。比杨昱乾和董汉成的武功,更强。”

姜还是老的辣。

老太监见多识广,功力深厚。一般人看不出秦至庸的底细。端王经常和秦至庸切磋,都不知道秦至庸武功的真正深浅。

可是,老太监看出了一些端倪,发现秦至庸是一位绝世高手,比武术宗师要强大很多。

不过这不奇怪。任何一个朝代,总有几个出类拔萃的人物。而皇帝身边的这位老太监,就是出类拔萃的人物之一。

儒家的修身之法,已经存在了数千年,不是秦至庸首创。

秦至庸追随古圣先贤们的脚步,探索大道,他获得的这些理论,其实不过是“拾人牙慧”。并不是多么高明。

想要创出自己的思想体系,哲学体系,秦至庸还没有那么大的智慧和能力。

皇帝看了秦至庸用一眼,说道:“秦至庸是端王府的客卿,武艺高强,朕是知道的。据说,他还是永宁那丫头的老师。永宁最近说话做事,比起以往要沉稳多了,看来,秦至庸的确是有学问的人。杨昱乾和董汉成比武结束,你给朕传个口信给秦至庸。”

老太监点头道:“奴才领命。”

………………

杨昱乾和董汉成比武,没有分出胜负。

荣王和永宁格格都向皇帝提议,不要再打下去,否则,会出现伤亡。

比武结束。

皇帝刚离开,众人还没有散去。

老太监走到秦至庸的身边,说道:“秦先生,皇上有句话让老奴带给你。”

秦至庸站起身来,抱拳道:“不知皇上有什么吩咐?”

老太监说道:“以秦先生的武艺和学问,留在端王府做客卿,委屈了。皇上打算让秦先生入朝为官,为朝廷效力,顺便教几位阿哥读书。”

老太监说话的语气,不是跟秦至庸商量,而是带着命令的口吻。

皇帝的口谕,谁敢不从?

只可惜,老太监遇到了秦至庸。

秦至庸还真就拒绝了:“公公,皇上的好意,秦某心领了。秦某有自知之明,不是做官的料。几位阿哥何等身份,秦某一道士,才学疏浅,不敢误人子弟。”

练出了内力,秦至庸打算最近就离开京城,继续游学,探索学问,磨炼心智。皇帝这个时候让自己进宫做官,教皇子读书,秦至庸当然不愿意。

做人做事,要顺着本心走。

若是勉强自己,留在京城,做心里抵触的事情,就会和“知行合一”的理念相左。到时候秦至庸的心灵修为别说精进,说不定还会退转。此种情况,秦至庸绝对不允许发生。

老太监不敢相信地盯着秦至庸,说道:“秦先生,你的意思是,拒绝皇上?你可想清楚了。”

秦至庸笑着说道:“我想得很清楚。秦某闲云野鹤惯了,真的做不了官。秦某不愿意入朝为官,没有违反大清律例吧?若是公公回去跟皇上不好交代,秦某可以亲自去向皇上解释。”

秦至庸的做法,有没有违背大清律例,老太监不知道。但是皇上的旨意,容不得他人反驳。

老太监的眼睛眯了起来,冷声说道:“秦先生,你的胆子可真大。敢抗旨不遵,你可知道后果。”

秦至庸抱拳,恭敬道:“公公,秦某还有事要处理。先告辞了。”

秦至庸转身离开。

老太监脸色非常难看,盯着秦至庸的背影,恼羞成怒,终于爆发。他探出手爪,向秦至庸的后背抓去。手爪撕破空气,发出尖锐的声音。

秦至庸用太极云手挡住老太监的攻击。

嘭。

秦至庸借力,身体轻轻一跃,到了比武场上。

老太监看似老迈,身体精瘦,可是他的筋骨强大,气血比起杨昱乾和董汉成这样的武术宗师还要厚重充盈。单凭力量而言,老太监和秦至庸相比,差不了多少。

老太监不为吃喝发愁,一辈子就只做一件事情,伺候皇帝。心思不散乱,再加上他修炼的是道家上乘功夫,保养得非常好,体力和精神,都在巅峰状态。

秦至庸面对老太监的攻击,小心翼翼。稍不注意,就会阴沟里翻船。

老太监看出秦至庸是一位真正的高手,秦至庸同样第一眼就看出了这位老太监不简单。绝对是大内高手中的最顶尖的强者。

被人偷袭,秦至庸没有生气,显出了高深的养气功夫。他抱拳道:“秦某不想和任何人起冲突。公公出手偷袭,非要逼迫秦某,何必呢?”

老太监冷笑道:“没有人可以抗旨不遵。接招吧。”

面对老太监的攻击,秦至庸一退再退,连续退了三次。

“公公,我已经让了你三招。”秦至庸说道,“你若是再苦苦相逼,秦某就只能得罪了。”

老太监有点欺人太甚。

秦至庸都说清楚了,愿意亲自去跟皇帝解释。可是他就是不依不饶。

秦至庸与人为善,不愿意和人起冲突,但并不是说他就好欺负。

真要是遇见了不讲道理的人,秦至庸不介意先动用武力,然后再跟对方讲道理。

老太监这种人,偏激得很,心中只有皇帝,容不得他人对皇帝不敬,更见不得抗旨不遵。

老太监认为,雷霆雨露皆是君恩,皇帝的旨意只要一下达,无论是百姓还是大臣,就必须跪下谢恩。任何人在皇帝的面前,都是奴才,只有听话的份儿。

谁敢反驳皇帝,就是死罪。

但是秦至庸的想法和老太监不一样。读书人,修的是人伦大道,探索的是世间学问。读书人要尊师重道,以礼待人,同样要有风骨。

真正的儒家弟子,不会给任何人做奴才。

秦至庸,就是真正的儒家弟子。

老太监口中发出尖锐的叫声:“那就来吧。今日,咱家就要瞧一瞧,大名鼎鼎的秦先生,武艺到底有多高强?”

当老太监再一次攻击的时候,秦至庸没有退让。而是打出了太极拳中至刚至猛的“炮锤”。

拳力震荡,夺人心神。这是秦至庸第一次施展拳术刚猛的打法。

杨昱乾震惊地看着秦至庸,这一击“炮锤”实在是太猛烈,自己目前无论如何也打不出来这种效果来。

或许,十年以后,杨昱乾的体能达到了巅峰,就能打出这样的一拳来。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