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40章 精细入微的控制力(第1 / 1页)

杨昱乾打败五位高手,上了高塔第六层,见到了“酒僧”向东来。

向东来抱着酒坛子,躺在凳子上,好似睡着,杨昱乾本打算取巧,不用打,直接上第七层。可是想到秦至庸昨天的话,和强者交手的过程,比结果更为重要。

交手的经验,就是自己成长的历程。

一口气打赢了五位半步宗师级的武术高手,就算杨昱乾年轻力壮,耐力惊人,可是依旧消耗了很多的体力。

比武,不是请客吃饭。那是要用体力来拼。

杨昱乾没有打算叫醒向东来。

打搅前辈睡觉,不礼貌的行为。

为了尊重对手,也是为了恢复体力,杨昱乾站直了身体,双手背在身后,调节呼吸,闭目养神。

年轻人,气血强盛,恢复力强。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体力就恢复了八成。疲劳的筋骨,也得到了舒缓。

“好小子。”

向东来抛下酒坛子,腰部用力,站了起来:“陈正英的徒弟,真是不错啊。竟然可以一口气打赢下面五位。有些本事。现在,我有兴趣和你比武了。对了,刚才你为什么不直接上去?”

杨昱乾睁开眼睛,笑着说道:“投机取巧的事情,我还做不来。我要是趁着前辈熟睡,直接上了第七层,不但是对前辈的不尊重,更会令人看轻了我杨昱乾。更何况,吾辈习武之人,能有强劲的对手,是幸事。能和前辈交手,晚辈三生有幸,岂能避而不战?”

打赢了前五位高手,杨昱乾身上的气势正浓,给了向东来一些压迫感。

向东来冷笑一声:“嘴上说得倒是漂亮。就不知道,你到底学到了陈正英的几成本事。”

杨昱乾问道:“前辈认识家师?”

向东来点头道:“认识。十年前,我和你师父交过手。可惜,我们都没有尽全力,算是打了平手。不过这一次,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杨昱乾手一伸,说道:“前辈,请赐招。”

………………

秦至庸读书,读出了韵味。他拿起书本,很快就能看得入迷。

无论是学什么,只要入迷,就好办了。

沉寂在书本的学问当中,甘之如饴,不但不会觉得累,心神反而还会得到滋养。

此种乐趣,是一般人体会不到的。

一般的人,学习别说是入迷,就算能入门,都已经很勉强。

秦至庸只是一个普通人。他读书,不是状元之才,练武,天赋不如杨昱乾。按理说,秦至庸的资质比较平庸,无论学什么,都不会有什么大成就。至于成为宗师,甚至大宗师,那是想都不要想。

可是,秦至庸读书,却偏偏读出了韵味;练习拳术,成为武术宗师。这要归功于他的性格没什么明显的缺陷,心性非常柔顺,又得了儒家的修心精髓,勉强可做到正心诚意。

修心。

无论是在儒家,还是佛门,或者道家,都是非常重要。

儒家有心正意诚。

佛门则说,一切福田,不离方寸,从心而觅,感无不通。

道家的求道精神,讲究上善若水。心性要柔,要顺,道法自然。

秦至庸的心灵修为,还很浅薄,可以说才刚刚入门。离真正的正心诚意,降伏其心,还相差太远。连儒家的“定”之境界都没有达到。

可即便如此,秦至庸也获益良多,受用不尽。

一个人的天赋,是先天的决定,羡慕不来。天赋好,只能说是修行的起点比较高,但是并不能决定一个人的终身成就。

“伤仲永”的事件,世间太多了。心态改变,大器晚成的人,同样不少。

想要有大成就,还是需要修心,开智慧,激发潜能。身体的力量再强,终归是有限,而智慧和精神的光芒则是无限。

秦至庸觉得,人要把追求智慧,放在第一位;追求武力,放在第二位。有了智慧,心无疑惑,想要力量,唾手可得。

楼下不断传来沉闷的声响。高塔都在轻微地震动。是武术宗师交手发出的动静。

秦至庸面前茶碗里的茶水,不断荡起波纹。

永宁格格惊讶道:“那么大的力量?整个高塔都在震动。杨昱乾那小子可真有本事,车轮战都打不倒他。秦先生,你是绝顶高手。你说,练武术的人,是不是力量都很强大?”

秦至庸抬头看了她一眼,说道:“练武可强身。可是就力量而言,就算是武术高手,比起普通的壮汉能强个两三倍。武术高手,可以把浑身的力量拧成一股,一下爆发,攻击力就比较可怕。普通人的力量再强,也是散乱的,所以,普通人不是武者的对手。”

像秦至庸、杨昱乾、向东来、端王、董汉成、陈正英这些武术宗师,不但力量强大,还很精纯,能施展各种运劲技巧,打出的攻击效果,更是可怕。

太极拳中的云手,又叫做绵掌。

秦至庸施展绵掌,阴柔的掌力,可穿透三寸厚的豆腐,击碎下方的砖石,并保证豆腐完好无损。

什么是隔山打牛?绵掌的阴柔掌力,就可以做到真正的隔山打牛。

若是用绵掌打在人身上,可令气血衰败,筋骨萎缩,内脏衰竭,骨髓枯萎。

非常阴狠歹毒。

用于搏斗,绵掌是杀人手段,可是在秦至庸用来,就是救人的秘技。他把绵掌和医术相结合,想出了一套按摩手法,对疗伤养生有着非常好的效果。

永宁格格沉闷了一会儿,说道:“秦先生,你觉得杨昱乾和向东来谁能赢?”

秦至庸说道:“杨昱乾的体力强一些,但是向东来的经验更足。他们二人最后谁能赢?还真不好说。格格,不要急。咱们慢慢等,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分出胜负。杨昱乾要是能走上第七层来,那么就说明他赢了。”

杨昱乾这样的年轻人,有天赋,尊师重道,性格不偏激,又是内家拳宗师。就算想要打压他,也不是那么容易打压的。

真正的天才,百折不挠,打压不了。

而杨昱乾,就属于真正的武术天才。

永宁格格此刻的内心,非常矛盾。想要杨昱乾输掉,但是又希望他能走上七楼来。

毕竟,杨昱乾和秦至庸还没有比过呢。

他们练的都是太极拳。永宁格格很好奇,到底谁的太极拳更厉害?

………………

砰。

向东来被杨昱乾摔了出去。他的马步功夫,被破,站不稳了。

向东来掉到地上,又慢慢爬了起来。

杨昱乾打算继续进攻。

向东来连忙说道:“且慢。”

杨昱乾擦拭了额头上的汗水,眼中闪过一丝疲惫,问道:“前辈有什么话说?”

和向东来这样的宗师交手,杨昱乾吃了好几次暗亏。要不是自己意志坚定,说不定就输了。高手之间的较量,招式什么的,都是次要,最主要的还是意志力的较量。

两个旗鼓相当的对手,体力和招式上,对于对方来说,都没有碾压的优势。这个时候,就看谁的意志力更强。

显然,杨昱乾的意志力,比起向东来要强。只不过,和向东来交手,杨昱乾消耗掉了太多的体力和精力。

向东来在永宁格格麾下混饭吃。输赢对于他来说,并不是很重要。再说了,他向东来又不是没有输过。之前就输给了端王。可是他在永宁格格府上的地位,并没有降低。

杨昱乾不一样。他是在玩儿命。因为他要在京城开武馆,输不起,一次都输不起。

向东来看着杨昱乾,说道:“杨昱乾,你的武功已经在陈正英之上。这次,算我输啦。你上去吧。不过,我要提醒你。第七层的那位高手,比我厉害。你最好谨慎一些。你要是打赢了他,我就真的佩服你。”

向东来和秦至庸切磋过几次。秦至庸每次都让着自己,向东来岂能不知道?那是秦至庸给自己留面子。

杨昱乾抱拳道:“前辈,承让。我赢得侥幸。敢问前辈,第七层的那位神秘高手,到底是谁?”

向东来笑着说道:“走几步梯子,上了第七层,你不就见到他了吗?上去吧。”

杨昱乾点头,转身上了七楼。

………………

“秦先生?”

杨昱乾踏上七楼,见到秦至庸端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书本,顿时惊呼了起来。

秦至庸放下《大学》,笑着说道:“阿乾,你是好样的。格格麾下的六位高手车轮战都没有把你打垮。你的拳术造诣,会令你师父感到骄傲。”

杨昱乾问道:“秦先生,那位神秘的第七位高手,不会就是你吧?”

永宁格格站起身来,说道:“不错。第七位高手,就是秦先生。杨昱乾,只要你赢了秦先生,你打我府上的人,就既往不咎。要是你输了。哼……”

杨昱乾身上积累起来的气势,消散了。

秦至庸深不可测,杨昱乾实在是没有一点赢的把握。

感受到杨昱乾的心态变化,秦至庸好像猜到了他心中所想。

秦至庸说道:“阿乾,能打到第七层,你已经证明了自己的武功修为。我说过,比武的结果重要,可是经过更重要。你先喝杯茶,休息一下,恢复体力。”

秦至庸倒了一杯茶,手一挥,茶碗以极快的速度飞向杨昱乾,都响起了破空呼啸之声。

茶碗在空中快速飞行,但是茶水没有洒出一滴。可见,秦至庸对力量的掌控,已经到了精细入微的程度。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