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39章 少年宗师杨无敌(第1 / 1页)

秦至庸和陈正英都是武术宗师,他们谈论的话题,不再局限句动作招式,而是拳理。

技近乎道。

招式动作,是初学者才会追求的东西。宗师,追求的是“道”。尽管秦至庸和陈正英都是武术宗师,可是他们对武道的理解,还是有着很大的不同。

二人相互交流,各有所得,当然,陈正英的收获更大一些。

因为秦至庸在修心养性上,已经远远走在了陈正英的前面。

陈正英把秦至庸的那些修身修心的拳理,告知了杨昱乾。

其实,许多儒家修身之道,秦至庸在陈家沟的时候,都告诉了杨昱乾。只是,随着秦至庸的心境提高和武学修为加深,他对修身又有了不同的理解。

做任何事情,心态最重要。

杨昱乾本就尊重秦至庸,认为秦至庸是世间少有的文武双全的人物。现在得了秦至庸的武术心得,当然心中欢喜。并且,他对秦至庸的拳理,深信不疑。

杨昱乾有把握在五天之内,让自己的武术修为再提升一个档次。

不知不觉,过了四天。明天,就是和永宁格格麾下高手们比武的日子。

杨昱乾身穿白色的衣服,打开房门,走了出来。

陈正英、陈少琪、陈正洲顿时觉得今天杨昱乾的精神状态和往日不一样。

陈少琪问道:“阿乾,你闭关四天,感觉如何?”

杨昱乾笑着说道:“我很好。师父告诉我的武术心得,终于让我将之前学到的东西,融会贯通。我的拳术,大成了。剩下的,就是水磨工夫,不断让拳术变得更加精纯。”

拳术无止境。想要让拳法变得更加精纯,只能依靠时间来磨练。

此刻的杨昱乾,武术修为虽然达到了宗师境界,但是拳术绝对没有陈正英那么精纯。只不过,杨昱乾年轻,筋骨强劲,气血旺盛。拳怕少壮,陈正英未必是他的对手。

陈正英高兴道:“好,好啊。阿乾,你果然没有让为师失望。你的拳术修为,不在为师之下了。”

杨昱乾恭敬道:“都是师父教导有方,才有弟子的今日。”

杨昱乾的尊师重道,让陈正英更加满意。觉得将女儿嫁给他,没有错。

………………

城外,枫树林。

杨昱乾独自一人来到此处练拳。明日比武,他需要提前熟悉一下自己对拳术新的理解和运用。

杨昱乾一运劲,他身上的白色衣袍顿时鼓荡了起来。就像是当初秦至庸第一次到端王府展示太极拳一样。

现在杨昱乾的拳术,和以往有些不同,动作快慢相间,刚柔并济,步法进退有度,脸上的神态自若。他的动作招式,引动气流,周围的树叶不停地向他汇聚。当树叶在胸前变成了一个“球”的时候,杨昱乾双掌的气劲一震。

嘭。

无数的树叶被气劲震得粉碎,随风飘散。

杨昱乾吐出一口浊气,站直了身体,双手背在身后,显出一代宗师的气质。

信心来源于实力。

太极拳大成,杨昱乾身心合一,自信又回来了。

杨昱乾心中暗道:“自己的拳术修为,不知和秦先生相比,有多大的差距?”

秦至庸令人看不透。

杨昱乾离开陈家沟之前,觉得自己的拳术造诣,可以和秦至庸相比。可是当得到秦至庸的武术心得,自己才得以突破,令太极拳大成。杨昱乾便知道,秦至庸的拳术造诣,已到了深不可测的地步。

回到河南会馆。

杨昱乾闻到了饭菜的香味,心中好奇,陈少琪会做饭,但是手艺可不怎么样,为何今日有这么香的饭菜?

走进了房间,见到秦至庸,杨昱乾恍然大悟,原来是秦至庸亲自下厨,做的菜。

丰盛的菜肴,已经上桌。

秦至庸说道:“阿乾,得知你明天就要和永宁格格麾下的高手们比武。我今日特意来给你做几个菜,提前庆祝你旗开得胜。”

陈少琪拉着杨昱乾的手臂,说道:“阿乾,快坐下来。你肯定饿了。我们边吃边聊。”

陈正英说道:“对,对,咱们坐下边吃边聊。”

二叔陈正洲可不是一个讲究的人,他不说话,已经坐下开始动筷子。

坐下之后,陈少琪为大家倒酒。

杨昱乾说道:“秦先生,多谢你的武术心得。要不是获得了你的武术感悟。我的太极拳想要大成,怕是还要等一段时间。”

秦至庸笑着说道:“阿乾你是真正的武术奇才。我的那些修身感悟,对你来说,不过是锦上添花。实在是算不得什么。”

杨昱乾吃了两筷子菜,问道:“秦先生,你是端王府的客卿,又是永宁格格的老师。据说,永宁格格麾下有七位高手,我只见过六位,还有一位咱们没有打听到任何消息。不知秦先生可晓得,那第七位高手是谁?”

陈正英他们都看着秦至庸。

秦至庸说道:“他的身份,我现在不方便说。阿乾,只要自身够强大,对手是谁,又有什么关系?我希望你记住,明日的比武,结果重要,但是比过的过程更重要。永宁格格麾下都是一等一的高手。比武搏杀的经验,比起金钱财富还要珍贵。”

“每战胜一位高手,你的心神肯定会得到很大的提升。若是真的能战胜永宁格格麾下的所有高手,你就可以凝聚大势,就有了立足武术界的资本。到时候,说不定你杨昱乾还能博一个‘杨无敌’的称号。”

杨无敌?

那是何等霸气的称号啊。杨昱乾毕竟年轻,想到以后自己若是真的可以获得“无敌”的称号,便有些热血沸腾。

陈正英说道:“无敌?世间武者,谁又敢说自己是无敌。拳术无双,仁者无敌。想要无敌,不但要在拳术上登峰造极,还需要有很大的威望和德行。阿乾太年轻,他还背负不起‘无敌’这个名号。”

杨昱乾冷静了下来,抱拳道:“秦先生过奖了。杨昱乾不过是个不懂事的乡下小子,哪里敢奢望成为‘杨无敌’?”

秦至庸说道:“阿乾你不要妄自菲薄。你才二十岁出头,就已经是内家拳宗师。说你是少年宗师,都不为过。我看好你。将来,你一定可以将太极拳发扬光大。”

………………

第二天上午。

杨昱乾辞别了陈正英、陈少琪、陈正洲,向比武地点走去。

来到塔下。

一个士兵问道:“杨昱乾,杨公子是吧?”

杨昱乾不卑不亢道:“正是杨某。”

士兵让开了道路,说道:“杨公子请入塔。”

杨昱乾点了点头,稳步走进了高塔。士兵看着杨昱乾的背影,暗道,杨昱乾小小年纪,气度不凡,是个高手。怪不得格格如此重视他,对他另眼相看。

高塔第七层。

永宁格格喝了一口茶,心有些静不下来。可是她旁边的秦至庸,则是稳如泰山,并且手中还拿着一本《大学》看得是津津有味。

永宁格格没好气地说道:“喂。秦先生,杨昱乾和第一层的金劲风的比武已经开始。你还如此淡定?你就不关心他们的胜负吗?你说,杨昱乾和金劲风谁会赢?”

秦至庸头也不抬,用温和的语气说道:“当然是杨昱乾会赢。格格心中不也是希望杨昱乾赢吗?”

永宁格格冷哼一声:“我怎么会希望杨昱乾那小子赢?金劲风是朝鲜高手,腿法凌厉,曾踢死东北虎,大黑熊,与人决战数十次,未逢敌手。我猜,杨昱乾肯定会被踢个半死。”

金劲风不是未逢敌手,之前就输给了秦至庸。只是永宁格格现在刻意不提此事。

秦至庸说道:“金劲风的跆拳道,我领教过。腿法踢得倒是漂亮,力量和速度都不错,可惜重心不稳。我敢估计,金劲风这个朝鲜浪人,不到五个回合就将败在杨昱乾的手里。退一万步来说,要是杨昱乾真的在第一层就输了,格格没有好戏看,岂不是很遗憾。”

金劲风的拳术,连宗师修为都没有达到,如何跟杨昱乾斗?

只有六层里的“酒僧”向东来,能令杨昱乾吃点亏。向东来的马步功夫,变化莫测,或稳如泰山,或轻如飘絮,让人防不胜防。

刚到京城的时候,秦至庸想要赢向东来,都比较勉强。当然,现在秦至庸的拳术造诣和身体素质,完全可以碾压向东来。

永宁格格被秦至庸说中了心事,冷哼一声。

此时,一个宫女上楼来禀报道:“格格,杨昱乾赢了,闯过第一层。”

永宁格格问道:“杨昱乾和金劲风打了几个回合?”

宫女说道:“三个回合。”

永宁格格看了秦至庸一眼,又被他说中了。果真是不到五个回合。

永宁格格恼怒道:“金劲风这个家伙,平时说自己多厉害,没有想到三个回合就被杨昱乾那小子击败。真是废物。再探。杨昱乾在第二层的结果,要尽快告诉我。”

宫女恭敬道:“是,格格。”

永宁格格和宫女的谈话,没有影响到秦至庸看书。

秦至庸的专注力,提升了。他离儒家“定”之境界,又有近了一步。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