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31章 技多不压身(第1 / 1页)

端王爷的命令,护卫岂敢违背?回府,他自然不敢,而是远远地跟在后面,继续“保护”秦至庸。

秦至庸走在大街上,感觉周围的人,无论男女老少,都有着一股颓废气息,好像精气神被压制住。当然,也有嚣张跋扈的人,不过都是旗人。

清朝这个时代,不像是汉唐时期人们充满了朝气和自信。说实话,秦至庸不喜欢清朝。这里的读书人不是真正的读书人。他们读书,不是为了修心修身,不是为了自强,更不是为国为民,而是为了成为高级奴才。

高级奴才,有特权,有身份,但人格不独立,依旧要迎合主子的意愿。再高级的奴才,依然是奴才。是非常可悲的事情。

不过,大时代如此。秦至庸改变不了社会现状。他能改变的,只能是自己。

据说,先前时代的大儒,学问精深,念头纯正,智慧通达,至诚合天。可知过去,晓未来,能看穿人的命运。比起那些所谓的相师,更厉害。

听起来很神秘,像是神话一样。

但是随着秦至庸的心灵境界逐渐精深,通晓的道理越来越多,他便知道,这不是神话,而是一种规律,或者说是“道”。

就像是一个嗜赌如命的人,就算他赌术高明,最近赢了不少钱,但是秦至庸可以断定他以后绝对会落得身无分文,凄惨收场。除非,他不再赌博,做一个正直的人,方能改变命运。

清朝是封建社会?其实在秦至庸看来,是半奴隶半封建社会,是一种文明的倒退。清朝的皇帝,不应该叫做皇帝,而是部落的酋长。只是,这个部落的地盘和人口非常庞大。仅此而已。

秦至庸在街上闲逛,走走停停,若是闻到了味道香溢的小摊,他还会坐下来,品尝一下小摊上的美食。

护卫远远地观察秦至庸,见他真的没有逃走的迹象,心里才松了口气。

秦至庸的拳术高强,若是想要逃走,护卫可拦不住。

当走到一家医馆的时候,秦至庸停下了脚步,犹豫了一下,走了进去。

护卫心中奇怪,秦至庸跑到医馆去干啥?抓药吗?可是,秦至庸面色红润,精神饱满,不像是生病的样子啊。

秦至庸进入医馆,足足两个时辰。护卫都在外面等得不耐烦了,他才走了出来。

秦至庸前脚刚走,护卫就冲进了医馆,对着坐堂的大夫问道:“刚才那个道士到医馆干了什么?”

怕大夫说谎,护卫拿出端王府的腰牌在他跟前一晃。

大夫见是端王府的人,立刻毕恭毕敬地把秦至庸进医馆的详细情况告知了护卫。

护卫听完,觉得有点不可思议,问道:“你是说,那道士,要找你学医术?”

大夫说道:“老朽不敢有一句谎言。”

护卫点了点头,转身出了医馆。

………………

秦至庸回到端王府,挑灯看书,要睡觉的时候,才拿出笔墨给陈家沟写信,报个平安。告诉陈正英和杨昱乾他们,自己已经安全抵达京城。

护卫在书房里,向端王禀报秦至庸今天下午的举动。

端王听了护卫的汇报,心中同样惊讶:“你是说,秦至庸那个小道士,去医馆学习医术?他的太极拳已经登堂入室。不好好磨练拳术,反而去学医术干什么?”

护卫说道:“奴才也奇怪。莫非,道士都是好学之士?主子,秦至庸不像是要逃跑的样子,明天还要不要继续监视他?”

端王想了想,手一挥,说道:“不用了。秦至庸既然和陈正英有关系,那本王就不怕他逃走。他要是敢逃,本王就拿陈家沟下手。哼,学医术?过几天,本王会再和秦至庸切磋武艺,他的武功拳术要是没有一点进步,挡不住本王拳脚,被打死,可不要怪本王拳脚太重。是小道士自寻死路。”

端王和护卫们都不知道,秦至庸修行,追求的不是武力,而是知识和智慧。练拳,秦至庸不过为了在遇到危机的时候,有自保能力。

练习拳脚,秦至庸看来,只是修身的一部分。

崔天霸用毒,给秦至庸比较大的触动。

世间的毒药千千万万,随意一种毒药,说不定都会置人于死地。毒药比起拳脚功夫,可怕太多了。

真正的用毒高手,可能手无缚鸡之力,但是却可以配置毒药,干掉成百上千的武林高手。

为了防范于未然,秦至庸决定学习医术。

自古毒和药不分家,害人救人,一念之间。毒,用对了地方,同样可以成为救命的灵药。灵药用错,一样能害人害己。

………………

这天中午。

秦至庸在房间里打太极拳,舒展筋骨,活动气血。气血的流动,让秦至庸感觉浑身暖洋洋,就像是泡在温泉里一样。

心意不乱,配合动作,是强健身体,增长体能的上乘法门。秦至庸的体能,没有达到极限,还在增长。估计,再过两三个月的时间,他的体能就会超过端王爷。

端王府的食物多样,营养丰富。吃得好,秦至庸的体力自然会增长。

要是一般人,吃得太好,营养堆积过多,消化不了,用不了多久,就会长成一个胖子。可是秦至庸不会。他的消化能力,比普通人强大数倍。他每日读书思考,修身练拳,需要消耗掉大量的营养和能量。

就算是王府里的饮食,也只能勉强保证秦至庸的身体消耗。

练拳,消耗的能量和营养,还要小一些。特别是修心,专心思考问题,消耗掉的营养和能量才是大头。在陈家沟,食物不丰富,秦至庸不敢拼命练拳和太过于专注思考问题。他那时候在克制,怕把二叔陈正洲给吃穷了。

砰砰砰。

敲门声响起。

“秦先生,我家主子有请。”是管家的声音。

秦至庸收拳,站直了身体,吐出一口浊气,说道:“管家稍等。我换一件衣服就跟你去见王爷。”

不一会儿,秦至庸就穿着一件崭新的道袍打开了房门,走了出来。

管家把秦至庸带到了王府的后花园。

端王正在练拳。

“秦至庸,来,陪本王过几招。”端王说道,“你这几天,每天都去医馆,都没有见你怎么练拳。”

秦至庸笑着说道:“最近,我对医术好像有了兴趣,就找一家医馆的老大夫拜师。希望自己能有所得。王爷,请赐招。”

端王这两天觉得自己的拳术又有精进,便找秦至庸来切磋武艺。

“好。”

端王不客气,直接向秦至庸发起了进攻。

秦至庸神态平和,仔细观察端王的拳脚攻势。

随着心境的提升,对拳脚功夫的理解加深,秦至庸发现,无论人做出什么动作,身体都会提前给出相对的反应。

就如同出脚的时候,脚还没有出,肩膀就会先倾斜。只要盯着对方的肩膀,就可以达到“未卜先知”的效果。

上身不动,肩膀不倾斜,可不可以出脚?

当然可以。

可是那样一来,出脚的力道和速度,会大大地打折扣,未必可以踢中敌人。

搏击,目的是为了击倒对手。要把一拳一脚的力量、速度、准确度,发挥到淋漓尽致,才能收到良好的效果。

任何事情,都有规律可循。

《大学》里就说过,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

探索求道的过程中,总结规律,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数学、物理、化学等自然学科中的每一条公式,每一个定理,都是总结出来的规律。搏击之中,一样有规律可循。只要总结出来,融会贯通,加以运用,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秦至庸已经能做到正其心,诚其意。心里清净,又擅长总结规律,他学什么都非常快。学几天的医术,医馆里老中医收藏的医书,基本上被他看完。剩下的,就是如何摄取经验,磨炼自己的技艺。

端王的拳术在精进,秦至庸的拳法,同样在精进。拳术,就像是厨师的刀功一样,易学难精,永无止境。

秦至庸的动作,比起之前,更加柔顺流畅,化解起端王的拳脚攻击,轻松写意。

和秦至庸斗了六十多招,端王忽然停了下来。

秦至庸后退了几步,站直了身体,显得无比端正。

“王爷,你的拳法,比先前更强。可喜可贺。”秦至庸抱拳,一脸真诚地说道。

端王冷哼一声:“本王的武功有所精进,可还是打不倒你。有什么可喜?有什么可贺?”

秦至庸笑着说道:“王爷习武练拳,仅仅只是为了打倒秦某吗?”

端王一愣。自己习武,是因为喜欢。打倒一个一个对手,不过是证明自己比任何人都强大。

至于习武练拳的真正意义,端王还真没有考虑过。

秦至庸说道:“王爷,我先行告退。”

端王说道:“慢着。”

秦至庸问道:“王爷还有何吩咐?”

端王说道:“现在已经是中午,留下来陪本王吃午饭。”

秦至庸说道:“那秦某就却之不恭。多谢王爷的午餐。”

数月之后。

秦至庸的体能和拳术,已经超过端王。可是他在端王面前,最多只能和端王打个旗鼓相当,并且还是处于下风。

藏拙,是生存之道。

………………

陈家沟。

不知怎么地,陈正英还没有收到秦至庸的书信。

陈正英他们心中都有些焦急。

陈正英、杨昱乾、陈少琪、陈正洲,打算去一趟京城。查探秦至庸的情况、毕竟,秦至庸是为陈家沟挺身而出,跟着崔天霸他们去了京城端王府。秦至庸若是有了不幸,陈正英他们会寝食难安。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