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28章 人心难测(第1 / 1页)

秦至庸的东西不多,就几件衣服几本书,装在包裹里,提着就可以走。秦至庸离开陈家沟,村里自然会去请其他的夫子来教孩子们读书。

学堂肯定会继续办下去,这一点倒是不用秦至庸操心。

陈正英自有安排。

深夜。

秦至庸、陈正洲、杨昱乾都没有睡。村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几乎每个人都没有睡意。

秦至庸说道:“二叔,阿乾,我去一趟村里。”

杨昱乾问道:“秦先生,这么晚了,去村里干什么?要不我陪你去吧。”

陈正洲年纪大一些,阅历比杨昱乾多。他猜到秦至庸肯定去找大哥陈正英有事情商量。秦至庸既然没有邀请杨昱乾一起去,那么杨昱乾跟着去,就有些不合适。

陈正洲说道:“阿乾,你小子给我坐下。秦至庸去村里,是有正事要办,你跟着起什么哄啊。你要是精神太好,精力没处发泄,不如打几趟拳。秦至庸,你小子早去早回啊。”

秦至庸面带微笑,冲着陈正英和杨昱乾点了点头,向山下走去。

………………

陈正英小院里的灯火还亮着,显然还没有睡。

秦至庸敲了敲小院的大门。

陈少琪打开了门,问道:“秦至庸,都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有休息?”

秦至庸笑着说道:“你不是一样没睡嘛。你爹呢?”

陈少琪说道:“我爹在屋里。进来吧。”

陈正英和陈少琪都是劲装打扮。这么晚了,穿成这样,是在练拳。

陈正英是在传授陈少琪内家拳精髓和缠丝劲秘技。

崔天霸的到来,让陈正英有了紧迫感和危机感。至于陈家沟的祖训“传儿不传女”,他已经顾及不了那么多。

秦至庸说道:“前辈,我想和你谈谈。”

陈正英点头道:“好。”

陈正英让陈少琪先回房休息。

秦至庸和陈正英一谈就是大半个时辰。二人具体谈了些什么?除了秦至庸和陈正英之外,没有人知道。

………………

一间民房里。

崔天霸他们同样没有丝毫睡意。

秦至庸的太极拳给了崔天霸太大的震撼。他听说过内家拳的大名,以前觉得内家拳没什么了不起,只是被人传得神乎其神罢了。

真正见识了内家拳以后,崔天霸不得不承认,太极拳的确非常神奇精妙。

其中一个密探说道:“崔爷,你说那个小道士会不会玩儿什么阴谋诡计?陈家沟给小人的感觉,太邪性。”

村里有道士。

端王爷都重视这陈家沟。

能不邪性吗?

崔天霸冷哼一声:“陈正英和那个小道士的本事再大,谅他们也不敢对我们下手。得罪了王爷,就是死路一条。”

崔天霸心思,阴狠霸道,但他并不是傻子。陈正英和秦至庸武功高强得很。想要对付自己,根本就不用什么阴谋诡计。

施展计谋的人,都是弱者。

强者,是不屑用阴谋诡计,而是直接碾压。

崔天霸往床上一趟,说道:“睡吧,睡吧。明天一早,我们就可以带着小道士回京城复命。跟王爷也算是有个交代。”

………………

第二天早上。

陈正英当着所有村民们的面儿,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

收杨昱乾为徒!

杨昱乾惊呆了。没有想到,自己真的成为了陈正英的弟子。岂不是说,以后自己可以正大光明地向陈正英求教太极拳,还能学到内家拳的精髓和缠丝劲?

好啊。真是太好了。

陈正英收徒,秦至庸和崔天霸作为外人,做了个见证者。

二叔陈正洲见杨昱乾傻傻地站在那儿,推了推他,说道:“臭小子,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快点给你师父磕头敬茶!”

杨昱乾回过神来,有点手足无措,当场给陈正英磕了三个响头,敬茶。

拜师仪式很简单。但是对于杨昱乾来说,意义重大。对于陈家沟来说,意义同样重大。

陈正英打破了“传内不传外”的祖训,使得太极拳以后可以广为流传,发扬光大。

陈正洲小声对秦至庸说道:“秦小子,你昨晚到底跟我大哥说了什么?让他改变了主意,收杨昱乾为徒。”

秦至庸笑道:“没说什么。就是和村长随便聊了聊。”

祖训重要,更重要的是,不能让内家拳的精髓和缠丝劲失传。

秦至庸教孩子们读书,不像陈正英那样留一手,而是倾囊相授。

只要孩子们愿意学。秦至庸就教。

陈正英和秦至庸相比,心胸和格局难免就小了一点。崔天霸的到来,让陈正英想通了,自己真要是有了个万一,太极拳的精髓和缠丝劲可就要失传了。到时候,就算死了,自己都没脸去见陈家的列祖列宗。

杨昱乾是什么样的人?陈正英心如明镜。

村里冒然进来了一个来学拳的小子,陈正英身为村长、掌门,要说不留意杨昱乾,那是不可能。杨昱乾能吃苦,悟性高,人品好,是个练武的胚子。

收杨昱乾为弟子,未必就是坏事。

秦至庸对崔天霸说道:“崔教头,我们该走了。”

崔天霸点头道:“好。我们现在就走。”

刚出村。

杨昱乾就追了上来。

秦至庸问道:“阿乾,你来干什么?”

杨昱乾感激道:“秦先生,我知道陈正英前辈愿意收我为徒,肯定是你说服了他。谢谢你,秦先生。”

秦至庸拍了拍杨昱乾的肩膀,说道:“我没有帮你什么。你能拜在陈正英前辈门下,学习正宗的太极拳术,是因为你杨昱乾尊师重道,有武德,足够优秀。若是你的德行有亏,就算天赋再高,陈正英前辈也不会传你内家拳精髓。仁者无敌,不是虚言。”

杨昱乾点头道:“秦先生,你的话我记住了。”

………………

经过县城的时候,崔天霸买了一辆马车。赶往京城,路途遥远,徒步可不行。

秦至庸二话不说,直接上了马车。

崔天霸心中暗道:“小道士真不拿自己当外人。他难道心里不清楚,自己现在是相当于半个囚徒吗?”

秦至庸和崔天霸他们不一样。他的心态端正,恬淡自然,精神饱满,没有一点奴性。当然,也没有高高在上的孤傲。

这说明,秦至庸对待他人,没有了偏见。就算遇到乞丐和皇帝,他心中都会一视同仁。

崔天霸看似霸道凶狠,其骨子里依然只是个奴才。面对比自己强的人,卑躬屈膝;在比自己弱的人面前,凶残霸道。其实,崔天霸这样的人,最可恨,最可耻。只是他自己毫不自知。

就像是蛆虫,闻不到自己身上的恶臭一样。

崔天霸的思想观念已经根深蒂固,想要改变他的想法,秦至庸的德行还不够。

渡化他人,那是圣贤才能做到的事情。

秦至庸目前还只是一个普通的读书人,连“定”之境界都没有达到。想要渡化别人,远远做不到。

当然,秦至庸对崔天霸没什么偏见。同样的大米,养出百种人来。世间有崔天霸这种人,是很正常的事情。

秦至庸不和他同流合污就是。

秦至庸对崔天霸说道:“崔教头,上车啊。你还等什么?”

秦至庸气质儒雅,气场大,他隐隐约约成为了路上拿主意的人。那两个王府密探,觉得理所当然,没有什么不对。好像本就应该如此。

崔天霸冷哼一声,上了马车。

两个王府密探,坐在马车前赶车。

………………

一赶路,就是近一个月的时间。

交通实在是不方便。

快要到京城的时候,秦至庸闻到了马车里有一股奇怪的刺激性香味。

秦至庸的身体素质提升是全方面的,视力、听觉、味觉、嗅觉,都比以前更加敏锐。

有古怪。

秦至庸屏住呼吸,心中暗道。

“停车。”秦至庸忽然喊道。

一个密探说道:“秦先生,不知有何事?”但他还是停下了马车。

秦至庸走下了马车,说道:“出来透透气。”

走到路边,秦至庸做了几个深呼吸,吐出浊气,感觉一下子清爽了很多。

崔天霸坐在马车上,冷笑道:“小道士,马上就要到京城,你还浪费时间。莫不是,你后悔了,不想去端王府?”

秦至庸平静地说道:“秦某答应过的事情,绝对不会后悔。倒是崔教头你,刚才竟然在马车里下毒。要不是我心生警惕,还真就着了你的道儿。此去王府,我是和端王爷切磋探讨武艺拳法。若是中毒,武功尽失,我固然下场不好,但是你崔教头难免会背一个欺骗王爷的罪名。你认为,端王爷会不会轻易饶了你们三个?”

崔天霸脸色一变。

两个密探的脸色也不好。他们看了崔天霸一眼,敢怒不敢言。

真不知道崔天霸是怎么想的,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心理状态?都要到京城了,他还给秦至庸下药。

秦至庸这一路上,表现得非常随和,没有一点攻击性啊。

此事,让秦至庸知道,人心是最不可理喻,最不可揣摩的东西。损人利己的事情,有人做,很好理解;但是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同样有人做,这就难以理解了。

崔天霸给秦至庸下药,就是损人不利己。

可是他偏偏这样做了。

同时,秦至庸也知道了自己的短处。

秦至庸毕竟和普通人一样,都是血肉之躯,并没有什么神通。拳术和心灵修为,并不能保证自己绝对安全。能伤害到自己的东西,还有很多。

比如说,毒药。

崔天霸打死都不会承认自己下毒:“小道士,你放屁。你说老子下毒,有什么证据?”

秦至庸没有和崔天霸争辩,因为没有意义。

等了大概一刻钟的时间,刺激性香味消散之后,秦至庸才又上了马车。

“崔教头,奉劝你一句,以后阴损的事情,最好别做。否则,害人害己,不得善终。”秦至庸说完,闭上眼界,静默养神。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