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27章 走一趟端王府(第1 / 1页)

崔天霸盯着秦至庸,冷笑一声:“好。老子就先教训教训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道士。”

秦至庸笑着说道:“崔教头,请赐招。”

陈正英打算拒绝秦至庸,这本是陈家沟的事情,把秦至庸一个外人牵扯进来,有些说不过去。

自古就有“民不与官斗”的说法。尽管秦至庸是个读书人,但是端王府可不好惹。

不过,陈正英想要知道秦至庸这半年来,拳术武功增强了多少?

二人已经交上了手。

陈正英便没有出言阻止。就算想要阻止,现在也阻止不了。

崔天霸的拳很重,不愧是王府里的拳术教头。

从出拳的气势和力道就能看出,崔天霸心中没有丝毫仁慈,招招夺命,毫不留情。这种人,心思都比较阴狠歹毒,不到万不得已,最好不要招惹。只不过这样的人一般结局下场都不会太好,哪怕他能占到一时的便宜。

秦至庸的拳,就显得有些软绵绵,慢吞吞。

可是令崔天霸奇怪的是,秦至庸的拳看似柔弱,但可以克制自己的拳劲力道。

每次攻击,都会被秦至庸轻描淡写地化解。

陈正英的眼光高明。

秦至庸和崔天霸交手还不到三招,他就知道,秦至庸已经掌握了太极拳的精髓。以秦至庸现在的太极拳造诣,其实有没有学到内家拳的精髓和缠丝劲秘技,已经不重要。

因为秦至庸的太极拳,有了意境。

秦至庸的太极拳和陈正英的拳术,风格不一样。

无论怎么出拳,脚步怎么移动,秦至庸的重心,都没有丝毫偏离。秦至庸的步法,不急不缓,稳重无比,没有陈正英的那种“上轻下沉不倒颠”的韵味。

秦至庸的拳架子永远保持着稳重,端正。拳术上,他的动作则是轻灵,柔和。他手中的动作,把轻和柔发挥到了极致。

秦至庸打起太极拳来,进退有度,不急不躁,气定神闲。可是崔天霸就不一样,连续三十多招,都没有打中秦至庸,不免有些心浮气躁。

“哈。”

崔天霸大喝一声,猛地一拳向秦至庸的胸口打去。秦至庸伸出手掌,挡住他的拳头。

嘭。

一声闷响。

秦至庸借着崔天霸的力量向后飘去,稳稳地站在十步以外。

搏斗,是最消耗体力的运动。

漫步一万米,不会觉得累。但是疯狂冲刺一百米,跑完就会耗光浑身的体力。搏斗,比起百米冲刺的运动量,还要大,消耗体力的速度更快。

崔天霸此刻已经是气喘吁吁,浑身冒汗。

秦至庸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条泥鳅,太滑腻,无论出多重的拳,都能被对方轻易化解。

秦至庸浑身上下,好像就没有一点破绽,让崔天霸无从下手。

打不中对手,还怎么打?

崔天霸大声叫道:“小道士,你用的是什么鬼功夫?有本事,就跟老子硬碰硬地打一场。你这样算什么英雄好汉。”

秦至庸说道:“崔教头,你不是要见识太极拳吗?我刚才施展的就是太极拳。”

太极拳的卸力之法,四两拨千斤,实在是太妙。

懂得了四两拨千斤的精髓,完全可以把一切攻击,化解于无形。当然,秦至庸想要掌握其中的精髓,还有很远的路要走。但是化解崔天霸的拳劲,绰绰有余。

崔天霸瞳孔微微一缩,暗道,这就是所谓的内家拳?他奶奶的,真是邪门。怪不得王爷处心积虑想要找到陈正英!

崔天霸冷声道:“小道士,你别得意。老子一定能赢了你。”

秦至庸的养气功夫不错,耐心极好,点头道:“崔教头,你的样子有些累了。不用着急,你先休息一会儿。等恢复了体力,我们再继续。”

崔天霸有些恼羞成怒,大喝一声,再次向秦至庸攻来。这一次,崔天霸是下了死力,眼中带着疯狂。

不打中秦至庸,誓不罢休。

秦至庸顺着崔天霸的拳力,牵引崔天霸的身体,借力用力,直接将他给抛飞了出去。崔天霸失了重心。他可没有秦至庸的本事,要是撞在地面上,绝对是重伤的下场。说不定内脏都会被摔破裂,有性命之危。

秦至庸快速奔跑几步,追了上去,不等崔天霸反应过来,他就被秦至庸扶着站在了地面上。

秦至庸刚才奔跑的速度和反应力,实在是迅速。就算陈正英亲自出手,都未必能比秦至庸做得更好。

陈正英知道,秦至庸的武功拳术,已经和自己相差无几。

崔天霸站稳了以后,秦至庸面带微笑,后退了两步,抱拳说道:“崔教头,我们的比武,到此为止吧。承让了。”

“哼。”崔天霸定了定神,冷哼了一声。

刚才,崔天霸是被吓个半死。直到此刻,他都是心有余悸。

秦至庸的摔法,很厉害。身体越是强壮,出拳越重的人,被摔出去,就会摔得越狠。

崔天霸想到了一个人“郝尔都”。

郝尔都,蒙古勇士。是永宁格格麾下六大高手之一。郝尔都健壮高大,天生神力,摔跤角力称王。被他摔死的武林高手,不下十位。

崔天霸晓得自己绝对不是秦至庸的对手。再打下去,只会更丢脸。

“小道士,你有本事。”崔天霸恨声道,“还有你陈正英。你们放心,我一定还会再回来。”

崔天霸对两个端王府的密探一挥手,大声说道:“我们走。”

秦至庸说道:“崔教头,且慢。”

崔天霸心神一跳,警惕地看着秦至庸,冷声道:“怎么,莫非小道士你还想将老子留下不成?你可要想清楚,老子是端王府的人。”

面对崔天霸威胁的语气,秦至庸毫不在意。他心态平和地说道:“崔教头误会了。别说崔教头你们是端王府的人,就算是普通百姓,也有自由,想要去哪里都行。我岂能阻拦?我只是心中有疑惑。端王爷历尽千辛寻找陈正英前辈,目的何在?是想要见陈正英,还是想要见识太极拳?”

陈正英心中同样想要知道,端王到底是怎么想的?是不是要报复自己?

崔天霸说道:“王爷的心思,岂是我等奴才能揣摩的?我们只是按照王爷的吩咐办事。”

崔天霸的到来,让陈家沟村民的心中蒙上了一层阴影。

此事,必须尽快解决。不然,会引起村民们的恐慌。

秦至庸说道:“既然崔教头不清楚端王爷的心思。那不如这样,我秦至庸陪你走一趟端王府。”

陈正英和陈少琪都是惊呼了一声。

“不可。”陈正英说道,“秦至庸,你是外人,陈家沟的事情,不应该把你牵扯进来。”

秦至庸说道:“不碍事。端王爷找到了陈家沟,事情总是要解决才行。前辈你是村里的村长,是主心骨,你若是离开,村里怕是会人心惶惶。端王爷若是想要见识一下太极拳,不如就让我去一趟端王府。”

做人,要有感恩之心。

秦至庸游学到了陈家沟,承蒙陈正英收留,并且还在陈家沟学到了太极拳的招数。这样的恩情,不可忘记。

陈家沟现在有了危难,秦至庸觉得自己理应帮忙解决。解决不了,是自己的能力问题。可要是不面帮忙,那就是态度问题。

现在秦至庸能体会到周淮安那种“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做法,是多么的难能可贵。

人,都是趋利避害。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样的做法,普通人觉得很傻。但是有了困难就退缩,将会一事无成。秦至庸走一趟端王府,前途未知,福祸难料,但却是练心的绝佳途径。

越是心中畏惧,越是要面对。

克服心中的恐惧和忧患,是最能提升心理素质的一种方法。其他方面不说,但是走一趟端王府,对秦至庸的心灵修行,是有非常大的好处。

陈正英一脸为难地说道:“可是……”

秦至庸说道:“前辈,此事就这么定了吧。到了京城,我会写信回来。”

陈正英点头道:“那好。秦至庸,你要小心。”

秦至庸哈哈一笑:“我和端王爷没有见过面儿,无冤无仇。我不相信,端王爷会加害于我。无需小心。”

此话,当然是说给崔天霸他们三人听的。

秦至庸无害人之心,可是有防人之心。不是每一个人,都像是自己一样,光明磊落,做事坦荡,问心无愧。

秦至庸对崔天霸说道:“崔教头,我的提议如何?反正陈家沟的位置你们已经找到。我先跟你去端王府,和端王爷交流一下武学心得。若是王爷不满意,非见陈正英前辈不可。你再来陈家沟邀请不迟。想来,端王爷绝无可能怪罪你。”

崔天霸眼神一阵变幻,思考良久,点头道:“好。小道士,老子同意你的要求,就先带你去京城见端王爷。不过,你可不要耍什么花招,否则,端王爷绝不会放过你和陈家沟。”

秦至庸说道:“我绝不会耍花招。崔教头,你们就在村里住一晚上,给我点时间,容我收拾一下行礼,安排一下事宜。明天一早,我们一起就出发去京城。”

………………

出了村,走在回后山的路上。

杨昱乾问道:“秦先生,你此去京城,福祸难料……太危险。”

秦至庸笑着说道:“村里练太极拳的人很多,可是能赢端王爷的人,只有陈正英前辈。我的拳术,或许可以挡住端王爷的拳劲。我不去,就只能是陈正英前辈去。不然还能怎么办?赶走崔天霸?赶走了他们,麻烦会更大。下一次,崔天霸他们就不只是三个人,而是带着大队的兵马前来。”

陈正洲感激道:“秦至庸,你对我们村的恩情……二叔什么都不说了。总之,谢谢。”

秦至庸说道:“二叔,该说谢谢的人,是我。你没有门户之见,传了我太极拳的招式。我秦至庸无以为报。能为村里做点事情,我是心甘情愿。”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