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26章 大祸临头挺身出(第1 / 1页)

陈正英不答应收杨昱乾为徒,秦至庸不意外。杨昱乾想要学到内家拳的精髓,还需要继续等待。时机一到,水到渠成。

秦至庸对杨昱乾说道:“阿乾,我们走吧。”

杨昱乾情绪不高,点了点头。

陈正英是村长,是掌门人。

秦至庸是夫子,有学问。

二人是陈家沟威望最高的人。

秦至庸转身,村民们目送他离开。

回到学堂,秦至庸拿来浆糊,要把孩子们的试卷张贴到学堂外面的墙上。好让整个村子里的人都知道,孩子们学习的成绩怎么样。

杨昱乾站在秦至庸的身边,忧心忡忡说道:“秦先生,陈正英前辈还是不愿收我为徒……”

秦至庸笑着说道:“心里着急了?沉住气。刚才陈正英前辈说,不会收你为徒,可是他的眼神有犹豫。有了犹豫,就说明有了心动。阿乾你天赋过人,练了半年的太极拳招式,就能赢了陈少钊。我不相信陈正英前辈对此视而不见。对了,你怎么会跟陈少钊起了冲突,打了起来?”

杨昱乾脸一红:“是因为柳若诗。”

杨昱乾没有细说。

秦至庸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原来是因为柳若诗那个丫头。她不是一直缠着陈少琪吗?怎么,现在改成喜欢上你了啊。”

陈少钊喜欢柳若诗,而柳若诗喜欢杨昱乾。

秦至庸猜,肯定是陈少钊心里不舒服,找杨昱乾的麻烦,两人才打了起来。

不过,和陈少钊一战,杨昱乾算是在村里彻底扬名。

张贴完了试卷,秦至庸和杨昱乾离开了村子,向后山二叔家里走去。

………………

陈正英回到小院,坐在堂屋的椅子上,狠狠拍了一下桌子。

他的心情,很不好。

陈少琪端来了茶水,放在桌子上,轻声说道:“爹,你还生气呢?大师兄和阿乾起冲突,其实不怪阿乾,是大师兄先动的手。”

陈正英瞪了陈少琪一眼。

阿乾阿乾,她叫得倒是挺亲热的啊。

陈正英冷哼一声:“我不是怪杨昱乾。我是怪你大师兄不争气。他跟随我学了十多年的太极拳,竟然输给了杨昱乾。要知道,杨昱乾只是不过是偷学了半年的拳法。”

来了一个秦至庸,有那么好的武术天赋也就罢了。随后又来了一个杨昱乾。难道外面的人,真的就比陈家村的人更有天赋,更优秀?

说实话,陈少钊输给了杨昱乾,让陈正英在村民们面前很没有面子。

陈少琪说道:“爹,你就别生气了。秦至庸说了,阿乾非常有天赋。或许,爹你可以考虑收阿乾为弟子。”

陈正英看着女儿问道:“少琪,你老实告诉爹,你是不是喜欢上了杨昱乾那个臭小子了?”

陈少琪脸蛋一红,自己倒是对杨昱乾有点好感,但是杨昱乾怕是还不知道自己是女儿身吧。

陈正英叹了口气。

杨昱乾的确优秀,是个非常不错的年轻人。可是和秦至庸一比,陈正英心中总是觉得杨昱乾差了一点。

陈少琪说道:“爹,我现在去红姨家里。稍后给你带饭回来。”

陈正英说道:“去吧,去吧。”

陈少琪出了小院,没有去红姨家,而是去了后山二叔家里。

…………

陈少琪来的时候,秦至庸和杨昱乾正在做午饭,陈正洲还是和往常一样,懒洋洋地坐在门槛上。

陈正洲笑着说道:“少琪来了啊。”

陈少琪点头:“二叔,秦至庸呢?”

陈正洲说道:“秦至庸和阿乾在厨房里做饭呢。你去厨房找他们吧。”

陈少琪走进厨房,看到杨昱乾在烧火,秦至庸在操刀切菜。

秦至庸的刀功,比起半年前有了很大的进步。他切菜,非常有节奏感,切出来的菜,大小厚薄均匀,一看就知道刀功非凡。

陈少琪对秦至庸说道:“秦至庸,多做点饭菜。稍后我要给我爹带饭回去。”

秦至庸不抬头,眼神专注,盯着刀锋,平静地说道:“没问题。”

秦至庸做菜的水准,是大厨级别,比起红姨厉害多了。陈正英今天心情不好。陈少琪打算来二叔这里弄点好菜回去犒劳父亲。

吃了午饭。

陈少琪提着食盒,下了后山,回到家里。

陈正英看着桌子上精致的三菜一汤,闻着勾人食欲的香味,说道:“这些饭菜,不是你红姨做的吧。你红姨的手艺,你爹我岂能不知道?她可没有这样高超的厨艺。”

陈少琪就是吃红姨做的饭菜长大的。

陈正英一样是经常吃红姨做的饭菜。他岂能不知道红姨的厨艺?

不用猜都知道,饭菜肯定是秦至庸那小子的手艺。刀功,火候,都是恰到好处。

陈少琪说道:“爹,我去二叔家了。碰到秦至庸正在做饭,就顺便带回来了一些。秦至庸的厨艺不错。我现在就给爹你拿酒。你好好喝一杯。”

陈正英点了点头。

说起陈正洲,陈正英就恼怒,但是这菜是秦至庸做的,吃起来心安理得。不欠老二的人情。

………………

下午的时候。杨昱乾和秦至庸探讨太极拳的招式运用。

秦至庸觉得,太极拳的搏击核心只有一个,就是敌背我顺,借力打力,破坏对手重心,让其失去平衡。令其根自断。

太极拳的打法其实非常刚猛,有炮拳之称。搬拦捶、金刚捣捶等招式,都是极为刚猛。

但是太极拳的摔法,才是真正的经典和玄妙。

四两拨千斤。

其实说的就是摔法。

御敌,只要施展太极拳的“四两拨千斤”就足够。至于锤法,太过于刚猛霸道,一旦施展,非死即伤,秦至庸认为有伤天和。

以秦至庸现在的力量,打出太极拳的搬拦捶,一拳下去,绝对可以把人打得伤筋断骨,内脏破裂,死于非命。

有了力量,没什么了不起,有可能成为暴徒。

能控制力量,才是真英雄。

修心,练拳,让秦至庸有了力量。可是想要掌握这一股力量,不滥用力量,则需要强大内心。目前,秦至庸的心境和力量还算匹配,到也驾驭得住身体的力量,不至于起杀意。

秦至庸对武术的理解,只是代表他个人的价值观和世界观。或者说,是他个人的“道”。

有些东西,杨昱乾就不认可。

杨昱乾觉得,太极拳的各种刚猛打法,运用起来非常爽快,充满了力量感。

秦至庸没有说服杨昱乾认可自己的理念。因为杨昱乾并没有错。只是自己和杨昱乾练拳的目的不一样而已。自己练拳,强身健体,激发潜能。杨昱乾则是想要依靠拳术成为高手,出人头地。

杨昱乾向山下村里一看,发现村里一片混乱。

“二叔,秦先生,你们快看。”杨昱乾指着村子说道。

秦至庸说道:“村里出事了。走,我们去村里。”

………………

秦至庸、陈正洲、杨昱乾来到村里,见到陈正英带领着村民把三个陌生人围堵住。

这三人,其中两人是端王府里的密探。为首的一人则是端王府里的拳术教头崔天霸。

数年前,端王到河南温县狩猎,败在了陈正英的手里,当时为了面子,他忍住伤势。回到京城,端王伤势爆发。养了几年,才痊愈。

端王是武痴,是满清第一高手。他想要找到陈正英,将其打败,一雪前耻。

可是陈家沟太隐秘,直到现在,才找到。

崔天霸看着围住自己的村民们,一点都不担心。这些村民或许懂点拳术,但都是乌合之众。他崔天霸在京城也算是一号人物。

拳脚上没有点真功夫,端王爷不可能让他做王府里的拳术教头。

只有陈正英给了崔天霸一些压力。

崔天霸盯着陈正英,冷声道:“你就是陈正英?”

陈正英点头道:“不错。我就是。”

崔天霸哈哈一笑:“终于找到你了。陈正英,这几年,你可是让我们王爷找得好苦啊。老子叫崔天霸,是王府的教头。据说你武功高强,懂得内家拳术。今日,崔某倒是要讨教几招。”

陈正英手一伸,说道:“崔教头,请。”

忽然。

秦至庸说道:“前辈。崔教头想要领教太极拳,何必让你亲自动手?不如让我来吧。”

相由心生。

秦至庸一看崔天霸,就不像是好人。这样的人,心胸狭隘,睚眦必报。若是陈正英伤了崔天霸,那就是给陈家村招来祸患。

崔天霸身后是端王府,一个小小的陈家沟,惹不起他。哪怕陈正英是内家拳宗师,敢和端王府斗,就是螳臂当车。

除非,直接干掉崔天霸三人,然后陈家沟的人举村迁移,亡命天涯。

秦至庸的心性和性格比起陈正英更加柔顺。他出面,不知道能不能化解陈家沟的祸事?

崔天霸回头,见秦至庸器宇不凡,气质儒雅,又穿的是道袍,诧异道:“陈正英,你们村还真是不简单。不但有你这个内家拳高手,竟然还有道士。”

道士,历来都是比较神秘的人物。

崔天霸见到秦至庸的穿着打扮,觉得奇怪,心中难免惊讶。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