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25章 冲突(第1 / 1页)

秦至庸出了小院,对杨昱乾说道:“阿乾,走,我们回去。”说完,秦至庸笑着对陈少琪点了点头。

陈少琪问道:“秦至庸,我爹和你谈了什么事?”

秦至庸心平气和地说道:“私事。”

杨昱乾跟在秦至庸的身后,离开了。

陈少琪看着秦至庸的背影,哼了一声:“谈什么事情,还不让我知道。真是小气。”

出了村,二人走在山路上。

杨昱乾问道:“秦先生,陈正英前辈跟你说了什么事情?是不是我拜师的事儿?”

秦至庸摇了摇头,笑着说道:“你觉得陈正英前辈能被一碗鸡汤给收买了吗?他要是愿意教你太极拳,会私下跟我说?现在迫切想要学拳的人是你,不是我。我不是说了嘛,是私事,跟你没有关系。你收起好奇心,专心向二叔讨教拳法招数才是正途。”

********

不知不觉,过了半年。

秦至庸每天的生活,非常规律。读书,修身,练拳,教书。他的太极拳招数,越来越纯熟,真有了点行云流水的韵味。

力量上,秦至庸和陈正英已经相差无几。

若是再次和陈正英交手切磋拳术,秦至庸即使会输,但是陈正英赢得绝对不轻松。

秦至庸更加确定,用儒家的修身心法来驾驭太极拳的招数,是正途。完全可行。

有了儒家的修身心法,秦至庸才没有那么迫切想要学到太极拳的内家精髓和缠丝劲秘技。

体力,精力,都有了很大的增强。可惜的是,秦至庸的精神境界,依然没有踏入“定”的层次。

想要真正定住心神,太难,需要机缘。

时机不到,强求无用。

只要身体素质和心理素质不断提升,秦至庸相信自己终有一天,可以进入到“定”的境界。那时候,秦至庸的修行,将会是一个新的起点,会有质的变化。

秦至庸的改变,普通人很难发现。

自从半年前救下杨昱乾,和陈正英交手了以后,他就再也没有显露过武功。

秦至庸的练拳的目的,是强身健体,不是为了争斗。在乡亲们的面前显露武功,实在是没有必要。

不过,秦至庸身上的气质,倒是有了一些改变。他的为人处世,接人待物,一举一动,都有了点宗师风范,可以令人信服。秦至庸的气质柔和,儒雅,和他待在一起的人,心情都会有不同程度的放松。

特别是学堂里的那些孩子们。秦至庸现在不再逼迫他们学习,只要他往学堂的讲台上一站,孩子们就会专心读书。

可能是受到秦至庸的气质影响,也可能是训练的结果。反正孩子们学会了专心,就是天大的好事。

如果说秦至庸是在悄悄改变,那么杨昱乾的改变,就相当惊人,每个人都看得见。

杨昱乾敏而好学。

其他方面,杨昱乾可能反应有些迟钝,但是在拳术上,他绝对是一点就通,一学就会。杨昱乾已经把太极拳的招数全部学会,只是没有内家精髓和缠丝劲秘技,发挥不出应有的拳法威力。

即便如此,杨昱乾也很了不起。至少,他能和陈正洲打个上百招而不落败。

学不到内家拳的秘法,杨昱乾只能不断磨练太极拳的招数。

就像是画龙点睛一样,只有点上了眼睛,柱子上的龙才能活过来。杨昱乾想要拳术再有新的突破,就必须学到内家拳的精髓。

整个陈家沟,懂得内家拳精髓的人,只有陈正英一人。杨昱乾想要学到拳术精髓,谈何容易?

………………

秦至庸教书育人,已有半年。

半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秦至庸还是决定考试一次,然后给孩子们放一个月的长假。

学堂考试这件事情,惊动了村长陈正英。

孩子是村里的未来。他们在学堂里学的怎么样?有没有学到知识?陈正英非常重视。

这一次考试,是考核孩子们对汉字的掌握情况,同样是对秦至庸的一次考核。若是孩子们考试成绩太差劲,秦至庸这个夫子,也会觉得脸上无光。

其实,孩子们的变化,村里的人都是看在眼里。读了书,和没有读书的时候,那是完全不一样。秦至庸上课,可不止是教点汉字,更是教会了孩子们做人的道理。

人,要自强。

自助者天助。

有了自强的精神,人才会有希望。

考试结束。

孩子们走出课堂。

除了那个小胖子,其他的孩子都是自信满满。

秦至庸坐在讲台上,批改试卷。孩子们的字迹,书写得很幼稚,但是秦至庸批改得很认真。

批改完最后一张试卷。

身后传来陈正英的声音:“孩子们学得怎么样?”

秦至庸站起身来,说道:“回前辈的话。孩子们都很不错。除了陈少骏,其他的孩子,都是优等。”

陈少骏,就是那个小胖子的名字。

陈正英眉头一皱,他知道那个小胖子是村里最调皮的孩子。

“回头我会去拿小胖子的家里一趟,告诉他的爹娘。那小胖子不好好读书,一直贪玩儿。”陈正英恼怒道,“他爹一定会把那小子打得皮开肉绽。”

秦至庸说道:“前辈,大可不必如此。陈少骏虽然这次考试没有获得优等,但是依旧是良好的状态。不一定每一个人都适合读书,就像是未必每个人都适合练拳一样。有时候,还是要看天赋。陈少骏读书不怎么样,但是他的太极拳打得特别好。以后让他跟着前辈专修太极拳,不一定就比读书来得差。”

适合的,才是最好的。

小胖子陈少骏读书没有天赋,但是练拳很有天赋。

武术,是最适合他。若是强迫陈少骏读书,反而不美。因材施教,才可以真正挖掘孩子们的潜力和天赋。

若是泯灭了孩子的天赋,让其变成了庸才,如此老师,是不合格的。简直就是误人子弟。

陈正英点了点头。觉得秦至庸说得有道理。

就在此时。

外面传来了柳若诗的声音:“大师兄,杨昱乾,你们两个别打了。快点住手。”

秦至庸和陈正英面面相觑。

杨昱乾那小子和大师兄“陈少钊”打起来。

陈少钊是陈正英的大弟子,一身武功可不弱啊。

杨昱乾未必是对手。

他们两个怎么会起了冲突?

陈正英说道:“走,出去看看。”

村里的面积不大,发生了什么事情,人们很快就都会知道。陈少钊和杨昱乾动起手来,肯定会惊动村里的人。

秦至庸和陈正英走出了学堂。

只见杨昱乾和陈少钊正在交手。二人用的招式,都是太极拳。

周围看热闹的村民还不嫌事大,不断起哄。绝大多数人,都是在给陈少钊加油。

杨昱乾毕竟是外人。

古往今来。人都是排外。有这样的心理,很正常,并且非常不容易克服。不是每个人都有着包容心。

柳若诗和陈少琪站在一起,焦急地看着陈少钊和杨昱乾打斗。陈少琪没有去阻止,因为大师兄陈少钊和杨昱乾的拳术武功,都是在她之上。

她上前去,怕是会受到误伤。

“村长来了。”

“掌门来了。”

陈少琪说道:“爹,大师兄和阿乾已经打出了真火。你快点阻止他们吧。”

陈正英准备出手。

秦至庸说道:“前辈,陈少钊和杨昱乾的拳术修为,不相伯仲。在村里,没有实战的机会,不如,就让他们痛痛快快打一场。就当是切磋武艺。反正有你我二人在,不会出什么大事。”

陈正英一想,觉得也对。

用杨昱乾来磨炼一下陈少钊,不是坏事。

随后,陈正英脸色一变。他想到,杨昱乾进村才半年的时间,太极拳的招数就运用得这么纯熟。而陈少钊从小学习太极拳,已经有十多年的时间。

可是,陈少钊居然拿不下杨昱乾。

有了对比,就有了伤害。

陈少钊的武术天赋和努力程度和杨昱乾相比,实在是相差太远。

陈正英握着拳头,看了秦至庸一眼,说道:“杨昱乾这小子,还真是把太极拳的招数全部学到手了。”

秦至庸一脸坦然,笑着说道:“前辈,我答应过你,不会把太极拳的传出去。半年来,我没有传杨昱乾一招一式。他能学到太极拳,不是偷拳,而是光明正大地学。”

“村里的人,都会太极,就算是一个不会拳法的普通人,在这里住上半年,都能随意比划几招太极拳。更何况,杨昱乾还是一个武痴。半年的时间,足以让他把见到的太极拳招式总结归纳起来,潜心研究,并且将太极拳的招数练至纯熟。”

秦至庸说的是事实。

就算是一个普通人到了陈家沟,住的时间长了,都能懂得一些太极拳的招式。

想要彻底不让太极拳外传,是不可能。除非,让陈家沟与世隔绝,不与外界交流。

陈正英冷哼了一声,没有反驳秦至庸的话。

此时。

杨昱乾一击搬拦捶把陈少钊打了出去。

陈少钊跌倒在地,狼狈地爬了起来。

杨昱乾不懂内家拳精髓,拳劲不是很大,陈少钊没有受内伤。但是输给了杨昱乾,让陈少钊非常愤怒,觉得丢了面子。

陈少钊准备继续攻击。

陈正英呵斥道:“少钊,够了。你已经输了。”

陈少钊一脸愧疚:“师父,弟子给你丢脸了。不过,杨昱乾这小子赢得侥幸。再来一次,我一定不会输。”

陈正英瞪了他一眼,冷声道:“输了就输了。还敢狡辩。”

杨昱乾走到了秦至庸的身边。

秦至庸对陈正英说道:“阿乾和陈少钊为什么动手?我们还不知情。前辈可以先调查一下事情的起因和经过。不过,刚才阿乾表现出来的拳术天赋,让人惊叹,是修炼内家拳的苗子。徒弟想要拜师学艺,很难。但是师父想要找到一个合适的衣钵传人,更难。”

陈正英用复杂的目光看了杨昱乾一眼,对秦至庸说道:“我不会收杨昱乾为弟子。”

杨昱乾心中一阵沮丧。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