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24章 上门女婿做不做?(第1 / 1页)

杨昱乾坐在灶台前烧火,秦至庸一边切菜,一边说道:“内家拳,外家拳,其实招数都是相通。不同的是,每一种拳术,都有着它独特的拳理和心法。拳理和心法,才是精髓。暂时学不到内家拳的精髓,不要强求,可以先学招式。等到有了机会,再学内家拳的拳理和心法,配合纯熟的招数,很快就可以运用自如。”

再过两百年,中国人都知道太极拳,并且每个人都能随意比划两招。论传统拳术流传之广,太极拳是当之无愧第一。八卦掌和形意拳这两门内家拳术,都不能和太极拳相比。

主要是太极拳中蕴含的刚柔和阴阳理论,非常适合中国人的哲学思想。

太极拳,到了那个时候,就不再是一门普通的拳术,而是国粹。是一种艺术和文化,更是一种传承。

秦至庸没有门户之见。

陈家沟的祖训,在秦至庸看来,是个陋习。但是秦至庸理解陈家先祖们立下祖训做法。

封建年代,想要出人头地,非常艰难。世家,宗派,垄断了知识和武学。有了文化知识,有了武学修为,就能出人头地。

肥水不流外人田。

陈家沟的太极拳,是内家拳术,显得更为珍贵。陈家想要垄断这种紧俏资源,是在情理之中。

只不过,这样做,会让学问和拳术有失传的风险。更不要说什么将其发扬光大。

从先秦时期到现在,华夏不知道有多少的学问和秘技,因为固步自封,不与人交流,失传了。

秦至庸觉得,古老的学问和秘技,都是老祖宗们留给后辈们的遗产,是非常了不起的财富和智慧。若是失传,就太可惜。

一门学问,想要不失传,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其广为流传,人人皆知。就像是儒家的四书五经一样。

儒家的学问,为什么可以流传数千年?就是因为流传甚广。只要是读书人,都在学习研究儒家的学问。

杨昱乾默默地往灶膛里添加柴火,情绪有点低落。

秦至庸知道他是因为拜师不成,学不到内家拳的秘技,心情不好。

“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秦至庸的语气更加平静,“学拳也是一样。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要是这点委屈都受不了,那还是趁早回老家。”

杨昱乾说道:“我偷拳,已经得罪了陈正英前辈。现在细想起来,真是有点后怕。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继续在村里待下去。就算陈正英前辈不赶我走,想要学到太极拳的内家秘技,我怕是也没有丝毫可能。”

秦至庸说道:“只要心诚,就一定有机会。太极拳的招式,我不能传你。但是二叔可以。你有了什么疑惑,可以去问二叔。阿乾,你不要怕,我,二叔,还有少琪,都会帮你。”

杨昱乾点了点头。

………………

陈少琪回到家,见陈正英一脸严肃,上前轻声说道:“爹,杨昱乾没有偷学到一招半式就被你发现。你何必发那么大的火?”

陈正英冷哼道:“陈家太极拳不外传,是祖训。我陈正英岂能违背祖训,做一个不忠不孝之人?杨昱乾那小子跑得快,否则我非废了他不可。”

陈正英心中的怒气,已经消散得差不多了。但是说话依旧强硬,以此来显示他恪守祖训的决心。

陈少琪说道:“我觉得杨昱乾不错。他不远千里来拜师求拳。爹你不愿意教他。他当然要想办法学拳。除了偷拳,他还能有什么办法?要说违背祖训……爹你早就违背了。”

陈家的祖训是拳术“传儿不传女,传内不传外。”。

毕竟女儿是要外嫁,以后是别家的人。

陈少琪母亲过世得早。

陈正英就陈少琪这么一个女儿。为了把太极拳传给陈少琪,陈正英让陈少琪从小就女扮男装。陈正英这样做,的确是违背了祖训。

正因为如此。

陈正英心中才有了愧疚,祖训已经违背了一半,可不能再违背另一半。杨昱乾偷拳,他发那么大的脾气,就是这个原因。

陈正英瞪着眼睛说道:“你……”

可惜,他反驳不了陈少琪。因为陈少琪说的是事实。

陈少琪继续说道:“太极拳不外传?秦至庸已经学会了太极拳的所有招式。”

陈正英恼怒道:“秦至庸那小子会太极拳,都是因为老二那个混账。你二叔死后,我看他有何脸面去见师父还有陈家的先祖?可惜,秦至庸不是我陈家沟的人,他不姓陈。”

秦至庸在陈正英的眼中,是武学奇才。没有掌握内家拳的精髓,就能把太极拳施展得那么顺畅,并且化解掉自己的拳劲攻击。

实在是不可思议。

………………

傍晚的时候,秦至庸带着杨昱乾从后山下来,向村里走去。杨昱乾手里提着食盒,里面装的是鲜美的鸡汤。

当然,鸡汤是秦至庸亲自下厨做的。

杨昱乾的做饭手艺,比起二叔陈正洲还不如。

“秦先生,真的要去啊。我有点怕陈正英前辈。”杨昱乾忐忑地说道。

秦至庸说道:“偷拳,是你的错。既然你是诚心来拜师学拳,那么现在去跟陈正英前辈赔礼道歉。做错了事,不丢人,死不悔改,才丢人。我们这次,不是去偷拳。更何况,还有我陪你一起去。你怕什么?”

到了陈正英的院子门口,正好碰到陈少琪。

陈少琪见秦至庸带着杨昱乾前来,连忙小声道:“你们怎么还敢来我家?趁我爹没有出来,你们快点走。”

秦至庸哈哈一笑:“少琪,你多心了。我和杨昱乾来,是光明正大拜访你爹。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干嘛要悄悄离开?”

陈正英的声音从屋里传来:“少琪,让他们进来吧。”

陈少琪看了秦至庸和杨昱乾一眼,说道:“我爹叫你们呢。进屋吧。”

秦至庸点了点头,带着杨昱乾走进院子。

陈正英问道:“这么晚了,秦至庸你来干什么?”

秦至庸说道:“前辈,杨昱乾偷拳的行为,有些恶劣。尽管他没有偷学到什么东西,可是他今天一下午都是在懊悔当中渡过,心里备受煎熬。这不,我带着他给前辈你赔礼道歉来了。”

陈正英冷哼一声,一脸不信:“事情都过去了。赔礼道歉,就算了吧。”

陈正英跟秦至庸说话,没有看杨昱乾,就好像他不存在一样。

杨昱乾心里有些失落,不被人重视的滋味,真的不好受。

秦至庸的为人,陈正英了解。要是秦至庸做错了事情,会来赔礼道歉,陈正英相信。

可是杨昱乾,那就未必了。

毕竟,杨昱乾刚到陈家沟,为人如何,陈正英还不知道。

秦至庸说道:“赔礼道歉,还是要的。”

杨昱乾上前,跪在地上,双手捧起食盒,说道:“前辈,偷拳是我不对,我已经知道错了。这鸡汤,是我请秦先生做的,味道鲜美。望前辈笑纳。”

不等陈正英说话,陈少琪就接过了食盒,说道:“爹,杨昱乾已经知道错了,你就原谅他。让他起来吧。”

陈正英瞪了女儿一眼,觉得她多事。不过,当着秦至庸的面儿,陈正英不好再继续让杨昱乾跪着。他对杨昱乾点头道:“小子,看在秦至庸的面子上,我原谅你了。你起来吧。”

得到陈正英的原谅,杨昱乾的心神终于轻松下来。

“多谢前辈。”杨昱乾高兴道。

只要陈正英原谅了自己,杨昱乾就觉得,学习太极拳就有机会了。

晚霞照在秦至庸的身上,让他更加显得一身正气。

陈正英见秦至庸一表人才,念头一动,心中有了个主意。

“少琪,你带着杨昱乾这小子先出去。爹有点事情想要和秦至庸单独聊聊。”陈正英对陈少琪说道。

陈少琪心中疑惑,但还是点头道:“是,爹。”

杨昱乾跟着陈少琪离开了院子。

秦至庸问道:“前辈,不知你有什么事情想要和我谈?”

陈正英问道:“秦至庸,你还没有成亲吧?”

秦至庸摇头道:“没有。我心里倒是有喜欢的女孩子。只可惜……我和她,不可能了。”

陈正英一喜,没有成家就好。他又问道:“你觉得少琪如何?”

秦至庸心如明镜,笑着说道:“前辈,你不会是想要把少琪许配给我吧?万万不可。少琪心地善良,是个好女孩。我可能随时会离开陈家沟,继续踏上游学之路。我绝非少琪的良配。”

陈正英恼怒道:“秦小子,你有学问,是读书人。但不可自傲。莫非,你觉得我女儿配不上你?”

秦至庸摇头道:“前辈,你可千万别这样说。少琪真的很好。是我自己的问题。”

陈正英说道:“你不是一直想要学内家拳的精髓吗?只要你跟少琪成亲,我立刻将太极拳的内家精髓和缠丝劲秘技传授给你。你和少琪有了孩子以后,可以继续去游学。游学完了,回陈家沟就是。”

秦至庸的拳术、学问、品格,都是上上之选。陈正英想要他入赘陈家沟。只要和陈少琪了成亲,那么秦至庸就是陈家的人。陈正英把太极拳倾囊相授,就不算违背祖训。

秦至庸只靠太极拳的招式,就可以把拳术练到顺畅自如,四两拨千斤的境界,实在是太难得。要是他学会了太极拳的内家精髓和缠丝劲秘技。其武学修为,或许可以达到大宗师的境界。

陈正英觉得秦至庸是个了不起的人才,他想要招秦至庸做女婿,其实是在情理之中。

只可惜,秦至庸一心探索学问,暂时没有考虑儿女私情。更重要的是,秦至庸觉得自己和陈少琪是真的不合适。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