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21章 拳术易学,心难练。(第1 / 1页)

秦至庸带着杨昱乾踏入家门,陈正洲就说道:“怎么回来这么晚?咦。你小子还带了个人回来。他是谁?”

杨昱乾的到来,让陈正洲惊讶了一下。

陈正洲在村里的后山住了这么多年,来家里的人,非常少。即便有人来,无非就是陈少琪、柳若诗这些小辈们来看望他。

前些天,秦至庸来了。

现在,杨昱乾又来了。

秦至庸介绍道:“二叔,他叫杨昱乾,为了学到内家拳,不远千里而来。现在杨昱乾是身无分文,吃饭住宿都成了问题。我砍材的时候,见到他被强盗欺负,就把他带了回来。阿乾,这位是陈正洲陈二叔。我目前就是客居在二叔家里。”

杨昱乾立刻说道:“杨昱乾见过二叔。”

陈正洲说道:“既然你是秦至庸这小子带回来的,那么以后你就住这里。别客气,先把柴放下,进屋坐吧。”

杨昱乾笑着说道:“谢谢二叔。”

秦至庸打水洗了手,到厨房走了一圈,说道:“二叔,你没有做中午饭啊?”

陈正洲脸上闪过一丝尴尬,然后理直气壮地说道:“没做午饭啊。我午饭就吃了馒头和咸菜。秦小子,你也知道,我做菜的手艺不怎么样。我这不是等着你回来做饭炒菜嘛。可谁知道你现在才回来。早知如此,我就该自己上山砍柴。”

秦至庸没来的时候,陈正洲不觉得自己做的饭菜难吃。有了对比,才会有伤害。吃了秦至庸做的饭菜,再吃自己做的菜,就有些难以下咽。

秦至庸苦笑一声:“我现在做饭。阿乾,你来帮我烧火。”

杨昱乾点头道:“是,秦先生。”

陈正洲还不忘提醒道:“蔬菜就在厨房的菜篮子里。对了,下午的时候,我抓了一只山鸡,刚清洗干净,就放在木盆里。秦小子你快点将肉给处理。天气太热,时间一长,我怕肉坏了。”

秦至庸用温和的语气回应了一句:“二叔,我知道了。”

做饭,炒菜,就那么几个步骤。只要步骤不乱,有人生火,其实做饭炒菜用不了多少时间。

秦至庸运刀的姿势,让杨昱乾眼睛一亮。

秦至庸的刀功,还做不到庖丁解牛,但是动作干净流畅,颇有点行云流水的韵味。

山鸡秦至庸一半用来炒,另一半用来煲汤。

陈正洲,秦至庸,杨昱乾,都是练拳的人,用点鸡汤滋补一下,暖暖胃,正合适。

半个时辰不到。

饭菜就上桌。

闻着饭菜的香味,杨昱乾吞了吞口水。

咕噜噜。

杨昱乾的肚子发出了声音。

秦至庸笑着说道:“饿了吧。二叔,阿乾,坐下吃晚饭。二叔你给品尝一下,看我今天的厨艺,比起昨天是不是有了进步?不过,吃晚饭之前,每个人先喝一碗鸡汤,暖暖胃。”

陈正洲开心道:“你的厨艺,我是评价不了啦。反正是大厨级的手艺就对了。秦至庸你小子就是穷讲究,读书人跟我们真是不一样啊。吃个饭,哪有那么多规矩?鸡汤什么时候喝,不是喝?”

秦至庸不认同陈正洲的观点,说道:“二叔,这话你可就说错了。我不是穷讲究。养生,必须要从一点一滴做起。吃饭,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正因为我们穷,没有富贵人家那么多的粮食,才更要注重食物。要把有限的食物,用处发挥到极致,达到最大效果滋养身体。”

陈正洲连忙说道:“停。我说不过你。我先喝汤。”

杨昱乾喝了一口鸡汤。

鲜。

鸡汤太美味。

杨昱乾说道:“好喝。这鸡汤,比我娘做的好。”

陈正洲说道:“我就说,秦至庸的厨艺,是大厨级的。阿乾,到我这里,你可有口福了。以后能天天吃到如此美味的饭菜。”

吃饭的时候,秦至庸不再说话,而是专心吃饭。他喝汤吃饭的速度很慢,慢嚼细咽。

吃饭,就要像吃饭的样子。

吃饭,是补充营养,供养身体的手段,不可马虎。吃饭,同样是一门修行。

陈正洲已经习惯了秦至庸吃饭时候的状态。但杨昱乾是第一次和秦至庸同桌吃饭。颇为惊讶。

秦至庸的慢吞吞的样子和神态,杨昱乾实在是为他着急。秦至庸给杨昱乾的感觉,第一是干净。就算是在林子里砍柴,秦至庸穿着道袍,可是身上,几乎没有灰尘,是干干净净的。第二就是慢。无论是走路,还是做饭,甚至是吃饭,都是慢吞吞。

奇怪的是。秦至庸切菜做饭的动作看似很慢,但做好了饭菜,好像并没有用多少时间。

真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其实,动作慢不怕。只要不出错,效率并不低。

绝大多数人,风风火火,动作看似很快,但其实做的都是无用功。有时候,事情做错,还要返工,浪费的时间就更多了。

秦至庸追求的不是速度,而是要把事情做好,做精致,做出效果。

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

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

吃完碗里最后一粒米饭,秦至庸放下筷子。

秦至庸不会浪费一粒米饭,一根青菜。修行到了秦至庸现在这样的状态,可以说是勉强入了门。

秦至庸对杨昱乾说道:“阿乾,你去洗碗。”

秦至庸没有把杨昱乾当成外人。让他干活儿,他在这里住得才自在。

杨昱乾点头道:“是,秦先生。”

………………

杨昱乾洗了碗筷,走出厨房,见到秦至庸和陈正洲在练拳。

二人练的是同一种拳术,可是风格则大不一样。

陈正洲的拳,刚柔并济,蕴含着很强的力量。

秦至庸的拳,轻飘飘的,没有一点力量感。动作,一如既往地慢。不过,秦至庸的动作,神态,给杨昱乾的感觉非常流畅,非常端正。

杨昱乾走到秦至庸的身边,问道:“秦先生,二叔,你们打的就是所谓的太极拳吗?秦先生,你和陈正英前辈,谁更厉害?”

秦至庸给杨昱乾一种“深不可测”感觉,言行举止,都是带着高人风范。所以他才有此一问。

秦至庸的眼神跟着双手走,显得非常专注,没有回答杨昱乾的话。

陈正洲一边练拳,一边说道:“阿乾,你先别和他说话。秦至庸就是规矩多。有时候,我都受不了他。吃饭的时候,不能说话,练拳的时候,不能说话。你说得不错,我们练的就是太极拳。至于秦至庸和我大哥相比,谁更厉害?那肯定是我大哥更厉害。秦至庸脾气好,不会跟人动手打架。”

杨昱乾此刻才明白,原来陈正英就是陈正洲的大哥。怪不得秦至庸喊陈正洲二叔。

杨昱乾发现,秦至庸的动作虽然慢,但是他身上的汗水,犹如雨下。

汗水,从秦至庸的下巴,指尖,滴落到地上。

“怎么会这样?就算天气热,也不会流那么多的汗水啊。而且动作还那么缓慢。”杨昱乾惊呼道,“二叔,你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莫非,内家拳,真的就如此神奇?”

秦至庸的情况,陈正洲是见怪不怪。他说道:“秦至庸跟我说过。他说,这是用心意配合拳术动作,可达到最大限度活动筋骨气血。我大哥得了太极拳的所有精髓,练拳的时候都没有像秦至庸这小子那样呢。”

练完了太极拳。

秦至庸收功的时候,双手向下轻轻一按,带着下沉的意境,给杨昱乾一种错觉,好像秦至庸的身体一下子鼓了起来。上轻下沉……像是个不倒翁。

收功完毕。

秦至庸一运劲,浑身的筋骨发出噼里啪啦的脆响。这算得上是拳术中“筋骨齐鸣”的境界。毕竟,秦至庸浑身的筋骨,已经舒展开了。

秦至庸面带微笑地对杨昱乾说道:“我修行,练拳,目的和你不太一样。我并不是为了成为所谓的高手才练拳。不过,不管是以什么目的练拳,想要练出效果,想要功夫上身,就必须要把这门拳术的拳理研究透彻。否则,就只能是花架子,用来表演,接头卖艺还行。若是擂台比武,或者上了战场,就是找死的行为。”

“拳术动作易学。拳理心意难练。”

“阿乾你要真正学会太极拳,就必须了解什么是内家拳,什么是太极?参悟透彻太极拳的拳理是。否则,就算学会了太极拳的动作,也没有任何意义。”

杨昱乾听得是两眼放光,连忙问道:“秦先生,那么请什么是内家拳,太极拳的拳理又是什么?”

秦至庸说道:“什么是内家拳?我的理解是,善于养生者,内家;不善于养生者,外家。至于太极拳的拳理,我也不太明白。因为我没有学到太极拳的精髓心法。”

杨昱乾有点不相信,问道:“秦先生你刚才练拳,为什么会出现如此神奇的效果?”

秦至庸眼神平静,神态坦然,笑着说道:“我不懂太极拳的心法,但是我懂儒家的修身心法。我是用儒家的心意来驾驭太极拳的招数。”

“阿乾,我答应过陈正英前辈,不能把太极拳传给他人。我告诉你的这些,都是我自己领悟的东西,不算违背誓言。你想要学到真正的太极拳,还是要靠自己。我帮不了你什么。”

说完,秦至庸拍了拍杨昱乾的肩膀,转身回房洗澡换衣服,准备睡觉。明天早上,秦至庸还要去村里学堂给孩子们上课。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