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16章 那一刀的风采(第1 / 1页)

刁不遇出刀了。

他的刀,速度快过了曹少钦的剑。他记住了秦至庸的话,把曹少钦当成肥羊来剁。

刀光闪烁。

菜刀切在曹少钦的左手和左腿上,肉片横飞,但是曹少钦没有感觉到丝毫疼痛。

刁不遇的刀,太快了。快到让曹少钦没有知觉。

曹少钦的目标是秦至庸。等到他发现自己的行动有些不协调的时候,低头一看,顿时惊恐万分。自己的左手和左腿,被剔成了白骨。

可是他手中的剑,速度不减,依旧刺向秦至庸的心口。

意念,是非常神奇的东西。只要心念够强大,就算是柔弱的身躯,也能爆发出强大的力量。一个瘦弱的母亲,为了孩子不受伤害,可以爆发出强大力量和歹徒搏命。

只是,这种神奇的“力量”只能显现一刹那,瞬间爆发,并且不受自己控制。

想要连续用出这样的力量,普通人根本就做不到。

秦至庸现在的状态,就是心意勃发,思维快速运转,身体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力量。

秦至庸一侧身,避开长剑,顺势拔出了腰间的剔骨刀,挑向了曹少钦的手腕。秦至庸觉得自己这一刀很平凡,就和平时在厨房里切菜没什么两样。

可是在曹少钦、刁不遇、周淮安、金镶玉、邱莫言他们的眼中,则非常恐怖。

秦至庸的动作,太流畅,犹如行云流水。

首先,这一刀太快。几乎可以和刁不遇出刀的速度相媲美。第二,秦至庸的眼神没有丝毫波澜,神态由开始的惊恐,变成了冷静。第三,出刀的时机,把握得太好。

秦至庸这一刀的风采,实在是太过于惊艳。

曹少钦就算想要临时变招,改变动作,都办不来不及。

唰。

剔骨刀的刀尖,挑断了曹少钦右手的手筋。曹少钦的长剑,掉到了地上。

“啊。”

曹少钦发出了一声痛苦的惨叫。

疼痛的感觉,终于传递到了他的大脑。他此刻双手和左脚已废,一身战力失去了九成。

嘭。

曹少钦一个撞击,将秦至庸撞得飞了出去。

秦至庸在空中吐出了一口鲜血。

“秦至庸!”

金镶玉大声喊道。

周淮安一剑刺穿了曹少钦的咽喉。

金镶玉愤怒道:“什么狗屁督公,老娘让你死无全尸。”两把飞刀从金镶玉的手中飞出,曹少钦的脑袋被切了下来。

曹少钦做事谨慎,从没有小看周淮安和金镶玉等人。他只是小看了屠夫刁不遇,还有不会内劲的秦至庸。

就这么一次的疏忽大意,就输了。

曹少钦蒙蔽皇上,权倾朝野,和他作对的大臣,都死了。他赢了一辈子。就输了这么一次。

高手对决,输了就意味着死。

金镶玉跑到秦至庸的身边,关切地问道:“秦至庸,你怎么样?”

秦至庸虚弱地说道:“老板娘,我还死不了。就是浑身疼得厉害。曹少钦那一撞,好像撞散了我浑身的筋骨。”

金镶玉擦拭了眼角的泪水,高兴道:“死不了就好。你刚才那一刀,真的好厉害。秦至庸,你是好样的。你竟然可以伤到曹少钦,太不可思议了。我就说,你将来一定有机会成为绝世高手。”

秦至庸闭上眼睛。

他消耗的精气神太多,昏迷了过去。昏迷之前,他还隐隐约约听到金镶玉的呼喊。

………………

秦至庸再次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间民房里。

金镶玉端着药碗进来,笑着说道:“醒了啊。你可真能睡。”

现在的金镶玉,穿的是传统的襦裙,而不是先前那种风骚露骨的打扮。

人靠衣装。

金镶玉现在的气质,有了点大家闺秀的感觉。

秦至庸觉得,这样穿,挺好。

“我睡了多久?”秦至庸问道。

金镶玉说道:“今天是第四天了。”

秦至庸心中一惊。这么久了吗?

金镶玉说道:“来,先把药喝了。我们已经是回到了大明境内。安全了。”

秦至庸接过药碗,感激道:“多谢老板娘。对了,周大侠和邱女侠他们呢?”

金镶玉说道:“他们还有事情要办,刚进入大明,我们就分开了。杨宇轩大人的儿女,还等着他们安顿呢。曹少钦虽然死,可是东厂不会放弃追杀周淮安。据我所知,东厂的万喻楼,西厂的雨化田,都是万中无一的顶尖高手。周淮安和邱莫言以后的日子,怕是不会好过。除非他们隐姓埋名。”

周淮安和邱莫言,都是心存侠义,看不惯的事情,肯定会管。他们会隐姓埋名,过普通人的日子吗?

绝对不会。

秦至庸喝完了药,说道:“周大侠和邱女侠暂时没有危险就好。老板娘,我们现在是在什么地方?”

金镶玉笑着说道:“我老家。我跟掌柜和刁不遇商量过,我们会在县城里开一家客栈。不是黑店。我打算做正经生意。你秦大公子,安心读书,争取早日考取功名。做个好官。”

秦至庸苦笑了一下。考功名,可以。但是做官,真不是自己的志向。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为百姓做点事情,不一定非要做官。

………………

金镶玉的老家,山清水秀,环境优美,适合养生。

早晨。

秦至庸起床,洗漱之后,在院子里练拳。他的动作,更慢了。不过,他的一招一式,都非常标准。让人一看,感觉太祖长拳就应该是这样练的。

面对曹少钦刺出的那一剑,秦至庸的心理素质突然拔高,心境勉强进入了“定”的层次。可是,秦至庸划出了那惊艳的一刀,渡过了危险以后,心灵境界又退转了回来。

进入“定”的那一瞬间,秦至庸观察到的世界,和平时不一样。周围的一切,太清晰了。自己好像能掌控一切。

秦至庸觉得,自己在那个时候,不是人,而是神,是仙。那种感觉,真的太美妙。那个时候,自己的思维运转速度,是平时的十倍。

心境退转了以后,秦至庸就像是由神变成了人,思维迟钝,脑子里有些浑浑噩噩。

“我现在还不能按照自己的意志,随意进入‘定’的境界。不过,我体会过了那种奇妙的感觉。只要心正意诚,念头纯粹,让意志更加坚定,不断温养精神,淬炼体魄,早晚有一天,我的思想境界,会真正达到‘定’的层次。”

秦至庸的身体素质,还不够强大。他的体魄,不足以支撑精神思维快速运转。

真要多来几次进入“定”的境界,说不定秦至庸的身体就垮掉。

修行,必须如履薄冰,循序渐进,水到渠成,来不得半点马虎和侥幸。

若是心存侥幸,急功近利,那是找死的行为。

两个月以后,秦至庸养好了伤。

他的体魄更加健壮。

来到县城,在一家客栈里找到了金镶玉。

现在金镶玉就是这家客栈的老板娘。

刁不遇还是干着厨子屠夫的活计。

金镶玉问道:“今天没有在家里读书练拳?”

秦至庸说道:“老板娘,我是来辞行的。”

金镶玉眉头一皱,问道:“你要走。为什么?在这里住得不好吗?”

秦至庸说道:“老板娘,你可别误会。不是在你家里住得不好。俗话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我的伤势已经痊愈。我打算出去游学,增长见识。”

秦至庸心有去意,强留没有意义。金镶玉说道:“在外面游学累了,就回来。老娘以后就在老家待着,不会再离开。”

秦至庸点了点头。

秦至庸只带走了四书五经,还有两套换洗的衣服。

金镶玉看着秦至庸的背影,说道:“天下就没有不散的宴席。也不知道,秦至庸这小子以后还会不会再回来?”

掌柜走到金镶玉的身边说道:“秦至庸这样的人,低调不了。他以后肯定会大放异彩。不管他回不回来,我们将来都能打听到他的消息。”

金镶玉点头,笑着说道:“说的也是。老娘就等着秦至庸功成名就的那一天。”

………………

秦至庸游学半年,心念更加纯净,心理素质更强了。他对儒家的学问,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

数天前,秦至庸终于可以灵活控制脊柱上的关节。他每日练拳,修心,终于把浑身的筋骨拉伸开。

现在秦至庸的体型和之前,有了很大不同。他的体型,匀称,协调,没有健美先生那样隆起的肌肉,但是充满了流线型的美感。就像是猎豹一样,拥有着强大的爆发力。

秦至庸现在算得上是一位武者了。只可惜,他依然没有练出内劲。

不知不觉,秦至庸走到了河南温县陈家沟。

令秦至庸奇怪的是,陈家沟的村民,都是清朝时期的装扮。男人们都留着长辫子。秦至庸身穿明朝的衣服,头发又短,显得另类,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秦至庸刚进入陈家沟,就被村里的孩子们围观。

一个女扮男装的年轻人走到秦至庸跟前。她的身边,还跟着一位容貌姣好的少女。

女扮男装的年轻人诧异地看了秦至庸一眼,问道:“请问公子是什么人?来陈家沟有何事?”

秦至庸抱拳道:“在下秦至庸,是个读书人。游学到此。敢问两位姑娘芳名。”

女扮男装的年轻人脸上的表情一僵,自己女扮男装,怎么就被眼前这个人一眼看穿了呢?

旁边的少女捂着嘴偷笑。

女扮男装的年轻人说道:“我叫陈少琪。这位是我表妹,柳若诗。秦公子既然是游学到此,那么我就先带你去见我父亲。”

秦至庸问道:“敢问姑娘的父亲是?”

陈少琪说道:“家父陈正英。是我们村的村长。”

……

下一卷《太极宗师》。云山觉得,当年吴京主演的太极宗师,非常经典,把太极拳的精髓,全部表达了出来。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