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14章 生死就在一瞬间(第1 / 1页)

东厂的名声,比起锦衣卫更加不堪。就算是再凶悍的江湖人,都不愿意和东厂为敌,除非被逼上了绝路。

东厂的睚眦必报是出了名的。

以金镶玉的信息渠道,不可能不清楚东厂赶尽杀绝的做事风格。一旦曹少钦到了龙门客栈,金镶玉和他手下的伙计们,都必死无疑。

可是,周淮安在金镶玉的眼中,没有看到焦虑和恐惧。这说明,她一定有应对之策。

想要活着离开龙门客栈,或许要在金镶玉的身上想办法。

周淮安必须和金镶玉谈一谈,得到她的帮助。

清理了桌子上带血迹的纱布。

周淮安起身向屋外走去。

邱莫言说道:“谨慎一些。东厂的三个鹰犬,肯定在监视我们的一举一动。”

周淮安笑着说道:“不用那么小心翼翼。我光明正大地去找老板娘,就算他们知道了,又能如何?”

邱莫言一愣,随后明白了周淮安的打算。

………………

秦至庸有些累了,躺下入睡。

窥视周淮安和贾廷他们对决,非常消耗心神。心神一消耗,必定会觉得累,要依靠睡眠来恢复精神和体力。

睡觉,是修身最极为重要的一部分,重要性甚至可以和吃饭相比。

秦至庸相信,贾廷、曹添、陆小川,不会无缘无故来杀自己。邱莫言和周淮安,就更不会对自己下手。除非,自己被东厂的人乱箭射死,否则,暂时不会有什么危险。所以,他睡得很坦然。

就在秦至庸入睡的时候,周淮安大大方方拜访了老板娘金镶玉。

金镶玉笑着说道:“哟,周大侠怎么有兴趣来我的房间?你的那个美人受了伤,伺候不了你,莫非你就打起了老娘的主意?你周大侠武功高强,心存侠义,又一表人才。是个汉子。若是真的想要和我共度一晚,云雨一番,我不收你的银子,包你满意。哈哈……”

金镶玉的话,风骚露骨,就算是青楼里的老鸨,都未必说得出这样的话来。

周淮安在朝堂上,在江湖中,见识过的人物,和金镶玉相似的,不知凡几。不过,金镶玉的确是这一类人中的翘楚。

周淮安说道:“南边的路,被东厂堵死。以东厂的做事风格,督公曹少钦一到,客栈里的人,都活不了。”

金镶玉笑着说道:“所以,周大侠就明目张胆,毫不掩饰地来找我金镶玉,好让东厂的三位误会,觉得我们有勾结?”

“我们现在是在同一条船上。”周淮安说道,“想要活命,就必须精诚合作。”

金镶玉哈哈一笑:“周大侠,你是有求于我吧?”

周淮安点头:“是。”

金镶玉脸色一正,轻声道:“我金镶玉经营龙门客栈已有数年。不错,客栈里有密道。帮了你们,我能得到什么好处?要知道,我可是个生意人。没好处的事情,我可不会做。”

银子,金镶玉肯定不缺。

周淮安问道:“你想要什么,就直说吧。只要我能办到,绝不推辞。”

金镶玉点头道:“好,那我就直说了。依靠密道,能不能逃出去,我不清楚,但毕竟是一线希望。周大侠你武功高强,东厂的那三位联手,都敌不过你。到了危机关头,我希望你能保住秦至庸的性命。若是天命难违,大家都要死在东厂的手里,我也要秦至庸最后一个死。”

周淮安没有想到金镶玉会提出这么一个要求。

秦至庸在金镶玉的心中,就那么重要,胜过自己的性命?

“秦至庸到底是谁?”周淮安好奇地问道。

金镶玉摆了摆手,道:“你别管他是谁。我们这个交易,你到底是做,还是不做?”

周淮安点头道:“做。只要我周淮安不死,一定保住秦至庸的性命。我们什么时候能离开?”

金镶玉说道:“东厂的三位高手盯着我们,想走可不容易。我们必须要找准时机才行。”

“那我就先告辞了。”周淮安出了房间。

金镶玉坐在椅子上,心中叹息,开黑店的日子,老娘是过腻了,离开大漠,回到大明过平静的日子也不错。秦至庸让老娘知道,世间的恶徒有很多,但是依然有好人,依然有正气。

秦至庸的出现,让金镶玉心中不再那么偏激,有了希望。

…………

曹添对贾廷说道:“周淮安去了客栈老板娘的房间。不知道他们谈了些什么。这个风骚的老板娘,肯定是周淮安的同谋,都是叛逆。”

陆小川阴沉着脸,飞针在手指间快速转动,显现出他的手有着超出常人的灵活性。他冷笑道:“不然,你以为周淮安为什么将接头的地点,安排在龙门客栈?我早就看那个老板娘不顺眼。和周淮安勾结,死不足惜。”

贾廷依旧保持冷静:“我们以不变应万变。盯着周淮安就是。其他人,不用理会。只要督公一到,我们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对了,天亮之后,我还要再去找一下秦至庸。”

曹添说道:“你还没放弃招揽秦至庸那小子啊。他可是那风骚老板娘的人。”

贾廷叹了口气:“秦至庸毕竟是个读书人,是个人才。他和其他的读书人,有些不一样。死了,就可惜了。若是秦至庸食古不化,不投靠我们东厂,那就是自寻死路,谁都救不了他。”

………………

周淮安回到邱莫言的房间。

邱莫言问道:“她怎么说?”

“有密道。”周淮安说道,“不过,他提了一个看似奇怪的要求,若是有了危机,让我保护秦至庸。”

邱莫言松了口气,有密道就好。说明还有逃出生天的希望。

能在绝望中发现一点希望,真是令人愉快的事情。

邱莫言说道:“不奇怪。不知为何,就算是我,也不想秦至庸死。你不是也一样,拼死都要保护杨宇轩大人的儿女吗?”

周淮安点头道:“说的也是。人生在世,就要有所为,有所不为。”

………………

清晨。

秦至庸刚起床,就听到了敲门声。打开门一看,是贾廷。

“前辈这么早就来找小子,不知有何事?”秦至庸笑着问道。

贾廷直接开门见山说道:“秦小哥,先前我提议,让你加入东厂。你考虑得如何了?”

秦至庸说道:“我不是说,离开大漠,回到大明再说吗?前辈为何如此着急让小子下决定?”

贾廷冷笑道:“秦小哥还是早做决定的好。实话告诉你,不加入我们东厂,你不可能活着回到大明。我的话,绝非威胁,而是事实。你自己考虑吧。想好了,随时可以来找我。”

说完,贾廷转身就走。

秦至庸有些犹豫。

加入东厂,就能活命。这个诱惑,实在太大。一般人根本拒绝不了。

不加入东厂,可能就会死。但加入了东厂,对于秦至庸来说,可能就是生不如死。

秦至庸的内心深处,是不想和东厂扯上任何关系。

一边是求生的诱惑,一边是本心的愿望。

实在是难以抉择。

秦至庸沉默了许久,下定了决心,不加入东厂!

若是能活下去,自己以后面临的这样的抉择,还会有很多。这一次没有把持住本心,妥协了,以后再遇到类似的抉择,怕是自己会不断妥协,降低自己的底线。

那样对修身修心,有百害而无一利。

正心诚意。

说起来容易,可是真要做到,实在太难。

做出了抉择,秦至庸的心态又有了变化。

他的心理素质有了少许的提升。

修行,就是一次次和自身的欲望搏斗,一次次的积累,循序渐进,最后由量变到质量。时机一到,心理和身体,就会来一次质的突破。

秦至庸武功低微,没有内劲,只会一套太祖长拳,但是他好像找到了修行的真谛。

这一点,最可贵。

………………

到了吃早饭的时候。周淮安、邱莫言、贾廷、曹添、陆小川,都来到客厅。

秦至庸为他们端上了早饭。

客厅里的气氛有些压力,大家都没有说话。

客栈外,传来马匹的鸣叫声。

曹少钦带着东厂的大队人马到了。

周淮安脸色一变。曹少钦来的速度,比起自己预料的还要快。

贾廷他们则是一脸轻松。大局已定,周淮安等人是插翅难飞。

第一个动手的人,不是周淮安,不是邱莫言,而是金镶玉!

金镶玉这一次只是全神贯注射出了一柄飞刀。她攻击的目标不是贾廷,不是陆小川,是性格有些暴躁的曹添。

贾廷惊呼道:“小心。”

可惜,贾廷得喊迟。飞刀的速度太快,直接穿透了曹添的太阳穴。

曹添倒地身亡。

周淮安和邱莫言同时拔剑,向陆小川刺去。

贾廷拿出判官笔,扑向了金镶玉:“你这个女人,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刁不遇站到了金镶玉的跟前,拔出腰间的菜刀,刀光一闪,贾廷的右臂被切了下来。

刀锋顺势划开了贾廷的脖子。

这一刀,太快。

刁不遇的菜刀,没有沾染上丝毫血迹。

贾廷到临死才知道,客栈里最危险的人物,不是周淮安,不是金镶玉,而是这个毫不起眼的鞑靼人屠夫。

陆小川只来得及发出一次飞针,随后被周淮安和邱莫言联手用剑刺死。

金镶玉说道:“好了,东厂的三个鹰犬已死。我们从密道离开。”

周淮安说道:“好,我们现在就走。曹少钦已经到了。再不走,我们可能就走不掉。”

金镶玉见秦至庸还傻傻地站着,呵斥道:“秦至庸,你干嘛呢?站在这儿等死啊。我们快走。”

秦至庸回过神来。

原来老板娘和周淮安他们商量好了的,突然偷袭,联手击杀东厂三位高手。

动作可真是干净利落。

金镶玉、刁不遇、周淮安、邱莫言,四人配合,可以说是天衣无缝。有心算无心,贾廷他们见曹少钦到了,心神一放松,被秒杀当场,并不奇怪。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