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13章 屠夫的刀功可治伤(第1 / 1页)

刁不遇带着秦至庸回了十八号客房,金镶玉才松了口气。秦至庸平时比谁都稳重,可是到了关键时刻,总是要出岔子。真是个令人担忧的家伙。

金镶玉从腰间摸出了四柄飞刀。

灌注内劲,飞刀划破空气,向贾廷、曹添、陆小川、周淮安攻去。

暗器,就是要悄无声息,才能攻其不备,出奇制胜。可这一次金镶玉发出的飞刀动静极大。她不是为了伤人,而是想要提醒众人,自己才是龙门客栈的主人。

周淮安挥动长剑,轻描淡写地将攻向自己的飞刀荡开。如此威力的飞刀,还伤不到他。贾廷他们施展身法,避开了飞刀的攻击。

金镶玉从柱子后面走了出来,笑着说道:“四位真是好雅兴。三更半夜不睡觉,动刀动枪,打坏了东西,你们陪啊?你们要是不想住店,嫌弃老娘这里简陋,可以现在就离开。”

周淮安心中焦急,想要立刻去追赶邱莫言他们,便抱拳道:“我这就走。”

周淮安刚出了客栈的大门,就有一支箭矢向他的面门射来。周淮安伸手一抓,将箭矢抓在了手中,箭头锋利,还有着锐利的倒刺。

这种箭,不是军方的武器,而且东厂私自锻造的杀人利器,非常歹毒。

咻。

又一支箭矢飞来,钉在了客厅里的柱子上,箭尾还发出颤音,可见这箭矢的强劲力道和穿透力,的确惊人。要是射在了人的身上,就算有内劲护体,依然要被钉出一个血窟窿。

邱莫言和铁竹各背着一个竹篓回来了。贺虎和其他几个来帮忙救人的绿林好汉,已经死在了东厂的乱箭之下。

就算以邱莫言的武功,都受了伤,她的左臂上插着一支箭矢,鲜血染红了衣袖。

铁竹能回来,不是他的武功高明,而是运气好。

“莫言。”周淮安见到邱莫言受伤,大惊失色喊道。

邱莫言说道:“我没什么大碍。孩子们没事。”

周淮安说道:“先别说话,我们回房间,处理伤口。”

邱莫言点了点头。

贾廷笑着说道:“周淮安,我早就说过,你们出不去。以我的估计,天亮之后,我们督公就会到。和我们东厂作对,没有好下场。周淮安,你完了。”

周淮安盯着贾廷,眼中的寒光一闪:“就算我们真的出不去。和曹少钦交手之前,我一定会宰了你们三个东厂的鹰犬。”

金镶玉喊道:“刁不遇,有人受伤,拿金疮药还有热水来。”

正在十八号客房刁不遇听到了金镶玉的声音,立刻答应到:“是。”

秦至庸说道:“外面没有打斗了。还是让我来吧。”

秦至庸的性格,比起刁不遇要温和柔顺一些,接待受伤的人,更合适。

刁不遇犹豫了一下,点头道:“好。我现在就……拿金疮药给你。”

………………

周淮安暂时走不了,贾廷松了一口气。真要是和周淮安来个以命相搏,最后死的人,肯定是自己这一方。

曹添看着周淮安扶着邱莫言回到了二楼的客房,说道:“我们要不要趁机出手?”

陆小川冷哼一声。

贾廷瞪了曹添一眼,说道:“蠢货。”

曹添的性子最为鲁莽。

好不容易邱莫言受了伤,周淮安被牵制住,暂时走不掉。现在再继续攻击,只会适得其反。更重要的是,他们三人,最后怕是都要死在周淮安的剑下。

等待督公曹少钦到来,是最稳妥的办法。

贾廷对曹添和陆小川说道:“继续盯着周淮安。他要是跑了,督公绝不会放过我们。”

若是周淮安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逃脱。他们也活不了。

………………

秦至庸带着金疮药,提着热水到了邱莫言的客房。周淮安正准备给她处理伤口。

箭矢上有倒刺,伤口处理起来非常麻烦。

“热水和金疮药来了。”秦至庸轻声说道。

邱莫言脸色有些苍白,勉强一笑,感激道:“多谢秦小哥。”

秦至庸说道:“女侠不用客气。有什么需求,只管说。只要我能帮得上忙。”

周淮安剪断了邱莫言手臂上的箭杆,准备强行拔箭头。

秦至庸忽然说道:“慢着。箭上头倒刺,不可强行拔出。否则,伤口流血会止不住,说不定还会伤到筋骨,那可就危险了。”

周淮安和邱莫言都只是武者,并不是大夫。

听了秦至庸的话,周淮安眼睛一亮,问道:“秦小哥懂医术?”

秦至庸摇头道:“我不懂医术。但是客栈里有一个人应该能帮得上忙。我现在去叫他来。”

周淮安感激道:“多谢。”

秦至庸出了房间,不一会儿,他带着金镶玉和刁不遇走了进来。

金镶玉冲着刁不遇使了个眼神,说道:“刁不遇,你试一试。”

刁不遇有些为难,说道:“我不行……我只会切肉。处理伤口,我没干过啊。”

秦至庸用温和的语气说道:“没有干过,不要紧。刁不遇,我和老板娘知道你的刀功,说是庖丁解牛也不为过。你切过那么多的……肉,肯定对人体构造非常了解。你一定可以帮女侠拔出箭矢,并且保住她的手臂。我们相信你。”

刁不遇有些不自信,说道:“这不一样。”

当然不一样。

切死人和做外科手术,肯定有区别。切死人,剁肉馅,没有心理压力。可是给人做外科手术,那就不一样了,将会有非常大的压力。

万丈悬崖和小溪是一样的宽度,一个人可以轻易跨过小溪,但是却不敢跨过万丈悬崖。这就是心理不同,造成的不同结果。

刁不遇刀功如神,身怀内劲,战力高强。但是他的心理素质未必有秦至庸强。

秦至庸熟读儒家经典,心态端正,他的心理素质,比起一般人要强很多。

金镶玉呵斥道:“刁不遇,让你动手,你就动手。磨蹭什么?”

秦至庸连忙阻止金镶玉,说道:“老板娘,这个时候可不要给刁不遇任何压力。”

秦至庸把刁不遇拉到一边,小声说道:“刁不遇,你动刀的时候,不要把那个女侠当成活人。你就把她当成死人。不过,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要保证她的手臂完整,不可让箭上的倒刺挑断她的筋骨。”

刁不遇点头道:“嗯。你这样说,我就懂了。我觉得可以试一试。”

刁不遇对自己的刀功,还是非常自信的。

给人治病,刁不遇没这个本事,但是说到切肉,他就是当仁不让排第一。

刁不遇拿出腰间的菜刀,向邱莫言走了过去。秦至庸对周淮安和邱莫言说道:“相信他。”

秦至庸的话音未落。

只见刀光一闪。

邱莫言甚至没有感觉到特别疼痛,手臂上的箭矢就被取了出来,倒刺上并没有带出筋骨和血肉,只是有少量的血迹。

刁不遇在邱莫言的手臂上划了一道如发丝般细的刀痕。他是顺着肌肉的纹理切下去的,不伤筋骨和血管。有了这一条口子,刁不遇顺着切口,快速取出了箭矢。

刁不遇下刀之准,动作之快,令人震惊不已,叹为观止。

周淮安惊叹道:“好刀法。没想到小小的客栈里,竟然藏龙卧虎。周淮安眼拙,先前没能看出各位的本事。”

金镶玉哈哈一笑:“周大侠过奖了。我们不过是混口饭吃而已。”

秦至庸给周淮安倒了一碗白酒,说道:“怕箭上有毒,先用白酒清洗伤口,再敷金疮药。”

周淮安点头道:“多谢秦小哥。”

金镶玉说道:“秦至庸,刁不遇,我们走吧。这里没我们什么事了。”

………………

出了房间。

金镶玉笑着说道:“秦至庸,你小子还真行啊。竟然能想到让刁不遇一个屠夫来给那位美人处理伤口。你那么用心对她,不会是看上她了吧?”

秦至庸一愣,随后苦笑道:“老板娘,这玩笑可开不得。秦某有自知之明,配不上那位女侠。”

没有忘记前女友“唐霞”之前,秦至庸不打算再考虑男女感情的事情。

秦至庸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活下去,不断变强,继续探索学问。

金镶玉见秦至庸眼神清澈,便晓得他没有说谎。但是她还是忍不住调侃道:“不管你小子是不是看上了那个美人。反正你是没希望了。那位美人的心里,只有周淮安,可容不下其他男人。老娘我别的本事没有,但是要说看人的眼力,一般是不会出错的。”

………………

周淮安为邱莫言处理好了伤口,说道:“莫言,你受了伤,先休息一吧。”

邱莫言摇头道:“这个时候,我怎么睡得着?南边的路,已经被堵死。东厂的人,配有弓箭。先前我拼了命才杀了二十多个敌人。想要再突围,怕是没有可能。除非,我们往北走。”

周淮安说道:“北边,是一望无际的沙海。往北走,只有死路一条。想要活命,我们需要帮手。”

邱莫言眼睛一亮:“你是说,金镶玉?”

周淮安点头道:“这个女人不简单。她的手下,不但有秦至庸这种正真的读书人,还有刁不遇那样的刀法高手。她本人的武功,怕是不在莫言你之下。我有些看不透她。稍后,我去和她谈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