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12章 深夜搏杀(第1 / 1页)

邱莫言打开门,笑着说道:“秦小哥,进来吧。”

秦至庸把酒菜端进来,摆放在桌子上,说道:“请慢用。有了什么需要,随时可以叫我。”

周淮安冲着秦至庸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秦至庸走出房间。

周淮安说道:“莫言,这位秦小哥,的确有些与众不同。就算是京城里那些最优秀的年轻读书人,都比不上他的气度。我能感觉到,他那一身正气。你说他不是坏人,我相信。怎么,你和他很熟悉吗?”

秦至庸身上的气质,周淮安只是在那些为官清廉,老一辈的读书人的身上见到过。

为官者,清廉,心中必有正气,气质自然不同。至于能不能为老百姓解决实际问题,那是能力问题,但至少,这样的官员心是好的。

周淮安甚至在秦至庸的身上看到了张居正走路的姿态。当然,秦至庸的气质和张居正相比,相差太远。

可秦至庸毕竟只是一个年轻人,而且学习儒家的修身心法,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能有这样大的改变,已经是非常了不起。

邱莫言摇头道:“我和秦至庸不过是数面之缘,并不是很熟悉。可我内心深处不讨厌他。他之前还向我请教武学。”

武功修为到了邱莫言这样的程度,感知非常敏锐,通俗点说,就是相当于第六感被逐渐开发出来了。

所以,一流高手,都比较相信自己的直觉。

内心不反感,那就说明不是坏事。

周淮安让杨宇轩的儿女坐下,对邱莫言道:“莫言,我们吃饭吧。”

周淮安是真的饿了。

他只吃菜,不喝酒。

周淮安本就是禁军教头,军中不能饮酒,是惯例。现在大敌当前,周淮安是滴酒不沾。喝酒,容易误事。周淮安的自我克制力,比起贺虎和铁竹他们要强太多。

邱莫言吃着菜,问道:“你有什么打算?”

周淮安看了一眼正在吃饭的杨宇轩儿女,道:“事不宜迟。今晚我们就走。有了夜色的掩护,我们未必就出不去。要是等曹少钦到了,我们可能就真的走不掉。”

邱莫言点头道:“好。”

………………

另一个客房里。

贾廷说道:“周淮安终于出现。不枉我们在这里好等。”

曹添冷哼一声,说道:“要我说,我们晚上就动手。抓不住周淮安,宰了他就是。周淮安和我们东厂作对,还敢来救杨宇轩的儿女,是自寻死路。”

陆小川手里捏着飞针,眼神阴沉,没有说话。

周淮安的武功剑术,他是见识过了的。除非督公亲自出手,否则,单打独斗,东厂还真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周淮安身为禁军总教头,深得杨宇轩的器重,岂能是浪得虚名?

曹添没有和周淮安直接交过手。他对周淮安的武功和剑术有些怀疑,正常。

贾廷一脸忌惮地说道:“想要杀了周淮安立功,谈何容易。周淮安要是那么好对付,咱们督公就不会亲自出手。我们三人联手,都未必是周淮安的对手。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盯着周淮安和杨宇轩的儿女,耐心等待督公到来就行。其他的事情,暂时不用理会。”

贾廷毕竟年纪最大,做事求稳,不像曹添的性子那么急躁,想要迫切立功。

陆小川点了点,认同贾廷的话。

曹添狠狠一拍桌子,一脸的晦气。

………………

吃了晚饭。

秦至庸洗完碗筷,打扫好了厨房。自从秦至庸到了龙门客栈,不说其他,光是卫生就搞得比以前好太多。

地面,桌面,都是时刻保持着干净,让人一眼望去,心里舒坦。

秦至庸说道:“老板娘,掌柜,我先回房休息。”

金镶玉点头道:“嗯。回房了,今晚早点休息。”

她有预感,今晚客栈怕是不会太平。秦至庸这小子没武功,要是被误伤,可不好。

秦至庸刚出了厨房。金镶玉耳朵微微一动,眼神变得凌厉起来,瞬间拔出了一把柳叶飞刀。

咻。

飞刀插在了柱子上。

仔细看,会发现刀尖上,钉死了一只苍蝇。

金镶玉的暗器之术,真是到了炉火纯青的层次。

掌柜将飞刀拔下来,擦拭干净,递给金镶玉,笑着恭维道:“老板娘,你的飞刀之术,真是越来越厉害。”

金镶玉接过飞刀,手一番,飞刀便消失了,不知道她将其藏到了什么地方。

“让刁不遇警惕点。”金镶玉说道,“告诉刁不遇,要是秦至庸有了危险……一定要出手相救。”

不知不觉,秦至庸成为了金镶玉和掌柜们心中重要的人物。或许,这就是秦至庸心正意诚培养出来的人格魅力。

人格魅力,非常神奇。

有的人,天生人格魅力就强大,只要有机会,就能成为领袖。而有的人,人格魅力是依靠后天培养出来,就像是秦至庸。

秦至庸本来没什么人格魅力,可是他心态端正了,主修儒家的《大学》修心修身之道。做人做事,模仿儒家先贤们的行为。

时间一长,他身上的气质就儒雅正派,自然就有了人格魅力。

腹有诗书气自华。

此言绝对不虚。

若是秦至庸的修为逐渐精深,心性修为不断增强。他将来绝对可以成为温润如玉的君子。

只是,秦至庸还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经开始对周围的人有了影响。

………………

秦至庸借着油灯的灯光读了一遍《大学》。

书,要每天读。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心态的端正。因为隔了几天不读书,说不定心就不正了。那样会很麻烦。

心境没有达到“定”的层次,非常容易退转。想要保持心态端正,秦至庸的办法就是每天读《大学》。哪怕他已经可以将《大学》倒背如流。

拳术,和读书一样,每天要练。

练拳,秦至庸认为是一种高雅的养生运动。练拳的时候,流汗,排出湿气,人感觉不到累,最为适宜。这样练完了拳术,身体才轻松,才舒坦。

读书,练拳,秦至庸开始进入佳境。

只可惜,他每晚睡觉前冥想打坐,依然没有练出内劲来。

修身容易,修心难。

做完了每天的功课。秦至庸躺在床上,浑身放松,很快入睡。

不知过了多久。

秦至庸被打斗声惊醒。

客厅里的打斗,非常激烈。秦至庸拿起枕边的剔骨刀,紧张地打开了房门。

外面的打斗……不,不应该说是打斗,而是生死搏杀。

借着月光,秦至庸见到贾廷、曹添、陆小川,正在围攻周淮安。

邱莫言站在边上,贺虎、铁竹背着竹篓。邱莫言正打算动手,周淮安说道:“莫言,不要插手。他们三个,最多给我造成一些麻烦,想要威胁到我,他们还不够资格。你们先行离开。我稍后就来和你们会合。”

邱莫言点头道:“好。你自己小心。”

“我们走。”邱莫言带着贺虎铁竹等人离开了客栈。

贾廷冷笑道:“你们是走不掉的。”

周淮安手中握剑,笑着说道:“能不能走得掉,你们说了不算。我们一定可以突破东厂的包围。除非,曹少钦亲自来。”

陆小川冷声道:“为了抓你周淮安,我们督公当然会亲自来。”

周淮安点头道:“我相信曹少钦会来。可惜,他还没有到。”

贾廷道:“废话少说。我们上,缠住周淮安。”

想要拿下周淮安,他们三个还办不到。

周淮安想要逃走,贾廷当然不会让他如愿以偿。曹少钦还没有到,要是不阻止,以周淮安的本事,还真有可能带着杨宇轩的女儿逃出包围圈。

这种情况,贾廷绝对不允许。

只能动手。

贾廷他们只要拖住周淮安,拖延时间就行。

周淮安知道时间紧迫,当然是要速战速决。

周淮安的剑术,非常简单,都是最简单的杀招。可是剑术的杀伤力巨大。有道是,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速度快到了一定程度,就是无敌。

秦至庸躲在柱子后面,心中惊叹,武林高手,真的太强了。周淮安都强成了这样,三位一流高手围攻,他都能从容应对。能令周淮安这种绝顶高手都畏惧和忌惮的曹少钦,真不知道是强大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周淮安的剑,贾廷的判官笔,曹添的刀,陆小川的飞针暗器,让秦至庸眼花缭乱。速度太快,他们的移动,甚至让秦至庸见到了残影幻象。

秦至庸知道,自己的眼力,有些跟不上他们的移动速度,才会出现这样的错觉。

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达到贾廷他们那样的身手?

秦至庸读的是儒家的书,可是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一个江湖梦。幻想着自己能有一天,可以仗剑天涯,替天行道。

陆小川轻喝一声,射出七枚飞针。每个飞针,攻击的目标都是周淮安的要害。

贾廷和曹添趁机抢攻。

周淮安临危不乱,手中的长剑化作一道道剑光,好像孔雀开屏一样,轻易地格挡住了六枚飞针。剩下的那枚飞针,周淮安微微一侧身,便避开。

贾廷和曹添的攻击这个时候到了。

周淮安瞬间出了两剑,剑尖点在了贾廷的判官笔和曹添的长刀上,将二人震退。

曹添此刻才知道,周淮安的武功已经超出了自己一大截。怪不得贾廷和陆小川都对周淮安那么忌惮。

剩下的那枚飞针,向秦至庸飞来。

叮!

一柄柳叶飞刀击中飞针。

正是金镶玉出手,救了正在专心观战的秦至庸。

金镶玉一把抓住秦至庸的手臂,往后一拉,将他拖倒刁不遇的身边。

“秦至庸,你找死啊?”金镶玉一脸严肃地说道,“四位高手混战,你一个内劲都没有的家伙,离得那么近干什么?要不是老娘出手,你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刁不遇,带秦至庸回房去。盯着他,别让他再出来。”

刁不遇点头道:“是,老板娘。”

秦至庸回过神来,想到刚才的死亡危机,心里一阵后怕。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