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11章 拉伸筋骨增寿命(第1 / 1页)

金镶玉的武功路数,比起陆小川还要诡秘阴毒。可谓是真正的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特别是她的暗器手法,秦至庸都觉得胆寒。

若是和金镶玉为敌,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金镶玉已经把杀人玩成了一门“艺术”。

秦至庸深吸几口气,调节好了心态,还是把金镶玉的每一句话记录下来。

武功没有好坏之分。

人心才分善恶。

只要心正,再邪恶的武功,也能驾驭,施展起来就会得心应手。

秦至庸完全可以理解金镶玉,她一个女人,想要在江湖中混下去,不心狠手辣,怕是早就被别人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金镶玉笑着说道:“要说杀人,用暗器,才是最快速,最方便的手段。因为敌人还没有防备,就已经死在了暗器之下。可惜,暗器被人称之为下九流的无耻手段,不登大雅之堂。没吓着你吧?”

秦至庸摇头道:“没有吓到我。老板娘你的暗器之术,非同凡响。其实,用什么手段,不重要,目的才重要。”

暗器飞刀,令秦至庸想到了手枪。

武功的攻击力,肯定没有子弹的穿透力强。可是,只将武学当成是杀人的手段,那未免太狭隘。

秦至庸觉得,武学是研究自身,开发潜能,养神养身的高深学问。至于说杀人?只要心中有了杀的意念,就算不会武功,同样可以杀人。

杀人的不是武功,而是人心。

金镶玉说道:“你真能这样想就好。就怕你心中鄙视,认为老娘手段下作,是个无耻之徒。”

秦至庸说道:“老板娘对于我来说,是好人。”

救命之恩,大于天。

秦至庸恩怨分明。当然不会觉得金镶玉是无耻之徒。

金镶玉站起身来,说道:“秦至庸,你喜欢学问,喜欢专研,说不定你真的可以练出内劲。希望老娘的这点武学经验,对你有用处。将来若是你真的成为了绝世高手,可别忘记了有我金镶玉的一份儿功劳。哈哈……”

话音未落。

金镶玉已经出了房间。

秦至庸嘴角带着微笑,小声说道:“老板娘的恩情,秦至庸终生不忘。”

………………

夜晚。

客栈里的每一个人,都没有入睡。他们各有各的心思。

秦至庸则在继续练拳。

练拳,已经成为了秦至庸生活的一部分,就像是每天要吃饭睡觉一样。

习惯成自然。

任何事情,只要每天都用心做,总会出成绩。那怕秦至庸依然没有练成内劲,他打太祖长拳的速度,还是一如既往的慢,可是他的动作已经逐渐纯熟。

练拳不是为了打人,而是为了强身健体,是为了养生。慢工出细活。有时候,慢,并不是坏事。

秦至庸认为,快和慢是相对的,自己连慢都做不到,如何能做到快?掌握了“慢”,自然就能精通了“快”。

“咔嚓”。

舒展动作,秦至庸的体内传来了几声清晰的声响。

秦至庸眼神一喜,暗道:“嗯?自己的筋骨开始被拉开。”

打拳想要练出效果,就必须将浑身的筋骨拉开。拳谱中,称之这种现象为“筋骨齐鸣”。

筋骨拉伸开来,可活血顺气,能快速提升身体素质。

拳经有云:筋长一寸,增寿十年。

筋骨拉长,身体柔软,会活得长久。

人老,筋骨就会变短,身体会僵硬,而孩童的身体和筋骨是非常柔软。

秦至庸深吸一口,胸骨和手脚的关节发出了噼里啪啦的脆响。这说明,他的手脚和胸骨的筋骨已经拉开。可是脊柱中的关节,还没有舒展开,还不能灵活控制。

秦至庸猜测,要是自己的脊柱的筋骨被舒展开,各种高难度动作,只要稍加训练,就可以做到。要是在江湖中混不下去,可以去表演杂技,街头卖艺,都不会饿肚子。

手脚的筋骨好舒展,但是脊柱上的筋骨,是最难练的。想要拉伸开脊柱上的筋骨,不能急,需要大量的时间,正确的方法来训练。

秦至庸暗道:“半年之内,我脊柱上的筋骨肯定就能全部舒展开。到时候,自己要是能回到未来,去做瑜伽大师也不错,起码可以拿到几十万元的年薪。”

秦至庸的那个时代,瑜伽培训是比较火。可是真正的瑜伽大师则没几个。来教瑜伽的教练,都是半吊子。真正的瑜伽大师,浑身的筋骨都是被拉来了的。

武术大师同样是浑身的筋骨被拉伸开。

瑜伽大师,只是会瑜伽,不懂搏击。而武术大师,不但能做到各种高难度动作,还有强大的攻击力。

一般情况,想要拉伸开全身的筋骨,起码要三年以上的时间。若是强行拉伸筋骨,会伤害身体。

拉伸筋骨,必须持之以恒,水到渠成。

秦至庸之所以能这么快就拉开身体大半的筋骨,是因为他心态端正,练拳的时候比较专注,用心感知身体。尽管他还做不到“身心合一”,可是练拳的效果,比起一般人,要强太多。

做事,不能有抵触心理。否则,绝对做不好事情。

就像是上班。心中不想上班,可是为了工资,为了不失业,不得不去。身体的行动和心中的想法相左,不但工作做不好,人还会很累。

用儒家的“知行合一”来驾驭拳术,再合适不过。

拳术练完。

秦至庸站直身体。

他站得非常笔直周正,比起军姿还要端正。闭上眼睛,静默一会儿,他思考这次练拳的得失。

这次练拳,的确要比上次有了很大的进步。

忽然,秦至庸快速挥动拳头,像是拳击,也像是散打。出拳非常有力量感,灵活性也不差。

身体素质是基础。

有了好的身体素质,任何拳术动作都可以粘手皆来。

邱莫言站在门口,透过门缝观察秦至庸练拳。

“秦至庸的太祖长拳算是真正入门。”邱莫言心中暗道,“可惜,他没有内劲,拳术练得再好,不过是外家功夫而已。”

………………

第二天上午。

周淮安背着一把伞剑,骑着骆驼,赶到了龙门客栈。

邱莫言、贾廷、曹添、陆小川等人,都在客厅。周淮安一进客栈,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他。

贾廷他们都非常紧张,每个人都暗中握住了兵器。生怕周淮安忽然动手。可见,周淮安的武功,比起他们要强很多。

周淮安看了贾廷他们一眼,轻蔑一笑。

周淮安在兵部尚书杨宇轩麾下做禁军教头,和东厂的高手斗过不是一次两次。贾廷他们就算没有穿东厂的官服,但是周淮安还是一眼就将他们给认了出来。

贾廷他们,不足为惧。

周淮安唯一忌惮的是东厂的大队人马,还有督公曹少钦。

武功再高,被大队人马围住,一样要败亡。周淮安可以做到击杀百人,但是做不到千人斩,更不是万人敌。

更何况,东厂督公曹少钦的武功剑术,远在他周淮安之上。

邱莫言见到周淮安,心中一喜,冲着他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当着贾廷他们的面儿,不是说话的时机。

周淮安走到邱莫言的身边,温柔地说道:“莫言,辛苦你了。多谢……”

邱莫言说道:“你我二人何必说谢?你还没有吃饭吧?秦小哥。”

秦至庸听到邱莫言喊自己的名字,走出了厨房,一脸温和地说道:“女侠有什么需求?”

周淮安看了秦至庸一眼,觉得他气质儒雅,一身正气。周淮安猜测,秦至庸肯定是个读书人,只因为秦至庸走路的姿势,太端正,根本就不像是普通的店小二。

邱莫言说道:“我需要你们店里最好的酒菜。送到我房间里来。”

秦至庸点头道:“请稍等。酒菜很快就送到。”

回到厨房。

秦至庸对刁不遇说道:“又有客人上门。我们尽快做最好的菜。烤全羊肯定是来不及。就直接炒菜吧。”

邱莫言等待的人,终于出现。

周淮安的确是一表人才,气度不凡。怪不得邱莫言会喜欢他。

刁不遇点头道:“好。”

………………

周淮安和邱莫言走进房间。

杨宇轩的儿女立刻上前抱住了周淮安的腰。

“周叔叔,你终于来了。”

姐弟两人一直没有出过房间。他们担惊受怕,现在见到了周淮安,终于心安。

周淮安蹲下,抱着姐弟俩,说道:“没事了。周叔叔来接你们了。对不起,周叔叔没用,没能救出你们爹爹。不过周叔叔发誓,一定不会让任何人再伤害你们。”

邱莫言叹了口气,说道:“你不该来的。东厂的人,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就等着你出现。龙门客栈里的人,都出不去。”

秦至庸和杨宇轩没有任何关系,他都走不出去,被东厂的人给逼了回来。周淮安是东厂的头号大敌,想要离开龙门客栈,要困难百倍,甚至几乎是不可能。

更何况,周淮安还要带着两个孩子逃命。

周淮安握了一下拳头,坚定地说道:“我知道曹少钦是想要用杨大人的儿女引我出来。杨大人对我有大恩,我岂能不报?我一定要替杨家保住血脉,哪怕是死。只是,让莫言你身陷险境……”

邱莫言打断周淮安的话:“就算这一次真的出不去……能和你死在一起,我也心甘情愿。”

此时。

敲门声响起。

周淮安眼中的精光一闪,问道:“谁?”

秦至庸说道:“客官,您要的酒菜到了。请开门,我将酒菜端进来。”

邱莫言对周淮安说道:“别紧张。秦至庸不是坏人。我来开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