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10章 倾囊相授(第1 / 1页)

万事开头难。

请教武学也是一样,只要有了一个开始,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

秦至庸心中有了什么疑惑,就大胆提出来。他不怕东厂的三位高手藏私,万一要是他们为自己解惑了呢。

他们的每一句话,秦至庸都会写在纸上。

秦至庸经过大半个月练习毛笔字,他的字写得一般,真的非常一般,甚至可以说很差。但是他一笔一划写得很用心。字迹还算端正。

金镶玉给的基础内功,秦至庸早已背熟,只是还没有练出内劲来。秦至庸请教的问题,不是什么高深的内功心法,而是他们的武学心得。

有时候,往往是那一点心得,才是最宝贵的东西。

就像是读书,有的人读数十遍,都记不住书中的内容。可是先贤们总结出来读书的心得。心、口、眼,都要用到,要专注,读书才能沉入其中。

若是达到了这样的状态,做到“过目不忘”,并非不可能的事情。

天下间的道理,都是相通。

武学同样如此。

贾廷和曹添回答秦至庸的问题,要多一些,陆小川说话最少。有时候,他们的一句话,能令秦至庸茅塞顿开。

秦至庸请教问题,不正式,反而像是在聊天。气氛比较轻松。这一聊,就是一个多时辰。

秦至庸记录的心得和经验,很零散,有些话逻辑上还有点混乱,有点牛头不对马嘴。毕竟,三个人的练武心得,肯定不会完全一样。有相互矛盾的地方,是正常现象。

稍后秦至庸慢慢整理,专心研究便是。

记录下了最后一个问题。

秦至庸小心的收拾纸张,说道:“三位前辈,感谢你们的解惑。此刻,我对武学,终于有了一些深入的了解。”

秦至庸抱拳,向三人行礼。

秦至庸语气温和,眼神纯净,礼数周全,就算是陆小川这种心思阴暗的人,都不会对他心生厌恶。

贾廷忽然说道:“秦小哥,你是个人才。不知你对东厂和锦衣卫怎么看?”

东厂里面多数都是太监和武夫番子。读书人,是不会进入东厂。这就导致东厂做事不知轻重,把握不住分寸。

锦衣卫,就更是没有几个读书人。

秦至庸说道:“其他人对东厂和锦衣卫是谈之色变,可是我对东厂和锦衣卫没什么偏见。皇上设立东厂和锦衣卫,用其监察天下百官,自然是有道理。天下官员,没几个是干净的,要是没有东厂和锦衣卫的监督,还不知道那些心术不正的官员,会把百姓祸害成什么样子。”

“不过,东厂和锦衣卫之中,同样有少数人仗着权利为非作歹,排除异己,谋害良臣。这样才让天下人对东厂和锦衣卫有了误解。”

秦至庸的话,比较中肯,没有恭维东厂和锦衣卫,同样没有把东厂和锦衣卫贬成魔窟。

贾廷、曹添、陆小川,都相信秦至庸,认为他的确对东厂没有偏见。

“秦小哥,要是天下人都像你这样理智地看待东厂就好了。”贾廷说道,“实不相瞒,我们三人,就是东厂的官员。此次来龙门客栈,我们是为了抓博朝廷叛逆。我说过,秦小哥你是个人才。不如你加入我们东厂如何?”

秦至庸一愣,没想到贾廷竟然会邀请自己加入东厂。

“加入东厂?”秦至庸说道,“我现在还不能做决定。还是等离开了龙门客栈,回到了大明之后再说吧。小子告辞。”

秦至庸走出了房间。

曹添冷笑道:“秦至庸这小子,真是不知好歹。东厂邀请他,是给了他脸。他竟然还敢拒绝?真是岂有此理。我刚才真是恨不得一刀杀了他。”

陆小川冷哼一声,没有说话,显然对秦至庸没有同意加入东厂,不是很满意。

贾廷说道:“秦至庸是一个真正的读书人。他和其他的读书人不一样。要是他畏惧东厂,我也不会邀请他加入东厂。以我们督公的性子,龙门客栈的老板娘和伙计,还有周淮安一干人等,怕是都活不了。为东厂效力,是秦至庸唯一可以活命的出路。到时候,我相信他一定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贾廷觉得,不加入东厂,秦至庸就死定了。秦至庸这个人很不错,要是死了,那就太可惜。正因为如此,贾廷才决定接受秦至庸的求教,对于武学上的问题,倾囊相授。

………………

秦至庸暗道:“加入东厂?东厂可不是一个好组织。里面的人,生理有缺陷,思想都比较阴暗。我现在的心境,还不够,连儒家的‘定’之境界都没有达到。若是进入东厂,用不了多久,我怕是就会和那些太监们同流合污。”

“要是心境达到了‘定’之境界,那样就能做到不动如山,心性坚定,恪守心中的道。加入任何组织,都不会有问题。”

无论什么组织,都只是一个平台。

有了平台,做事当然会方便一些。可是,心境不够,会受到组织的影响,甚至忘记了初心,变成随波逐流。那样人就废了。

只有把心“定”住,才能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做到不忘初心,稳步探索自己心中的“道”。

没有钱财,没有权利,不可怕。

内心迷失了方向,才是最可怕的。

好在秦至庸已经立志,心中有了目标,知道自己这一辈子要做什么。可惜,他的心境还不够,还没有达到儒家“定”的层次。

想要保持心境,非常困难。

人的情绪,往往会一日三变。早上和中午的时候,人的想法不一样,中午和晚上,人的想法又不一样。

心灵境界一旦退转,将会非常麻烦。一切修行,就会清零。想要再次修行,就只能从头开始。

读了儒家经典,明白了这些道理。秦至庸才不会加入东厂。至少,他目前不会加入东厂。

秦至庸走到邱莫言的房间外,敲了敲门。他还要向邱莫言请教武学。

邱莫言和贾廷他们不一样。她是真正的江湖女侠,把武学功法看得比生命还要重。江湖中的武学想要传承下去,是非常不容易。

而东厂武库里,收集了许多的武功秘籍。贾廷他们想要学什么武功,直接到武库里去选就可以。所以,他们并没有把自身的武学看得很重。

想要向邱莫言请教武学,很困难。

秦至庸没有其他办法,只能以真诚心来说服她。最后,邱莫言感到了秦至庸的诚心,被他说服。

邱莫言说道:“秦至庸,你说得对。我的处境,非常凶险。我要是死了,这一身武功,就只能跟着我埋入地下,那样就太可惜了。把我的武功留一个传承在人间,不是坏事。你有什么想问,就问吧。我知无不言。”

秦至庸说道:“多谢女侠。不过,事情还没有到最糟糕的地步。就算是真的到了绝境,我们也不应该放弃希望。说不定,下一刻,就有奇迹出现。”

邱莫言苦笑了一下。

无论是江湖,还是朝堂,都是讲究实力,而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所为的奇迹上。反正邱莫言是不相信奇迹会出现。

邱莫言对武学的理解,和贾廷他们又不同。

她走的是飘逸轻灵的风格,剑术和轻功都将“轻灵”发挥到了极限。

打不过,就逃。

这是江湖人的生存法则。

和邱莫言这样的美女待在一起,记录她的武学心得,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秦至庸能顺利地向贾廷和邱莫言请教武学心得,是有着“天时地利人和”的各种因素造成的。要是换一个生存环境,没有令人绝望的外在条件,人的心思没有发生改变,秦至庸想要请教武学,肯定不会成功。

获得了贾廷和邱莫言等人的武学经验,秦至庸顿时觉得自己成为了武学大师。

当然,这是错觉。

他知道的,都是一些武学理论和他人的武学经验。可是这些理论和经验,未必正确,未必适合他秦至庸。

秦至庸这个“武学大师”,或许只会纸上谈兵。让他动手,保准露馅,立刻原形毕露。

秦至庸记录完了邱莫言的武学心得,抱拳道:“邱女侠,希望我们都能离开龙门客栈,活着回到大明。小子告辞。”

邱莫言点了点头,把秦至庸送出客房。

………………

秦至庸回到十八号客房,见到金镶玉坐在房间的凳子上。

“老板娘,你怎么在我房间里?”秦至庸问道。

金镶玉盯着秦至庸手里写满了字迹的纸张,说道:“闲来无事,过来看看。秦至庸,你和一般人真是不一样。见着谁,你都要去请教一番。你没有被杀,居然成功了。你的面子可真够大。怎么样,四大一流高手的武功秘籍弄到手了?还要不要老娘的武功和暗器之术?”

秦至庸说道:“没有武功秘籍。我只是随意请教了几位武学前辈的一点修炼心得。不是我的面子大,而是他们把我当成了将死之人。任何人,对待一个将死之人,都会心存那么一点善意。老板娘,你要是能把武学心得倾囊相授,我感激不尽。”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