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9章 朝闻道夕可死(第1 / 1页)

金镶玉的表情极为认真,不像是在开玩笑。秦至庸犹豫了一下,说道:“老板娘你都把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我要是再留下,就有点死皮赖脸,不知好歹。我听你的,离开大漠,回大明。”

金镶玉点头道:“你能这样想,最好。你本来就不属于这里。留在沙漠里,只会把你给耽误了。刁不遇。”

刁不遇以极快的速度出了厨房,站到了金镶玉的身后:“老板娘,有……什么事?”

金镶玉说道:“秦至庸要回中原。你送他入关。要是遇见了强盗土匪拦路,不用客气,直接杀了。你一定要保证秦至庸的安全。”

刁不遇平时喜欢藏拙。

但是金镶玉对他是非常了解。以刁不遇庖丁解牛的刀功,一般的江湖人,还真不是他的对手。

“是。”刁不遇慎重地点头。

秦至庸叹了口气,说道:“我先回房间收拾一下。”

其实秦至庸没什么可收拾的,就两套衣服,还是金镶玉送给他的。他原来穿的那件衣服,已经烧掉,留着没什么用。

到了什么地方,就穿什么样的衣服,做什么样的打扮。这叫做入乡随俗。

切不可标新立异。

回到房间,秦至庸叠好了衣服,看到桌子上的四书五经,沉默了一下,将书本放进了包裹里。

读了儒家的书,秦至庸的心性和心态才有了改变。这几本书对他来说,很重要。

枕头边的剔骨刀,秦至庸同样要带走。

防身用。

害人之心不可有,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

要是遇到了强盗土匪,威胁到了自己的性命,绝境时刻,秦至庸只能放手一搏。

秦至庸背着包裹出了房间,金镶玉和刁不遇已经准备好了干粮和盘缠,还有清水。

银子放在桌上,秦至庸目测,可能有一百两之多。

“老板娘,这些银子……”秦至庸话还没有说完。

金镶玉手一挥,说道:“别推辞。银子是你的工钱。我金镶玉恩怨分明,不会让你秦公子白干活儿。你若是嫌多,就当是我资助你读书考科举。以后你做了官,可别忘记了老娘。若是真有一天,老娘在边关大漠里混不下去,说不定就会去投靠你。”

金镶玉不缺银子。

一百两银子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是巨款。但是对于她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这些年,金镶玉开黑店,弄到的银子,起码有几万两。

秦至庸身无分文,的确需要银子。他感激道:“多谢老板娘。你的恩情,秦至庸铭刻在心。”

金镶玉满不在乎地说道:“废话不多说,你们走吧。”

秦至庸背上干浪和银子,刁不遇背着一大箱水。在沙漠中行走,干粮倒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要有水。

水是生命之源。

这句话在沙漠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秦至庸和刁不遇的离开,并没有遮掩。东厂的三位高手和邱莫言他们都知道。

曹添和陆小川透过门缝,看到二人出了客栈,向南边走去。

陆小川说道:“秦至庸和客栈里的屠夫想要逃走!”

曹添看着贾廷问道:“我们要不要动手,将二人给抓回来?”

贾廷冷哼一声,说道:“秦至庸和那个鞑靼屠夫,不是我们东厂抓捕的对象。我们的任务是,将周淮安他们一众乱党一网打尽。你们可不要舍本逐末,坏了督公的大事。否则,督公饶不了你们。就算是我,也难辞其咎。”

想到督公曹少钦的手段,陆小川和曹添打了个寒颤。

贾廷接着说道:“更何况,去南方的路,已经被我东厂给堵住。现在开始,龙门客栈只能进,不能出。想要离开龙门客栈?他们办不到。”

………………

贺虎看着秦至庸和刁不遇离开,说道:“周淮安周大侠到底什么时候能到?反正我们已经把人救出来,要不,我们也走吧。这该死的大漠里,到处都是黄沙,白天热得要命,晚上又冷。还没有我那占领的贺兰山住着舒坦。”

邱莫言盯着贺虎,美眸中闪过严肃的目光:“不行。我们决不能离开。必须把孩子交给了周淮安,我们的任务才算是真正完成。谁现在想要离开,可以,但是他拿不到一两银子。”

救人成功了吗?

没有。

东厂的三个鹰犬还在客栈里呢。

邱莫言心中有着不好的预感,自己和周淮安这一次,怕是会有很大的麻烦。可别到时候没有把杨宇轩的儿女救出去,反倒把自己给搭了进去了。

邱莫言此刻心中是矛盾的,她既想周淮安尽快出现,又不希望周淮安来龙门客栈。

………………

以秦至庸和刁不遇的脚程,傍晚的时候就能走出大漠,到戈壁滩上。

若是骑马,只需半个时辰,就走出沙漠。

毕竟,龙门客栈只是在大漠边缘,而不是在沙漠的深处。

离开客栈不到十里。

秦至庸和刁不遇就碰到了麻烦。

他们被十多个骑着战马的武者人挡住了去路。

咻!

一支箭矢从秦至庸的脸颊边飞过。劲风刮得秦至庸脸颊生痛。刚才那支羽箭要是再向左边偏一寸,秦至庸的脑袋就会被射中。

秦至庸倒吸了一口凉气,竭尽全力保持镇定,盯着眼前的十多个骑着战马的武者。

秦至庸抱拳,用温和的语气说道:“各位好汉,不知为何要拦住我们的去路?我们身上没有钱财。你们若是求财,怕是要空欢喜一场。”

一个武者冷笑道:“求财?我们不求财。你小子莫非真把我们当成了草寇强盗不成。此路不通。你们立刻给回去。否则,乱箭射杀。”

刁不遇看着秦至庸,问道:“秦公子……怎么办……我一个人不是他们的对手。若是动手……我保护不了你。”

弓箭的威胁太大。

江湖人物,都不愿意面对弓箭的攻击。

动手自然刁不遇来。可是处理问题,则是秦至庸来。秦至庸是读书人,性格柔顺温和一些,许多问题都能化解。刁不遇的汉话都有些说不顺畅,让他来交流,怕是会弄巧成拙。

秦至庸立刻做出了决定,说道:“想要入关回到大明境内,是不可能了。走,我们回客栈。”

硬闯?是找死的行为。

不可取。

回客栈,是唯一的选择。

秦至庸对骑着战马的人抱拳说道:“既然此路不通,那我们就先回去。各位好汉,我们告辞。”

………………

秦至庸走在前面,刁不遇在后面问道:“秦公子,不知那些拦住我们去路的人,是什么……来路?”

“若是我没有猜错。他们不是一般的强盗土匪,而是官府中人。”秦至庸说道。

那些骑着战马的武者,和贾廷他们的气质有些类似,肯定不是纯粹的江湖人物。

真正江湖武者,是邱莫言那样的气质。

贺虎和铁竹,连武林中人都算不上,只能算是草寇,没有丝毫侠义可言。他们帮助邱莫言救人,不是看在邱莫言和周淮安的面子上,更不是为了保护忠良之后,而是为了银子。

………………

秦至庸和刁不遇回到客栈。

邱莫言他们正在客厅里吃午饭。

贾廷三人坐在另外一桌。

金镶玉眉头一皱,诧异地问道:“秦至庸,刁不遇,你们怎么又回来了?是有什么东西忘记了带吗?”

刁不遇说道:“不……不是……”

金镶玉呵斥道:“刁不遇,你住口。秦至庸,你来说。”

秦至庸叹了口气,说道:“不是有东西忘了带。而是入关的路被人给堵住。想要离开龙门客栈,怕是不可能。老板娘,我回来,是迫于无奈。”

秦至庸的话,贾廷他们一点都不奇怪。因为他们早就知道南下的路被东厂的人给堵住。

龙门客栈现在是只能进,不能出。

想要离开,谈何容易。

邱莫言的手微微一颤,她心中不好的预感果然应验。龙门客栈已经被东厂的鹰犬包围。东厂现在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就等着周淮安往陷阱里面钻。

金镶玉说道:“既然入不了关,那就先去厨房干活儿。”

秦至庸点头道:“是,老板娘。”

………………

客栈里的气氛,又有了变化。

邱莫言他们有了一些死亡迫近的焦虑。

秦至庸同样很担心。可是,心中畏惧、担忧,没有任何用处。

改变不了现实。

秦至庸读了几遍《大学》,调节好了心态。继续练拳,继续专研儒家的学问。

下午。

秦至庸拿着笔和纸来到贾廷他们的客房前。

砰砰砰。

直接敲门。

贾廷打开门,问道:“不知秦小哥有何事?”

秦至庸用温和的语气说道:“秦某是读书人,但是对武学同样向往。希望有朝一日,自己能成为和你们一样的武学高手。三位都是武学前辈,秦至庸特意来请教。”

陆小川阴沉着脸,冷声说道:“小子,你可真够胆子。你难道不知道,打听他人的武功,是江湖大忌吗?现在杀了你,你也怨不得我们。”

贾廷和曹添都看着秦至庸。

秦至庸一脸坦然,说道:“偷学他人武功,是江湖大忌,这个秦某有所耳闻。可我这次来,不是偷学,而是向各位请教。其实,武学和四书五经在我的眼中,没有什么不同,都是学问。是学问,就要研究,就要相互探讨,如此才有进步。否则,就是固步自封。”

“朝闻道,夕可死。客栈被包围,肯定会有大事发生。我能不能活着,都还是两说呢。若是能在死之前,弄清楚一门学问。我也能死得瞑目了。”

贾廷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道:“秦小哥请进屋谈。”

秦至庸笑着说道:“多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