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8章 秦公子劝架(第1 / 1页)

一觉睡到天亮。

秦至庸睡得非常香,起床后,精神饱满,没有口臭。以前,秦至庸早上起床,口中发苦,有口臭。

身体素质不好,处于亚健康状态,起床的时候就有口臭,是正常现象。

若是感冒,咽喉发炎,口臭会更严重。

身体素质好的人,往往口气清新,不会有口臭。

秦至庸心态的端正,对身体素质增长,有着决定性的作用。修身是次要的,修心,才是主要的。

思想决定行为。

只要心正,行为自然而然就正派。

秦至庸洗漱完毕,东厂的三位高手和邱莫言他们才走出了客房。

秦至庸热情地说道:“各位客官早上好。你们先洗漱。我们店里早上有稀粥、白面馒头、肉包子、还有精致的小菜。管饱。”

包子肉馅,不是人肉,而是羊肉和猪肉。因为秦至庸的劝说,金镶玉已经不再用人肉做包子馅。

没有了肉馅,就蒸白面馒头。

能劝说金镶玉,秦至庸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好事。

贾廷,邱莫言,都看出了秦至庸今天早上的精神状态和昨天相比,又有了少许不同。二人眼中都闪过一丝惊讶。

秦至庸修炼儒家的心法,心态正,昨天才算是正真入了门。只要他的心态念头不退转,精神念头会变得越来越纯正,以后达到儒家的“定”之境界,是完全有可能。

邱莫言说道:“秦小哥,稀粥、馒头、小菜,给我们每个人来一份儿。”

曹添看了邱莫言一眼,冷哼一声,说道:“秦小哥,我们三人也一样。”

秦至庸点头道:“各位客官稍等。食物我马上就端上来。”

………………

整个龙门客栈里,只有秦至庸没有身怀内劲。就算练拳,也只是“花拳绣腿”。再加上秦至庸没有谋害他人的心思,心态端正。所以说,秦至庸是整个客栈里,最没有攻击性的人。

秦至庸给东厂的人和邱莫言他们送完了食物,才回到厨房和掌柜刁不遇他们一起吃早饭。

掌柜说道:“秦至庸,秦公子,你可真不简单。昨天还有客人(曹添)呵斥你。今日,他居然也对你和气了不少。老板娘说的那三个一流高手,虽然是一身江湖人打扮,但是我在他们的身上闻到了一股子官味儿。那样的人,最难伺候。”

刁不遇点了点头。认同掌柜的话。

当官的的确比较难伺候。

架子大的很,瞧不起人。

秦至庸吃着馒头,咀嚼烂了,慢慢吞下去。

吃东西,不能急,要慢。嚼碎,会给肠胃减轻很大的负担。会吃东西,就是最重要的养生法门。

秦至庸语气平静,说道:“我不会内功,只是一个读书人。对他们没有威胁。他们就算防着我,戒备心也不强。书中所言,做人做事,要心正意诚。什么是正?心无偏见,就是正。来客栈住店吃饭的人,无论是谁,都是我们的客人。我们要一视同仁对待。用真诚心招待。如此一来,就不会有难伺候的客人。”

招待邱莫言的时候,秦至庸会感到愉快,毕竟,邱莫言是比老板娘还要漂亮的美女。

和美女待在一起,是个男人都会心情愉悦。

可是和东厂的三个高手待在一起,秦至庸心里就会有点发堵。生怕对方会拔刀谋害自己。

心有好乐,不得其正。

道理,秦至庸已经懂了。可是要真正心无偏见,他现在还远远做不到。

真可谓是得“道”容易,守“道”难。

修行,来不得半点马虎。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掌柜叹了口气,说道:“秦公子,你是个真正的读书人。你在客栈里做工,太委屈。你这样的人,就应该去考科举,去做官。要是当官的都是秦公子你这样的人,那我们老百姓的日子,就好过了。”

刁不遇点头道:“掌柜说的……是……”

秦至庸笑着说道:“我不觉得委屈。我读书,不是为了做官。我秦至庸落难到此,承蒙老板娘和各位的收留,否则,我说不定已经成为了沙漠中的一堆枯骨。并且,我还在各位的身上,学到了许多的东西,可令我秦某人受益终身。大恩不言谢,来,我以粥代酒,敬各位一碗。”

秦至庸端起来半碗稀饭,站了起来。

掌柜哈哈一笑:“一粥代酒?倒是稀奇。来,我们干了。”

秦至庸、掌柜、刁不遇、店小二喝了一碗粥。一切都在不言之中。

金镶玉这个时候走进厨房。

“你们在聊什么呢?这么开心。”金镶玉问道。

龙门客栈有了秦至庸在,可能因为他是读书人,身上的气质比较纯正。店里的戾气好像被他化解了一大半,让金镶玉和刁不遇他们心中,有了一丝“阳光”。

………………

嘭,叮……

客厅传来拳脚和兵器碰撞的声音。

秦至庸不用看都知道,两帮人还是动起手来了。

金镶玉说道:“他们还是开打了。可别打坏了老娘店里的东西。东西打烂,就算他们陪了银子,都没有地方可买新的。”

金镶玉打算出手阻止。尽管她的武功并不比贾廷和邱莫言他们强。

掌柜和刁不遇站在金镶玉的身后,只要她一声令下,他们就动手。

刁不遇甚至已经将菜刀拿在了手里。

秦至庸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老板娘,你若是动手,事情可能会更糟。武力,未必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不若让我来劝他们。”

金镶玉看了秦至庸一眼,嗤笑道:“你来?你真不怕死?”

秦至庸说道:“我怕死。还是让我来吧。”他的目光中带着真诚,不像是在开玩笑。

金镶玉点头道:“好。我信你。你来。”

秦至庸走出了厨房,只见曹添正在和邱莫言交手。

秦至庸见过金镶玉出手击杀过三个强盗。

可那时候,金镶玉用的是暗器飞刀,最后一掌更是闪电一般打出,秦至庸根本就没有看清楚,战斗就结束。

一流武者的交手,其强大和惊险程度,远远超过了秦至庸的想象。

邱莫言身法飘逸,动作轻灵,剑法速度非常快,但是每一招剑术都爆发出非常大的威力。

曹添的刀法阴狠霸道,刁钻得很,杀伤力巨大。

邱莫言一方,铁竹跟贺虎没有出手。不过,他们的手,都是握着刀柄。

贾廷和陆小川站在旁边看着,没有出手的打算。显然,他们并没有要邱莫言性命的意思。毕竟,周淮安还没有出现。邱莫言只是一个江湖人物,威胁不大,抓捕周淮安,才是最重的。

铁竹和贺虎要是出手,贾廷和陆小川就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邱莫言和曹添的搏杀,给了秦至庸很大的心灵冲击。

秦至庸心中暗道:“人,怎么可以强大到如此程度?弹跳力,爆发力,平衡力,反应力,速度,都超越了人类的极限。内劲,真的就那么神奇吗?”

不过,现在可不是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

秦至庸抱拳道:“两位客官,不知可否先停手,听我一言?”

贾廷对曹添说道:“曹添,住手。你一个人,拿不下她。”

邱莫言的武功,要比曹添的身手强一点。

曹添出一刀,砍在邱莫言的剑上,连忙后退了几步,回到了自己的阵营中。邱莫言同样借助曹添的力量向后“飘”去,回到了铁竹跟贺虎他们的身边。

二人都不想再搏杀,正好借秦至庸的话作为台阶下。

曹添盯着秦至庸,冷声问道:“秦至庸小哥,不知你有什么想要说的?”

邱莫言也看向了秦至庸。

秦至庸笑着说道:“两位客官的武功真是惊艳绝伦,令秦某这个读书人好生羡慕。若是有机会向各位客官请教武功,那真可谓是秦某的荣幸。我是真的想要继续观摩二位的精彩对决。只是……客栈是住宿和吃饭的地方,实在是不宜打斗。”

“客栈外面,就是沙漠,场地宽敞,空间够大,可以让各位客官随意折腾。不如,各位客官到外面继续比武?我们老板娘说,谁要是赢,中午我们店里会免费送给赢了的人一只烤羊。随便说一句,我们店里的烤全羊味道可是一绝。”

一流武者搏杀,是非常凶险的事情。

秦至庸想要当成看戏一样欣赏?

想得美。

锵。

邱莫言长剑入鞘,对贺虎铁竹他们说道:“我们走。”说完,她转身上了楼梯,向自己的客房走去。

贺虎和铁竹他们,都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客房。

贾廷对着秦至庸笑了笑,对曹添和陆小川说道:“我们吃饱了。回房休息吧。”

………………

金镶玉走到秦至庸的身边,说道:“秦至庸,你还真把他们劝住了,真令老娘我刮目相看。我还以为你会和那些迂腐的书生一样,要说一些之乎者也,仁义道理呢。”

秦至庸说道:“读书,不是为了学什么之乎者也,而是为了吸取书中的智慧。古之先贤的智慧,都记载在书中,就看我们这些后辈能不能学到。仁义道理,没什么不好。只是,仁义是用来要求自己,而不是用来要求别人。自己都不仁义,有什么资格让别人仁义?”

金镶玉看着秦至庸。

秦至庸被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问道:“老板娘,你干嘛这样看着我?”

金镶玉说道:“秦至庸,你走吧。我让刁不遇送你入关,回大明。今天就走。”

秦至庸说道:“老板娘,你要赶我走?”

金镶玉摇头道:“不是赶你走。是你不适合待在龙门客栈。你回中原去,去读书,去参加科举,去做官。你这样的人,太稀少。你做了官,一定会善待百姓,为百姓谋福祉。”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