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7章 生性多疑的东厂高手(第1 / 1页)

写完日记,剔骨刀放在了枕边,秦至庸躺在床上,身心疲惫,很快入睡。

秦至庸睡得很沉,没有感觉到时间的流失。

嘭嘭嘭。

敲门声响起。

秦至庸一个睁开眼睛,快速坐起来,将剔骨刀拿在手里:“是谁?”

金镶玉的声音传来:“是我。”

秦至庸心神一松,原来是老板娘。

客栈的气氛有些不对劲儿,搞得秦至庸都有些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有点风吹草动,就紧张。

心不淡定,秦至庸知道是不对,可是没有办法。他的心境还没有达到“定”的状态。想要做到宠辱不惊,泰山压顶而不变色,根本就做不到。

秦至庸打开房门,问道:“老板娘,你怎么来了?”

金镶玉诧异地看了秦至庸一眼。

立了志向,心中有了目标,秦至庸的精神和气质,和之前相比就有些不一样。

金镶玉是一流高手,眼力高明,顿时就察觉到了秦至庸身上的细微变化。

“你可真能睡啊。”金镶玉靠在门框上,一脸悠闲的样子,“从早上睡到现在,太阳都要下山了。你不吃晚饭?”

秦至庸一愣。自己睡了很长的时间吗?怎么自己只是觉得小睡了一会儿?

一看窗外。

夕阳映红了半边天。

不过,这一觉,睡得可真舒服。

现在秦至庸感觉精神饱满,精力充沛,好像年轻了十岁,回到了少年时期。

返老还童?

当然是不可能。

秦至庸心中立下志向,心智坚定了,睡得比较安稳,才有了自己变得年轻的错觉。

金镶玉说道:“到厨房,吃晚饭。”

秦至庸跟着金镶玉来到厨房。

掌柜、刁不遇、店小二,都已经准备开吃。

秦至庸经过大厅的时候,那里空无一人。他问道:“客人呢?他们已经走了吗?”

掌柜摇头说道:“没有走。都回客房了。”

秦至庸说道:“奇怪,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金镶玉没好气说道:“你想要什么动静?莫非要他们动手厮杀,拆了老娘的客栈,你才开心?他们安安静静的最好。希望他们住两天就滚蛋。惹不起,老娘还躲不起吗?”

金镶玉开的是黑店。但是有些人,她还是惹不起。

东厂的那三个档头,一眼就不像是好人,并且武功高强,很不好惹。真要动手,金镶玉可不敌。

吃了晚饭。

金镶玉说道:“刁不遇,稍后你给客人送点热水过去。”

秦至庸说道:“老板娘,还是我来吧。毕竟我之前和他们接触过了一次。我去送热水,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金镶玉点了点头,说道:“也好。不过你还是要小心些。”

秦至庸说道:“我会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动作和善一些。不引起误会。对了,他们是住在几号客房?”

掌柜说道:“三号,七号,十一号和十三号客房。”

秦至庸说道:“知道了。都是住在二楼。”

………………

秦至庸提着大水壶,给客人送热水。他敲的第一个客房,就是东厂三大档头住的房间。

敲门声一想起,曹添瞬间拔出刀,打开了房门。不等秦至庸反应过来,刀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不止是金镶玉和秦至庸觉得客栈里的气氛不对,东厂的人和邱莫言他们作为当事人,更是感觉到了压抑。

稍有风吹草动,就会拔刀。

不怪他们。

人在江湖,没有安全感。难免一惊一乍。

秦至庸脖子上的皮肤,感知到了刀锋的锐利气息。只要曹添稍稍一用力,秦至庸就会命归黄泉。

人的心理状态,非常神奇。

危险没有来之前,心中会怕,会有恐惧。但是真正面对死亡的时候,好像就不那么恐惧,反倒坦然了。

因为恐惧没有意义,说不定还会令情况变得更糟。

秦至庸深吸了一口气,没有理会脖子上的刀,用温和的语气说道:“三位客官。我来给你们送热水。你们赶路,辛苦,睡觉之前,用热水泡泡脚,活活气血,可以消除疲劳。”

贾廷说道:“曹添,把刀收了。秦至庸小哥是读书人,不懂武功,你可不要吓着他。”

曹添看了秦至庸一眼,收了刀,说道:“我在他的眼中,可没有见到畏惧。读书人,都不怕死吗?我见过许多读书人,他们都是贪生怕死之徒。小子,你很不错。”

陆小川盯着秦至庸一言不发。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秦至庸给他们添加热水的时候,神态恭敬,动作慢,但是很稳。热水添加完毕,秦至庸说道:“三位客官泡完了脚,早点休息。若是还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叫我。”

秦至庸退出房间,为他们关上了门。

陆小川心思阴沉,凡事都会向坏处想。因为性格原因,他的杀手锏是银针暗器,杀人于无形,令人防不胜防。

“一般的人,面对我们,就算不知道我们的身份,怕是也会被吓得战战兢兢,说不出话来。”陆小川说道,“可是秦至庸这小子,刀架在脖子上了,都不怕。读书人?哼,我绝对不相信他只是一个纯粹的读书人。”

曹添点头道:“我也不相信。”

贾廷的眉头微微一皱。

秦至庸的精神状态和早上相比,有了很大不同。这种精神状态和气质的改变,普通人很难发现。可是贾廷不是普通人,他的眼力和武功,比起金镶玉还要强半筹。

秦至庸精神状态的改变,贾廷当然一眼就看出来了。

贾廷心中暗道,莫非,自己真的看走了眼,秦至庸是一位深藏不露的绝顶高手?

可是,秦至庸身上,的确没有一点练过武功的痕迹啊。

“若秦至庸真的是个绝顶高手,武功返璞归真,我们说不定就有麻烦。”贾廷语气凝重地说道,“半夜的时候,我探一下秦至庸的虚实。”

江湖很大,武功修炼到返璞归真的强者,未必就没有。行走江湖,小心驶得万年船,无论怎么谨慎,都不为过。

秦至庸和其他的读书人,有着很大不同,再加上这里是大戈壁的客栈,东厂的人怀疑他的真实身份,不奇怪。

给邱莫言他们送完了热水。

秦至庸提着空水壶回到了厨房。

秦至庸说道:“老板娘,掌柜,事情忙完。要是没有其他事情,我就先回房间了。”

金镶玉知道秦至庸要去看书,点了点头:“你去吧。”

………………

儒家的《大学》,基础内功口诀,太祖长拳的动作要领,秦至庸都已经烂熟于心,可是他依然拿起书本默读了一遍。

书,读十遍,有十遍的领悟,读一百遍,有一百遍的功效。

温故而知新,不外如是。

每一次读《大学》,秦至庸都能有一点心得。这让秦至庸甘之如饴。

说明,秦至庸读书,是真正用心了的。并且他在向“知行合一”靠拢。

非常难得。

把书读一遍,天就黑了。

秦至庸把书本放好。他现在已经学会了爱惜书本,珍惜纸张。下笔之前,必须要心有成竹,知道自己要写什么。这样做,可以培养心性。

练拳,是秦至庸重要的任务。

读书,可以培养心性,弥补性格中的缺陷,让人成为如玉君子。

但是练拳,则可以令人增强力量。

智慧和力量,都要拥有才行。

秦至庸练拳,心还是不定,但是专注程度,和之前相比,已经好了很多。至少,他能在练拳的时候,感知自己的身体。手脚配合起来,比较协调。

拳经有云:肩与胯合,肘与膝合,手与足合。

其实,说的就是身体的和谐和协调。

秦至庸出拳出脚,都很轻,没有怎么用力。因为秦至庸是初学,他给自己定的目标就是动作要标准。一拳一脚,都要达到拳谱中的要求。

至于出拳的力道和速度,并不是他目前考虑的问题。

做任何事情,都需要循序渐进,一步一步来。切不可急功近利。想要三五天就增加百年功力,成为绝世高手。那不是拳术,是神话。

做人,不可动妄念。

还是脚踏实地的好。

秦至庸的拳脚虽然没有用力,但是他的动作协调和谐,动作勉强标准,再加上他的专注力。一套太祖长拳,还真让他打出了一点韵味。

这一练,就是两个多时辰。

秦至庸回过神来,已经午夜。

“我已经练拳这么长的时间了吗?都已经是半夜了。”秦至庸看了一眼窗外的月亮,心中暗道,“可是我一点都没有感觉到累,反而精力充沛。”

秦至庸还不知道,其实,他这样的练拳状态,才是正确的。

练拳的时候,心无杀念。只用意,不用力,是最适合养生。

秦至庸躺倒床上,闭上眼睛,开始冥想。他想要早点达到入定的状态。

贾廷悄声地站在门外,透过门缝,将秦至庸练拳的神态和动作看得清清楚楚。

直到秦至庸睡下,贾廷才离开。

回到房间。

陆小川问道:“怎么样?那秦至庸是不是高手?”

贾廷摇头,说道:“可能是我们多疑了。秦至庸的确在房间里练拳。但是他是真的不懂内功。一套太祖长拳被他打得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量。哼,花拳绣腿。”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