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6章 立志要趁早(第1 / 1页)

秦至庸给邱莫言他们端来饭菜和包子。包子馅不是人肉,而是羊肉。

“几位客官,请慢用。我叫秦至庸。若是还有什么需要,直接叫我就行。”秦至庸笑着说道。

修心修身,可以改变人的气质。

和半个月前相比,秦至庸身上的气质的确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心性柔顺了许多,接人待物的态度,同样发生了改变。

无论是谁,见到了秦至庸,至少心中不会升起讨厌的情绪。

邱莫言点头道:“嗯。你先下去吧。有什么需要,我们自然会叫你。”

秦至庸后退两步,转身离开。走路的姿势,依旧周正挺拔,不急不缓。

铁竹看着桌子上的饭菜和包子,小声说道:“那小子太热情了一点吧。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饭菜会不会有问题?”

贺虎也说道:“江湖险恶。不得不防。”

邱莫言说道:“他不是坏人。饭菜没有问题。吃吧。”她率先拿起一个包子吃起来。赶了一晚上的路,她现在的确是饿了。

秦至庸的眼光清澈干净,没有邪念。一个人的眼神,是不会骗人的。

邱莫言他们饭还没有吃完,就又有三个客人上门。

他们正是一路追着邱莫言而来的东厂三大档头,贾廷、曹添、陆小川。

贺虎和铁竹见到他们,本能地要拔出长刀。

邱莫言做了一个向下按的手势,让他们稍安勿躁。能不动手,还是尽量不要动手的好。东厂的三大档头,都是一流高手,贺虎铁竹他们可不是敌手。

单独对付其中一个,邱莫言没有问题。可是要同时对付两个,她逃命都会很勉强。三大档头联手,她将必死无疑。

自己能劫走杨宇轩的儿女,是因为他们三人根本就没有尽全力。现在回想起来,邱莫言才知道,自己上当中计了。

事已至此,悔之晚矣。

邱莫言将警惕性提到了最高。

东厂的人真要动手,她只能拼死一搏。

“敌不动,我不动。敌若动,我先动。”邱莫言轻声说道,“东厂的人没有出手的迹象。我们就不要出手。”

铁竹和贺虎点了点头。现在他们再也没有心思吃饭。

贾廷他们走到另外一张桌子坐下。

曹添大声道:“店小二,死哪里去了?好酒好肉给老子端上来。”

厨房里,金镶玉透过门缝看了三人一眼,小声骂道:“他娘的,又是三个一流高手。莫不是今日开武林大会吗?怎么那么多的高手来老娘的客栈里?掌柜的,你出去招待他们三个。”

掌柜点头道:“是,老板娘。”

秦至庸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说道:“老板娘,还是让我来吧。”

掌柜看了秦至庸一眼,又看了看金镶玉,等她拿主意。

金镶玉说道:“秦至庸,那三个人可都是一脸阴沉,凶神恶煞,肯定不是好相与的。你若是有一点失误,让他们不满意,被杀,可不要怪老娘没有提醒你。”

秦至庸闭上眼睛,心中暗道:心有恐惧,不得其正。要是自己畏惧,不肯面对危险,心理素质肯定得不到提高。

如果把这三位一流高手招待好。自己的心理素质肯定会有所提升。

秦至庸坚定地说道:“老板娘,我来。”

金镶玉点头道:“好。那就你来。”

曹添的声音再次传来:“店里的人呢?都死了是不是。”

秦至庸端着酒肉出了厨房,连忙说道:“来了,来了。客官,你们的酒肉,请慢用。”

嘴上虽然这样说,但是秦至庸的动作依然是不急不缓。只有不急不缓,才能保证心里清净,不急躁。

心一急躁,就会出错。

招待东厂的三个心狠手辣的高手,一定要稳,可容不得半点差错。

每一盘菜,每一个酒碗,包括那一大坛酒,秦至庸都是双手奉上,稳稳地,轻轻地,放到桌子上。

秦至庸站直了身子,一脸温和地笑着说道:“三位客官,请慢用。我叫秦至庸,有什么需要,随时可以叫我。”

曹添还想要发脾气,准备拍桌子,却被年纪最大的贾廷阻止。

贾廷对秦至庸说道:“好。你这个店小二不错。你先下去。有什么需要,我们会叫你。”

秦至庸微微点头,后退两步,转身走进了厨房。

曹添说道:“那个店小二不像是个普通人。”

贾廷看了邱莫言一眼,道:“这家客栈,处处透露着古怪。一个店小二,行走姿态,居然尽显儒家读书人的风范。不要忘记了督公的命令,我们的任务是盯着杨宇轩的儿女,等待周淮安出现。其他的一切,不重要。千万不要节外生枝。”

贾廷的年纪最大,见多识广,眼光毒辣。曹添鲁莽,陆小川年纪小心思阴柔,和贾廷相比,差了很多。

读书人,手无缚鸡之力。

曹添和陆小川仗着武功和权势,看不起儒家的人。认为读书人只是会耍嘴皮子,玩弄阴谋诡计。

但是贾廷则不一样,他年轻的时候,有幸见过王阳明先生。

王阳明是心学集大成者,是儒家的大宗师。在王阳明先生跟前,就算贾廷身手高强,都不敢有丝毫动武的念头。

真正的读书人,绝对不能轻视。

回到厨房。

秦至庸送了一口气,刚才,真怕曹添他们动手拿自己撒气。

金镶玉说道:“有胆识。”

秦至庸苦笑道:“老板娘过奖了。我刚才是装模作样,强自镇定,其实心里怕得要死。我的后背全部被汗水打湿了。”

给三位东厂档头端酒菜,看似轻松,只有几分钟的时间。可是秦至庸的心理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体力的消耗,不亚于跑了五千米。差点令秦至庸虚脱。

毕竟,一个不好,就有着被杀的风险。

东厂的人,可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家伙,危险得很。

不过经历了这一次,秦至庸的心理素质提升了很多。感觉自己一下子成长了,心灵变得强大起来。

身体素质变强,需要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不可能一下子力量倍增。但心理素质,则可以快速提升。机缘巧合之下,心理素质蜕变,是完全有可能。

就像是一个懦弱的人,受到刺激,心理急剧变化,成为了一个勇敢的人,一点都不奇怪。

这样的例子,有很多。

只不过,心理素质的提升,往往是三分钟的热情,之后就很容易退转。

金镶玉见秦至庸脸色有些疲惫,说道:“你先回房休息。”

秦至庸说道:“老板娘,客人要是还有需求,那可怎么办?”

金镶玉一瞪眼,没好气地说道:“老娘和掌柜还没死呢。有啥事情是老娘搞不定的吗?让你去休息,你就去。那么多废话干嘛?”

秦至庸点了点头,说道:“谢谢老板娘。”他的确有点累。

心力憔悴的感觉,可不好受。

金镶玉见秦至庸转身要走,忽然说道:“稍等一下。”

秦至庸疑惑地看着金镶玉。

金镶玉从刀架上取下一把锋利的剔骨刀,丢给秦至庸,半开玩笑地说道:“店里的气氛不太对劲儿,怕是不太平。拿着把刀,防身用。”

秦至庸小心地接过剔骨刀。

尽管秦至庸知道,以自己的身手,随便一个江湖人都能置自己于死地。可是有了一把刀在手,心中多少有了点安全感。

………………

回到了十八号客房。

秦至庸坐在凳子上,闭上眼睛,静默了几分钟,让心态稍微平静了一些。

随后他拿出毛笔和纸张,开始书写。

“今日。客栈里来了两拨人。居老板娘说,共有四位一流高手。当然,我是看不出来他们的武功层次。但是我相信,老板娘不会说谎。”

“我亲自招待了他们。”

“他们的表情,有的阴冷,有的霸道,有的狠毒。相由心生。显然都不是善良之辈。招待他们,就像是和死神打交道。克服了心理障碍,直面他们,我发现,自己的心理素质增强了一些,就像是心境提升了。或许这是错觉,更有可能是自己的心理暗示。不过,我相信这不是坏事。”

写到这里,秦至庸停了下来。

最近这几天,秦至庸养成了写日记的习惯。把自己每天的生活和修行经历记录下来。

读书人要“一日三省吾身”。

只有不停地反省自己的得失,才能每日进步。

以前,秦至庸认为修行就是练武。那太狭隘。甚至是对修行错误的理解。

什么是修行?

将错误的思想和行为加以修正,才是真正的修行!儒家修行的目的,又是什么呢?《大学》里其实说得很清楚。那就是“止于至善”。

思考良久。

秦至庸继续下笔。

“三十而立。不是成家立业,而是立志向。确定自己这一辈子要干什么。有了志向,才不会迷茫,才不会蝇营狗苟。我已经二十七岁,是该给自己立志向了。我给自己的定位是,做一辈子学问,做一个真正的修行者,去探索那浩瀚无穷的知识和学问。”

人生在世,给自己做一个合理的定位,明确志向,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王阳明先生读书,不是为了做官,不是为了发财。他是为了成圣成贤。正是有了大志向,他才成为了儒家心学流派的集大成者,最后可以和孔子、孟子、董仲舒、朱熹等儒家先贤比肩的存在。周总理更是从小就立志要为“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

秦至庸只是一个普通人,不敢和先贤们相比,但是不妨碍他立下志向,更不妨碍他修身修心,去探索学问追求知识。

有了志向。

秦至庸的眼神立刻变得坚定起来。思想和心灵好像一下子升华了。

用修行界的话来说,此刻的秦至庸,心中已经有了“道”。

**********

墨羽云山写得很慢。我想要写精致一些,把真实的修身修心之术,写出来,让大家跟着主角秦至庸一起修行。

至少,大家读了此书,要有所得。

书中的修行理念都是我们中华传统文化,不涉及什么灵气,什么能量。我们拿到现实生活中,要同样适用。要是大家能在书中学到接人待物,为人处世,修心强身的办法,获得美满幸福的人生,那是最好不过。

最后,新书上传,云山感谢大家的支持。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