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3章 修身心法(第1 / 1页)

待在客房里,秦至庸的心怎么都静不下来。忽然,他见到了桌子上的书本,正是先前那个书生留下的四书五经。

秦至庸拿起一本《大学》读了起来。

读书,需要用心。

秦至庸学的是历史,不是古典文学。但是儒家的名篇《大学》,他一样读的懂。以前,秦至庸对论语中庸大学有点了解,可是没有细读过。

现在来读《大学》,还真有点不一样的感觉。

四书五经能传承数千年,其中的学问自然是博大精深,有其深刻的道理。

只是世人不去研究而已。

能做到知行合一的人,那就更少了。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

读书的声音传出了客房。金镶玉和掌柜他们听到,都是一愣。

掌柜说道:“老板娘,秦至庸那小子还真是个读书人啊。他刚才还精神恍惚,怎么忽然就开始读书了呢?莫不是他真的想要进京考科举,当状元郎。”

金镶玉瞪了他一眼,说道:“秦至庸心思纯正,没有邪念,不是伪君子。他是个正真的读书人。中午的时候,给他送饭进去,多弄两个菜。”

掌柜连忙说道:“好的,老板娘。”

他奇怪,老板娘不是痛恨男人吗?怎么会突然间对秦至庸那小子那么好?

读完了《大学》。

秦至庸暗道:“欲修其身,先正其心。心正则身正。《大学》不是一篇普通的文章,而是修身心法。”

不知不觉,秦至庸坐直了身子,让身体端正起来。身体一正,秦至庸感觉呼吸都更加通畅了。他的心态也逐渐平静了下来。

…………

店小二端来了午饭:“秦公子,吃午饭啦。”

秦至庸感激道:“谢谢。”

看到盘子里的肉,秦至庸想到早上被杀的三个汉子,顿时脸色苍白,一阵反胃。

“哇。”

秦至庸扶着桌子吐了出来。

店小二说道:“要不要这么夸张啊?秦公子你放心,这不是人肉,是羊肉。”

秦至庸挥了挥手,说道:“我不吃肉。把肉端走。”

店小二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端走了羊肉。

…………

吃了午饭。秦至庸走出客房,对金镶玉说道:“老板娘,我身上没有银子,不能在你这里白吃白喝。我帮你干活儿。”

无论在任何时代,任何社会环境,都要嘴甜,手脚要勤快,才能有立足之地。

否则,就会混不下去。

金镶玉是刀子嘴豆腐心。

她对秦至庸说道:“不打算离开客栈?”

秦至庸说道:“我想要住下。”

金镶玉冷笑道:“你小子倒是有点自知之明。这里是大漠戈壁,你不懂武功,出去以后就算没有遇到强盗土匪,也是死路一条。你没有银子,当然不能在我这里白吃白喝。你去厨房帮忙吧。”

秦至庸点头道:“是,老板娘。”

秦至庸转身向厨房走去。金镶玉看着他的背影,嘴角微微上翘,脸上露出了笑意。

进入厨房,秦至庸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又让他想起了早上杀人的场景。

屠夫刁不遇正在切肉。

刁不遇的刀功,出神入化。菜刀在他的手里,化作一道道刀光,一大块肉很快被切好。

肉片厚薄均匀。

见到案板上的羊头和羊骨,秦至庸心中才好受了一些。不是人肉就好。

走到刁不遇的身边,秦至庸问道:“不知道你可否教我切菜?”

刁不遇冲着秦至庸嘿嘿一笑,点头道:“当然……可以。你能来帮忙,那是最好不过了。”

掌柜在旁边说道:“秦公子,你不晓得,刁不遇这家伙就是个懒货。他是巴不得有人帮他切菜切肉。你让他教你切菜,是正中了他的下怀。”

刁不遇说道:“我切菜快……没耽误干活。”

秦至庸笑着说道:“能帮到大家,我很高兴。”

刁不遇拿来一块肉,将菜刀递给秦至庸,让秦至庸切。

秦至庸接过菜刀,直接下刀。

刁不遇摇头,纠正了秦至庸握刀的手法。

切菜运刀,是一门学问。秦至庸不懂,需要刁不遇手把手地教。

握刀的手法正确了,刁不遇示意秦至庸可以下刀了。

刚开始的时候,秦至庸切得很慢,下刀不稳。切了十几刀,秦至庸开始调整身体,改变站立的姿势,让身体更加端正平衡。

这样一改变,切刀的速度果然快了不少。

掌柜和刁不遇是武功高手,特别是刁不遇,更是用刀切菜的行家。秦至庸切肉的时候,眼神非常专注,再加上他的身体微调,站立得很正。他们都觉得,秦至庸悟性惊人。

只可惜,秦至庸年岁已大,不适合再练内功。否则,秦至庸肯定能成为江湖中的一流高手。

…………

秦至庸在厨房里帮忙七八天以后,他和老板娘金镶玉、掌柜、店小二、刁不遇都混熟了。秦至庸勤快,干活儿任劳任怨,没有读书人的眼高于顶,傲娇之气。

金镶玉和掌柜他们都很喜欢他。

谁都喜欢勤快的人。

这些天,秦至庸每天干活之余,都要诵读四书五经。

读书法,有三到。

心眼口,信皆要。

秦至庸已经能将《大学》背诵下来。并且有了不少的读书心得。

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

定,静,安。

儒家修身心法的三个层次。

定住身体,容易。可是要让心定下来,那是千难万难。

秦至庸首先要做的就是培养自己的定力。至于“静”和“安”,那是更高层次的境界。目前不予考虑。

这天早上。

秦至庸找到金镶玉,他自认为和她熟悉,可以开口请教武功。之前他好几次想要请教,都是话到了嘴边,又吞了回去。

“老板娘。不知你可否教我武功?我手无缚鸡之力,想要练武防身。”秦至庸鼓起勇气问道。

秦至庸要学武,金镶玉一点都不吃惊。

她说道:“我早就看出来,你想要练武。你每天跟着刁不遇切肉切菜练刀功,我都看在眼里。可惜,太迟了。你的经脉不通,年岁已大,修炼不了内功。我这里倒是有基础内功和太祖长拳。你若是要,就拿去。至于能不能练成,就要看你自己的造化。”

秦至庸毫不犹豫点头:“要。”

金镶玉拿出两本书给秦至庸。

一本是内功心法,一本是拳谱。

基础内功和太祖长拳都是江湖中最基础的功法。各个门派和武馆都有。

就算是禁军教头“周淮安”在传授将士们武功的时候,教的其实也是基础内功和太祖长拳。

所以金镶玉将这两本功法给秦至庸,一点都不心疼。

可是这两本功法对于秦至庸来说,是救命的东西。他接过书本,感激道:“多谢老板娘。”

金镶玉不认为秦至庸可以练出内劲来。

哪个内劲高手不是从小就开始打坐修炼?二十几岁才开始修炼内功,几乎没有任何希望。

太祖长拳倒是可以练。但没有内劲驾驭拳法,太祖长拳练得再好,不过是花拳绣腿。

金镶玉笑着说道:“好好练。若是有奇迹出现,说不定你可以成为江湖中的绝世高手。”

这是安慰秦至庸的话。

回到房间。

秦至庸要做的不是马上修炼,而是将拳谱和内功心法背诵下来。

《论语.卫灵公》记载,子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有了充分的准备,做起事情来,才能得心应手,事半功倍。

心态正,人就不会那么浮躁。看书就能专注,记忆力自然就会提升。

秦至庸只用了一上午的时间,就把内功心法和拳谱背熟。

他练拳的时候,动作缓慢,出拳无力,手脚配合不到位,让人觉得有些滑稽。但是他的神态,是那样的专注,好像真的沉寂在了拳法当中。

金镶玉和掌柜们,都没有嘲笑。

秦至庸是什么样的人,他们都清楚。他们练功的时候,可没有秦至庸这么专注。哪怕秦至庸的动作再缓慢,再滑稽,他们都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嘲笑。

只是秦至庸生不逢时,年纪大了,不适合修炼内功,颇为可惜。不过那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一个穿着盔甲的高大中年人带着十多个护卫走进客栈。掌柜、刁不遇、店小二,立刻恭敬道:“见过千总大人。”

秦至庸停下练拳,跟着掌柜他们一起行礼。

做人,要入乡随俗。

切不可张扬个性。

此地可是龙门客栈。要是被一刀砍死,找谁说理去?

没有强大力量自保的时候,必须要低调,低调,再低调。

此乃生存之道。

金镶玉笑着说道:“千总大人,你怎么有时间来我这个小店?”

金镶玉和千总大人的关系可不一般。金镶玉能在这里开店,还要多亏了千总大人的照应。

千总大人哈哈一笑,说道:“我这次来,不是为了睡你,是有正事通知。朝廷送来密函。兵部尚书杨宇轩意图谋反,被东厂曹少钦抓住证据处死了。”

“杨宇轩的儿子和女儿会发配到这里,可能会出关路过龙门客栈。杨宇轩虽然死,但是他麾下有几个忠心的高手,特别是那个禁军总教头周淮安,据说武功尤其厉害。我怕他会来劫人。反正你们都注意一点。”

金镶玉眼神一闪,笑着说道:“我的千总大人,你就放心吧。我金镶玉开店,三教九流的人都见过。就算真有了什么情况,我也能应付。”

千总大人点了点头,相信金镶玉的能力。他见到秦至庸这个陌生人,问道:“这小白脸是什么人?”

金镶玉满不在乎地说道:“哦。秦至庸啊,他是我新招的一个伙计,在厨房帮忙干点杂活儿。”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