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章 揽雀尾(第1 / 1页)

老者心中嘀咕:三丰,没听说武林中出现叫三丰的道门高手啊。

想罢,老者冷声道:“我不知道你从哪听来的,金凤凰背后是唐门,但金师傅不是你想见就能见的,你走吧。”若是随便来一个人要见北美唐门负责人,就让见了,岂不是要忙死。

张老道有些不耐,他没心情和这些人扯皮。

沉腰坐跨,身体摇摇晃晃,慢慢站起,两腿微弯,猛然踏地。

“轰”

脚下的水泥地面,登时开裂,整座三层的金凤凰,都晃了几晃,似是地震一般。

旁边的食客中,有女子受这一惊,猛然尖叫出声。

金凤凰的负责人,那老者脸色一变。

张老道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现在可以见了吗?”

老者眼神闪烁,沉声道:“我这便通知金师傅,三丰道长还请稍后,不过金师傅愿不愿意见你,我就不知道了。”

张老道听了,默默坐下。

老者转身离开,想来是打电话通知去了。

张老道坐在椅子上,双眼微合,平静的心神下,暗藏着汹涌。

约么一个小时,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金凤凰门口。

金凤凰的负责人忙过去,打开车门,身体微躬,显然很是尊敬车内的人。

一个身影从车内走出,正是唐门在北美分部的负责人金禄,金禄今年已经五十出头了,由于保养得当,养尊处优,看起来也就会三十多岁的样子,个子不高,但骨架极大,使其看起来气势如山,行走间眉眼开阖,闪露精光。

金禄在门口,看了眼端坐在金凤凰大厅的那道背影,心思辗转,他本以为又是哪家的小辈,崭露头角,想踩他的肩头,扬名立万,可从手下的描述来看,此人功夫极为不简单,不知此行到底有什么目的。

不过金禄风风雨雨半辈子,又是唐门元老,自然不会惧怕,抬脚往酒店内走去,身后跟着四个身穿黑衣的好手。

此时的酒店内,早被金凤凰的人清了场,看热闹的人,虽然不愿意,但金凤凰背后的势力,也惹不起,所以清场之后,金凤凰大厅内,除了工作人员,只剩下张老道自己一人。

“阁下找金某,不知有什么事?”一个声音响起。

张老道睁开眼睛,站起身来,转身看去,仔细的打量了一番金禄。

随即,开口道:“贫道久闻金师傅乃是北美的华人大拳师,特来领教。”

金禄眯了眯眼,笑道:“三丰道长,比武切磋,异常凶险,不如……”

张老道面色平静,淡淡的道:“技不如人,死了也是活该。”

金禄脸色一沉,知晓对方来者不善,但他练了半辈子的功夫,作为武者的自信,是一直都有的,不然也不会一直坐在北美唐门负责人的位子。

朗声道:“好,武林的规矩,我们就打个擂。”这却是将事情定下了基调,有人下了战书,对方接下之后,两人在第三方的见证之下,擂台比武,生死勿论,当然这个擂台只是个说法,并非非得搭起一个台子。

张老道听了,也大致了解这些规矩,但他实在没心情等这些繁琐的准备。

上前一步,指着酒店门口处那些围在那里看热闹的人,“不用这么麻烦,有他们见证就够了,也不用选时间,就现在。”

金禄扭头看了眼门外的众人,神色不禁又阴沉了几分,暗道这人实在不懂规矩。

但在这么多人面前,金禄若是怯战不上,那在武林中将颜面扫地,被人耻笑。

金禄突然哈哈一笑,断喝道:“好,就依你,今时今日,生死勿论。”

张老道等的就是这句话,沉声道:“好。”,好字一出口,脚步便是一个前踏,提醒对方,现在就开始。

同时,左手手肘微微抬起,右手臂伸展,太极十三鞭,抽向金禄。

“呜……呜”空气中传来呜呜之声,却是张老道势大力沉的一记鞭手,打出的破空之声。

金禄看了脸色凝重,认出是太极中的鞭手,很是厉害,太极拳中的鞭手不是模仿的软鞭,而是古代大将的铁鞭,刚猛异常。

金禄右脚后撤,双手抬起,肘部前伸,双拳轰向张老道的鞭手,金禄练得是少林大洪拳,年纪虽大,打法依然刚猛。

“嘭”

拳掌相交,张老道面色不变,金禄却后退几步,脚步踩在水泥的地面上,踩得水泥崩裂。

张老道面无表情,一个滑步窜到金禄面前,右手抬起拂向金禄,动作轻柔,宛如轻抚一直孔雀的尾巴,生怕破坏了孔雀的羽毛。

“揽雀尾”

金禄手臂被张老道揽住,顿时汗毛倒竖,只觉手臂骨骼,似是要断了一般。

还未等金禄有所动作,张老道揽住金禄手臂轻抬,往金禄的怀中一按。

“嘣……嘣”金禄的胸口塌陷了一块,只听的体内骨骼绷断之声。

“嘭”

外面的人还没看清,只觉两人打了一招,随即一个人影便从酒店正门飞了出来,嘭的一声巨响砸在了门口的车上。

张老道抬脚走出酒店门外,看了一眼将车砸个深窝的金禄,整个人身体正好砸在了两个车门之间,车身中部,深陷其中,金禄此时面如金纸,眼神涣散,嘴角的血不停的冒出来。

张老道看了眼后,便转身离开,围观的人不自觉让开道路,他穿过围观的群众,扬长而去。

说来话长,但时间确是极短,前后打斗的时间不到十个呼吸。

过了好一会儿,金凤凰的众人,才反应过来,惊叫出声,一片混乱。

金凤凰的负责人凑到金禄身旁,摸了一下鼻息,才慌道:“门主死了。”

随即慌忙的道:“快,通知下去,赶紧将那道士抓到。”

手下之人此时寻找,才发觉道士人影都没了。

……

新加坡,陈艾阳的别墅。

王超和唐紫尘,程山鸣、陈艾阳和陈彬等人都在。

王超刚刚在暗杀陈立波时,和程山鸣联手杀死了唐莲溪,此时众人正在商议后续的一些事。

这时,唐紫尘的娘子军中的一员,快步走了进来,面色焦急。

唐紫尘心里一沉,知道又出事了,抬手打断手下的话语。

轻笑着转身看向陈艾阳,“此间事了,以后唐门和陈氏集团的合作,就按我们商议的开展,我和小弟还有事,就先走了。”

陈艾阳和程山鸣等人看到唐紫尘的手下,急匆匆的神色,料想到应该是出事了,所以都理解的点头。

出了别墅,唐紫尘和王超,还有娘子军的那个手下,上了车子。

那手下才急声道:“尘姐,出大事了,燕妮和金禄被人杀了。”

唐紫尘听了,原本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的神情,终于变了,脸色阴沉,沉默不语。

王超知晓燕妮和金禄是唐门在德国和北美的分部门主,两人的死亡,很可能造成欧洲和北美两个地方的唐门混乱,所以姐姐才会如此。

不由的握住唐紫尘的双手,此时的他,对于这种情况,也有点束手无策。

唐紫尘察觉到王超的关心,缓缓吐出一口气,调节好心情,沉声道:“去机场,回欧洲,不去南洋了。”

唐紫尘背靠座椅,看着车窗外,呢喃:“姓吴的……”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