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一百一十四章 大道殊途,但亦同归(第1 / 1页)

罗摩克里希那是古印度瑜伽六个流派中,哈他瑜伽的这一代的传人,哈他瑜伽中的“哈他”这一术语意为两极的结合。“他”象征能量、终极的力量,“哈”象征着思维和意志力。因此哈他瑜伽意为“能量与意志力的统一”。

罗摩克里希那是现代社会,极少数还能坚持苦修,贴近自然的修者,戴道晋也是费了好大功夫才找到此人。

此人不管是性情还是修为,都和古代的瑜伽术修者很相似,不为外部名利所动,戴道晋也意识到,原龙蛇世界武道大会,也并不是所有的武道高手都会参加,依然会有一部分人,默默苦修,不闻不问。

后山的山林中。

戴道晋随手将长剑放到一边,与罗摩克里希那相对站立。

罗摩克里希那此时的气质又有些不同,整个人面带微笑,一只手臂微弯,另一只手侧摆,姿势略有些古怪,但与周围的草木丛林,有恰到好处的和谐,似是融为一体。

戴道晋面色讶异,双腿微弯,两臂微摆,赫然一个太极起手式。

罗摩克里希那此人瑜伽古修者,不练打法,只为追求天地自然,打破瑜伽枷锁,开发自身,探索宇宙之妙。

所以戴道晋并未上来就用刚猛无铸的八极拳,而是选择了刚柔并济的太极拳应对,他想领教一下古瑜伽术对身体调节的独到之处。

戴道晋不再耽搁,腰胯转动,带动腿足发力,无声无息间向前窜出,瞬间掠到罗摩克里希那身前,手掌拂向罗摩克里希那的面部。

罗摩克里希那神色不动,在戴道晋的手掌拂过来的时候,腿部微坠,双脚一弹,犹如一只青蛙,猛地跳开,速度极快。

戴道晋看到,眼睛一亮,脚下不停,手中力道逐渐加重,手臂微晃,划出一道残影,空气中发出呜呜的破空声,一手太极单鞭,砸向罗摩克里希那。

罗摩克里希那身体动作又变,双手聚拢,身子微晃,不退反进,犹如一条弯曲的蛇,口中发出“嘶嘶”声。

戴道晋似乎感觉面前的罗摩克里希那,身化成一条丛林巨蟒,在草丛中游走。

“砰”

罗摩克里希那的双臂扛住了戴道晋的一记手鞭,身体微晃,但立马调整过来,迅速贴着戴道晋的手背,整个身体似是无骨柔蛇,缠向戴道晋,欲要将他绞杀。

戴道晋身子一震,左右晃动,犹如一头笨拙的大象。

“轰……轰”

戴道晋一个太极搬拦捶,轰向罗摩克里希那,随即犹如狂风暴雨,金刚倒锥,撇身捶,进步栽捶,太极十三鞭,倾斜而出。

土屑翻飞,草木四溅。

“砰”

罗摩克里希那整个人的身子被打飞出去,撞在了一个树上,随后坠落在地上。

缓了好一会儿,罗摩克里希那在站起身来,脸色略有些苍白,再无之前恬淡宁静,融于自然的意味。

戴道晋看到,心中却有些惊讶,对于自己的力道,心里清楚,一般的抱丹高手,经过自己的这番打击,怕是早就受伤吐血了,而罗摩克里希那却没什么大碍,暗想古瑜伽术果然有些门道。

罗摩克里希那拍了拍身上,走到戴道晋身旁,看着他,眼神恢复清亮,用着拗口的语调,笑着道:“戴,你的功夫是我至今为止,除了曾经那人之外,见过的最为厉害的人。”

戴道晋问道:“你说的那人,是谁?”

罗摩克里希那伸手示意,两人往回去的路上走去,开口道:“我年轻的时候,对外面很是向往,也曾去过你们的国度,可是我去的不是时候,那个时候你们的国家的人有些疯狂,本想找到你们的武者,交流一番,可是后来出了一些事,只见过几个高手,我便返回印度了。”

两人一边走,一边聊着,罗摩克里希那继续说道:“再后来,我便在这里定居下来,避世潜修,大约十年前,一个男人找到了我,也是和你一样的目的,不过那人有些很不友好,那场比试,我受了很重的伤,样了一年多的时间,才恢复过来。”

戴道晋听了,目露思索,问道:“那人是何人?”

罗摩克里希那摇了摇头,“不知道。”

没多久,两人走到了小木屋。

罗摩克里希那长久避世不出,并不怎么好客,但却诚挚的邀请戴道晋多留几天,希望和戴道晋多多交流一下。

木桌搬到了木屋的外面,两人席地而坐,桌子上仍然摆的是那不知名的饮品。

戴道晋抿了一口,笑着道:“相传古印度时期,八千米高的圣山上,有人修成圣人。”

罗摩克里希那摇了摇头,笑着对戴道晋说:“从古至今,成圣者已成传说,大部分人都成了修者,今天修者也寥寥无几。”

戴道晋点了点头,明白对方说的乃是古瑜伽术的修者,秉承自然,探索宇宙之理。

罗摩克里希那道:“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便发现你的神异常强大,比我所见的任何人都强,所以我很好奇,以你的年级,是如何修成,如此强大的心神的。”

戴道晋想了想,“我的国家的武学思想中,有个说法叫‘天人合一’,和你们瑜伽术中的思想有些相似,至于我的心神强大,乃是特殊原因。”

罗摩克里希那点了点头,没有多问,接下来几天,两人坐而论道,交流起各自的心得。

戴道晋通过交流,了解到,古瑜伽术的修者在深沉的静坐中,进入最深层次的时候,就会觉醒人生自性与生命的至善境界,山中苦修,贴近自然,贴近宇宙,从而获得个体意识和宇宙意识的结合,打破身体内在的枷锁,唤醒身体内在沉睡的能量,得到最多的开悟和最大的愉悦。

古瑜伽大体上分为行瑜伽和智瑜伽,前者主要是对身体的自律,如善恶、爱憎等,对坐法,控制呼吸等的修炼,是为外修法,而后者是对精神上的思想、道德的综合修炼,尤其重视禅定,是为内修法。

用浅显的话说就是瑜伽是生理上的动态运动及心灵上的练习,也是应用在每天的生活哲学。

瑜伽的最终目标就是能控制自己,能驾御肉身感官,以及能驯服似乎永无休止的内心。感官的集中点就是心意,能够驾御心意,即代表能够驾御感官,通过把感官、身体与有意识的呼吸相配合来实现对身体的控制。这些技巧不但对肌肉和骨骼的锻炼有益,也能强化神经系统、内分泌腺体和主要器官的功能,通过激发人体潜在能量来促进身体健康。

过了几天后,戴道晋便动身离开了。

在路途上,戴道晋依然在体悟自己的所得。

他发现,中国的武学传承里,佛门武学的思想和瑜伽术尤为相近。

他又不由得想到,印度瑜伽术随着佛教禅法东传,唐时传有天竺按摩法,宋时传有婆罗门导引法,中国禅宗初祖菩提达摩在少林寺修禅,传有《洗髓经》和《易筋经》。

佛门的武学讲究“禅武合一”,瑜伽术也提出动静一如;佛门武学有内外功法,瑜伽也有内外修支;佛门武学强调模仿动物的五式,瑜伽术也有龙、蛇、黾、鹳等座法;佛门武学有数息法,瑜伽也有调息观。

戴道晋琢磨了一下,佛门武学东传之后,虽在自己的发展过程中更多地被中国同化,发展也带有强烈的地方特色,但其中依然有着古瑜伽术的影子。

甚至后来,道门,魔门,儒家这些流派,在大环境中,也都彼此碰撞,相互影响。

一边赶路,一边体悟。

戴道晋前世修的便是内家真气,自然不会单单眼中只有国术,再说,体悟这些不同的武学思想,对自己也大有裨益,毕竟大道虽殊途,但亦同归。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