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五十章 哑师姐(第1 / 1页)

河边。

陈清微弯腰拔出一颗青草,气鼓鼓的将青草掰成一段一段,扔到河水中。

鼓着腮帮子,哼道:“坏师兄,臭师兄,就知道出去沾花惹草。”

“难道我不够漂亮吗?”

说着,伸头对着河水,看着水中倒影。

一张标准的鹅蛋脸,身穿一件蓝色弹墨蝴蝶暗纹妆花缎交领通袖直领锦衣,逶迤拖地板岩青团花散花缎裙,身披淡肉红彩绣百蝶穿花纹蝉翼纱浣花锦。黑亮的浓发,头绾风流别致如意高髻,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插着拔珠朝阳五凤荆枝钿花,肤如凝脂,整个人显得天香国色国色天香。

陈清微葱指抚着自己的脸庞,“好漂亮啊。”

说完,回过神来,小脸微微一红,左右瞅了瞅,看到四下无人,安松一口气。

暗骂自己不知羞。

陈清微想到师兄的浪荡性子,不禁站起身来,叹了口,“唉”。

心情不好,遂沿着河边慢慢散步,在家里太过烦闷了,还是出来透透气,比较轻松。

抬眼看向河面。

“咦”

陈清微看向前方的河边,小跑着过去。

“这好像是个人唉。”

费了好长时间,陈清微将河里的人弄到岸边,用手指探了探鼻息。

“还好还好,还有气。嗯,这个男子长得还不错嘛。”

“呸呸呸,陈清微,你在说什么。”

“轰隆,轰隆”

“糟了,快下雨了,得赶紧找个地方避雨。”

还好陈清微是练武之人,力气足够,终于在下雨之前找到了一个躲避的山洞。

将这人放好之后,陈清微向洞外看去。

大雨,倾盆而下。

看着洞外的大雨怔怔出神。

良久,叹了口气,转身走进山洞。

看着地上躺着的这个男子,满身泥垢,脸色也有一些,陈清微便接了点雨水,将男子的脸擦了干净。

随后见男子一直不醒,便给男子把了把脉。

陈清微只感觉这个男子的脉搏,几乎不可察觉,良久,才跳动一下。

迟疑了一下,陈清微运使内力,度进男子体内,想要探查一下的伤势。

她的内力沿着经脉,运行刚刚没多久。

陈清微只感觉一股极为庞大霸道的内力,瞬间吞噬了自己的内力。

吓得她赶紧想要松手,撤回内力,可是此时只感觉,手像是不受控制,紧紧地和男子黏在了一起,而那股霸道的真气,紧跟着暴动起来,四处乱窜。

破坏着男子体内的经脉,陈清微只见男子,口鼻中都流出血来。

来不及担心这个男子,陈清微只感觉,那躁动的真气此时仿佛找到了宣泄的出口,往自己体内而来。

陈清微经脉内传来一阵剧痛。

“哼”陈清微闷哼一声,慌乱不已,赶紧驱使自己丹田的内力,打算将这外来的入侵者赶出去,但两者的体量比较起来,若是陈清微是个小溪的话,那霸道真气便是奔腾的河水,摧枯拉朽间,便来到了陈清微的丹田。

陈清微察觉到体内的状况,不禁苦道:本姑娘小命休矣。

忽然间,地上的男子蓦的睁开双眼,只见眼睛一片血红。

……

陈清微拿起一块尖锐的石头。

慢慢的走到男子身边,咬着牙,狠狠的盯着男子。

举起手中的石头,猛地砸向男子的头部,却是想要砸死他。

“砰”

石块脱手,滚落到一边。

陈清微看到,就在石头快要接触到男子的头时,一层薄薄的透明气罩,闪现而出,崩开了手中的石块。

假如陈清微武学见识足够的话,便知晓这是先天罡气,自动护体。

虽不知是为什么,陈清微却是没打算放弃,再次捡起石块。

走到男子身边,想要运使内力,结果才发现,自己丹田之内不知何时,盘踞着一股霸道内力,和自己的内力截然不同,似是男子体内的内力,自己的内力却不见了,而且驱使却丝毫不见反应。

陈清微咬咬牙,再次凭借力气砸向男子,石块再次被弹开。

陈清微委顿在地,心里凄苦绝望。

两行清泪流出。

良久,陈清微看到洞内的枯草,眼神一动。

将洞内的干草收集起来,并将男子的衣服放在一起,堆在男子身边。

步履蹒跚的走出洞口。

陈清微回头看了眼,慢慢燃起的火苗,转身踩着泥泞的路,往前走去。

山洞中,火苗越来越大,逐渐猛烈燃烧起来,那男子似是仍未醒来。

……

陈清微一边哭,一边走。

不知走了多久,看着周围的山林,眼神茫然,想到家里的父母,自己的师兄,不禁悲从中来。

解下腰间束带,左右看了看。

将挂在树枝的布带系好之后,陈清微踏上石块,将头往前一送。

蹬开脚下的石块。

她却是想要吊死在这里。

弥留之际,似是听到女子呼声。

……

“咳、咳、咳”陈清微醒来,看了看周围环境。

房间不大,布置简单,墙壁上贴着一个佛字,隐约可闻檀香味。

外间的人似是听到动静。

没多久,几个尼姑走了进来,其中一个年长者,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施主终于醒来了,你已经昏迷了三天了。”

陈清微听了,没说话。

另一个年轻的尼姑,道:“施主,贫尼下山办事,看到你在寻死,故而便将你救下,带回了庵里。”

陈清微依旧没有言语。

旁边那个尼姑小声道:“定闲师姐,这人不会是个哑巴吧。”

定闲瞪了她一眼,斥道:“定逸,不得无礼。”

转身又对陈清微劝道:“施主,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做如是观。”

”看破放下,顺其自然,一切以平常心对待,心无杂念,清净自在。”

陈清微听了,想到了自己的事,暗道:放下,放下,如何容易,有些怔怔出神。

尼姑们看这施主仍是不说话,便双手合十,道了句佛号,吩咐陈清微好生歇息,便出去了。

没多久,恒山派的弟子们,都知道了,庵里有一个哑巴施主,剃度之后,每日跟着大家一起参佛修行。

有些调皮的小尼姑,便喊她,哑师姐。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