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四十九章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第1 / 1页)

四层的《葵花宝典》真气,全力运转,使得戴道晋的速度达到了极致,宛如残影,剑光闪烁。

“叮、叮、叮”

剑器交鸣声,传遍整个广场。

戴道晋速度越来越快,心却在逐渐下沉,他发现自己的速度已经达到了最大上限,但独孤剑的速度也能堪堪赶上自己,自己的出剑速度,并不见优势。

场外的众人,除了寥寥几人,均都只能看到两个身影,交错在一起,长剑的碰撞声传来,却是看不清场内的两人的招式。

两个影子,以快打快,闪转腾挪,战场逐渐转移到了广场的东边,旁边便是深不见底的悬崖。

日月神教众人不敢近前,只能在远处看着。

忽的,两个人影分开。

戴道晋额头见汗,却是真气耗损过大,暗自调息。

独孤剑也没了刚才的笑容,脸色凝重,暗道这小子武功竟达到了这个地步,速度绝伦。

戴道晋呼出一口气,肃声道:“你先天了?”

独孤剑摇了摇头,“半只脚踏进去了,但还差最后一点。”

松了口气,暗道果然,先天不应该这么弱,戴道晋暗道:你要是先天了,我就转身就跑,还打个屁啊。既然只是半步先天,整好试验一下,我新创的剑招。

戴道晋嘿嘿一笑,“独孤教主,您老人家怕是此生也踏不出这一步了。”着重在老人家三个字上加重了口音。

独孤剑脸色一沉,这正是自己心病,自己年龄已大,潜修多年才堪堪踏出这半步,进入先天的希望渺茫。

冷声道:“本座的事你就不要操心了,先操心你自己的小命吧。”

说完,身上陡然升起一股气势,宛如一柄长剑,锋芒毕露。

戴道晋看了,心神沉入星云,心态不喜不悲,古井无波,面上面无表情,右手长剑横于身前。

心神经过星云的加成,戴道晋感觉四周的一切都印于心间。

两个人的气势,越来越盛。

悬崖边的白云都四散开来。

“剑一”

“轰”

尘土飞扬,碎石翻飞。

日月神教众人之中的底层弟子,不由得捂住耳朵。

待烟尘散去,众人看到,冲虚以剑撑地,嘴角溢血,独孤剑发带被割断,衣袍也有细小的口子,隐约可见红色,灰白的头发,随风而动。

独孤剑沉声问道:“你这是什么剑法?为何还会影响我的心神?”

“咳、咳、咳”

“嘿嘿,我自创的,怎么样,够劲儿吧。”

“还有一招,让你再感受一下。”

独孤剑心惊,正要说话,只听到幽幽的一声,“剑二。”

“刺啦”

“轰”

原地的青石板成片的碎裂,泥土四溅。

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得捂上双耳,以抵挡那刺耳的剑器交鸣之声,这声音似乎像是要钻进你的心眼里,难受异常,邪门的紧。

山风吹过,树叶打着旋儿飘向天空。

原地只有独孤剑一人站立,哪里还有冲虚的身影。

众人上前,任我行问道:“教主,那冲虚呢?”

感受着经脉内四窜的诡异霸道真气,和受伤的经脉,一股鲜血涌到喉咙,被独孤剑强行咽下,脸上泛起一抹潮红。

独孤剑转过身来,沉声道:“冲虚落下山崖,吩咐下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说完,甩袖而去。

任我行点头称是。

……

三天过去了,黑木崖下的众人,仍是没有见到武当掌门下山。

确定了消息,众人议论纷纷。

赌盘口的,买戴道晋死的喜笑颜开,买生的垂头丧气,暗骂什么狗屁武当掌门,没实力瞎逞英雄。

各种吵闹,各自散去。

其中,两名便服的锦衣卫相视一眼,转身离开。

这个消息逐渐在江湖上传开。

武当山接到消息,群情激奋。

两日后,雷军、清虚各率领教中弟子,直奔离得最近的日月神教堂口。

四海商会,开封城分会。

三个中年男子,一脸肃穆的找到史成文。

书房内,四人分别落座。

其中的马脸男人,拱了拱手,道:“史兄,不知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史成文面色凝重,他也是刚得到消息,这件事情若是真的,四海商会怕是要大地震,财帛动人心,东家在的时候,自然可以压服这些人,东家一旦不在,面对这四海商会庞大的财富,会使某些人疯狂。

顿了顿,史成文严肃道:“祝元亮,杨正志,贾乐声,三位大掌柜,四海商会中唯有我等四人知晓东家的真实身份。其他的我不想多说,东家以前对我等如何,想必不用我多做赘述。”

“而东家对于背叛之人的手段,想必也不用我多说。”

“再没有找到东家的尸体,确认东家的死讯之前,还望三位大掌柜慎重,一切照旧。”

另外三人,相视一眼,均点头。

史成文看了,也知道,这些人暂时恐怕会安稳一段时间,之后的事可就难说了。

看了眼窗外,眼神有些焦急。

祝元亮瞧的他的神情,想了想,道:“史老哥,您掌握着东家的一些隐秘力量,若是有什么消息,还望能及时通知我等。”

史成文点头,“自是当然。”

京城,锦衣卫镇抚司衙门。

听完刁兴修带来的消息。

坐在主位上的周济苍,脸色有些阴沉,道:“你说,武当派雷军和清虚带人,去了日月神教的堂口?”

刁兴修点头,“是。”

“砰”

“这帮家伙全都该死,哼”周济苍怒而拍桌。

说完,想了想,道:“农俊彦,刁兴修听令,命你二人速速前往,警告雷军、清虚二人,狗咬狗可以,但别把事情搞大了,不然可别怪本官不客气。”

农俊彦,刁兴修,均俯首领命而去。

……

华山。

这边岳不群也收到了消息,宁中则看过之后,好奇的道:“师兄,这武当掌门真的死了吗?”

岳不群想了想,“虽然没有找到此人的尸体,但这么久没有下黑木崖,想来是死了。”

“哦。”

另外一边,华山剑宗。

风清扬向来对这些事不关心,封不平等人也没有去因为此事去烦他。

几人在大堂里议论着这件事,不过却不是戴道晋的死。

封不平道:“冲虚此人是武当掌门,更是地榜上,仅次于风师叔的人物,连此人都死于黑木崖,可见魔教势大。”

成不忧冷声道:“势大又如何,我华山与日月神教的仇怨,却是早晚要报的。”

众人点头。

从不弃在旁边感叹道:“可惜了,好好地一派掌门,这么年轻就死了。”

门外,斜躺在阶梯上晒太阳的王无名,听了从不弃的话,翻了翻白眼。

小声的嘀咕道:“我都没死,他怎么可能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