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四十八章 留下右手(第1 / 1页)

任我行身材高大,眼神逼人,山风吹起他的黑发衣袍,更显狂放。

反观戴道晋,与之相比,略显瘦弱,但却有着一股不动如山的味道。

忽的一阵山风刮过。

任我行猛地窜到戴道晋面前,一记直拳砸向面前之人,拳劲刚猛凌厉。

戴道晋后退一步,左手持剑,右手轻飘飘往前一送,似慢实快,搭在任我行的手腕,往下一压,随之往右方一带。

虽是轻轻一压一带,任我行的感觉却是重若千钧,拳头犹如陷入泥沼,不由自主的往外偏去。

任我行眼神一凝,也不惊慌,左手手掌旋转,五指捏成一点,宛如鹰嘴,急速的点向戴道晋的右侧太阳穴,在内力灌输之下,刺破空气,传出“呜呜”的音爆声。

这一点若是落实,戴道晋毫不怀疑,自己的脑袋会爆开。

持剑左手左上方斜挡。

两人一触即分,时间虽短,却凶险万分。

戴道晋持剑左手微松,剑身下滑,底部沾地,手腕转动,向下微微用力,广场上坚硬的青石板,顿时碎裂,剑身底部插入青石。

戴道晋松手,看向任我行。

任我行哈哈一笑,“再来。”往前猛扑。

戴道晋眼神幽深,抬脚往前一步,身子如鬼魅一般,欺身道任我行面前。

看到冲虚突兀的出现在自己眼前,任我行心中一惊,不退反进,化拳为掌,掌风四溢,拍向戴道晋面门。

戴道晋身子一扭,如影子般,到了任我行身侧,一记武当直拳,砸向任我行的腰眼。

两人速度越来越快,拳掌交错之间,溢出劲风盖过山风,吹的广场上的树叶四散开来。

广场上的众人,都紧盯着场下两人。

戴道晋眼神一闪,速度再提三分,来到任我身后,轻飘飘一记武当绵掌,瞬间印向任我行后背。

任我行突然感觉浑身汗毛直竖,本能的侧身。

“噗”

任我行踉跄着站住,嘴中吐出的鲜血,染红了胸前衣衫。

深吸一口气,按耐住疯狂跳动的心脏,有着一股后怕,刚才那记绵掌,若是实实在在的打在自己的后心上,焉有命在。

戴道晋也收身站立,暗自调息,一边恢复,一边平稳着奔腾的真气。

此行生死难料,戴道晋自然不会留手,留手对方也不会放过自己。

未几。

任我行刚要动作,独孤剑出声道:“好了,先退下。”

戴道晋闻声,看向独孤剑。

任我行呼出一口气,面向独孤剑躬身道:“是,教主。”

随后,笑着对戴道晋道:“冲虚,你赢了,我自认不如。”眉宇间一片坦然,自有一股豪气。

戴道晋拱手:“承让。”

“接下来,谁来?”

独孤剑哈哈笑道:“冲虚贤侄,我日月神教,虽被世人误认为魔教,但却也不会行此让人不屑之事,贤侄先行恢复再说。”

戴道晋心里虽然有些不以为然,但也不得不说,现在的江湖人不管各自私下是什么嘴脸,表面上的底线还是有的。虽然恨不得杀了自己,但却是要在长老和普通教众之前,维持基本的江湖原则。

毕竟日月神教的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江湖豪杰。

魔教?正道人士的伪君子的污蔑而已,反正自己是不承认的。

也不推辞,戴道晋闭目调息。

约莫一刻钟。

戴道晋调息完毕,睁开双眼。

东方柏向前一步,看着面前这个三年前削去自己一缕头发的人,眼神冰冷,紧绷着面颊,道:“请。”

“请。”戴道晋伸手捞起插在青石板上的长剑。

“锵”“锵”

瞬间拔剑出鞘。

两人却是瞬间缠斗在一起。

东方柏显然恨极了戴道晋,剑招所指,每每攻其要害。

“叮、叮”

长剑交鸣之声,不绝于耳。

戴道晋眼神冷然,葵花真气快速运转,用无名指、小指与大拇指捏住剑柄,中指和食指并齐伸直,手腕朝上,手腕往自己的方向内划圆弧,当划圆一周回到到原来位置时,突然发力,剑光如电,划向东方柏咽喉。

“砰”

粉碎的茶盏随便,落了一地。

东方柏后退,右肩衣袍破开,里面一道可怖的伤口,皮肉外翻,鲜血淋漓。

紧握了握手中长剑,似乎是感知不到疼痛,面目阴冷的看向戴道晋。

戴道晋不理他,冷目扫向独孤剑。

独孤剑擦了擦手上的茶水,站起身来,笑道:“冲虚贤侄,何必这么大火气。”

戴道晋突然一笑,“久闻,日月神教独孤教主,武功盖世,乃天榜第一。”

“请指教。”

独孤剑眼睛眯了眯,笑道:“也罢,既然冲虚贤侄想要和老夫过几招。”

“那今日我们就切磋切磋。”

“来人,将太极拳经拿来。”

旁边的日月神教的弟子,躬身送上太极拳经,独孤剑摆了摆手,示意送到戴道晋面前。

戴道晋惊讶,道:“独孤教主这是什么意思?”

独孤剑洒然一笑,道:“这太极拳经在黑木崖留了二十多年,今日你前来取回。已战胜任我行和东方柏,自然可以拿去。”

戴道晋狐疑,收下拳经,迟疑道:“那冲虚,就多谢独孤教主了。”

独孤剑笑眯眯道:“太极拳经事情以了,现在来解决一下,贤侄闯上黑木崖的事。”

“贤侄是武当掌门,正道领袖,和日月神教份属敌对,上了这黑木崖,若是安安稳稳的下了山,那我日月神教还如何在江湖上立足。”

“日后,岂非随便什么人都敢不把我神教放在眼里,本座还如何号令日月神教教众,和下属帮派。”

戴道晋认真看了看独孤剑,道:“那不知,独孤教主,想要如何?”

独孤剑仍是笑着道:“贤侄只需留下一只右手,以本座和信玄子真人的老交情,本座必会让人将贤侄松下山。”

旁边的东方柏,捂着刚刚包扎的伤口,无声冷笑。

留下右手是假,留下性命是真。

戴道晋摇了摇头,道:“冲虚的右手便在这里,教主若是想拿去,自己来拿?”

独孤剑一笑,右手向右前伸。

旁边的弟子举剑递出。

“锵”

拔出长剑,随手挽了个剑花,走到场下,与戴道晋相对而立。

戴道晋看着面前这个看不透的老家伙,心下凝重,脸色肃然,道:“请。”

独孤剑点了点头,岳亭渊峙,自有一股宗师气度。

戴道晋心神放大,葵花真气全力运转,手腕翻转剑身,却是要全力出手。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