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四十六章 两年(第1 / 1页)

花开花落,又是两载。

隆庆帝一年多前驾崩,太子朱翊钧继位,年号万历。

明朝浓墨重彩的一个时期开始了,朱翊钧继位后,励精图治,明朝国库充盈。朱翊钧也在摩拳擦掌的准备“万历三大征”。

不过此时的朱翊钧,恐怕想不到的是,他死后仅24年,大明王朝就灭亡了。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万历二年,春,京城,锦衣卫镇抚司衙门。

头发灰白的周济苍坐在大堂的上首。

下方,几位锦衣卫千户,赫然在列。

农俊彦躬身道:“大人,武当掌门冲虚,黑木崖一行之日,即将到来,我们锦衣卫要不要?”

周济苍摇头,“这些江湖人,都是目无王法之徒,整天搞风搞雨,且让他们斗去,不用管他们,最好全死了干净,本官反倒省心了。”

农俊彦略默,拱了拱手道:“大人,这些人自然是死不足惜。但这次冲虚上黑木崖,整个江湖都在关注,属下怕有心之人,借此生事。”

旁边,刁兴修也抢话道:“大人,到时诸多江湖中人,必然会去凑热闹,人多眼杂,恐生事端,属下愿意率人前往,稳定当地。”

说完,刁兴修看了眼农俊彦,眼神似有敌意。

农俊彦默然。

周济苍低眉垂目,看着堂下两人的小动作,故作看不见,对于农俊彦和刁兴修两人,他都很器重,不出意外的话,下一任的锦衣卫指挥使,便是从这两人中选出。

但当上司的怕属下办事不力,更怕属下齐心抱团,所以对于两人的明争暗斗,周济苍自然是乐于看到。

而且这两人均是能力出众之人,尤其是农俊彦,周济苍更是看重。

看着堂下众人,略作思索,周济苍:“也好,为了保证当地百姓稳定,刁兴修,到时你就走一趟吧,嗯,暗中即可。”

刁兴修争取到了差事,高兴道:“是,大人,属下定不负重任。”

说完,扭头看了眼农俊彦,似是示威。

农俊彦瞄了他一眼,不做理会。

散场后,农俊彦回到自己家中,走到书房,想了想,铺好纸张,写道:“刁兴修带人前往。”

写好后,用蜡丸封好,招来心腹,将之送出。

农俊彦做完这一切之后,站在窗边,看着外面,暗自想到,自己想要坐上锦衣卫指挥使的位子,还需得动作动作,银钱又有些不够用了,看来还得向那边告知一声。

……

武当山巅,戴道晋看着手中的信,运使真气,手指一搓,化为齑粉,簌簌落下。

嘀咕道:“锦衣卫也到位了,嗯,越乱越好。”

背负双手,看着脚下,白云飘荡,仿佛触手可及,站在此处,心胸不由得开阔,头脑清明。

两年过去。

戴道晋的心法第四层,经过两年的逐渐打磨,已经圆满。

此时,经脉内,淡白色的葵花真气,宛如沉寂的江水,缓缓流动,只需要心神催动,便能爆发出巨大的威力。

早在半年前,除了督脉,此时的经脉已经全数打通。

而且除了奇经八脉外,很多细小的经脉也被打通,这都归功于戴道晋所创的无极桩。

每日不缀,水磨工夫,自然而然。

这两年,除了修习内家真气之外,也对自己的一身繁杂功夫,去芜存菁。

戴道晋借助心神世界的星云,对自己所知的剑法,融会贯通,推陈出新。缓缓转动的星云,犹如磨盘,吸取诸多剑法精粹,去除糟粕,他的心神中的所有武学知识,仿佛化作养料。

最后戴道晋脑海里,对于自己的剑法有了一个雏形,戴道晋经过推算,此剑法可以有十二式,谓之“无极十二式”。

虽然推出有十二式,但戴道晋至今也就创出两式而已,后面的却是没设么头绪。

十二这个数字在道家里很是特殊。

道家有神名,谓之十二元辰,又称“十二月将”,即司掌十二月份的元辰神,乃配合十二地支排列。

又有黄道十二宫,就是我们所说的十二星座。

而且道家麻衣相术中也有十二命宫之说。

戴道晋不知是巧合还是冥冥中自有天意。

到了现在他这个修为,临门一脚,便是先天,感悟越多,对天地大道越是不敢妄言。

这不是胆子变小,而是感悟越多,理解越多,知道越多,便更加知道这方天地之浩大,之神秘不可言。

所谓无知者无畏便是此理。

很多人都说,年龄越老,胆子越小,此言谬矣,只因经过岁月蹉跎,老人懂的道里多了,便心有所拌,而非胆子变小。

……

华山。

坐在书房内,正在读书,身上的儒雅之气,愈发明显,这两年,岳不群武功大进,“君子剑”的名头,在江湖上也越来越响。

只见岳不群,气势越发沉凝,眼中再非两年前的焦虑不安,眉宇间透露出一股自信,整个人的精气神和之前截然不同。

合上书本,走出书房,来到了广场,只看到华山弟子正在练剑。

宁中则这两年愈发娇俏,身姿也愈发动人,看到岳不群来了,走上前去,道:“师兄。”

岳不群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看向练剑的华山弟子,面露微笑。

场下的华山弟子,练习的均是华山剑法。

岳不群却是自从两年前发现思过崖的秘密之后,每日勤加练功,武功大为进步。

但岳不群却是没有将另外四派的剑法传下去,也没有将之还回四派,将山上的那些东西记录之后,便毁去了。

外人看到岳不群武功大进,只以为他资质出众,外加旁边华山剑宗的压力。

至于华山突然多出来的许多精妙剑法,倒是引来许多猜测。

但由于华山派经过这两年休养,加上岳不群这个“君子剑”,却使一些人即使有想法,也不敢行动。

更何况旁边还多了一个华山剑宗,表面上两宗决裂,但安能保证,一派受到危险时,另外一派不会帮忙?

所以更是打消了很多人的想法。

华山剑宗。

十岁的王无名,站在风清扬的面前,认真问道:“师傅,你何时教我你那神奇的剑术?”

风清扬无奈,“为师不是教你了吗?”

王无名摇头,“师傅的压箱底的剑术,却是没有教弟子。”

风清扬愈发无奈,不知有这么一个剑道资质出众的弟子,是幸还是不幸,感觉自己被掏空。

于是气闷的道:“你先把之前教你的练好了再说。”

王无名道:“您老又是这个理由。”

风清扬不得不摆出师道威严,“等你把为师教你的剑法,领会贯通,便教你那独孤九剑。”

王无名笑道:“那剑法叫独孤九剑吗?一言为定。”说完便跑了出去。

风清扬看着跑出去的身影,笑着摇摇头,有些无奈。

风清扬倒不是藏着掖着,独孤九剑早晚要传下去的,整个剑宗,有资质学的也就只有王无名,但正因为这孩子资质好,所以才需要打磨。

风清扬暗道:欲速则不达啊。

……

日月神教,黑木崖。

童百熊道:“东方兄弟,再有两个月,那冲虚便要来黑木崖了。”

东方柏眼神冷肃,冷声道:“这次,我便要他来的,回不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