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四十三章 无名上华山(求推荐)(第1 / 1页)

王老爷后知后觉,后道:“风侄儿别生气,这孩子被我宠坏了。”

扭头对王无名斥道:“不得无礼,这是爹爹请来的贵客。”

王无名不理他,看着风清扬,认真道:“你就是风清扬,那个地榜第一?”

风清扬恍然,看了看王老爷,似是明白对方让自己来的目的,看来还是自己地榜第一的名头,惹起来的麻烦。

王老爷有训斥了王无名一句,对风清扬道:“风侄儿勿怪,这孩子从小就喜欢舞刀弄剑,他娘走得早,老夫对他娘有些亏欠,所以有些把他宠坏了,事事都依他,他喜欢练武我也不阻拦。”

风清扬听了,也不做声。

王无名脆生道:“风清扬,我叫王无名,我想和你打一场,之前教我的那些师傅,最后都打不过我,你是地榜第一,应该可以。”

风清扬一愣,问道:“王无名,无名,你的名字谁给你起的?”

王无名一脸认真的道:“名字是我自己改的,原本的名字不好听,我现在叫王无名,长大后便是王无敌。”

风清扬轻笑一声,对这孩子来了点兴趣,道:“你说教你武功的师傅,最后都打不过你?”

王老爷在旁边得意道:“风侄儿,我这儿子虽然顽劣,但很是聪慧,那些武师叫他的拳脚剑法,他总是只需瞧上一遍,便能记得,最后更是在比武过招上,胜过那些武师。”

风清扬听了,眉毛一挑,却是有些不信,世上怎么会有过目不忘之人,至于胜过武师,想来是那些人,有意向让罢了。

“你不相信,你不认为有人能过目不忘,你认为是那些师傅在让着我。”小男孩盯着风清扬认真道。

风清扬心里一惊,这才认真打量了一番面前的小男孩,有些秀气,不甚强壮,但眼睛甚为灵动。

王无名道:“我们打个赌,若是我能做到过目不忘,你就收我为徒。”

风清扬听了,扭头看了看王老爷,暗想这才是你叫我来的目的吧。

“你不用看他,我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男孩抱了抱手中的木剑,道。

风清扬暗道,若是我不同意,清儿的信件怕是难拿到手,可是将这孩子,收为华山弟子,怕是就彻底和姓王的老小子扯上关系了。

让他知难而退吧,风清扬从心底里还是不相信有人能过目不忘,遂道:“可以。我使一门剑法,你若能记下,便收你为华山弟子,若是不能此事休提。”

王无名听了,伸手递出木剑。

风清扬接过,一行人让开了一片空地。

风清扬手持木剑,想了想,挥动木剑一个直刺,随即只见木剑在风清扬手上,宛如精钢剑,挥舞间,虽不施加内力,仍有划过空气的音爆声传出。

旁边,王无名双眼紧盯着场内风清扬的动作,眼睛深处,不时闪过点点银色星光。

未几,风清扬收剑而立,然后将木剑递给王无名,道:“该你了。”

接过木剑,走到场内,闭目回想刚才所记,风清扬看了,嘴角微弯。

王无名闭目一会,睁开双眼,挥动木剑一个直刺,接着原原本本的将刚才的剑招呈现而出。

风清扬看了脸色一变,自己刚才可是从华山几门剑法中各抽了几招,不成系统,此子居然能全部记下,当真是过目不忘。

就在风清扬愣神之时,王无名走到风清扬面前,直接跪倒叩头,道:“师傅在上,受徒儿一拜。”

风清扬回过神来,苦笑摇头,他本意是让此子拜入华山,而非拜入自己门下,不过事已至此,也没办法,自己也不能和一个孩子一般见识。

略默,风清扬道:“起来吧。”

王无名起身,站到一旁。

事情办妥,旁边王老爷也是松了口气。

风清扬扭头看了看,想到这孩子的天赋资质,又想到华山剑宗急需新鲜血液补充,心想倒也不错。

……

华山,剑宗。

封不平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最后,还是封不平问道:“风师叔,您出去一趟,怎么带回来一个孩子?这孩子是?”

风清扬摇了摇头,道:“此事说来话长,从今天开始,这孩子便是你们的小师弟了。”指了指王无名。

王无名上前,躬身道:“各位师兄好,师弟有礼了。”

封不平等人还礼。

风清扬开口道:“这孩子,武学基础驳杂,先交给你们了,你们先带他入门。”

说完,便走了。

封不平等人相视一眼,封不平想了想,道:“不弃,小师弟初来华山,以后你便带着他吧。”

从不弃点头道:“是,宗主。”

……

开封城,院子内。

戴道晋背负双手,望着华山方向,喃喃道:“华山剑宗,五岳盟主,呵。”

“汤先生,史成文先生要见你。”进来的下人禀告。

戴道晋摆了摆手,“有请。”

不一会儿,史成文走进院子,拱手道:“东家,属下在江南道处理事情,耽搁了些时间,所以今日才过来向您汇报。”

“按东家的意思,王无名已经拜入华山风清扬门下。”

戴道晋转过身子,点头道:“嗯,我已经知道了。”

史成文一愣,有些疑惑东家怎么知道事情办成了,但仍接着道:“东家,苏空青前辈那里,现如今实验所用的死囚数量愈来愈大,开封府的地牢怕是满足不了了,而且地牢中消失的死囚太多,也会引起麻烦。”

戴道晋听了,想了想,道:“老史,你觉得将苏空青那个地方的东西,全给他搬到塞外怎么样?没人了,就去草原上抓,反正又不是汉人,这样就不用担心实验人数量不足了。”

史成文想了想,道:“这个法子,可行,但所耗费的银钱怕是太大。”史成文想到,城外山谷里的那些密室等刚刚建好没多久,便要换地方,浪费了这么多银钱,不禁有些心痛。

戴道晋摸了摸鼻子,笑道:“当初是我考虑不周,这样吧,能搬走的都搬走,能节省一点是一点吧。”

史成文点了点头,道:“这件事情,还得细细谋划,选址等很多事,都需要小心敲定。”

戴道晋想了想,道:“嗯,这件事马虎不得,你是抽不开身,你派一个信得过的人,去塞外去督办此事。”

史成文点头称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