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四十二章 喜当爹的王老爷(第1 / 1页)

清晨,朝阳初露。

院子中,只见戴道晋,两脚开立,与肩同宽,两膝与两臂均自然弯曲,两手自然下垂于体侧,头顶项直,鼻与脐封,含胸拔背,舌抵上腭,面带微笑,全身从上至下放松,呼吸自然。

戴道晋此时是在站桩,桩功自古有之,主要是用以精气神三者的协调。

此时所站的桩功,是戴道晋结合太极桩功、养生桩功、浑圆桩等桩功,融合了自己对精气神三宝的理解,和自己武道理念所创。作为医道大家,对人体构造的了解,都使得戴道晋这门桩功能够更加协调,调动全身。

而且,戴道晋由于两世为人,再加上星云的缘故,精神力异于常人,心神格外强大,所以所创出来的桩功,使得上中下丹田,互相呼应,精气神产生共振,互相作用之下,同时进步。

戴道晋此时,心神沉入星云,以神调动全身上下之气脉,使浑身成为一个有序化整体。

两脚掌心涌泉穴,是地阴之精气入所;两肩窝处肩井穴,“涌泉”、“肩井”,一个是泉,一个是井,泉对井眼,则无干涸之忧,井对泉眼,则无外溢之患。

两脚开立,与肩同宽,涌泉穴正对肩井穴,沟通人体气血,上下联通成一线,使地阴之精气能由涌泉纳入厚沿龙虎二脉直贯胸肺,于胸中之气融成一体。

两膝弯曲,两膝自然放松,会**是全身阴气之聚所也是先天元气之聚所,又是中脉之下端入口。会**放松,会阴松则全身松。头微微上顶,须不着于形与力,既不用力、不上伸,意念头悬青天之上。

含胸拔背,含胸则任脉放松,内气自然下沉到丹田;拔背则脊柱节节松开,假想督脉贯通。舌抵上腭,任督脉的结界处在口,舌头轻抵上鄂,这样才能沟通督脉,使内气由督脉而下,经舌尖下注于任脉,古人称之为“搭鹊桥”。

良久,戴道晋睁开双眼,呼出一口气,只感觉全身放松。

继而仔细回想,刚刚站桩过程中的身体感知,暗道刚刚似乎精气与神有些不协调,想来是因为自己神强而气弱的缘故。

戴道晋仔细体悟,并加以改良,打算将这门桩法逐渐完善,让武当弟子练习。

……

西岳华山,华山剑宗驻地。

风清扬看着手中的书信,有些疑惑。

随即,对着下手的弟子问:“刚刚松这封信的人,在哪?”

弟子躬身,“师叔祖,那人送完信,就离开了。”

风清扬摆了摆手,“你先下去吧。”

那弟子躬身告退。

风清扬将信拆开,拿在手上,看是看起来。

看完后,风清扬眉头皱起,想起了那个如水一般的江南女孩,佳人已逝,不由心中一痛,平静的心里顿起波澜,叹了口气。

喃喃道:“也罢,此去,便做个了结吧。”

……

江南道,山阴。

城内,王府,书房。

史成文笑道:“王老爷,这件事办妥之后,四海商会和王家的生意合作,自然是更进一步。”

说完,扭头对旁边的童子道:“孩子,从今天开始,你便是王老爷的小儿子,王无名,还不快叫人?”

王无名眼神深处闪过一丝银色,面对王老爷,弯腰躬身道:“爹爹在上,受孩儿一拜。”

坐在座椅上的王老爷,动了动肥胖的身子,心里暗骂谁他妈是你爹,脸色却是笑容满面道:“呵呵,使不得,使不得,快请起。”

王无名听了,小脸一肃,起身道:“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爹,儿子拜爹,有何当不起的。”

史成文在旁边也皱眉,对王老爷的反应,有些不满意。

喜当爹的王老爷,心里叹了口气,形势比人强,四海商会,得罪不起,为了家族着想,只能连连点头,道:“记得了,记得了。”

史成文道:“为了稳妥,这件事情还请王老爷不要外露,还有无名这段时间便留在王家,你们先相处一二,等到那人来了之后,王老爷按计划行事即可。”

“事成之后,史某保证王家的生意以后会越来越好。”

王老爷听了,满心欢喜,连连保证。

不久,王府的下人们都知道了,自家老爷在外面金屋藏娇,还有了一个小少爷,小少爷年龄大了,再加上小少爷的娘因病逝去了,老爷便将小少爷便接回了府里。

众人虽然好奇,但对这些有钱人家的做派,也都有所耳闻,却是多了些茶余饭后的谈资。

……

一个多月后,王府的门前,来了一个身着白衣的中年男子。

门头看这男子气度不凡,便和气的道:“不知公子,站在这门口,可是有事?”

风清扬看着这个府邸,摇头驱散脑海里的思绪,对门头道:“劳烦小哥,通传一声,就说风清扬来访。”

门头进去通告,不久一位老者出门迎接。

风清扬赶忙上前,拱手道:“坚叔,多年不见,您老可好?”

老者笑道:“好,挺好的,这些年不见,你却是没多大变化。”

风清扬笑了笑,没说话。

老者叹道:“若是小姐还在,你们……”

风清扬听了,心里一痛,略默,道:“当年,我和清儿的事情,还多亏坚叔帮衬,虽然最后……,但坚叔的恩情,清扬不敢忘却。”

老者摆了摆手,叹了口气,道:“不提了,走吧,进屋吧。”

到了大堂,王老爷看到风清扬,连忙站起,满面笑容道:“风侄儿,多年不见,可好。”

风清扬看着这张胖脸,就想到了之前的事,自然没什么好脸色,冷淡道:“清儿写与我的书信呢?”

却是原来风清扬在华山收到的信件,便是王老爷告诉他,当年清儿给他写了好多信,让他来取。

王老爷不以为意,仍笑道:“这个不急,既然来了,先吃饭,走。”说着便往外走。

风清扬皱眉,实在不想和王老爷这样的势力人多待,但信没拿到,只得先跟着。

王老爷领着风清扬去用膳,走在小道上。

风清扬突然侧身,伸出手指,斜向右下方轻弹,只听“噔”的一声,一把木剑被打偏到一旁。

风清扬看着面前的小孩,对他突然向自己出手,有些不解。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