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四十一章 思过崖的秘密(第1 / 1页)

这个黑影便是戴道晋了。

戴道晋看到手中长剑穿透石壁,凭借剑身传来的感觉,知道后面就是自己所要找的地方了。

将长剑拔出,插回剑鞘。

戴道晋站在石壁之前,默运真气,双掌轻飘飘印在墙壁上,如此反复两三次。

戴道晋随后用剑鞘轻敲石壁,只见石壁上簌簌往下掉石粉,未几,一个大洞出现在眼前。

却是戴道晋怕直接破开墙壁,动静太大,引来华山派之人,故而以武当绵掌震酥石壁。

洞口出现之后,戴道晋却是并未着急进去。

等了一会儿后,约么着洞内的污浊之气散的差不多了,才走了进去。

进了洞内,拿出准备好的火折子,映着灯火,戴道晋又运功于双目,向石壁看去。

靠近洞口的石壁上,写着“尽破五岳剑法”这几个字,戴道晋看了,暗想这应该就是魔教长老刻下的吧。

随之向后看去。

破泰山剑法,七星落长空,岱宗如何,朗月无云,泰山十八盘等剑法招式,一一刻画,随后标出破解之法。

戴道晋凝神看去,默默记忆。

随后,恒山,嵩山,华山,衡山,各派剑法,皆是被破的一干二净。

良久,戴道晋将石壁的剑法和破解之法全数牢记。

其实戴道晋费这么大劲,并不是为了学习五岳剑法,而是因为他想走出自己的路,不管是剑法还是心法。

他的目标不是简单的成为一个江湖顶尖的高手,若只是如此,他也不需要如此费力的去争武当掌门,去苦心搜集天下武学。凭借他自己的能力,和武当的资源,老老实实练功,几十年后,江湖高手中,自有他一席之地。

可这不是他的路。

怎么走出自己的路?

无中生有?自然是不可能。

自然是纳百家之长,站在武学前辈的基础之上,吸取前人的武学智慧,去走的更远。

武当派底蕴毕竟有些浅,只出了一个张三丰,说句不该说的话,张三丰之后,武当派几乎全是庸人,一直在吃老本,一代不如一代。北尊少林,南崇武当,只是因为因为张三丰成就太高,和明朝崇道而已,论武学实力却是抬举了武当。

一个人的智慧毕竟有限,众人的智慧则是无限的。

所以戴道晋才决定,化天下武学为自己的储备,甚至他的心里由一个模糊而且大胆的想法,想要吸收天下武者的智慧,来化为自己武道之路进步的资粮。

不过这个想法实施起来,困难颇多,戴道晋也只是有这么一个模糊的想法。

戴道晋摇了摇头,抛开思绪。

扭头看了看四周墙壁,暗想:自己是否要把这些武功给毁去?

随手息了火折子,黑暗中,戴道晋默默思索,这个密洞被现如今的华山派岳不群发现的话,那后面岳不群还会不会去谋夺林家辟邪剑法,若是不谋夺辟邪剑法,笑傲的走向又会走向哪里?令狐冲还会不会学得独孤九剑?冲盈恋还能否发生?五岳剑派的剑法失而复得,是否又会重新崛起?

若是这样的话,自己的先知优势几乎全部消失了。

戴道晋想到这里,笑着嘀咕道:这样也挺有意思的,未知才有趣嘛。

黑暗中传来的笑声,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声音回荡在密洞中,格外惊悚。

想罢,戴道晋便出了密洞,回头看了一眼醒目的洞口,嘿嘿一笑,也没堵上或者遮挡的打算,转身消失不见。

……

两个月后,开封城。

戴道晋依然是戴着人皮面具,顶着汤苍术的马甲,这段时间,他回了一趟武当山,处理了一些事情后,来到了开封城。

戴道晋闭目站在院子中,手拿长剑,蓦然间剑光闪动,瞬间便出了几剑,速度极快,剑法中有着武当剑法的影子,也包含着华山剑法的韵味。

戴道晋睁开眼,琢磨着,摇了摇头,内力运转,又是一招剑法使出。

继而又是一阵琢磨,随后还是刚才那招剑法,但稍微有了些变化……

天下武功,无坚不破,唯快不破。

戴道晋修习的是《葵花宝典》,随身带的速度属性,让他的剑法,也要跟着变化,毕竟适合的才是最好的。

戴道晋虽然不觉得纯粹的快,就能走到顶点,但武学之道,最终都会殊归同途。

所以戴道晋并没有打算改变自己的武学风格,并打算以速度为核心,汲取世间武学精华,创出属于自己的剑法,可能并不是最厉害的,但绝对是最适合自己的。

戴道晋结束练剑之后,被下人告知,史成文过来找自己,在书房等着呢。

戴道晋随后,略作收拾,便去了书房。

进了房间,发现除了史成文之外,还有一个七八岁的童子。

戴道晋看见这童子,笑了笑,伸手往自己脸上一抹,露出一张愈发清秀的脸庞。

童子看见这个进来的男子,露出真容,小脸一笑,躬身道:“见过先生。”

戴道晋看了,坐在书桌后的椅子上,身子前倾,心神沉入星云,此时的星云世界,和以往大为不同,只见以前的星云只是星星点点的散发着光亮,但现在星云,却随着戴道晋的心神,慢慢的旋转流动。

戴道晋这些年,除了修习自身的武功之外,并没有落下对星云的研究,后期随着星云由静态转为动态,戴道晋也是颇为吃惊。但后来发现,自己的心神包括修为并无什么改变,没有变强。

虽然心神没有变强,但却被戴道晋开发出了几个小应用。

戴道晋心神触发,作用于双眼,眼睛中似有光华流转,很是妖异,史成文看了将头扭到一边,不敢多看。

戴道晋双眼紧盯着童子,童子的眼神接触到戴道晋的眼睛,身体微微一震,眼睛闪过一瞬间的迷茫,随即转为清明,戴道晋轻声问道:“最近这段时间,学东西学的怎么样?”

“还不错,挺简单的。”童子颇有些老成的道。

戴道晋点了点头,道:“不错。”

童子嘿嘿一笑,显得有些得意。只是这笑容却和戴道晋极为神似,颇为诡异。

随后,戴道晋看着下人将童子带了下去。

戴道晋转头道:“他这段时间,学的怎么样,到时别出了什么岔子?”

史成文道:“东家,绝对不会,这孩子本就聪慧,学东西很快。”

接着又迟疑道:”而且……而且之后在东家的帮助下,更是几乎达到过目不忘,学起来更是快速。想来应付风清扬,是没什么问题的。”

戴道晋点了点头。

史成文想到那童子,仅仅半年时间,整个人的变化,越来越像缩小版的东家,身子就有些发冷。

犹豫了一下,史成文还是开口道:“东家,原本属下不该多嘴,您的那个方法,还是少用为妙,有些伤天和,有点像……”

戴道晋听了,笑了笑道:“老史啊,你是想说那种手段,是邪魔手段是吧。”

史成文拱了拱手:“东家,我……”

戴道晋打断道:“老史,你想多了,使用那种手段的前提条件,极为严苛,年龄不能大,大了心神的本能抵抗便强,而且必须是心甘情愿放开心神才可以,而且过程极为凶险,至今为止我也是只在他一个人身上用过而已。”

史成文听了,松了口气。

戴道晋看到他的样子,摇头笑道:“若是我能随意控制别人的心神,那我岂不是可以直接控制皇帝,还用费这劲。”

史成文听了,放心之余,也不好意思道:“东家勿怪,是属下见识浅薄。”

戴道晋道:“无妨,你不是练武之人,不明白精神异力之凶险,犹胜过内力修行。动辄便是心神崩溃,魂飞魄散。”

史成文听了,默默点头。

戴道晋也没管他是否听明白了,摆了摆手让史成文回去了。

书房内,就剩下戴道晋一个人。

戴道晋坐在椅子上,手指摩挲着光洁的下巴,眼神幽深,喃喃的道:种子已经种下了,只等开花结果就好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