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三十九章 华山剑、气又碰撞(第四更求推荐)(第1 / 1页)

华山,风清扬仍和往常常一样,宅在思过崖。

却不知华山剑宗弟子正在赶来华山找他,让他带领众弟子重立华山剑宗。

山下华山派驻地,岳不群正在教进入门的弟子们,练习剑法。

待教习完毕,岳不群肃声道:“尔等自行练习,不得懈怠。”

众弟子大声称是。

宁中则看到师兄教完弟子练剑之后,走到岳不群身边,道:“师兄,我们真的不去山上找风师叔吗?”

岳不群道:“不找怎么样,找了又能怎么样?”

宁中则皱眉道:“可是,若是我们不知道也就罢了,现在我们既然知道到了,出于礼貌,我们是不是应该上去,问候一下?”

岳不群听了,也有些皱眉,迟疑道:“我们作为小辈,上去问候是应该的,可是问候过后呢,我们说什么?毕竟他是华山剑宗的人。”

宁中则道:“不管说什么,我们都应该去一趟。”

岳不群叹了口气,他是从心里不想面对风清扬的,但师妹说的也对,便走一趟吧。

随后两人相伴,走上思过崖。

到了思过崖后,两人将思过崖找遍了,也没找见半个人影。

岳不群道:“走吧,师妹,风师叔或许就不想见我们。”

宁中则不听,大声喊道:“风师叔,风师叔在吗?风师叔在吗?”

岳不群看了,明白师妹的心意,想请风师叔下山,帮助自己重振华山派,可是师妹将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暗中,风清扬听到那个姓宁的小姑娘喊自己的名字,脸色露出一丝疑惑,暗道此二人是如何得知自己藏在思过崖的?不过却是不愿露面。

宁中则喊了半天,见仍是无人应自己,俏脸上满是失望。

岳不群暗叹道:“走吧,师妹,我们人已经来了,礼节已到。”

说着,将失望的宁中则拉下了山。

在二人走后,风清扬从暗处走出,看着山下,眼露思索,华山派或是江湖上发生了什么和自己有关的事?

风清扬不是傻子,岳不群、宁中则二人,不可能无缘无故猜到自己藏身在思过崖上,即使那天被二人发现思过崖有人交手的痕迹。所以一定是华山派或者江湖上的什么人,亦或者什么事,和自己有关,并且指明自己还活着,所以才有可能被二人猜到那晚的人是自己。

风清扬暗道:看来找个时间,自己得下山一趟了。

……

华山脚下的小镇,戴道晋坐在镇子口,一边喝着粗茶,一边看着从远处来的一拨人。

这一波人数有五个,均是年轻男子,手拿长剑,身上风尘显示着这些人,是匆忙赶路而来。

待走近了,只听见其中一个青年,对走在前头的青年道:“封师兄,我们到了华山,若是岳不群那小子,不让我们见风师叔,怎么办?”

领头的还未说话,另一个青年气汹汹的道:“他敢,不让我们见风师叔,我们就打上山去。”

领头的封师兄道:“不忧,休得胡说,我们此来主要目的,是见到风师叔,其他的都放到一边。还有不弃,你们听到了吗?”扭头看向另一个青年。

这一行却是华山剑宗的弟子,封不平,成不忧和从不弃等人。

目送这行人进了镇子,戴道晋嘀咕道:连这帮家伙都给炸出来,不过也好,只要能把人引出思过崖就行。

戴道晋喝了茶,结了账,便回客栈去了。

……

第二天,一大早,封不平等人便上了华山。

收到下面弟子的通报,岳不群和宁中则二人,匆忙的赶到华山派练剑的广场上。

二人到了广场上后,看到了五个熟人。

宁中则一时激动,喊道:“封师兄,成师兄……”

岳不群打断道:“好了,师妹,眼前这几位可不是华山弟子,人家早就另立门户,自称华山剑宗了。”

成不忧听了,冷声道:“岳不群,你少在那阴阳怪气的。”

封不平抬手阻止了成不忧,笑道:“宁师妹,别来无恙啊。”

对于宁中则这个师妹,剑宗的这几位还是很喜爱的。

宁中则笑笑,点了点头。

岳不群淡淡道:“不知几位此来华山,有何赐教?”

封不平平静道:“岳不群,明人不说暗话,我们此次前来,却是来见风师叔的。”

岳不群皱眉道:“风师叔,哪个风师叔?华山却是没有阁下要找的这个人,想必阁下弄错了,还是请回吧。”

封不平脸色也冷了下来,两帮人本就有仇怨,自己本想此来,将风师叔接走便好,不想节外生枝,但岳不群你也太不知趣了。

封不平耐着性子,冷声道:“岳不群,江湖上的传闻,你应该是也听说了,风师叔还在人世,而且很可能就在华山上。风师叔乃是我剑宗之人,还请行个方便。”

岳不群略默,仍坚持道:“抱歉,岳某这华山,确实没有众位要找的风师叔,还是请回吧。”

宁中则拉了拉师兄的衣袖,小声道:“师兄。”

岳不群不理睬他。

成不忧看到了,早就忍了半天岳不群的他,呛声道:“岳不群,你说没有便没有吗?有没有,也得找过再说?”

岳不群脸色也冷了下来,将左手中的长剑换到右手,冷声道:“阁下是觉得我华山派好欺负么?想搜便搜?”

成不忧上前一步,道:“岳不群,你……”

话未说完,便被封不平拉了回去,封不平深吸一口气道:“岳不群,我们今日来,不是要和你们动手的,只是为了想见一见风师叔,还请行个方便。”说着便鞠了一躬,却是足够放低了姿态。

从不弃等人有些激动,道:“师兄……”

封不平摆了摆手,示意不要冲动。

封不平也是没办法,华山剑宗已经名存实亡,现在好不容易听到,风师叔还活着,救命稻草错过便没有了。

岳不群沉默,这一幕却是让他没有想到,但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成不忧看了,咬牙道:“说了半天,还是得手底下见真章。”

说完,除了封不平外,几个剑宗弟子,均拔剑出鞘。

封不平看了,并未阻止,这次即使动手也得见到风师叔。

周围的华山弟子,看到来犯者拔剑,纷纷“锵”“锵”拔剑,对着几人虎视眈眈。

岳不群和封不平两人相视一眼,均慢慢拔出长剑。

战斗一触即发。

躲在暗处的风清扬,看到这里,叹了口气,运使轻功走了出来。

风清扬平时却是没有下山偷看华山派的习惯,概因他这几天,想从华山弟子身上找到原因,所以才不时下山观察。看能否探听到一些有用的消息。

众人刚想开始动手,只见眼前一花,场中却是多了一个身着白衣的中年男子。

封不平等人看了来人的面容,纷纷激动道:“风师叔。”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