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三十五章 风清扬,我和你拼了(第1 / 1页)

第二天,戴道晋经过一晚上的休息,去除了旅途奔波的劳累,决定今天先去华山转转。

毕竟华山如此之大,找藏在山洞中的人可不容易。

戴道晋收拾好,也没拿长剑,背着手踱步出了客栈。

走在华山的山脚,往山上走去,戴道晋抬头看去,来往的也有不少人,应该是来游玩上香的。

戴道晋一边往山上走,一边回忆华山派的事情。

华山派,乃是全真教分支,由当初的全真七子中,广宁子郝大通所创,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华山派的武功已经自成体系。

华山派的武功中,多以剑法扬名,华山派剑术剑意取自西岳华山“奇、险”二字。

华山无限风光尽在“奇、险”二字中,奇、险往往与秀美相映相衍,因此华山剑术奇拔峻秀,高远绝伦,招式处处透着“正合奇胜,险中求胜”的意境,比如夺命连环十三剑,狂风快剑和六合剑法,虽然名字都不怎么样,但却威力不俗,尽显华山剑法中“奇、险”之意,尤其是六合剑法,乃是华山镇派剑法,精妙凌厉,颇为不俗。

戴道晋暗自回忆,其实华山剑法,最厉害的应该是清风十三式,曼妙无俦,非人能及。这清风十三式,讲究似有似无,似实似虚,似变未变。正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不过据说此剑法,是风清扬结合独孤九剑和华山剑法所创,按时间推算,现在应该还未出世。

不知不觉,戴道晋已经走到了华山山腰。

站在一处平台,往下望去。

华山分东西南北中五峰,每峰山头个数不一,戴道晋看着暗自琢磨,得到的情报是思过崖在东峰,戴道晋向左前方看去,只见东峰树木葱郁,秀气充盈。

戴道晋嘀咕道:“晚上再来探探。”

……

夜晚,寥寥几颗星辰挂在天空上,连月亮都躲了起来。

华山东峰山脚,一个人形影子,宛若幽灵,向山上飘去。

这个影子便是戴道晋了,说实在的,戴道晋自重生以来,还是第一次晚上穿着夜行衣,出来做事,别有一番感觉。

到了山腰处,戴道晋运功于双目,只见房屋幢幢,暗道这里应该就是华山派的所在了,抬头向山上看了看,思过崖应该还在上面。

便直接运使轻功,穿过建筑群,对于偷窥之事,戴道晋却是没什么兴趣的。

一间房屋内,岳不群睁开双眼。

随即下榻,走到书桌前坐下,每天晚上内功修习完毕之后,便要将今日华山所剩的事情,处理完毕。

随手将册子放在一边,岳不群揉了揉眉心,叹了口气,深感华山无人可用。

突然,门被推开,只见宁中则端着一碗汤走了进来。

将汤碗随手放在书桌上,宁中则看着深夜还在做事的师兄,眼中闪过一丝心疼之色。

随即走到岳不群身后,双手搭在岳不群的肩上,揉捏了起来,此时的宁中则毫无俏皮,尽显温柔。

岳不群似乎感受到自己师妹的心意,伸手握住身后佳人的葇荑。

静静地房间内,两颗心在互相慰藉。

……

戴道晋这边却有些恼火,戴道晋顺着小路,运使轻功走上去发现没路了。

无奈之下,只有绕着山头,脚踩树梢,转一转,希望可以找到上山顶的路。华山多悬崖峭壁,一个不留神,戴道晋差点摔下山崖去,再次投胎。

好在峭壁之上也是树木丛生,借力使力,武当梯云纵使出,化险为夷。

戴道晋暗道不识路果然麻烦。

好在最终发现了一条上山的小道,上得山顶。

戴道晋悄无声息的走在这个平台上,来到平台的一处耸立的巨石旁,只见上面“思过崖”三个大字。

戴道晋暗道找对了地方,扭头看了看附近,终于看到一个黑漆漆的洞口,想来风清扬就宅在里面。

戴道晋还在想,要不要直接进去,忽的一阵风刮来,吹动了他的衣角。

戴道晋暗道不好。

只见黑洞里,窜出一道白影,一个清朗的声音传来,“不知哪位朋友深夜到此,不知所谓何来?”

戴道晋看了来人,不禁暗赞一声,好一个清雅潇洒的男子。

只见来人一手提着长剑,一手背负身后,面容俊朗,气度不凡。

殊不知风清扬心中却是有些吃惊,观眼前一袭夜行衣的人,来了有一会了,自己却没有察觉,可见武功不弱于自己。若不是自己在这地方生活多年,了解一草一木,风声雨声也是熟悉于耳,怕也是发现不了。

听到风清扬的问话。

戴道晋眼珠一转,叹道:“风陵渡口初相遇,一见杨过误终身。”

风清扬眼露诧异,此人念得这句诗不知是何意思,怎么会提到先祖?

风清扬武功高强,深夜面对不速之客,却是丝毫不惧,好奇道:“不知阁下这两句诗,作何解?”

戴道晋轻声笑了笑道:“听闻宋末时期,有一个江湖英雄,名叫杨过,乃是金国前小王爷之后,其伯伯更是不得了,乃是抗元领袖,郭靖郭大侠,郭大侠将义弟之子杨过送往当时的全真教……”

为了和风清扬展开后续谈话,戴道晋不得不做起了说书人,抑扬顿挫的讲起神雕侠侣的故事,他却是不知眼前之人便是神雕大侠杨过的后人。

风清扬饶有兴趣地听着,虽然听过世的爷爷讲过先祖的故事,但爷爷讲述的过程中,可没有先祖和几位姑娘的风流韵事,风清扬暗暗想到。

戴道晋讲到最后道:“后来,郭女侠来到这华山,想起了大哥哥,便拔剑挥手写下思过崖三个字。”说完,叹了口气,似乎感叹郭襄的痴情。

风清扬听了,也是暗暗感慨,又想起自己的事,想起了江南那个王姓女子,不禁又是一叹。

戴道晋看风清扬一直在那叹气,心想着山顶风这么大,我可不是来给你讲故事的,看你感慨的,赶紧说正事。

戴道晋正色道:“思过崖一直被华山派占据,在下白天来却是不方便,所以只能晚上过来,却是打扰兄台了。”

风清扬道:“在下华山风清扬,不知阁下何人,为何要来这思过崖?”

戴道晋郑重道:“不瞒风兄,在下李景林,偶然之间得了活死人墓神雕大侠的武学传承,神雕大侠留下的遗言中让传承之人一定要找到郭襄女侠,传一句话。”说着往天上拱了拱手。

风清扬面露古怪的看着这个黑衣人,这人怕是够倒霉的,说谎说到了神雕侠后人面前。

风清扬在山上一个人呆的实在无聊,也不拆穿面前之人的谎言,问道:“不知李兄如何得到神雕侠的传承?”

戴道晋振了振精神,觉得风清扬终于开始相信自己了,这么问无非是想了解清楚,验证真假。

答道:“在下十多年前,游玩钟南山时,不慎落入山谷,掉入活死人墓,进去之后,在一间石室内,找到了几卷书册,得到了神雕侠的传承,才有了这一身武功。想来是神雕侠的后人放在那,静待有缘人吧。”

风清扬终于确认眼前之人在瞎胡扯,自家先辈离开活死人墓时,早已将墓中的东西全数搬出,哪里来的传承,静待有缘人。即使是那本独孤九剑,也是自己在一间一间石室打扫的时候发现的。再说,古墓早已封死,不知道暗门,是进不去的。

戴道晋见风清扬没有反应。

只好接着道:“郭女侠虽然已经逝去,但话不可不传,所以才来到了这里,还望风兄见谅。”

风清扬面露笑意,摇头道:“李兄所为,可见乃是信义之人,风某怎么会怪罪。”

戴道晋看风清扬笑得古怪,有些不解,再接再厉道:“说来在下和华山派也有些渊源,当年神雕侠也曾学艺于重阳宫,而华山派祖师便是当面全真七子之一广宁子。”却是在攀关系。

风清扬更加好奇了,眼前这家伙,绕了这么半天,到底为了什么?

风清扬听了,点了点头,道:“是啊。”

戴道晋突然叹了口气。

风清扬好奇的问道:“李兄为何叹气啊?”

戴道晋唏嘘道:“其实在下除了传承神雕侠的武功之外,还接受了一个嘱托?”

风清扬配合到:“不知是什么嘱托?”

戴道晋道:“留言中嘱托,让传承人找到当年神雕侠遗失的一本剑谱,这本剑谱是神雕侠得于一位武林前辈独孤求败之手,不慎遗失,甚是懊悔。嘱托传承人继续寻找,找到后,焚于古墓前。”说完一脸惭愧。

接着道:“可惜在下找了这么多年,却始终未能找到,在下真心希望有生之年,找到这本剑谱,在下也不修炼,焚于古墓之前,以慰神雕侠在天之灵。”说完连连叹气。

风清扬眼睛一眯,握了握手中长剑,问道:“不知是什么剑谱?”

戴道晋道:“剑谱叫独孤九剑”戴道晋却是认为,风清扬得到剑谱,原著中并未交待,恐怕是无意间得来的,自己前前后后又是讲故事,又是拉关系,而且自己表明自己并不修炼,想来以风清扬的性子,还是有可能成全自己的。

风清扬呵呵一笑,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虽不知此人如何得知,自己手中有独孤九剑,但却是不打算再玩下去了。

风清扬笑道:“李兄可知,风某来自哪里?”

戴道晋一愣,迟疑道:“风兄不是华山派之人吗?”

风清扬呵呵一笑,感觉自己几年都没有今天笑的次数多,道:“风某名叫风清扬,原名杨清风,神雕侠乃是先祖。”

戴道晋又是一愣,嘀咕道:“风清扬,杨清风,杨过后人。”

瞬间,戴道晋黄色的老脸一阵抽搐,若是有人将人皮面具去了,便能发现戴道晋的脸色一会青一会绿。

蓦然间,戴道晋长啸一声,葵花真气全力运转,一掌拍向风清扬,“风清扬,我和你拼了。”

想到自己刚刚的作为,像个小丑似的,在别人面前,自己自以为无懈可击的一番说辞,被当事人当成了笑话,不禁羞愤欲绝。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