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三十二章 三年后,贫道黑木崖走一遭(第1 / 1页)

在场的诸多江湖人,听到这新上任的武当掌门的话语,都是一愣。

江湖是一个游戏,自然有它的游戏规则,名门正派向来是不与魔门邪教之徒为伍,不止自己不许,看到哪家正派子弟若是和魔教妖人同流合污,劝说不听,也会出手铲奸除恶,顺手把这正派子弟也料理了,回头告诉他家师长,该正派子弟的师门反倒还要谢谢。

所以,在场的各正派中人,对于日月魔教的到来,除了诧异,第一反应便是魔教是来砸武当的场子的。

众人各自想着。

在武当弟子的带领下,日月神教的来客,已然走到金顶前的广场上。

领头之人便是任我行,旁边跟着东方柏、向问天等日月神教弟子十来人。

任我行哈哈一笑:“冲虚兄,你今日接任武当掌门,少了我日月神教的恭贺,岂不是不美吗?”

戴道晋呵呵一笑:“贫道道是谁,原来是日月神教的青年才俊任我行。”

任我行笑脸不改,道:“我日月神教不请自来,冲虚兄不会不欢迎吧?”

扭头看了看四周的江湖中人,“偌大的武当派,连个待客之道也不懂吗?”

戴道晋眼睛幽深,淡淡的道:“来者是客,来人,看座。”

自有武当弟子给日月神教众人,搬来座椅。

看着任我行嚣张的样子,戴道晋眼神越发幽冷。

等任我行众人落座之后。

戴道晋走前几步,淡淡的道:“武当与日月神教向来没什么瓜葛,更加没什么交情。不知贵教今日上我武当山,所谓何来?”

任我行听了,暗骂虚伪,嘲讽道:“武当真的与日月神教没有瓜葛吗?”

在场众人一听,均是浮想联翩,莫不是武当派和日月神教暗中有什么,不禁集中注意力,向场内看去。

戴道晋面色不变道:“自然是毫无瓜葛,我武当乃名门正派,岂会与你这魔教有什么联系。”一脸正色。

台下各正派中人,均暗自点头。

戴道晋转而一脸厉色,冷声道:“你日月魔教平日里为非作歹,草菅人命,一直对立于我正道人士。今日江湖名门正派齐聚,你却带人上我武当,当着这么多正道前辈的面,大放厥词,是要挑衅武林正道吗?”

任我行一窒,看了看周围,各派人士的目光,心下有些慌乱。

戴道晋又向前一步,道:“还是说,你魔教,欺我正道之剑不利乎?”

戴道晋的话说完,各派之人,看向任我行等人的眼光愈发不善。

任我行有些心慌,自己这次来,可不是为了把小命丢这的,忙道:“今日我日月神教是来恭贺的,再说堂堂名门正派,想来不会以多欺寡吧?”

戴道晋心里暗笑,一脸义正言辞道:“除魔卫道,纵使背负些许污名又算得了什么,再说你魔教妖人向来信口雌黄,说出去也是没人信的。”却是警告任我行,不该讲的话,别乱讲,讲了也没人信。

任我行气急,暗骂戴道晋无耻,扭头看向少林方向,只见真定沉着一张脸看着他。

旁边东方柏看了,站出来拱手道:“冲虚掌门言重了,我日月神教此来,只为恭贺冲虚掌门就任武当掌门一事而来,却不是为了挑衅各位。”向四周拱了拱手。

“刚才我教任大哥所说的瓜葛,指的却是多年前,我教前长老从武当拿了两件东西,今日特以此作为大礼,恭贺冲虚掌门。”话语中暗含机锋。

戴道晋眼睛眯了眯,开口道:“既然拿来了,就拿出来吧。”

东方柏挥了挥手,后面的日月神教弟子,捧着一个长盒走上前,交给武当的一位弟子。

戴道晋道:“礼物也送了,各位就自行下山吧。”

东方柏笑吟吟道:“冲虚掌门,不打开看一看吗?我想在座的各位,也想一睹为快吧。”

戴道晋的脸色终于有些变了,看盒子形状,他如何猜不出东西是什么,暗暗苦笑,信玄子掌门啊,你这消息瞒的够严,才告诉没几天,今日就被人拿来做文章了。

台上信玄子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想来也是猜到了盒子内的东西是什么。

戴道晋面无表情,看着东方柏等人,眼含杀机,静静的道:“打开。”

抱着盒子的武当弟子,看了看自己的新掌门,便打开了盒子。

在场众人均伸长了脖子,向盒子内看去,只见一把造型古朴的长剑,静静的躺在盒子内。

场中有人嘀咕,不就是一把剑么。

东方柏依旧笑吟吟道:“冲虚掌门可认得这把武当真武剑?哦,是在下忘记了,冲虚掌门新任武当掌门,却是没有见过真武剑的。”

扭头看向信玄子,接着道:“还是由信玄子真人看一看吧。”

场中的诸多正道人士,不禁交头接耳,嗡嗡声一片。

宁中则不明所以,又拿胳膊捅了捅自家师兄,娇声低问:“师兄,怎么回事,一把剑而已,怎么这些人反应这么大?”

这次岳不群却是回答了自家师妹的问题,低声道:“相传近二十年前,魔教长老夜袭武当,夺走了武当张仙人留下的太极拳经手稿。却是不曾听闻,武当真武剑也一起丢了,想来是武当掌门高层瞒下了此事。真武剑乃武当掌门佩剑,象征意义重大,这下被魔教当做礼物,在这时候送来,其心可诛,这下有好戏看了。”

台上信玄子等武当高层,均是脸色难看,信玄子更是一脸后悔,后悔不该瞒下真武剑被夺之事。

戴道晋面无表情,走到捧剑的武当弟子身前,伸手将真武剑拿到手中。

“锵”,真武剑被戴道晋拔出半截剑身,后还剑归鞘。

戴道晋左手持剑,面无表情,静静地往日月神教所在地方走去。

场中所有人,都紧盯着这位新任的武当掌门,看他如何处理这件事,处理不好,武当掌门的威信可是会大打折扣。

东方柏看着戴道晋手拿长剑,面无表情的走过来,距离越来越近,脸色也逐渐沉凝起来。

戴道晋离日月神教,越走越近。

日月神教众人看着眼神冰冷的武当掌门,距离越来越近,不禁都站起身来,暗暗戒备。

戴道晋离日月神教众人,五米远的地方站定,眼神冰冷,幽幽的道:“真武剑都送来了,何不把太极拳经也一起送来呢?”

任我行和东方柏相视一眼,眼色凝重,生怕戴道晋挑起在场众人的情绪,将众人都留在这里,也不敢过分言语。

任我行道:“冲虚掌门,这份礼物想来已经够重了吧。”凝神戒备。

戴道晋突然一笑,左手持剑于胸前,右手轻抚,道:“真武剑对我武当意义重大,分量自然是重的。”

“不过,还不够……”

话音刚落,“锵”的一声,响彻众人耳旁。

各派中大部分人,只看到一道白光闪过,而日月神教的任我行脸色苍白的向后退了几步,东方柏耳边,一缕黑发悠然飘落。

场中各派,只有寥寥几位高手,才看清楚,这位新任的武当掌门,于瞬间,拔剑削去东方柏的一缕头发,旁边任我行刚想动作,被轻飘飘的一掌打退。

戴道晋转身向台上走去,声音传来,“还不够啊,三年后,贫道自当亲上黑木崖取回太极拳经。”

众人立时惊住,那可是黑木崖啊,魔教的老巢,各派之人暗自嘀咕,不过看向戴道晋的目光,却是有些敬畏。

东方柏身子一抖,回过神来,后背全湿,脸色阴沉的看向台上的那个人。

戴道晋回到台上,转身,笑了笑,道:“日月神教各位,礼也送了,请回吧。”

任我行等人相视一眼,却是不愿丢了气势,冷声道:“冲虚掌门果然好手段,山水有相逢,后会有期。”

东方柏阴着脸,冰冷道:“三年后,我等在黑木崖恭候大驾。”

戴道晋淡淡的道:“任我行,听说日月神教掌门属意你接他的位子,贫道倒是不再赞同,依贫道看来,你旁边的这位东方,却是比你更适合。”

东方柏听了,脸色铁青,看向戴道晋的眼神冰冷异常,却是起了杀心。

任我行的脸色也不好看。

戴道晋看了,也不以为意,甩手道:“来人,送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