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三十一章 师兄,这个武当派掌门好俊呐(第1 / 1页)

隆庆帝五年,春,二月下。

少林寺,大雄宝殿,方丈真定大师,戒律院首座,罗汉堂首座,达摩院首座长老都跌坐在蒲团上,旁边站着小胖子方证,脸上仍是一团和善。

真定大师右手捏着一封书信,开口道:“武当派来信,说是于五月初一,举办掌门就位仪式,邀请少林去观礼。”

戒律院首座道:“不知接任的是武当哪位弟子?”

真定道:“是武当外事总管冲虚。”

方证的胖脸上,面露诧异。

罗汉堂首座疑惑道:“武当现在的掌门信玄子依然健在,怎么会突然要传位?”

真定大师摇了摇头,道:“不知。”

接着道:“少林与武当一直关系不错,这次武当掌门传位大典,到时就由老衲亲自走一趟吧。”

在场众人点头称是。

华山,门派大殿内。

一个容貌俊朗,气质儒雅的年轻男子,正在和一个俏丽女子说话。

俏丽女子,身姿婀娜,容貌秀美,双眼微微一转,透露出一丝狡黠,娇声道:“师兄,武当派要传位新掌门了吗?莫非是现任掌门羽化了?”

年轻男子听了斥道:“宁师妹,不得胡说,信玄子真人前辈,依然健在。”

宁中则嘿嘿一笑,对师兄的训斥也不在意,道:“那怎么就要传位了呢?”

岳不群想了想,道:“或许是武当派内部出了什么事吧。”

想着,岳不群叹了口气,想到华山派大猫小猫两三只,更是心里愁苦。

……

一时间,江湖上排的上号的正道门派或帮派,均收到了武当派的观礼邀请。

江湖顿起波澜。

黑木崖,日月神教,大殿中,人影攒动。

头发斑白的独孤剑,仍是不改一身书卷气质,端坐在教主宝座上,看着下面的人。

童百熊躬身道:“教主,收到消息,已经可以确定,武当派将于五月初一举行传位大典,信玄子到时会将武当派掌门之位传于武当三杰之一的冲虚。现在江湖上,少林等数得着的名门帮派都已经受到了请帖。”

独孤剑听了,不置可否,没有说话。

下方站立的一位长老,听完之后,阴森森道:“武当传位大典,却是不邀请我神教前往,莫不是看不起我神教。”

众人听了,均面无表情,暗骂这货,人家武当派一名门正派,怎么会邀请我们。

独孤剑看了,心里也是叹了口气,暗道: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啊。

独孤剑心里也是有些后悔的,当初和少林武当,朝廷结盟后,接下了解决华山的事,最后华山是打残了,可是谁知华山和五岳战斗力这么强,大大超出预料,神教自己也是损失惨重,虽然最后得到了《葵花宝典》,但教内的十长老全死在了华山上。

想起《葵花宝典》,独孤剑不禁嘴角抽了抽。

相比解决林远图,日月神教可是吃了大亏。

下方说话的长老,看到无人应自己,不禁有些尴尬,正想开口说些什么。

东方柏看了,开口道:“林长老,并非是武当瞧不起我神教,而是武当道貌岸然,向来以名门正派自居,视我们神教为做作恶多端的魔教,自是不会邀请我们去观礼。”

有人接话,却是没有了刚才的尴尬,该长老感激的看了一眼东方柏,点了点头。

任我行看了,眼神莫名。

任我行想了想,开口道:“教主,不管如何,既然武当自诩名门正派,这次既然举办传位大典,我教自然不能不有所表示。”

独孤剑饶有兴趣的问道:“你有什么想法?”

众人均看向任我行。

任我行阴笑道:“武当派传位大典,虽然没有邀请我教,但我教却不能不有所表示,理应送上一份大礼。”

旁边向问天道:“什么大礼,莫非任兄要去武当砸场子?”

任我行摇了摇头,道:“各位,是否还记得,武当派还有东西在我黑木崖上。”

独孤剑听到这,心里大概明白了,任我行的想法。

曲洋道:“莫非是武当太极拳经?”

任我行哈哈大笑道:“曲洋师兄,当初我教前长老,从武当山取来的除了太极拳经手稿,还有武当真武剑。想那武当派,怕传到江湖上太过丢脸,便只说了丢失太极拳经,嘿嘿。真真是虚伪至极。”

“只要大典当天,我们只需要将武当的真武剑,当做大礼,送给武当派,到时候当着江湖众人的面,嘿嘿,看他武当还有什么颜面。”

向问天笑了笑,道:“这却是个好主意。”

独孤剑也抚须笑道:“哈哈,有点意思,好,这件事便交给你和东方柏了。”心想,上次吃了大亏,恶心恶心武当也是好的,反正真武剑留在手里也没什么用。

东方柏躬身听命,心里却是有些疑惑这次教主,怎么会如此儿戏,非要恶了武当,让对方下不来台,与对方结下梁子。东方柏却是不知道四方合作的事情,也不知道日月神教因此吃了大亏。

任我行出这个注意,却也是猜中自家师傅,想出口气的心思。

……

一转眼,五月一日到了,这一天武当山可是热闹异常。

戴道晋在山门前,迎接着前来的各门各派。

离得老远,戴道晋迎了上去,笑容满面的拱手道:“真定大师,方证大师前来,真是让我武当蓬荜生辉啊。”

真定大师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冲虚师侄言重了,少林武当一直交好,武当传位大典,理当前来恭贺。”方证在旁边见礼。

戴道晋拱了拱手,笑道:“几位大师,先上山歇息,请。”

说完,吩咐旁边的武当弟子,将人带到山上。

没多久,戴道晋抬头看了看太阳,估算了一下时间。

清虚走过来道:“师兄,时候不早了,大部分邀请的门派都来得差不多了,你先上山去准备吧。”

戴道晋点了点头,笑道:“那行,这边就劳烦师弟了。”

清虚点头,戴道晋便转身回山去了。

没多久。

清虚便看到原处来了几个人,迎了上去。

岳不群满脸歉意,拱手道:“抱歉抱歉,路上出了一些状况来的迟了,还请武当师兄见谅。”

清虚笑容满面道:“哪里哪里,华山的岳师兄,宁师妹,请。”

宁中则也在旁边,文静淑雅,拱手见礼。外人当面,宁中则还是很淑女的。

华山的人将礼物放下后,便跟着武当的弟子上山去了。

走在山路上,看着各处道观,武当弟子还有外来帮派的弟子。

宁中则惊讶道:“师兄,你看,武当派弟子好多,好气派啊。”

岳不群没好气道:“赶紧上山吧,观礼迟了就不好了,要不是你非要在襄阳城逛,也不会耽搁了时间。”话虽如此,看着气派的武当山和精神饱满的武当弟子,想到自家惨兮兮的华山,心里也不禁有些羡慕。

宁中则吐了吐舌头,不再多话,明显感觉自己师兄此刻的心情不是很好。

……

武当金顶大殿前,各门派众人落座,均看向台阶上搭起的礼仪台上。

台上,信玄子和戴道晋两人居中站立,其他长老弟子,分布两旁。

信玄子运气,苍老的声音传遍整个场地,道:“今日乃是我武当传位大殿,多谢诸位江湖同道赏脸,前来观礼……”

场上一片安静,众人均仔细听着信玄子讲话。

宁中则用手臂捅了捅岳不群,小声道:“师兄,台上哪个是冲虚啊?”

岳不群头疼,瞪了宁中则一眼,没有说话。

宁中则小嘴嘟囔了一下,却是也消停下来,不再说话。

台上,一个武当弟子喝道:“传位大殿,现在开始,武当弟子冲虚上前。”

戴道晋听了,上前,跪在竖立在台上的真武大帝像前。

信玄子手持掌门令牌,道:“冲虚,今日之后,你便是武当第五任掌门。”

“一要立身正,不凭借武功欺人。二要亲钻研,继续努力。三要戒焦躁,虚心处世,宽容待人。四要惩恶扬善,将本门宗旨发扬光大。”

戴道晋满脸严肃,大声道:“弟子一定谨记在心。”说罢,站起身来,接下信玄子手中的掌门令牌。

在场所有人都知道,今日之后,武当这个江湖大派,便是被台上的这个人执掌了。

各人各有心思。

宁中则看到戴道晋的正脸,又用胳膊捅了捅自家师兄,惊讶道:“师兄,这个武当派的掌门好俊呐。”合着在她的心里,觉得武当派这个道门的掌门,应该是一把胡子的严肃老道长。

岳不群听了,面无表情,不理睬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师妹。

宁中则自己在一旁依旧啧啧称奇。

突然。

一个武当弟子,慌忙的走到台上,对旁边站立的清虚耳语一番。

清虚听了,眉头皱起。

等戴道晋说完话了,清虚才上前对戴道晋耳语了一番。

戴道晋听完,眼睛一眯,笑了笑,朗声道:“却是不想我武当派区区传位大典,竟让日月神教大驾光临,武当弟子,还不有请?”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