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三十章 你做掌门,我离开(第1 / 1页)

注意到清虚的目光,戴道晋也看了过去。

两个人眼光交错。

戴道晋轻笑,对对方点了点头,清虚也点头回应。两人都明白接下来比斗的意义。

一个武当弟子,喊道:“最后一场,冲虚对清虚。”说完,便下了擂台。

台下的弟子,纷纷兴奋起来,武当弟子中武功最强的两个人的精彩对决,让下面的弟子都很是期待。

台阶上坐在椅子上的长老们,同样眼含期待,长老们不同于武当普通弟子,他们是知道内情的。他们知道台下,擂台上的两个人的比斗,对武当意义重大。

戴道晋收起笑容,拱手,郑重的道:“清虚师弟,请。”

清虚深吸了一口气,压下自己起伏的心境,转瞬调整好,道:“冲虚师兄,请。”

话毕,两人眼睛都紧盯着对方,等待着对方先出手。

良久,清虚心境又有些起伏,知道不能等了,再等下去,自己心境全乱了,也不用比了。

清虚眼神一冷,六层的纯阳功内力,在经脉中全速运转起来,“锵”瞬间拔剑,整个人疾风般冲向戴道晋。

清虚快,戴道晋更快。

在清虚肩膀稍有动作时,戴道晋便运转葵花真气,脚踩武当九宫门秘技九宫连环步,此步法轻灵多变,结合葵花真气,更显速度快捷。戴道晋这次却是没有托大,拔剑出鞘,迎了上去。

两人以快打快,瞬间身影便交错在一起,剑身交鸣声,如大珠小珠落玉盘,叮叮当当,充斥于众人之耳。台上劲风四溢,吹动擂台旁边弟子的衣衫。

众人惊呼,却是赶紧往四周散开了些许。

众人看向擂台,却是看到两个身影彼此交错,偶尔分来,但又会瞬间战斗在一起。

由于台上两人,身法招式,速度太快,底下的弟子们,却是看不清两人打斗。

台上,戴道晋有些诧异,实在是没想到,清虚内力招式如此之强,暗道:不过还是差了些。

戴道晋眼神一冷,葵花真气,再增三分。

清虚陡然感觉到对手的速度再次增快,瞬间打破了刚适应的平衡,一个回档不及。

戴道晋的手中长剑,划过清虚肩头,一股血花冒出,染红了衣衫。

戴道晋挥剑下摆,看向对方。

清虚稍稍站定,瞬间便又急攻上来,戴道晋挥剑,两人又缠斗在一起。

还未等众弟子反应过来,随着清虚右胸口冒出血花,台上两人再次分开。

台上的清虚,形象颇为凄惨,鲜血沾满衣衫,喘着粗气,却是内力运使过度的样子。

戴道晋眉毛一挑,道:“清虚师弟,不如……”

戴道晋话还没说完,只见对面清虚,双眼赤红,手持长剑向他奔了过来。

戴道晋双眼微眯,闪过一丝冰冷的寒意,却是不打算在留手,葵花真气高速运转,剑身翻转,用无名指,小拇指与大拇指合扣,食指中指伸直,轻轻捏住剑柄,手腕朝上。往自己的方向内划圆弧,小指与食指略微放松,当划圆一周回到到原来位置时,突然发力。

若是有人看到这一幕时,想象着将戴道晋手中长剑换成一根绣花针的话,恐怕会看到一副很有意思的画面。

台阶上,信玄子等人突然站起,信玄子更是运气喊道:“冲虚,手下留情。”

台下众人,耳边听到掌门的呼喊声,急忙伸长脖子向台上看去。

还没搞清楚状况的众人,只看到两人互相背对着,站立不动。

全场一片静默。

台阶上,信玄子凝神看了看清虚,松了口气。

戴道晋慢慢的将长剑插回剑鞘,看向信玄子,笑了笑,轻声道:“掌门多虑了,弟子却是不会对同门下重手的。”

清虚慢慢转过身来,眼神复杂的看着戴道晋,苦涩道:“我输了。”

手中长剑立时崩碎,一片片落在擂台上。

话刚说完,清虚只感觉眼前一黑,身子直挺挺倒了下去。

下面众人惊呼。

……

一处房间内,一个小道童正在清扫房间,扭头看了看床上躺着的身影。

旋即,又扭头看了一眼,终于看清,面露喜色道:“清虚师兄,你醒了,弟子这就去告诉掌门。”

清虚手抬了抬,刚想阻止,小道童已经跑得没影了。

不久,信玄子就推门进来。

坐在床边,信玄子给清虚把了把脉,点头道:“你只是内力透支过度,伤了经脉,好好休养两三个月,便可以没事了。”

清虚挣扎着坐起身子,满脸愧色,道:“师尊,弟子无能,让您失望了。”

信玄子摇了摇头,微微笑道:“师傅从未对你失望过。”

清虚刚想张口说些什么。

信玄子摆了摆手,道:“其实,为师想说的是你一直以来,武功人品,为师都很满意。这次输了,不是你不行,而是你冲虚师兄太强,所以你不应该自责。”

清虚面露疑惑,就算冲虚师兄的武功强过自己,师傅也没必要说这番话吧,安慰我么?

看着清虚的表情,信玄子缓缓道:“隆庆帝来武当之前,为师将……”把戴道晋的所作所为,均告诉了清虚。

清虚听完,嘴巴微张,有些瞠目。

随即苦笑的摇了摇头,暗道自己原来早就输了。

清虚很聪明,联系了前因后果,便明白了这次比武是怎么回事了。

看着信玄子,脸上更加愧疚,道:“多谢师父为弟子争取的机会,是弟子让师父操心了。”

信玄子摇了摇头,道:“你恨你冲虚师兄吗?”

清虚苦笑道:“若是之前,弟子肯定是恨他抢走了掌教之位,不过师父您今天把事情都告诉弟子了,弟子却是恨不起来了,或许武当掌门这个位子,冲虚师兄比弟子更适合。”

信玄子哈哈一笑,道:“这才是老道的好徒弟。”

……

几天后,戴道晋来到了清虚的小院子。

刚走进院子,便看到清虚坐在院子中歇息。

戴道晋笑了笑,道:“清虚师弟,身子可好。”

清虚搞不清戴道晋来的意图,淡淡道:“还死不了。”

戴道晋听了,也不生气,呵呵道:“师弟身子抱恙,我这里有瓶丹药,对滋养经脉很有益处。”说着,便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放在清虚面前的石桌上。

清虚看了眼药瓶,冷淡的道:“不需要,若是你今天是过来看师弟的笑话的,还是请回吧。”

“以后你当武当掌门,若是你这个武当掌门,容不下我,我离开就是。”

戴道晋听了,走到清虚面前,看着对方的眼睛,真诚的道:“师弟这是说的哪里话,你我都是武当弟子,师兄怎么会如此想如此做,师兄今日前来,却是想请师弟帮忙的。”

清虚疑惑道:“帮忙,帮什么忙?”

戴道晋满脸真诚的道:“师弟啊,以前我们刚来武当山的时候,那时候我们一起练功一起挨训,长大了,为了各自的目标,我们或许会有摩擦,但却不能影响我们师兄弟的感情,是不,武当派的明天需要我们一起来创造,来吧师弟,来帮师兄。”

清虚本就不恨冲虚,听了戴道晋的话,想起了大家以前的日子,不禁有些激动地点了头。

戴道晋看了,心里不禁松了口气,之所以如此,也是无奈,概因除了老一辈,武当弟子中武功拔尖的就那么几个人,清虚就算一个,两人不和,除了降低武当的实力,根本没什么作用。

而若是能把清虚收服,不但武当以后能多一个拿得出的高手,给自己分担些压力。另一方面也能向武当弟子展示自己的宽广胸怀,何乐而不为。

又不是小孩子了,是不是。

当然,戴道晋和清虚之间也确实是有感情的,不过还有几分,那就没人知道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