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十九章 武当大比(第1 / 1页)

武当派有这么一个传统,每年的年前,都会组织弟子进行比试,以检查武当弟子,这一年来的武学进度。

不过,武当以往,通常都是每个长老分别对弟子,进行考较,表现突出的弟子,有机会传授更高深的武学,或者被长老看中,收为弟子,亲自指点。

但今年,对于武当的普通弟子来说,却有不同。

每个武当弟子都感受到了,今年大比的不一样,却是在长老分别对弟子进行考较之后,对表现优良的弟子,可参加后面的比武环节。

这次的比武将会受到,武当整个高层的关注,掌教和长老们,也会前来观看,名次靠前者,则有丰厚的奖赏。

收到消息的武当弟子,三三两两之间,议论开了。

武当山,戴道晋的住所处。

看着面前的这五个人,戴道晋不慌不忙的坐在椅子上,给自己倒了杯茶。

看着戴道晋淡定的样子。

何念山忍不住开口道:“冲虚师兄,不知这次年前大比之后,又加了一个比武环节,而且掌教和各长老也都会出席,不知有何深意?”

戴道晋看了看,这五人就是戴道晋在武当培植的自己人,何念山、季鸿轩、焦文石、班巍然和解理全。

这五人,均是戴道晋从武当弟子中,挑选出来的,或是资质过人,或是心性沉稳,戴道晋在查了几人背景后,便把这几人收入麾下。

对于这五人来说,戴道晋给他们带来了更好的机会,更多地资源,将他们从底层弟子中解救出来,所以对这位冲虚师兄很是感激。

戴道晋看了何念山一眼,暗道这家伙性子还得磨一磨,看了一眼旁边的一个面色儒雅,眼神沉凝的男子,道:“鸿轩,你怎么看?”

季鸿轩想了想,道:“鸿轩收到的消息有限,只说长老分批对弟子考较后,可参加之后的比武,并且说比武名次靠前者,奖励优厚。但不知是什么奖励,不过掌门和各长老也会观看,想必很受重视,奖励想来不会差了。”

“无缘无故,多了一个比武环节,鸿轩也猜不透高层的意思。”季鸿轩苦笑着摇了摇头。

戴道晋想了想,道:“给你们,透个底吧。”

“这次的比武环节,是我给掌教建议的。”

戴道晋瞅了瞅五人,意味深长的道:“你们五人,在原本的职位上,呆的时间也不短了,可以动一动了,但是如果动的话,总要有理由嘛。”

五人听了,均面露喜色,纷纷躬身,感激道:“师弟多谢冲虚师兄提携。”

戴道晋道:“所以这一次,你们一定要尽自己全力,拿到尽可能好的名次。”

五人纷纷道:“一定。”

戴道晋挥了挥手,五人见礼告退。

坐在椅子上,戴道晋思索着,刚刚倒没有骗他们,戴道晋的想法是,既然是比武,索性弄得大一点,一方面是影响更大,自己到时上任武当掌教也能更加服众。另一方便,就像刚刚所说的,他想让自己手下的人,再动一动。

至于戴道晋和清虚比武的真实情况,却是不用闹得人尽皆知。

……

寒风凛冽,武当山金顶前的广场上,却很是热闹。

临时搭建的几座比武台,立在场中。

比武台旁边,站着二十多位武当弟子,这就是今天要参加比武的武当弟子,周围站的便是其他的武当弟子。

台阶上,众长老坐在椅子上,看着下面的弟子们。

其中一位长老,抚须笑道:“这就是我武当的将来啊。”旁边的长老们均点头。

有弟子上来,拱手道:“掌门,已经准备就绪。”

信玄子点头道:“嗯,开始吧。”

之后,下面的二十多位,武当弟子便抽签,两两对战。

戴道晋的第一战,碰到的对手,是烈玄子的徒弟。

戴道晋手拿长剑,淡笑拱手道:“邹师兄,请指教。”

邹怀阳苦笑着拱手道:“冲虚师弟,还请手下留情。”他确实清楚,自己并非冲虚的对手,暗道只希望不要输的太难看。

说完,邹怀阳脸色一肃,也不耽搁,拔剑出鞘,一式灵猫扑鼠,攻向戴道晋。

戴道晋也不拔剑,脚踩清风步,侧身让过,跌扑八法使出,右侧拧腰,右掌似慢实快,向邹怀阳颈部削去。

邹怀阳抽剑侧身回撩,削向戴道晋的右手。

戴道晋脚步一搓,转换步伐,脚踩武当九宫连环步,身影如影似幻,瞬间来到邹怀阳身后。

邹怀阳心中一惊,迅速往前扑去,同时内力运使,一脚狠狠往后蹬出。

戴道晋抬腿格挡住邹怀阳的脚,左手拿长剑往前一递。

邹怀阳只觉脖子微微一凉,摸了摸后颈。

站定收剑而立,摇头苦涩道:“多谢师弟,手下留情。”虽然想到自己会输,但没想到会输的这么快,心里不禁郁闷。

戴道晋微笑,拱了拱手,道:“承让。”

邹怀阳是烈玄子的徒弟,雷军的师兄,戴道晋也不想恶了对方,但却不代表他会手下留情,想让人服,除了感情维系之外,就是要实力上压服对手。

只要你有实力,你不能让所有人都爱你,但可以让所有人都怕你。

比武很快,胜负心切,不是平时切磋交流,所以即使大家都是师兄弟,对彼此的武功都有一些了解,但还是很快便决出了胜负。

最后只剩下了四个人。

戴道晋,雷军,清虚,伍河。

戴道晋扭头看了一下,脸色黝黑,眼神坚毅,面无表情的伍河,伍河这个人,是一个长老的弟子,也有所接触,不过这个人性格有些冷硬,擅使长刀,戴道晋曾经也试图接触过,不过这家伙根本不甩他。

戴道晋想到了那次自己热恋贴冷屁股,不禁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嘀咕道:“等我当了教主,让你唱征服。”

一个弟子,手捧竹筒,笑着道:“各位师兄,请抽签吧。”

戴道晋这次抽到的对手是雷军。

雷军看到抽签情况,表情有些郁闷,他其实是想和清虚或者伍河比试的,和冲虚师兄打,随时都有机会,不过清虚和那个冷面神,却不是常有的机会的。

雷军和戴道晋两人站在擂台上,戴道晋笑眯眯的看着雷军。

雷军翻了翻白眼,甩了个棍花,大声道:“我认输。”

充当裁判的武当弟子有些愕然,戴道晋也有些愣神,本以为雷军会兴冲冲的和自己打一场。

裁判扭头看了看台上的众长老和掌门,见没人有所反应,便道:“这一场,冲虚胜。”

台上,烈玄子嘟囔道:“这个臭小子。”

另一边,清虚和伍河倒是打的很是激烈,不时传来刀剑交鸣之声。吸引的戴道晋也看过去。

清虚用手中长剑格挡开对方的长刀,眼神冷肃,提剑运使步法,长剑划过空气,发出呜呜声,削向伍河,

伍河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望着对方的长剑,右脚猛蹬擂台,整个擂台都似乎微微一晃,双手握刀,挥刀如锤,抡起半圆,砍向清虚。

清虚看到来势凶猛的刀光,剑法一变,由快变慢,却是用起了太极剑,以柔克刚,长剑微微一松,搭在刀身,向身左侧带去。

伍河感觉自己手中的刀,似乎不听使唤,被带偏到一旁,双手使力,抽刀后退,但刀身却似陷入泥潭。

清虚眼神一冷,搭在刀身的长剑,顺着刀身向前划去,切向伍河握刀的双手。

台下的武当弟子,不禁低呼。

伍河看着切向自己双手的长剑,这一剑切实了,恐怕自己的双手就废了,无奈双手松开刀柄,屈身后退。

清虚见对手弃刀,眼睛一亮,改变剑招,由慢转快,欺身上前,长剑急刺,最终,长剑剑尖停留在伍河胸前。

伍河看着剑尖,冷声道:“我输了。”

清虚听了,面露笑容,收剑而立。

转头看向台下的一个人,笑容逐渐消失,冷眼看着那个人。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