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十八章 《葵花宝典》第四重(第1 / 1页)

戴道晋面无表情的回到自己的住所。

坐在椅子上,戴道晋面露思索,自己做的那些事,也没打算永远的瞒下去,永远别把人当做傻子,更何况能做到一教高层的人。

自己做的那些动作,虽说隐秘,但却瞒不了有心人,瞒得了一时满不了一世。

戴道晋自己也有心理准备,做了几个预案。

今日,被信玄子叫过去,被当面指出,戴道晋其实心里并不怎么慌乱,因为木已成舟,即使信玄子想改变什么,他也无能为力。就算他想硬来,也自然有武当的其他长老阻拦。

由利益捆绑的战车,滚滚而来,谁挡谁死。

就算到了最糟糕的情况,信玄子老迈昏庸,为了自己的徒弟不管不顾,戴道晋也有信心“拨乱反正”,高举“为了武当安稳发展”的大旗,镇压信玄子和清虚一系的人,而且戴道晋相信,武当弟子中,没有多少人会想看到武当内讧。

不过,好在信玄子最后的选择还是清醒的。

作为武当掌教,信玄子将权利交接所产生的动荡,压到了最低,使武当安稳度过两代人的交替,几乎是平稳过渡。

作为清虚的师傅,信玄子为了自己的徒弟,争取到了最后一丝机会,面对徒弟,他再无愧疚。

戴道晋想到这,也有些感慨,也有些佩服。

想到今年的大比,戴道晋眼神幽深,葵花真气,蠢蠢欲动,戴道晋有种直觉,大比过后,大概自己登上武当掌教前后,自己便能突破到《葵花宝典》最后一层,也是最后一层。

对于清虚,虽然久未与他交手,但戴道晋却自信,能胜过他。

虽然有这个自信,戴道晋却是打算接下来的三个月,潜心修炼,比试之前让自己达到最佳。狮子搏兔,犹用全力,更何况对手可不是软弱的兔子。

戴道晋闭上双眼,心神沉入星云,默默体悟自己的武学。

……

日月神教,黑木崖,一处院子中。

一桌几个人,正在饮酒。

其中一个,身着黑色尽装的大汉,端起面前的一碗酒,一饮而尽,甚是豪气。

大汉喝完酒后,擦了一下嘴,对着一个身穿月白长衫的年轻人,道:“东方兄弟,我神教兄弟甚多,但还是和你们几个处着舒坦。”

扭头对坐在另一旁的一个瘦高汉子和一个矮胖的男子道:“向兄弟,童老弟,你们说是不是?”

瘦高汉子笑了笑:“任兄说的是。”童百熊在旁边也点了点头。

月白长衫的年轻人,端起酒杯饮了,抬头道:“任大哥,这样的话,却是少说为妙,若是让教主他老人家听到了,怕是很不高兴。”该人,面色俊秀,整个人略显阴柔。

东方柏接着道:“任大哥以后是要继承教主之位的,教中兄弟都是自家兄弟,却是没有亲疏远近之分的。”

任我行打了个酒嗝,道:“教中的其他弟兄,自然是我任某人的弟兄,但你们几个更是我的亲兄弟。”

说着便又打了个酒嗝,道:“便是那教主之位,你们若是想要坐,嗝,我也是可以让给你们的。”

向问天听了,脸色变了变,道:“任兄,慎言。”

东方柏眼睛闪了闪,笑着轻声道:“任大哥却是喝多了,再说胡话呢。”

任我行烦躁的挥了挥手,一把拽过东方柏的手,道:“我没醉,嗝,东方兄弟,你想要做教主吗?你想的话,我明天就去找教主,让他以后把教主之位传给你,你我兄弟二人,谁当教主还不是一样。”

东方柏脸色沉了沉,道:“向兄弟,任大哥喝醉了,却是不能再喝了,扶他回去休息把。”

向问天站起身,扶起任我行,向二位告了个罪,道:“任兄,我老向扶你回去休息。”

任我行东倒西歪的,晕乎乎道:“嗝,我没醉……”

看着向问天扶着任我行走出院子,东方柏的脸色慢慢沉了下去。

童百熊站在他旁边,皱着眉道:“任我行,这是真醉了还是故意的?”

东方柏神色阴沉,却是没有答话,眼神幽冷,不知在想写什么。

另一边,向问天将任我行扶回房间,刚把任我行扶着躺在床上,任我行突然坐起来,睁着的双眼,精光烁烁,哪里还有一丝醉意,却是无比清醒。

向问天见了,惊讶道:“任兄,这是何意?”

任我行笑了笑,道:“我本想把教主之位这份大礼,送给我那东方兄弟,唉,可惜我那兄弟却是不愿。”笑容里,神色玩味。

向问天楞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他又不傻,只是对任我行临时作出的试探动作没有反应过来而已,随即,有些沉默。

向问天,心里暗叹,早年一起拼命的兄弟,现在武功地位都有了,心却走不到一起了。

不过作为任我行一系,向问天感慨过后,还是开口问道:“不知任兄,察觉出什么了吗?”

任我行,摇了摇头。

……

戴道晋,站在院子中,闭目体会自身。

三个月时间转瞬即过,这三个月内,戴道晋除了处理武当外事的一些重要事情之外,却是都没有离开这个院子,每天除了练武,便是研读武当前辈的武学手稿,或者是研读道藏。

刚开始,心里还有着为了年前大比而准备的心态,到后面,却是心无杂念,将大比之事抛在脑后,不作他想,整个人的身心都变得异常纯粹。

戴道晋的心神,从来没有的放松和宁静。

人体的神乃精神或是心神,神的兴衰直接关系到人体生命的存亡。

神散则生萎,神衰则生弱,神亡则生亡,所以养生至要在养神。

对于练武之人来说,精气神三宝。

神为气之母,气为神之子。养神则可养气,养气亦可养精,神凝气聚,气聚精生,故凡欲宝精养气,必须养神为先。

“神静则心和,心和而神全。神躁则心荡,心荡则神伤。将全其形,先在理神。故恬和养神,则自安于内;清虚栖心,则不诱于外也。七窍者,精神之户牖也;志气者,五脏之使候也……”

戴道晋的心头缓缓流过这些真意,神活泼泼,体内的真气汨汨流动。

戴道晋没有管他,任由葵花真气自行运转,真气运行到任脉时,恍惚间“砰”,似气泡声响,戴道晋回过神,任脉通了。

不慌不忙,运使真气,默默回忆起葵花第四重。

以心为室,扫除尘垢,反朴归真,澄明寂然,可以妙洞三界,无所不能,其法将真气升之,两手相叠,左手压右手,右手摩顶,三千功后自化神.

良久,戴道晋睁开眼睛,这双眼,宛若妖邪,似摄人心魄,戴道晋又合上双眼。

调整心神,随即睁开,眼睛虽然依旧深不见底,但却没了刚才的妖异之感。

戴道晋暗自沉思,却是明白自己,本以为至少要大比之后才能突破,却是不想提前了许多。而且这次的,是自己的“神”先突破,神动而气动,引起了内力的突破。

戴道晋的眼睛,之所以会如此,就是因为没有控制好变强的心神。

戴道晋嘴角微微一笑,暗道:提前突破的感觉,也是不错呢。

不久,院子中传出一道无奈苦恼的声音。

“皮肤好似变得更好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