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十七章 隆庆帝来武当(第1 / 1页)

十月初的一天,武当山晴空万里,景色优美。

今天的武当山,没有前来上香的游客,概因武当三天前,就已通告游客。

山脚下,黄色龙旗,迎风卷起。

禁卫军的兵士,把守着武当山脚的各个路点。

山脚下,以信玄子为首,武当众人均全部在场,迎接隆庆皇帝。

戴道晋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世界中,明朝的皇帝,有些好奇的看了过去。

只见龙辇上,一个黄色身影踩着小太监的背,下了辇车。旁边跟着一个太监,和一个手拿绣春刀,身着飞鱼服的锦衣卫,戴道晋看到,不是周济苍周指挥使又是哪个。

武当众人上前迎接,戴道晋也上前。

离得近了,戴道晋才仔细的看了看,历史上的隆庆帝。

隆庆帝朱载垕,一身明晃晃的龙袍,显得有些宽大。

身材中等,有些瘦弱,面色泛白,双眼有些血丝,一副纵欲过度的样子。

戴道晋心中闪过隆庆帝的一些信息,隆庆帝可以说是明朝的所有皇帝中,存在感最低的一个了,他的前后便是大名鼎鼎的万历和嘉靖,而且由于在位时间只有短短的六年时间,所以几乎没什么存在感。

而且据史料记载,隆庆登基前的内忧外患使他关心朝局,对他登基后处理政务有着较大的影响。即位后倚靠高拱、陈以勤、张居正等大臣的尽力辅佐,实行革弊施新的政策,海内外得到大治,史称隆庆新政。

后来就不行了,因为沉迷媚药,也服这些媚药助兴,导致荒于政事。

戴道晋又扭头瞅了一眼,暗道看来这个皇帝,应该是变得荒淫无度了,才变得这么一副身体被掏空的样子。戴道晋眼神闪了闪,这皇帝怕是没几年好活了,毕竟历史上隆庆帝只当了六年皇帝。

戴道晋暗自嘀咕,老朱家的基因还真不错,这个皇帝虽然脸色差,但模样却是不差,想来以前也是长得不差。看来后世的半秃瓢们把老朱家黑的不轻,直接将朱元璋这个太祖黑成了马脸。

戴道晋在脑子里胡思乱想,另外一边,信玄子看到隆庆帝,迎了上去。

信玄子打了个稽首,道:“方外之人信玄子,携武当众人恭迎皇帝陛下。”后面的一群人,跟着行了个道礼。

朱载垕哈哈一笑,扶起信玄子道:“朕今日来,乃是为大明百姓祭告真武大帝,希望能够保佑大明国泰民安,真人无须多礼。”

信玄子微笑道:“皇上爱民如子,乃百姓之福。”

朱载垕笑了笑,听到信玄子的夸奖,很是开心。

信玄子道:“皇上,那我们便上山吧。”

朱载垕点了点头。

旁边周济苍看了,抬手一挥,大队的锦衣卫,头前往山上走去,进行护卫。

一行人陪着朱载垕往山上走去,朱载垕一边走一边欣赏着武当山的风景。

太和绝顶化城似,

玉虚仿佛秦阿房。

南岩雄奇紫霄丽,

甘泉九成差可当。

这是武当山上的风景和道观给人的直观印象。

武当山道教建筑群,天柱峰上的城墙比天宫的紫禁城还壮观,南岩宫、紫霄宫都奇丽无比,玉虚宫如同阿房宫的再现,令人赞叹不已。而且每个布局都有着说道。如进玄岳门为“仙山”,越坊有“命运交给神”之说。从复真观、太子岩到飞升岩,也蕴含真武得道飞升,小中见大之意。

但如果你说,武当你一个区区修道之所,建造的这么豪华干嘛?真武大帝又不是佛家金身,浪费大量人力物力?

其实若是这么想,那你可就冤枉了武当历代前辈了,这些建筑,可不是武当自己花钱建的。

而是明朝的一个皇帝下令修建的,没错,就是“道观建造狂人”明成祖朱棣。

要说武当山成为皇室家庙,明朝崇道之风甚行,还是得从朱棣说起。

为什么呢?因为朱棣想成仙啊,犯了每个皇帝都会犯的错误,朱棣很是推崇张三丰,多次寻找。

朱棣还给张三丰写了封信,道::“久仰真仙,渴思亲承仪范”,虽“才质疏庸,然而至诚愿见之心夙夜不忘”。

意思是俺朱老四,对张仙人仰慕已久,想跟您学习学习,亲近亲近。虽然俺修仙资质比较差,但俺心诚,想见你的心日日夜夜不改。

有意思的是,张仙人看朱老四这个人确实诚信向道,也回复了朱棣,给他开了个方子,“屏欲崇德”和“澄心寡欲”。意思是皇帝啊,你要克制自己的欲望,要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这样你身为皇帝德行就好,百姓们身体好,长寿了,你自然也就可以长寿了。内含修道之真意。

……

皇帝上武当山,自然全靠双脚是不可能的,毕竟皇帝不是练武之人,体力没那么好,所以走了一会,便被手下兵士抬了上去。

朱载垕站在武当山的一处平台处,眺望着山下,看着眼前的美景,视野开阔,心胸不禁为之一松,感叹道:“真乃仙家福地啊。”

信玄子在旁边陪同,笑道道:“多谢皇上赞誉。都是皇上您圣明,国家安宁,才有了这方外之地。”

这时,一个道人过来,在信玄子身边,耳语道:“掌教,已经准备就绪。”

信玄子点了点头,挥手让他退下。

没多久,信玄子看了看天色,对隆庆帝道:“皇上,时辰已到,还请移驾。”

朱载垕点了点头,看风景归看风景,还有祭告真武大帝的正事呢。

……

领导一张嘴,手下跑断腿。这句话何时何地都适用。

距离隆庆帝祭告真武神,已经过去三天了,这三天的收尾工作,也把戴道晋忙的够呛,还在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到不用亲力亲为,但有些事情,还是得戴道晋自己吩咐下去,统筹全局。

戴道晋坐在山上的住所里,坐在床上,打坐修行,《葵花宝典》依然是第三层圆满,戴道晋也没有急着突破,打算自然而然,水到渠成即可。

真气收回丹田,戴道晋睁开眼睛,由于神完气足,戴道晋的脸上,仿佛闪烁的一层光华玉色。

戴道晋下了床,随手拿了一本道经,坐在椅子上研读。

正在静静地看着,门突然被敲响,“咚咚咚”。

“进。”

一个武当弟子推门进来,躬身见礼道:“冲虚师兄,掌门有请。”

戴道晋面色不变,眼睛仍未从书本上挪开,道:“掌门有吩咐什么事吗?”

来人回道:“师弟也不知道。”

戴道晋合上书本,笑着说:“劳烦师弟了,回禀掌门,就说冲虚片刻就到。”

来的武当弟子点头,“是。”,便回去了。

戴道晋皱着眉头,却是想不出什么,也就懒得再想,稍微收拾了一下,便向金顶而去。

到了金顶,戴道晋发现,只有掌门信玄子一人在等他。

戴道晋上前见礼,道:“掌门,不知唤弟子前来,有何事吩咐?”

信玄子睁开双眼,看了看戴道晋,笑道:“冲虚,坐吧。”

戴道晋找了个蒲团坐下。

信玄子沉默了片刻,道:“隆庆帝来之前,本座特意了解梳理了武当的里里外外,发现了一些很有趣的事情。”

信玄子说完,冷着双眼紧盯着戴道晋。

戴道晋面无表情,没有说话。

信玄子突然笑道:“冲虚,你很不错。”

戴道晋低头掩饰过眼里的一丝阴冷,平静道:“掌门的话,弟子有些不明白。”

信玄子听了,摇摇头笑道:“你不用如此,你很好,本座对你很满意。”

戴道晋没有搭话。

信玄子道:“冲虚,本座老了,也没几年好活。”

“现在有一个机会,可以让你不用再等这几年时间。”

“你和清虚在今年的年前大比上,比试一次,谁胜,谁便是下一任武当掌门,明年便举行继承仪式。”

“你可愿意?”

戴道晋抬起头,面色不变,眼神平静的看着面前的这个老人,暗道:为你徒弟争取最后一丝机会么?

信玄子也静静的看着戴道晋。

戴道晋站起身,转身往大殿外走去。

“好”声音在大殿中飘荡。

信玄子听了,笑了笑,闭上眼睛。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