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十六章 你和冲虚比一场吧(第1 / 1页)

盏茶时间,戴道晋的几位师叔伯,清虚、雷军等几位师弟便到来了。

戴道晋看到几位师叔伯,站起身来见礼。雷军看到戴道晋,甚至挤眉弄眼了一番,戴道晋却是不理睬他。清虚看到戴道晋,点头致意,戴道晋点头回应。

几人来了之后,也没有多客套,各自静静的找个蒲团坐下。

信玄子睁眼,看了下大殿内的众人,开口道:“诸位,今日将诸位一同招来,却是有一位贵客,需要我武当好生准备迎接。”

清虚接过话,“师傅,不知是哪位贵客,要让我武当如此郑重以待?”

信玄子道:“此人便是明皇隆庆帝,明皇将于今年十月初,来武当祭告真武大帝。”

听了信玄子的话,殿内众人均是脸色凝重了起来,毕竟是一国皇帝,武当山虽是方外之地,但到时人多眼杂,明皇若是稍有差池,武当可是承担不起。

信玄子又道:“所以接下来的两个月,还请众位好生准备,等候明皇的到来。烈玄子师弟,对于武当当天的护卫力量,要用心安排,此乃重中之重。”

众人均点头道:“尊掌教令。”

信玄子接着道:“后续的诸多细节安排,随后再细细商议。”

众人皆点头称是。

事情虽然重要,但众人却是没有慌了神,概因明皇来武当山也不是第一次了,好生招待就是了。

戴道晋暗道自己接下来,该有的忙了,自己总管武当外事,虽不至于亲力亲为,但还是得看着点……

信玄子道:“好了,事情就是这些,诸位若是无事,就回去各忙各的吧。”

众人起身见礼,躬身告退。

“清虚,你留下,为师有话与你说。”正当众人往外走的时候,信玄子的声音传来。

清虚面露惊讶,虽不知师傅找自己何事,但还是听话,回去站在一旁恭候。

众人相互看了看,接着往外走去,戴道晋转身看了一眼,眼睛眯了眯,抬脚走出金顶大殿。

戴道晋出了大殿,往自己住所走去,脑子里想着,接下来的各种准备事宜。

“冲虚师兄,冲虚师兄,你是何时回的武当山啊?”雷军咧着个大嗓门。

戴道晋回头看了看,尚未走远的诸位,均扭过头来看着他俩一眼,无奈道:“雷军,你就不能小声点说话吗?”

雷军道:“哦,下次下次”却满脸的不在乎。

戴道晋翻了翻白眼,也没指望这莽货听进去,道:“找我什么事?”

雷军兴奋道:“师兄,你离开武当都两三个月了,师弟我实在找不到人,我俩切磋切磋。”

戴道晋道:“我不在武当山,你可以去找清虚啊。”

雷军挠了挠头,有些疑惑的道:“清虚师兄,我以前找他,他都挺乐意和我交手的,不过最近不知道怎么了,不愿意和我切磋武功了,而且每天都很忙的样子?”

戴道晋听了,眼神闪了闪,随口道:“可能掌教交代的事情吧。”

雷军道:“可能吧,哎,不管他了,师兄,赶紧的。”

戴道晋无语,几乎被雷军连拖带拽的,走到自己的院子。

两人在这边比武切磋不提。

……

金顶大殿内,清虚躬身站在一旁,没有说话。

信玄子坐在蒲团上闭目,也不说话。

良久。

信玄子开口道:“清虚,坐下吧。”

清虚道:“谢师傅。”行礼后,寻了个蒲团坐在下首。

信玄子道:“清虚,最近在做什么?”

清虚脸色有些不自然,顿了一下,道:“弟子最近除了办事之外,便是修习武功研读道经。”

信玄子看了自家弟子一眼,叹了口气,道:“为师知道你心气高,想去争。”

清虚听了,眼睛立马红了,忍不住大声道:“是,弟子这段时间确实是在奔走,结交弟子,甚至几位师叔伯。凭什么?凭什么武当众弟子都拥戴他,都支持他,弟子哪里比他差了,他一个农家小子,弟子不服。”

“论武功,弟子虽很久没有与他比试,但自信不会比他差了;论出身,弟子是陇西李式旁支;论才学,弟子从小琴棋诗书传家;论为人,弟子待众武当弟子如兄如弟,热诚以待。为何?为何你们都看好他?”

信玄子,没有说话,又叹了口气,实在不知如何安慰这个弟子。

清虚无疑是极为优秀的,武当的弟子和长老中,也有不少人是看好清虚的,作为清虚的师傅,自然也是希望自己的弟子继承武当掌教的位子。

但信玄子却知道,自己先是武当的掌门,然后才是清虚的师傅。

信玄子也是最近才发现,这武当掌教的位子,除了冲虚,别人还真做不得。

原来,信玄子因为十月明皇来武当祭告一事,为了防止明皇问武当的事情,自己有哪里不知道。

便打起精神将武当里里外外,大事小事都梳理了一遍,结果让他震惊的是,现在的武当已经不是几年前一手掌控的武当教了。

原来信玄子这几年,年龄愈发增长,身体情况却是每况愈下,精力也是大不如以前,而恰好武当年轻一辈的弟子也都成长起来,便开始逐渐放权,信玄子也明白,自己的位子早晚是要往下传的。

但就在最近不久,他梳理了武当各个分院,大事小事之后,他发现武当在外面的产业,发展的很快,家大业大,但武当的产业的重要的负责人,几乎全是冲虚任命的,其中或是冲虚一手提拔的底层弟子,或是门内支持冲虚的长老弟子。

而且由于武当产业几乎都在冲虚手里,武当的钱财都是由冲虚在掌管,冲虚几乎包圆了武当所有弟子包括他这个掌门的衣食住行,吃喝拉撒。

不得不说,武当派的人,现在的生活很好,几乎超过江湖上其他的各门各派。

再加上冲虚,这几年武功大进,对待底层弟子,能帮就帮,毫无架子。

这就导致了冲虚很受武当底层弟子和中层弟子的拥戴,甚至包括一些长老。

甚至由于冲虚减免了,依附于武当派一众雇农的租子,雇农们对冲虚可谓感恩戴德。

信玄子了解到这个情况后,惊得甚至想到,立马撤销冲虚武当外事总管的职务,但冷静下来之后,却发现自己做不到,也不能做。他清楚,冲虚虽不是自己的弟子,但此时却不是多年前了,想撤就撤,冲虚也不会老老实实听话的,更何况还有个道玄子。

如果硬来,武当是会出大乱子的。

如果戴道晋知道自家掌门的想法,恐怕会给他说一说,什么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什么是温水煮青蛙,会给他解释几百年之后,有个伟人提出的群众路线。

到底是经历过风雨的,信玄子立马就摆正了思路,从掌门的角度出发,自己也不是专权的人,而且看冲虚不声不响的做到这个程度,由他来做这个掌门未必是坏事,想到这,信玄子这个掌门逐渐理清了思路。

毕竟他要为武当的将来考虑。

但恰在此时,信玄子发现清虚最近也在奔走,察觉到自家弟子做的事,信玄子知道,自己该阻止了,不然将来两虎相争,损害的还是武当自己。

所以,才有了今天的谈话。

信玄子脑中迅速闪过这些想法,看着面前这个失态的弟子,沉默了一会,道:“那为师就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便和冲虚比试一场,胜的便是武当掌教。”

清虚面露喜色,道:“多谢师父。”

信玄子看了,暗叹,这是师父唯一能给你争取的了,心头闪过冲虚那始终沉稳淡然的身影,却是不认为自己的弟子能胜过。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