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十五章 武当来信(第1 / 1页)

戴道晋腰携长剑,在开封街上转了转,不久,顿觉无聊,感觉还不如回去练功,看看医书来的自在。

便打道回府,到了府内,本想让下人将史成文请来,但看了看天色,也不早了,便作罢,心想明天吧。

吃过晚饭,稍作歇息。

戴道晋站在院子中,右手持剑,眼神微眯,右脚尖外撇,右膝前弓,上体右拧,右剑由前上向右侧方下刺,手心朝外,剑尖朝右,左手随右剑下刺之势向左侧分开,目视右下方,却是武当松溪小花剑术。

蓦然间,戴道晋速度越来越快,武当基础剑术,斗剑二十四母架,甚至江湖上的广为流传的普通剑术,也是剑光撒撒使出,到最后,肉眼几乎不可见,只见院子中,人影闪烁不定,剑光霍霍,月光下的剑光,犹如跳动的银色精灵。

身影站定,收剑归鞘。由急动到急静,转化极为突兀。

戴道晋站立片刻,放下长剑,闭目打起了太极拳,太极拳打完之后,脑中似空非空,心神沉入星云,身随意走,双手前伸,打出蛟龙溟濛,雷劈山洪,这两招却是武当太乙五行拳,随后圆转如意,跌扑八法,三十二势绝命拳,武当松溪短打等拳法掌法,自然而然,呈现而出。

随后戴道晋身影变幻间,拳法招式结合葵花真气使将而出,却是变了些许,但却更加适合戴道晋本身。

良久,收身而立,戴道晋默默地体会刚才的所得。

戴道晋一直明白,武学之道,只要踏上这条路,便不能后退,一日不可懈怠,所以戴道晋每天不管在哪做什么,均不会落下武功的修炼。

戴道晋更加明白,自己想要在前人的基础上,更进一步,那么光吃前人的老本,自己不思变通,却是不行,每个人都是个体,都是不同的,适合的才是最好的。

而想要脱离樊笼,自己的武学储备则要充足,是故这几年,武当派的经堂成了戴道晋常去的地方,里面的武学被戴道晋翻了个遍,也在逐渐消化这些东西。

但武当派到底是建教时间太短,底蕴略有不足,所以戴道晋便很是眼馋那些传承时间长的门派里的一些东西。

想到这,戴道晋睁开眼睛,手指摩挲着光洁的下巴,眼神诡谲,阴笑的嘀咕道:“少林藏经阁,日月神教的典藏,朝廷的内库,五岳剑派虽然被打残了,但应该是有不少好东西的,尤其是华山思过崖。”

“还有,也是时候,多组建几个摸金校尉的队伍,去挖一下……”

“嗯,无量天尊,罪过,不急,慢慢来。”

……

第二天,大早。

戴道晋练完武功,刚吃完早饭。

戴道晋便收到武当的传讯,掌教让他回山。

戴道晋想了想,吩咐下人将史成文请来。

片刻后,史成文到来。

史成文躬身道:“东家,不知唤属下前来,有何吩咐?”

戴道晋摆了摆手,让史成文坐下,旁边丫鬟自动斟上茶水,然后退下。

戴道晋端起茶杯,示意了一下史成文,抿了一口,道:“没什么大事,武当传讯于我,我不日便要回去。”

史成文听到这,便道:“那东家返回武当,招属下前来,可是有事要嘱托?”

戴道晋开口道:“我走之后,你去查一个人,这个人应该是在开封城附近,也可能不在。”

史成文点了点头,问道:“这个人叫什么名字?”

戴道晋道:“他叫平一指,是个大夫,是个年轻人。”

史成文有些纳闷,东家这几年四处拜师学医,他是知道的,但所请教的无不是医道大家,怎么想到要找一个学医的年轻人。

不过虽不理解,史成文却是没有多话,应声道:“明白,属下随后就吩咐下去。”

戴道晋点头道:“其他的没什么事了,四海这边你多看着点。”

史成文道:“属下明白。”

戴道晋站起身来,道:“行了,你去忙吧,我也要启程会武当了。”

史成文道:“东家这就走了,属下送送东家。”

戴道晋摆了摆手,表示不用。

没多久,只见一个黄脸汉子走出府门,找了一驾马车,便·出了城门。

……

进了襄阳地界,戴道晋才去了假面,回复本来面貌,奔武当山而来。

几天后,戴道晋便回到了武当山,并没有急着去见信玄子真人。而是回到山上自己的住处,洗漱一番,洗去了一路风尘,换了身道袍,才施施然往武当金顶而去。

走在去往金顶路途中,不时碰见武当弟子,不时有武当弟子见礼,喊“冲虚师兄”,戴道晋也面带微笑,一一还礼。

戴道晋总领武当外事多年,掌管着武当的钱袋子,让武当的钱袋子一直鼓鼓的,武当不差钱,武当弟子的日子自然好过的多。对一个门派来说,金银虽俗,却是不可或缺的。而且但凡有武当弟子求助到戴道晋头上,只要理由合情合理,戴道晋却是不会吝啬。

是故,戴道晋在武当弟子中,很有人气,戴道晋在武当做一些事,往往武当弟子都很支持他。无他,有来有往,互惠互利罢了。

这也是戴道晋乐于看到和有意促使的,在武当弟子中,戴道晋也扶持了自己的一部分势力,也没有偷偷摸摸,这是戴道晋故意进行的一次试探。结果是戴道晋的这种行为,并没有受到武当高层的责问和刁难,算是默认了。戴道晋看到后,心里却是有了底,稍微明白了一些武当高层的想法。

就在戴道晋在山路上和武当弟子相互打招呼时,武当金顶前,信玄子、道玄子和烈玄子并排站在台阶上,看到这一幕,信玄子笑着道:“师兄师弟,你们觉得如何?”

道玄子沉默,他明白自家掌教的意思,但却不好开口,冲虚到底是他的徒弟,直言开口明说支持自己的弟子做武当掌教,这话要是说出来,让其他长老怎么看。而且,扭头看了一下信玄子,竞争对手是掌教的徒弟清虚。

烈玄子大大咧咧,道:“这小子人不错,仗义疏财,我那几个弟子却是与他比较亲近,尤其是雷军那个臭小子,老道有时候都使不动他,在冲虚面前却老实得很。但就是心眼太多。”表面粗豪,却是粗中有细。

信玄子听了,乐呵呵道了一句:“心眼多,却是并非坏事。”

道玄子和烈玄子相视一眼,却是摸不清掌门的心思。

没多久,戴道晋便来到了金顶前,看到面前这几位,连忙上前见礼:“弟子冲虚,拜见师父,掌教,师叔。”

三人也是点头微笑,一行人进入金顶大殿。

道玄子笑着道:“冲虚,最近武功进步如何?”

戴道晋躬身答道:“还好。”

道玄子也就是这么一问而已,自己的这个弟子,现在自己都看不透,也不知武学一道,走到哪一步了。

信玄子道:“冲虚,吾等再稍等片刻,你的另外几位师叔伯,和师兄弟马上就来了,事情到时再说。”说罢便闭目。

戴道晋点头应是。

戴道晋看了一眼信玄子苍老的面孔后,也寻了个蒲团坐下闭目等候,暗自思索,掌教师伯的时间,怕是没有几年了,暗叹,不管武功多高,百年都是一坯尘土。

随即戴道晋又暗道:再等几年吧,掌门之位自己却是志在必得,谁若拦着,那就只能对不起了。等自己坐上了武当掌门的位子,自己的许多计划都可以实施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