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十四章 就剩你了,平一指(第1 / 1页)

时光易逝,转瞬便是五年。

这五年中,江湖上,依然有斗争,有新人崛起,也有老人落幕。

最大的事情,莫过于头几年,日月神教攻打华山了。

在这场斗争中,华山派和日月神教,均是死伤惨重。

华山剑气二宗,蔡子峰和岳肃二人被杀,华山长老一辈几乎死伤殆尽,中坚力量几乎十不存一。五岳剑派中其他四派,因为援助华山,均损失颇大,几派长老几乎都役于华山,五岳剑派由于长老的死亡,导致许多门派武学失传,五派一蹶不振。

日月魔教,也是死伤不少,魔教十长老更是被五岳众人,设计困死于华山思过崖,教中弟子也在这一战中,损失不少。

华山派岳蔡二人所得《葵花宝典》终落于魔教之手。

老人落幕,终有新人登上这舞台,江湖代有才人出。

武当三杰名声愈发响亮,其中冲虚道人,武功大进,隐为武当弟子第一,江湖风传,武当下任掌教的位子或许会落在此人头上。其下清虚、雷军比之冲虚,也差不了多少,此三人可谓武当百年内的扛鼎之人。

少林寺方证,日月神教任我行、东方柏,衡山莫潇湘、刘正风,华山岳不群、宁中则,恒山定逸,嵩山左冷禅、陆柏,泰山天门道人,均已崭露头角,江湖扬名。其中的一些人或许因为年纪小,但展露的锋芒,已经不可小觑。

一代新人换旧人。

……

开封府城,一处院落内,这是四海商会的产业。

一间房屋内,只见一位青年男子,闭着眼在床上打坐,此人样貌只算是俊秀,但皮肤之光滑细腻,较之二八女子,也不遑多让。

此人便是戴道晋了,武当的年轻一辈第一人,冲虚道长。

戴道晋此时心神已经沉入星云,葵花真气,搬运不停,华池之液咽四十九之数,气固而成真,驭使真气行周天之数,如此反复,最后真气归于丹田。

行功完毕,戴道晋睁开眼睛,眼中宛若光华流转,摄人心神。

戴道晋默默思索,《葵花宝典》第三层已经达到了圆满,还差一个契机,就能到第四层。戴道晋眼中露出一丝向往和痴迷,不知到了第四层后面的,三千功后自化神又是怎样一番天地。

回过心神,戴道晋不禁感叹,自己还算是好运,借助星云,居然真的可以避开那个条件,不过自己没有自宫,就无法体会男女共身,阴阳相合的切实变化和意境。后面很难踏出最后一步,领会天人化生,达到三千功后自化神,体悟人生真谛。怕是到时候还要另想办法。

还有家里催自己娶妻生子的事情,也要找个借口搪塞过去,戴道晋苦笑,练了《葵花宝典》,怎能娶妻同房,不过好在自己对女人这方面的东西,前世也享受过了。

戴道晋摸了摸脸,感受到脸上的滑腻触感,摇了摇头,《葵花宝典》的后遗症,终究还是显现了出来。

站起身来,下床,一步走到桌子前,坐下,倒了杯茶,慢慢品着。

戴道晋从床前一步跨过七八米的距离,走到正厅的桌子前,拉出一道残影,肉眼不可见,若是有人看到,怕是要怀疑大白天见了鬼。

没多久,有人敲门,“咚咚咚”。

戴道晋应道:“进来。”

来人开门进来,却是开封城,四海商会分会的主事人史成文,也是知道戴道晋真正身份,为数不多的人当中的一个。

史成文手里拿着一摞书册,躬身道:“东家,属下动用四海消息网暗中查探,历时三个月,这些都是四海商会中手脚不干净的人,还请东家发落?”说完,将册子放在桌子上。

戴道晋手中转动着茶杯,没有说话。

史成文接着道:“东家让盯得华山风清扬,探子们收到的消息,风清扬现在自从他的女人死了之后,再加上华山的巨变,他就消失不见了。”

“终南山的土地现在商谈,那个地方毕竟之前是道教祖庭,买下来却是要多费些手段。”

史成文说完,便站在一旁。

戴道晋听完,放下手中的茶杯,手指敲了敲桌子上的册子,轻声道:“超过一千两的,按老规矩处理了,动静小一点,剩下的敲打敲打即可,摊子大了,难免的。”

史成文听到,点头称是。

戴道晋又道:“风清扬的事情,你们就别管了,接着监视他女人所在的王家,以后还有用处。至于终南山,不管如何,要把他买下来,这很重要。”

史成文道:“属下明白。”

戴道晋说完,笑着问道:“老史啊,嫂子和孩子最近好吗?”

史成文听到自家东家提到老婆孩子,脸色带笑,拱手道:“多谢东家关心,他们很好。”虽是从属关系,对于眼前这位,抛开武功和身份,对自家的救命恩情也让史成文从内心里感激。

戴道晋听了,点点头,道:“行了,你去忙吧。”

史成文躬身退了出去。

戴道晋手指摩挲这光洁的下巴,眼神幽深,良久,回过神来,感受到手上的触感,暗叹虽没有自宫,胡子却是也不长了。

站起身来,捞起手中的长剑,从怀中掏出一张人皮面具,敷在脸上,转身走到镜子前,左右看了看,只见镜中一个面色蜡黄的中年人出现在眼前,嘀咕道古代人就是有才,整理完毕,转身出门而去。

自古医武不分家,再加上行走江湖可能会碰到用毒高手,而且习武,无非就是对身体开发,挖掘身体的宝藏,学习医术对练武也有帮助。。

所以戴道晋几年前,便开始动用四海商会的庞大财力,搜罗医书,金钱开道,自然搜罗了不少孤本典籍。医书到手,戴道晋便请了江湖上有名的大夫教他医术,大把的钱财砸下去,或名或利,自然没有人不会答应的。

戴道晋做的这些,均是用的另一重身份,就是今天的打扮,黄脸汉子汤苍术。

戴道晋现如今,精神力强大,过目不忘,有星云的帮助,学东西总是很快,没用几年便掏空了几位名医。

今天戴道晋要去找的便是,一位在开封城隐居的退休御医连川穹。

连府。

大堂内,一位葛衣老者,端坐上首,戴道晋坐在下首。

连川穹抚着胡须,感慨的道:“汤小友,你是老夫见过学医资质最好的人了,若不是你已有师承,老夫倒是想把你收入门下。”

戴道晋忙到:“连老客气了,还得多谢连老,没有门户之见,允许在下,在您这学医半年多。”

连川穹摇头道:“各取所需罢了,老夫现在确实也没什么教你的了,你以后就不用来了。”

戴道晋连忙站起,道:“这半年授艺之恩,苍术不敢忘却,苍术与连老,虽无师徒之名,却有师徒之时,以后定常来看望。”

“这是苍术的一点小心意,还请连老接受,苍术告辞。”说完,从怀中掏出一张银票,放在桌子上,躬身告退。

等戴道晋,走出府门,连川穹才慢悠悠的踱步到桌前,看了一眼数额,老脸露出一丝笑意。

戴道晋走在开封城的街道上,嘀咕道:“就剩你了。”

“平一指。”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