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十三章 林远图毙命(第1 / 1页)

第二天,福州城外的一个村庄内,戴道晋藏身在村里的一家屋内。

戴道晋回想起昨晚,暗骂自己,居然冒这么大的风险,即使现在想来,戴道晋依然有些后怕。

戴道晋暗暗告诫自己,以后不可以做如此没有把握的事,万一林远图那老家伙,不管不顾,直接拔剑,自己可就交代了,好在林远图这家伙虽然练了《葵花宝典》,却是人性尚存。为了保全林氏一族,最终还是答应合作。

戴道晋暗想,自己也不算是骗他,他死了之后,林家人却是会面临他说的情况,而自己也确实会信守承诺暗中帮扶。

没多久,门外有人敲门,戴道晋道:“进来。”

只见来人,进了屋子,将一个包裹,放在桌子上,拱了拱手,便退了出去。这个人是四海商会的人。

戴道晋坐在椅子上没有动,等到来人走了出去把门关上之后,才走到桌子跟前,慢慢打开包裹,包裹有两层,打开后,一本书出现在戴道晋眼前。

看到书名,戴道晋眼睛一亮,将书捞到手中,《葵花宝典》,这本武林奇书却是落到了自己手上了,按耐住起伏的心情,打开了第一页。

古今练气之道,不外存想导引,渺渺太虚,天地分清浊而生人,人之练气,不外练虚灵而涤荡昏浊,气者命之主,形者体之用。天地可逆转,人亦有男女互化之道,此中之道,切切不可轻传。修炼此功,当先养心,令心不起淫亵,超然于物外方可,若心存淫亵,不但无功,反而有性命之忧。此功若自宫,3年可成,若不自宫,则无法练心法,只能练招式。

看到这里,戴道晋眉头皱起,暗自思索,练习《葵花宝典》,当先养心,令心不起淫亵,超然于物外方可。自己的心境,虽说还算尚可,但也达不到心如止水的境界,借助星云的帮助,倒是可以,但就是不知行不行得通。

戴道晋接着往下看去……

葵花第一重:天地阳气生时,在于子午二时,当是此时,应定心圆气,舍却心中淫亵之念,存想天女捧香而至,气自丹田而生,经右肾旋而下右足,由足后反上右胁下,至右手,过肩井循颈入耳至脑后下左耳复过肩井下左手反左胁下腰由左肾下左足,循足上行复还丹田,其间凡身体有颤动之处,则右以左手按之,左以右手按之,其间存想天女按之,但觉两耳如鼓,华池液满,分三次咽下,前后共反复三十六次,功行百日,可颜如婴童!(若心存淫亵之念,则心动而气乱,非但无功,反而会失精失色,面目干涸)

……

戴道晋默默往下看,边看边记,葵花宝典心法只有四重,之后便是武学招式……

没多久,戴道晋便看完了,闭上眼睛,默默记忆,之后又打开《葵花宝典》,一一对照,看是否有错漏,如此反复两次,确认自己记得没有错误之后,戴道晋将《葵花宝典》置于左手,右手覆盖,双掌一搓,内力吐出,纸屑从双掌之间落下。

戴道晋眼神闪烁,暗自思索自己到底要不要练习《葵花宝典》,葵花真气太过霸道,练习之前,自己辛辛苦苦练了这么多年的三层《九宫混元真法》自然是留不住了,肯定要散功。散功之后借助星云,让自己的心境超然物外,不自宫,若是能够练习《葵花宝典》也就罢了,若是不能,自己可就成废人了。

这种情况万一发生了,除非自己肯狠下心来自宫,不然武学一道就此断绝。

戴道晋眼神幽深,神色挣扎,放在桌子上的左手,拳头紧握,青筋毕露,犹自未知。

……

此时,福州城,福威镖局,书房。

管家躬身道:“老爷,老奴已经按着您的吩咐将包裹交给了来人,并且除了老奴自己外,并没有让其他人看到。”心中暗想,老爷瞒着别人,也不知在做些什么,虽然满心疑惑,但管家却没有多嘴问。

“还有,来人让老奴将这封信交给老爷。”

林远图接过信件,挥手让管家退下,打开信封,里面除了有一封信之外,还有一块玉,看过信之后,林远图想了一下。

站起身来,拿出纸笔,写到:“伯奋、仲雄吾儿:……”

最后想了想,又写到,“若是林氏后人生死攸关时,可拿此玉佩去四海商会求助。”

写完之后,将信件连同玉佩,放到了暗门之内。

做完之后,林远图仿佛松了口气,打开书房的窗户,向外望去,望着这个自己一手打下来的福威镖局。

林远图暗自思索,昨晚,和那个武当冲虚合作,也是迫不得已,为了保全林氏一族,也只能这样了,而且那小子居然敢自己找上门来,这份胆略还是不错的,如此年纪,又置办下了四海商会,想必是个人物。

林远图神色阴狠,若是那小子不守承诺,自己留下的后手也能让他身败名裂,遭江湖人无休止的追杀,《葵花宝典》可不是这么好拿的。

林远图,望着窗外怔怔出神。

两个月后,福州城内,突然前后来了两拨人,有僧有道。

福威镖局,作为福州城的最大的地头蛇,任何风吹草动,自然是瞒不过镖局的耳目。

“老爷,那帮道士和和尚,就在回春客栈落脚,这几天都没有任何动静。”下人禀报道。

林远图道:“你先下去吧,继续打探。”

手下躬身告退。

林远图神色平静,该来的还是迟早要来,暗道:既然你们不来,那老夫就去找你们。

夜晚,群星闪烁,玉兔高悬。

林远图一身紧身黑衣,手拿长剑,静静地离开镖局,却是没有惊动任何人。

出了城,便放开脚步,身法极快,仿若御风而行,可见已经将《葵花宝典》修到深处。

一会儿后,林远图慢慢停下脚步,因为自己的一封书信,不速之客已经在这里了。

只见面前,七八个人,有僧有道,

两方人见面,没有人开口,说了也没有意义。

心照不宣,七八人一拥而上,林远图亦拔剑,鬼魅般迎了上去。

一群人瞬间战作一团。

……

第二天,福州城,回春客栈,一楼大堂。

两个闲汉,一边喝酒,一边聊天。

突然其中一人,粗着嗓子道:“你听说了没有,福威镖局林老当家的,昨晚上,练功时不慎,走火入魔,断了心脉,昨晚就去了。”

大堂的其他人也凑上来,七嘴八舌道:“听说了,听说了,现在福州城都传遍了,我刚从福威镖局前面过来,那白绫都挂起了。”

一群人,不禁感叹,又一个福州城的大人物死了,茶余饭后又多了谈资。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