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十二章 得手《葵花宝典》(第1 / 1页)

一天早上,福威镖局的门子,阿二像往常一样,打着哈欠,将府门打开,站在门口,看了看街上的行人,阿二想起昨晚自家婆娘的温情笑了笑,伸了个懒腰,转身进府,突然看到府门上,有封信被刀子钉在门上,吓了一跳,忙将信拿下来,转交给管家。管家看到信封上写着,林远图亲启,不敢耽搁,忙把信送到了林远图手中。

林远图听完下人的禀告,挥手打发了下人,却是没有急着打开信件。

思索了一会,才将信件打开,向内容看去,脸色逐渐凝重。

当晚,福威镖局,只见一道黑影从府内飘出,宛如鬼魅,直奔城外。

黑影约莫奔走了一盏茶时间,到了一个山谷内。

等黑影赶到山谷内的时候,已经有一道人影站在那等着了。

黑影站定,开口道:“阁下到底是什么人?信上说的又是何意?”声音尖锐,却是林远图本人。

站立的人影,笑了笑,道:“林镖头,信上所说自然是真的,我来却是想和林镖头合作一把。”

林远图冷笑道:“合作,你有什么资格和老夫合作,老夫为什么和你合作?”

人影依然不疾不徐,道:“先自我介绍一下,本人冲虚,武当弟子,蒙师傅师伯不弃,现在总领武当外事。”

林远图眉毛一挑,道:“原来是武当派的高徒。”对于冲虚这个人,林远图也稍有耳闻,武当三杰之一。

“可是和老夫合作依然不够。”

戴道晋淡淡的道:“本人还是四海商会的主事人。”四海商会便是,戴道晋利用武当产业借鸡生蛋,做的私产,合纵连横,以大吞小,四海商会的能量已然很是庞大。

林远图惊诧,怀疑道:“老夫怎知你说的是真是假?”

戴道晋笑了笑,低声道:“……”林远图凝神细听。

说完,戴道晋笑道:“前辈这下应该相信了吧”

林远图哼了一声,道:“你信上所说的是真的?”

戴道晋道:“自然是真的。”

林远图脸色阴晴不定,道:“武当少林要来杀老夫,你今日来就不怕老夫杀了你,或者将你供出去吗?”

戴道晋神色淡定,道:“林镖头,晚辈今日来自然有万全的准备,前辈虽然武功高强,但却未必杀得了晚辈,而且晚辈若是死在这里,恐怕明天福威镖局的产业便会分崩离析,林家所有人以后吃饭都成问题。若是林前辈再被武当少林高手所杀,不知林府的人还能活下来多少?前辈应该相信四海商会是可以做到这些事情的。”话虽然如此,但戴道晋背后却衣衫尽湿。

林远图眼神一眯,阴森的道:“小子,你在威胁我?”身上陡然升起一股气势,压向戴道晋。

戴道晋心神沉入星云,整个人越发冷静,真诚的道:“晚辈这只是出于自保,可不是威胁,还是那句话,晚辈此来,是为了和前辈合作的。”

看到戴道晋在自己的气势压迫下,居然能够淡然自若,林远图有些惊讶,道:“你想怎么合作?”

戴道晋,侃侃而谈道:“前辈,晚辈自从得知武当和少林的人不日便要前来,是故马不停蹄的提前赶到,和前辈会面。想来以前辈的智慧,不难想到,若是少林和武当的人前来,必然是有着充足的高手,到时前辈和前辈的家人,必然要奋起反抗的,到时恐怕是死伤难免,而晚辈却可以设法保下林府众人只牺牲前辈一人即可。”

林远图道:“老夫完全可以,自己一人承担下来,远离福州城。”

戴道晋,一副我完全为你好的态度,仔细为林远图分析:“前辈,咱们假设一下,你自己远离福州,远遁江湖,您是安全了,但您的家人却是未必会安全,就算武当和少林不危及家人,但朝廷呢,没了您的存在,福威镖局就是一块肥肉,朝廷和福州的大小势力可不会放着一块肥肉不吃啊。”

“若是和晚辈合作,凭着晚辈在武当的影响力和四海商会的实力,我想让福威镖局安稳度过这次危机,甚至更进一步,怕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而且,最重要的是,将来晚辈做了武当的掌门,对林家也会多加照看。”

林远图听了,沉默不语,暗想以这小子吃里扒外,不择手段的性格,坐上武当掌门,他还是有几分相信的,良久道:“你想怎么合作?”

戴道晋听了,精神一振道:“晚辈在此保证,林氏后人生活富足,生命安全。”

林远图道:“你怎么保证?”

戴道晋笑呵呵道:“晚辈在此立誓,有生之年,保林氏一族安全富足,若违此誓,天打雷劈,人神共弃。”却是留了个心眼,加了句林氏一族,心想到时候,随手救下林震南夫妇和林平之就好了。

林远图听后,脸色缓和,道:“你想要什么?”这个时代的人,对鬼神还是敬畏。

戴道晋缓缓道:“《葵花宝典》”

林远图皱眉,因为他听清楚了,戴道晋说的是《葵花宝典》,而非是辟邪剑谱,道:“老夫手里却是没有完本的《葵花宝典》,只有残缺的《辟邪剑谱》。”

戴道晋眼神一眯,笑道:“前辈却是戏弄小子,晚辈可不信。”口气笃定,似乎是肯定林远图手中有完本的《葵花宝典》。

林远图定定的看着戴道晋,半晌,突然尖锐的大笑道:“哈哈,武当派果然是人才辈出。”语气说不出是夸赞还是嘲讽。

戴道晋陪着呵呵一笑,暗道这老变态笑得真难听。

笑毕,林远图慨然道:“成交。”,暗叹,少林武当的目标是自己,自己这次怕是在劫难逃了,此人能够保全福威镖局一众人也好。

戴道晋神色一喜,暗道果然,原来其实戴道晋也不确定,林远图到底有没有完整版的《葵花宝典》,只是炸他而已。

原因有二,第一,林远图初练残缺版本的葵花宝典,肯定风险极大,而他却无病无痛的活到现在,问题可能出现在红叶禅师出山找他那件事上,很可能红叶禅师看到以前的弟子,练了这门功夫变得人不人鬼不鬼,即怒其不争,又因为到底师徒一场,可怜林远图,而且木已成舟,无法改变,所以将完本的《葵花宝典》传授给他,减轻其痛苦,因为已经练了一部分,无法逆转,所以便参考原本,创出辟邪剑法。

第二,对于这门武林奇书,红叶禅师真的忍心将前人心血毁于一旦吗?很可能红叶禅师并没有焚毁此书,而是藏在了住处,信中故意写已经焚毁,红叶死后,林远图凭着鬼魅般的轻功,以有心算无心,将书偷了出来。但却没有发现红叶禅师留下的信件。为了练残本的《葵花宝典》,林远图自残都敢,完本的对林远图的吸引力自是不必说,去少林偷书,又算得了什么呢.

这些也只是戴道晋的猜测,猜错了又有什么关系,大不了将《葵花宝典》换成《辟邪剑谱》好了。等到几年后去向阳巷老宅拿袈裟,戴道晋却是等不了那么久。

虽然不知林远图具体是怎么把《葵花宝典》搞到手的,但只要结果满意就行了,戴道晋也不关心具体过程。

戴道晋道:“既然如此,晚辈就先告辞了,明日晚辈便会派人去前辈府上去取书。”说罢,转身走入黑暗中,转眼不见。

林远图站在原地,良久,才鬼魅般飘然回城。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