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十章 房间夜话和回程(第1 / 1页)

众人酒足饭饱之后,各自回去歇着。

房间内,信玄子看着面前的三个武当弟子。

开口道:“对于今天的事情,你们各自有什么想法?”

雷军性格直,忍不住说道:“掌门师叔,我们武当乃名门正派,为何非要与魔教妖人合作,他们无恶不作,若是让人知道了,岂不是玷污了我武当的名声?”

信玄子含笑听着,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并没有回答雷军的问题,而是扭头向清虚和戴道晋问道:“冲虚、清虚,你们俩怎么看?”

戴道晋和清虚对视了一眼,戴道晋没有说话,清虚犹豫的道:“雷师弟,掌门这么做也是为我武当上下和将来的发展着想,魔教势大,再加上朝廷,连南北少林都不能置身事外,我们武当更是不能了。”

信玄子听了,不语,看向戴道晋。

戴道晋暗自思索,既然以后的路要改变,那就从现在开始吧,遂开口道:“江湖武林之中,虽然是北尊少林南崇武当,然少林寺传承千年,底蕴深厚,实力强大,坐看江湖风雨。我武当开宗立派不过百多年,虽是皇室家庙,但仍是底蕴不足,所以之前武当少林一起拒绝朝廷的招揽,结果只有武当被袭,被朝廷警告,少林却是没有。这虽不是杀鸡儆猴,可也相差不远。”

“日月魔教,更是有朝廷暗中支持,十长老均是五岳掌门一个层次的高手,魔教教主独孤剑更是深不可测。”

“五岳剑派,同气连枝,实力虽然暂时比不过武当,但随着实力逐渐增强,也是不可小觑。”

“江湖武林,地盘就这么大,你多吃一口,别家就少吃一口,每个门派都是竞争关系。朝廷这次牵头合作,无非是想安稳住江湖的势力,强大的势力多了,都在一个锅里吃饭,自然会纠纷不断,乱象丛生,扰乱百姓。”

“所以才会有今天的合作,朝廷的本意无非是,江湖上以少林武当,和日月魔教为强,其他的势力,只要露头,便让少林武当和日月魔教去处理,这样,一方面江湖上势力分明,便于朝廷管理,另一方面,也会消耗江湖的力量。不过朝廷也没安什么好心,三派要处理不稳定因素,自然会有所伤亡,消耗。”

雷军听到这里,急声问道:“那若是武当少林还有魔教不同意合作怎么办?”

戴道晋听了,沉默不语,难道要说,三派为了各自的利益,为了各自的发展,不会不同意的。

若是这样说,恐怕是要打破雷军,从练武开始,一直建立的信念。

信玄子听了,面露笑意。

旁边清虚一脸思索,清虚不止武功拔尖,脑子也灵活,听完戴道晋的话语,也将事情想得差不多,虽然心里也有些不适,但也能理解武当高层的心思,在其位谋其政罢了。

清虚扭头看了看戴道晋,暗想冲虚师兄看起来和之前有些不一样了,到底哪里不一样,却是说不上来。

戴道晋察觉到清虚的目光,不以为意,他和清虚的关系说来还不错,而且戴道晋一直怀疑,清虚就是原本历史上的“冲虚”。

不过戴道晋因为对以后要走的路,改变了思路,这武当派的掌门,确实要做一做的,不然后续的很多事情无法展开。戴道晋看了看清虚,暗想,不管你是不是真的“冲虚”,若是挡了路,也得让到一边。

信玄子看了看面前的三个神色各异的弟子,嘴角含笑,也不知在想什么。

另一件房屋内,真定大师和方证对坐,真定看着这个自己的弟子。

问道:“方证,你对武当和日月魔教,还有朝廷怎么看?”

方证的胖脸一脸和善,想了想道:“不争,不惧。”

真定老脸绽放笑意,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

……

独孤剑端起桌子上的茶杯,抿了口茶,笑着问道:“今天的这些事,这这些人,你怎么看?”

任我行听了师傅的问话,直接开口道:“少林实力强大,然进取心不足,一直龟缩不出,不用理会。武当底蕴浅,虽和少林寺齐名,但到底是差了些的,不足为惧。至于朝廷,当今那位虽说是个有能力的,但年龄到底是大了,我神教和朝廷暂时先这样保持关系就好。”

独孤剑听了自家弟子的大话,三言两语,就将江湖上执牛耳的少林武当,甚至还有朝廷贬低了下去,不禁哭笑不得。

虽然独孤剑自己也这么认为,但还是斥道:“妄自尊大。”

独孤剑虽然内心孤傲,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但表面上却不会表现出来,而且行动上,也不会小觑任何人。

看着面前的弟子,暗想这性子还得多多打磨,摇了摇头。

……

回程的路上,少林武当同行。

信玄子问真定:“真定师兄,不知林远图的事情怎么处理比较好?”

真定想了下,道:“这件事还需只会南少林一声,我们三家再行商议。”

信玄子想也是这个道理,毕竟南少林的弟子还的俗。

在两人交谈时,武当的几个弟子,和少林方证也在交谈。

看着清虚和方证热情交谈,一副相见恨晚的样子,戴道晋面露古怪,暗自思索,莫非自己的怀疑是真的,毕竟原本的世界中,“冲虚”和方证就是一对好基友。

四人都是年轻人,但由于都是或僧或道,虽然不会谈起什么风花雪月,然都是江湖中人。四人也都不是家里养的雏菊,都已经走江湖多年,自然是讨论江湖轶事和武学。

武当少林,魔教朝廷,四家合作,魔教和朝廷一直暧昧,自然武当和少林就想要亲近亲近,联起手来。

是故四人,或是真是相见恨晚,或是心思使然,都不重要,只见四人讨论武学,热火朝天。连各自修炼的心法种类,修到第几层也不避讳,信玄子和真定看了,相视一笑,也不阻拦,一切尽在不言中。

通过交谈,戴道晋得知,方证练得是少林易筋经,已经到了第四层,对比自己,暗自咂舌,易筋经是出了名的难练,看这方证年龄却是比自己还小,戴道晋暗想不愧是后来的方证大师。

谈到后面,起了兴致,四人甚至动手切磋,尤其雷军最是兴奋。

结果是雷军、清虚和方证三人,不相上下,相互比试,三百招之内不分胜负。

由于内力不足,戴道晋却是武功最差的那个,但众人却是无人小觑,概因这位“冲虚”师兄的每一门武功,都已经练得炉火纯青,且不拘泥形式,招式信手拈来,上一招还是太极剑,下一招便是武当白虹剑术,连起来使用毫无滞涩之感。若只是如此倒还罢了,每到危急时刻,冲虚师兄往往似乎能料敌先机,这份战斗本能让人叹服。

另外三人均表示,若是内力相当,输的却是自己。

面对另外三人的赞叹,戴道晋却是毫无得意之色,自己人知道自家事,自己以弱冠之龄,将外功招式修炼到这个境界,是有星云帮助的。而且随着时间推移,戴道晋感觉自己的心神越来强大,记忆能力也越来越强,几乎达到过目不忘的境界,有星云的帮助,自己对武功的领悟能力也是越来越强。自己现在的领悟能力,对于一般的武学招式,几乎是用不到星云的,靠自己就可以做到了。

今日的表现,即使亲近相熟的雷军,也有些惊诧,却不知戴道晋今日是故意如此的。以前藏拙,现在为了增加自己的筹码,却是没有必要了。

看着四人交谈,真定大师对信玄子道:“道兄,武当却是出了几个好苗子。”

信玄子嘴角含笑,抚须笑道:“哪里。”嘴上谦虚,心下却是高兴。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