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十九章 要对华山派,林远图出手(第1 / 1页)

在场众人,听到独孤剑的话,表情各异。

周济苍点头道:“不错,锦衣卫监察天下,可不是单单监察文武百官,对江湖势力也有监察,只不过侧重不足。江湖上的消息却是没有在座的灵通,不过这两年五岳剑派中华山派的变化,本官也有所耳闻。”

忽然扭头看到,真定大师表情有异,便问道:“真定大师,不知对此事有何意见?”

真定踌躇道:“阿弥陀佛。”

“莆田少林方丈师兄曾和老衲之前探讨过一件事情,此事或许可以解开,华山派实力增强的谜团。”

听到真定的言语,在场众人均是好奇的看过来,暗想华山派怎么又和少林扯上了。

周济苍也问道:“还请大师解惑?”

真定缓缓道:“就在数月以前,南少林的师兄曾经找到过老衲,和老衲道出了一件事情。”

“几年前,红叶禅师圆寂之后,禅师的住处便一直空置在哪里,只是偶尔打扫一下。但就在几个月前,南少林要启用之前禅师所住的屋子,所以便让人将里面彻底的打扫了一番,却是翻出了一封红叶禅师所留的信件。”

“信件中写了这么一件事,说当年红叶禅师,曾经无意间得到过一本武功秘籍,名叫《葵花宝典》,在信里禅师明言此武功狠辣阴毒,人若是练了此功会残伤身体,难关很多。所以红叶禅师在圆寂之前便将这《葵花宝典》给焚烧了。不过……”

众人听了,甚是好奇,这门武功是怎样一门神奇的武学,偏偏真定说话慢悠悠,有人心里暗骂,老秃驴说话真卖关子。

戴道晋听了真定的话,面露古怪,想到一句后世闻名的一句话,“欲练此功,挥刀自宫。”。

真定接着道:“不过红叶禅师信中却说,《葵花宝典》的内容却是有三人知道。原来红叶禅师在世时,华山派岳肃和蔡子峰二人曾经拜访过他,《葵花宝典》不慎被二人看了去,二人各自默背了上下部分,等红叶禅师察觉的时候,二人已经离开少林寺返回华山了,红叶禅师便让自己的弟子,渡元禅师上一趟华山,阻止岳蔡二人练习《葵花宝典》上面的武功。”

“渡元禅师赶到华山的时候,岳肃和蔡子峰二人已经将各自所记得内容,进行了比对,但发现根本对不上,二人便互相怀疑,心生间隙。”

“恰好渡元禅师上华山,两人先是对自己冒然偷观《葵花宝典》,表示羞惭,但却又被里面的武功所吸引,向渡元禅师讨教。两人心里认为渡元禅师是红叶禅师的得意弟子,自然是会《葵花宝典》的,便向渡元禅师询问。岳肃记得是上部中的内功心法,蔡子峰记得是下部的武学招式。”

“两人将各自所记得内容告诉了渡元禅师,而渡元禅师并没有直言相告不会此功,而是将二人所背的内容默默记下,渡元禅师武功高深,并对《葵花宝典》的内容临时做出了自己的见解,搪塞过岳蔡二人。下山后,渡元禅师便一封书信寄到了少林寺,告诉红叶禅师,他凡俗未了,要还俗入世。”

“后来,渡元禅师还俗之后,凭借所记得《葵花宝典》的部分内容,结合自己的武学底蕴,创出七十二路辟邪剑法,并开创了福威镖局。”

众人听了,都感觉事情真是离奇曲折。

周济苍问道:“莫非现如今福建福威镖局的当家林远图,便是以前的渡元禅师?”

真定回答道:“正是。”

周济苍道:“原来是这样,本官说呢,林远图一手中辟邪剑,横扫绿林,难逢敌手,连青城派长青子都败在了此人手下。”

信玄子也道:“若是这样的话,华山派剑气二宗分裂就可以解释了,想来两人所记得内容不同,一为招式。一为心法,而且两人心生间隙,所以才导致了华山派剑气二宗分裂。而两人又借鉴了宝典内的武学,所以华山派的实力不减反增。”

众人点头。

真定又说道:“红叶禅师还说,就在林远图以辟邪剑横行江湖的时候,禅师深知《葵花宝典》的毒辣阴险,怕林远图堕入魔道,便亲自出了少林,找到了林远图,进行劝说,但林远图刚刚尝到江湖名利的甜头,却是不愿回头,红叶禅师只好对林远图说,林远图若是再不收手,少林便要使出降魔手段了。”

“当时的林远图,武功虽然高绝,但实力却是不如少林的,不得已便在福建开了个福威镖局,进行落脚。不再在江湖上横行无忌了。红叶禅师明白自己还活着的时候,林远图自然安分,但若是自己死后,怕是不一定,毕竟《葵花宝典》惑人心神。所以才留下了这么一封信交代南少林的方丈师兄,若是林远图再造杀孽,则行降魔手段。毕竟这件事由少林而起。”

对于林远图,独孤剑是知道的,但确实没接触过,只知道此人剑法高明,却是没有交过手,不知高明到什么地步。

于是独孤剑问道:“这个林远图的武功高到什么地步?”

真定道:“据南少林的方丈师兄所打探说,此人剑法,快到极致,挥剑时肉眼不可见,敌人尚未来得及反应,便已丧命,他不如也。”

独孤剑,还有在场众人均脸色凝重,南少林方丈,在场众人却是知晓的,功力深厚,武功不比在场的几位当家人弱。连他都这么说,可见此人武功是极高的。

众人略默。

周济苍思索了一会,道:“林远图的辟邪剑法却是不能流传出去,这门武学能将一个普通高手,短短几年变成绝顶高手。若是流传了出去,怕是会造成江湖动荡。”

众人点头称是,戴道晋心想,在座的怕是谁都不想这门武功流传出去,不然江湖上,人人都是绝顶高手,在座的还怎么混。

周济苍接着道:“华山派的事情也需要处理一下,不能坐看他们变强。嗯,下面我们就开始着手这两件事吧。”

众人之前的态度既然已经决定,自然不会再矫情,均点头同意。

“我们来商议下,如何处理这件事?”周济苍看着众人道。

信玄子道:“华山派的事,武当和少林却是不好插手,不管怎样,华山派及五岳剑派都是正道。”

真定点头同意。

周济苍看了看独孤剑,问道:“那,独孤先生的意思是?”

独孤剑笑了笑,心下也明白,华山的事情,武当和少林怕是不能出面,遂道:“华山的事情,便交给我日月神教吧,不过少林、武当却是要自行找个借口不得援助华山派,毕竟你们可都是份属名门正派啊!”独孤剑嘴角含笑的嘲讽道。

真定大师:“阿弥陀佛。”信玄子却是连表情都没变一下,却是默认了。

周济苍看了看,道:“既然这样,华山的事情就交给独孤先生了,那林远图的事情就麻烦真定大师和信玄子真人了。”

真定和信玄子均点了点头。

周济苍笑了笑,很是满意,道:“诸位若是有什么需要我锦衣卫帮忙的,只管开口,本官一定竭尽全力。”

独孤剑道:“多谢周大人了,不过华山派实力不弱,身后还有五岳剑派的另外四派,所以还需要一些时间来准备,到时却要麻烦周大人了。”

周济苍哈哈笑道:“独孤先生客气了,我们都是为朝廷办事。”

独孤剑听了此话,淡淡的笑了笑,不置可否。

周济苍看向真定和信玄子。

真定和信玄子互看了一眼,事关少林,所以还是真定开口表态道:“老衲回去之后,告知南少林的方丈师兄,便会联手武当,着手处理林远图的事情。”

看着众人,三言两语,便决定了林远图一家,华山派众人的命运,戴道晋眼神更是幽深,神色莫名。

周济苍点头道:“既然如此,事情都商议的差不多了,走,本官在来凤楼,备下了上好的宴席,当然斋菜也是不会少的,庆贺庆贺。”

一行人走出大厅,往来凤楼走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