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十八章 深受触动(第1 / 1页)

魔教和武当之间,可是有仇的,信玄子冷冷的道:“既然是合作,独孤教主,不知何时将武当太极拳经归还?”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都看向独孤剑。

独孤剑淡然自若,笑了笑,道:“信玄真人,取了太极拳经这件事,可不是我日月神教一家做的,大家心里都清楚,若是非要把话都说明白了,大家脸上可都不好看啊。”说着看向周济苍。

周济苍脸色不自然,那件事确实有朝廷的参与,但他也是奉命行事,谁让你武当敬酒不吃吃罚酒,还当张仙人在世呢,给你个教训也是应当,不然朝廷颜面何存。

独孤剑又说道:“至于何时归还太极拳经,哈哈,自然是武当弟子亲自去黑木崖取比较好,若是本座主动交还,那岂不是看不起武当吗?是不是,真人?”

信玄子听了,脸色难看,哼了一声。

戴道晋三人脸色也不好看,毕竟对方是在暗讽武当弟子不如人。

雷军性格最为火爆,直接呛声道:“魔头,你等着,我早晚有一天亲自上魔教老巢,取回我武当绝学。”

“叫谁魔头,找打是吧?”独孤信还没说话,任我行的脾气也上来了。

周济苍看到这个场面,暗骂一帮统统该杀的东西,却是皇命在身,只好出言:“各位都消消气,之前的事情都过去了,各位之间的仇怨今日就先放下,先放下……”

话说完,看着下面的人,仍然是冷脸相对,周济苍思索一阵,也是冷下脸来,道:“各位都是江湖上举足轻重的人物,想必都是聪明人,知晓厉害关系。本官奉圣上旨意,来操办此事,可莫要让本官难做,本官若是难做了,大家谁都别想好过。”

听到周济苍的话语,三家总算稍微缓和了一点,三家都知道,在明廷地界吃饭,总不能把朝廷得罪狠了。而锦衣卫则是朝廷手里最利的刀,而且这些人办事可不和你讲规矩道义,无所不用其极。也不能太过得罪。

周济苍看到缓和的气氛,也是松了一口气,这些高来高去的亡命之徒,他本人虽然不惧,但也不想将三家都得罪了,他可不想自己手下在江湖上办事的时候,莫名其妙的消失不见。

周济苍道:“这样吧,今后的合作,我们还是按之前所说,目的是为了消除江湖的不稳定因素。至于你们各家之间的仇怨,不管是之前的以后的,都不影响今天的合作,只要这点做到了,朝廷其他的却是不会多管,各位意下如何?”

周指挥使的意思很明显,今天我们几家坐下来合作,镇压江湖上可能崛起的势力,然后其他的不影响,你们这几家之间,该有仇报仇,有怨报怨,该厮杀的厮杀,朝廷不管。但前提是,合作的主要目的上不能出岔子,不然朝廷可不会客气。

政治是一门妥协的艺术,在座的都是一派之长,或者一教之主,手底下这么多人跟着吃饭,为了各自的利益,所以自然都有自己的考虑。

在座的都是人精,都明白了周济苍的意思。

也知道今天人都来了,这种情况也有心理准备,均是点头同意。

真定方丈这次是代表嵩山少林寺莆田少林寺而来,两家少林寺守望相助,底蕴深厚,还在武当和日月神教之上,这次合作也是进可攻退可守,自然没什么意见。信玄子考虑的是,武当这些年正在快速发展,年轻一辈扛鼎之人还未成长起来,需要时间修养生息,先答应再说。独孤剑却是有些意兴阑珊,在独孤剑的眼中,江湖上日月神教还未曾怕过谁来,不过虽然朝廷对神教的影响力越来越弱,但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

周济苍看了,心下满意,开口笑道:“哈哈,还望我们以后通力合作,为圣上分忧,还江湖一个稳定,还百姓一个安宁。”

接着道:“那下面我们就来细说一下……”

戴道晋在旁边听了半天,给他以很大的触动,前世戴道晋自己一人摸爬滚打,办公室政治,上下级之间的尔虞我诈,也不是没经历过。这一世的生意场上也是学到了很多,但都没有今天给他的触动大。

江湖上,每个人都想着,仗剑而行,策马江湖。

侠义心肠者,行侠仗义,锄强扶弱;心性淡泊者,策马而行,游戏江湖;野心勃勃者,扬名立万,欲成就一番事业。

江湖如棋盘,芸芸江湖人,皆是棋子。

若是那些野心家知道,自己苦心竭力,手段尽出,却也只是被棋手看在眼里,不值一晒,随时可灭,被人当做跳梁小丑一般。不知是什么感想?

戴道晋略微低下头,眼神深处泛着幽光,暗自思索,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武学一道是自己一生所求,然进度实在是有些慢了,不如就做个棋手,让这江湖众生,为自己提供更进一步的资粮吧。

戴道晋嘴角诡秘一笑,抬起头来,笑容也瞬间消失,看着面前商议事情的众人,无声呢喃道:“离棋手很近了呢。”

旁边雷军看到,由于戴道晋没发出声音,只看到嘴唇动作,没有听到,凑上来小声问道:“冲虚师兄,你刚才说什么?”

听到雷军的问题,清虚也看过来。

戴道晋面无表情。

雷军没得到回答,讪讪的摸了摸鼻子,清虚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有些莫名其妙。

只见大厅内,众人详细的细则商量完之后。

周济苍道:“好,合作的相关事宜,基本就差不多了,下面我们就来说一说这江湖上的势力吧。”

“各位觉得,现如今这江湖上,有哪些风头正盛的势力?”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人说话。

周济苍皱眉,手指敲着座椅扶手,道:“各位,我们合作初始,要有诚意。”

独孤剑看了看众人,说道:“据本座所知,五岳剑派中,华山派这几年实力发展很快,虽说几年之前,不知什么原因导致,华山派分裂成了剑气二宗,蔡子峰剑宗之首,岳肃气宗之首,剑气二宗虽然理念不同,偶有摩擦,但也相安无事。而且华山派虽然分裂为剑气二宗,但整体实力不减反增,整体实体强了不止一筹。”

“真是咄咄怪事,本座也不明白。”

“而且,华山派最近冒出了一个,风清扬,据说此人剑道天赋绝顶,扬名时间虽短,但实力隐隐是华山年轻一辈的第一人,力压剑气二宗年轻一辈。”

戴道晋听到风清扬这个名字,眼睛微眯,暗自想到了一门剑术,独孤九剑,看来以后找个机会认识一下风清扬,看看有没有机会把独孤九剑搞到手。

听到师傅如此称赞一位华山派弟子,任我行满脸不服气,暗自想着找机会和风清扬打一场。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