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三章 十年之后,武当三杰(第1 / 1页)

衡阳城中的一座院子,这座院子占地十余亩,亭台楼阁,雕梁画栋,虽不华丽,但设计巧妙,明显出自名家之手,而且屋院各处,装饰盆景均是名贵品种,可见此家主人财力不俗。

一座阁楼前,两道身影,你来我往,交错在一起,不时传来兵器交鸣之声。

只见其中两者均是青年,一人身体接近两米,体格粗壮,看起来便孔武有力,手持熟铜棍,这壮汉右脚向前上一步,两腿成右弓步。同时,右手握棍,旋腕反臂倒抡向前,左手接把,猛然戳向面前之人,面前之人,右手持剑,向前似递非递,似缓实快,剑身搭上棍稍,脚步后搓,太极剑中缩身斜带这一招,顺势使出,毫无滞涩。

熟铜棍宛若被无形丝线,带偏道一旁,熟铜棍触地,壮汉急忙往回收,但他快,面前之人更快,电光火石之间,使剑之人,便欺身上前,长剑一个直刺,逼得壮汉忙将熟铜棍脱手,运步向后撤去。

“冲虚师兄,你的功夫又厉害了许多。”壮汉瓮声道。

“我们两个只用招式切磋,并没有用上内力,若是用上内力,我非你百招之敌。”面前青年淡淡的道。

这两个交手的人,便是戴道晋和雷军了。

一转眼,十年过去了,当年稚童,也长大成人。

戴道晋将剑插回剑鞘,一张普普通通的脸,毫不出彩,唯有那双眼睛,不时闪过精光,长期练武,致使戴道晋身材适中,挺拔修长,而且由于武当武功所独有的独特气质,整个人往那一站,便有一种沉静的味道。

听到师兄这话,雷军不知怎么接话,怕触到师兄尴尬之处,只能挠了挠头嘿嘿笑了几声。

戴道晋看了,接着开口道:“武当的玄武棍,你自己掌握的差不多了,以后若是想继续通过战斗提升,却是不要在找我了,内力驱使棍法,和单纯招式,完全是不同的,不管是速度还是力量都会有所改变。”

雷军点了点头,明白了师兄的意思,看来下次自己得找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了。

戴道晋也是无奈,自己的外功虽然由于精神世界里的星云,外加自己的努力和勤奋,当然主要是自己的勤奋,已经将武当松溪小花剑术、武当白虹剑术、二十四斗母架练至纯熟,太极拳、太极剑也已经小成,这个急不来只能靠水磨工夫,跌扑八法也完全掌握了,武当绵掌和武当梯云纵虽已学会,但戴道晋却是不敢随意使用,盖因这两门功夫每次使用所耗内力颇大,不到危机关头,却是用不得。

提到内力,戴道晋心里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笑,戴道晋敢说武当弟子中,自己修炼是最努力的,十年时间,寒暑不论,每日不敢懈怠。但讽刺的是,内力修为始终上不来,九宫混元真法也堪堪修炼到了第三层,犹如龟爬。面前的雷军和武当的天才弟子李荣都修炼到了纯阳功第五层。

虽然看起来,差距不大,但几乎每一层的进阶都是很大差距,而且戴道晋的九宫混元真法第三层,也是取了巧的。

戴道晋摇了摇头,不再多想。

看着面前的雷军,问道:“你这次跑到衡阳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提到此行来的目的,雷军正色道:“师兄,掌门让你回武当,据说有事找你。”

戴道晋随口问道:“知道什么事吗?”

雷军摇了摇头,道:“不知道,只是掌门看我要来找你,便顺势让我带信给你。”

戴道晋想了一下,道:”那就应该不急,我把这边手头的事处理完了,便回山。“

雷军听了,张口还想说些什么,便被戴道晋挥手打断,道:“不会耽搁时间,也就一两天的时间。”

雷军听了,便不再说什么。

…………

衡阳城,最奢华的酒楼春风楼,二楼包间。

酒桌上,有五人,除了戴道晋和雷军之外,另有两男一女,两个青年男子中,较年长的男子,面容消瘦,眼神平静,嘴唇无话时紧紧的抿着,感觉有些不善言谈,另一男子,却是面色白净,样貌清秀,身上带着一股子潇洒不羁的味道。这两人便是附近的地头蛇门派衡山派的弟子,莫潇湘和刘正风。而另外一名女子,姿色天然,姣若秋月,则是刘正风的妹妹刘乙思。

戴道晋举起酒杯,感谢道:“这些天,感谢莫师兄、刘师兄和刘姑娘的关照,小弟在这里谢过。”说罢,饮了杯中酒。

莫潇湘为人克己,摇摇头道:“冲虚师弟说笑了,生意方面我却是不懂,都是我师弟正风的功劳。”

戴道晋听罢,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冲虚兄,这是说的哪里话,帮你就是在忙我们衡山派自己,我们衡山派和武当派合伙做生意,是我们沾了光才是,来来来,我们再满饮一杯,一个是庆祝我们合作达成,再一个就是给冲虚兄送行。”刘正风看到师兄有些扫兴,豪爽的说道。

戴道晋端起酒杯致意,表示感谢,一桌人共同饮了一杯。

刘正风本就是商人子弟,为人潇洒不拘,深得酒桌文化,自然不会冷场,朗声道:“这位应该就是雷军雷师兄了吧,久闻武当三杰的大名,今天却是同时见到了两位,而且一个桌子喝酒,真是我刘正风此生一大幸事。”

雷军并不怎么面对外人夸赞,平时除了练武,和外人一起饮宴却是机会不多,所以有些不知如何回答,咧着嘴笑了笑,扭头看了看戴道晋,连说:“哪里哪里。”

刘正风举杯道:“来,雷师兄,刘某敬你一杯。”

雷军忙举杯致谢。

两人在喝酒,刘乙思姑娘,却是含笑端坐,虽是江湖儿女,但刘家家风甚严。刘乙思好奇的看了看面前的两人,她是知道自己兄长和这段时间在和面前的这位冲虚道长,合作做什么生意,不过因为她对做生意方面不感什么兴趣,所以没有关注。还是在家里听兄长说起今天要赴宴,并且也想见识见识久闻其名的武当三杰,所以便跟着来了。

久闻武当三杰,说的是这一辈武当弟子中,最是出类拔萃的三位,李荣、雷军和冲虚,其中李荣以一手神门十三剑名扬江湖,论实力乃武当年轻弟子中的第一人,雷军以天生神力外加一手出神入化的玄武棍,被江湖人士所熟知。这两位均是以武扬名,唯独冲虚不是。

传闻冲虚此人,虽然武功高低不知,但总领武当外事,在其手中,武当产业四五年的时间翻了五六番,更是降低武当所属雇农的地租,被人冠以善人之名。而且据听说,在武当产业成熟之后,武当派内部有人眼红,企图横插一脚,而面前的这位冲虚道长也很顺从的退下来。

但令人瞠目的是,新上任的管事,上任了两个月仍是搞不清楚武当产业的管理模式,被弄得一团糟,半年后,眼看情况越来越糟,最后武当高层不得已,还是把冲虚道长推到了台前,总领武当外事,而且近几年武当的生意做得越发的大,可以说冲虚道长的地位在武当举足轻重。

刘乙思脑海里瞬间转过这些念头,当然,这些东西,都是他的兄长告诉他的。

刘乙思端起手中的透明酒杯,含笑问道:“冲虚师兄,你真是厉害,琉璃小妹也不是没有见过,不过数量一直很少,师兄能将如此复杂的事物量产,真是让人赞叹。”

戴道晋淡淡的笑了笑,道:“刘师妹过奖了,这些却不是冲虚的功劳,而且匠人用心罢了。”

“哈哈,冲虚师兄就是谦虚,我家的匠人也很用心,怎么就做不出来这么些个。”刘正风笑道。

戴道晋笑了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